上海私募:对冲基金的低风险高收益战法

2008年02月18日19:48  来源: 和讯网  


  4. 中国市场金融衍生品的逐步丰富也是一个历史性机遇

  为什么我们会选择这个领域呢?这个非常重要,因为我们看到了新的机会,这个机会我们也管它叫 “中国机会,”但和通常所说的中国机会是不一样的,通常所说的 “中国机会” 无非就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人民币升值,和人民币相关的资产也会升值,经济高速增长的股票会增长,PE会投资等等都可以享受经济增长带来的机会,进行的投资策略这个可以赚大钱的,以前很好,现在套利以后估值已经比较高。

  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样的中国机会呢?这个机会就是中国市场面临比较大的获取绝对正收益的机会。我们的金融市场正在发生什么变化呢?从比较基础的,比较原始的市场在朝一个金融衍生品比较丰富,比较复杂的市场在变。这样投资公众都不熟悉,我们又是新兴市场,高度投机的市场效率不会很高,这就是我们认为的中国机会。套利的收益会比采用同样策略在成熟市场投资的基金水平要高,不是我们的水平高,而是他们的投资收益比较低,他们也经历过相同的发展过程。这个中国机会也是一个历史性机遇,因为中国金融投资市场从原始市场发生变化,丰富了之后变化了新的市场,这个变化只有一次,可能这个变化可能历时五年十年都有可能,这为追求绝对收益的套利交易投资理念带来非常好的机会。尽管目前可以做的东西不多,比如说ETF机会,但现在不多了。

  和讯网:你们在香港市场做得怎么样,经过了过去的市场大起大落,你们的收益如何?

  刘宏:香港市场不具有典型性,香港市场我们有一种交易是尕玛交易,变化德尔塔市值,但它不会调整,做多期权的话就是低买高卖。过去一年的时间,香港市场一惊一乍的,说港股直通车一会说要开通一会儿说不开通,这有很多的调整机会,回报是很高的,但不具有典型性,带有事件性味道。说到这种交易策略是一种非常典型的市场中性策略,德尔塔是非常典型的市场策略。当然我们在香港做涉及的范围更宽泛一些,我们有一种离岸基金可以在境外市场做,当然也可以通过QFII的方式做,我们一方面来等着中国市场的变化,新东西出来,另一方面,这些新东西在境外根本不是新东西,可以在境外做一些投资业务。

  和讯网:你刚才说因为你们想抓住这个机会,特别是衍生品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的中国机会来做这件事情,那么你现在有多少客户,客户对你这种理念是否认可?

  刘宏:我们现在管理规模可能不一定比私募英雄们大,但我们一方面在管理股东的资产,另一方面也确确实实有一些人能够理解我们在说什么,并且有一些客户也蛮追随我们的,从我们一开始讲的事情,一直以来看到我们的业绩,我们的风险程度和投资回报,非常坚定地相信我们发现的机会。所以,我们的管理规模也还是蛮大的,再加上我们股东内部的一些支持,一些机构长期以来比较适合这种投资。当然,我们通过发的信托产品,离岸基金这种规模能够迅速放大出来。但我认为最主要的是,我们的实践验证了我们的理念,而且这个市场的变化正在进入比较快速的过程当中,因为中金所成立了,他的定位就是开发衍生产品。另外,我们所做的事情,其实在境内好象没有这个行业似的。

  和讯网:是开创者。

  刘宏:对。在境外这是很火热的行业。为什么境内没有呢?因为没有生存土壤,没有衍生品,没有交易机制,现在已经开始有了或者正在有,所以我相信未来肯定不只我们一家,也会经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快速膨胀的过程。当然,早一点进来,我们可以跟着这个行业蓬勃成长,可以享受到我们先作为行者的好处。

  和讯网:你正向您所说的,这个先行者是不是有点太先行了点?

  刘宏:是的,有点太先行。

  和讯网:06、07年是A股的大牛市,投资者选择时一定会做收益率比较。我看说你们06年收益率是57%,07年上半年只有百分之十几,这跟公募基金的收益率简直没法比,这样势必使得你们这种方式难以为更多人所接受。

  刘宏:事实上是这样的,你刚才所说的数据好象有点偏差,我们05年的收益率是48%,06年收益率没有57%,是55%,07年全年是27%(26.88%),当然只看收益率好象不高,但我觉得真正在这个行业里的人,说收益的时候一定要和风险一起说。我们就说次级债,为什么次级债收益率高,美国国债为什么收益率低,因为次级债高风险。为什么银行存单利息会比较低?银行把钱贷给企业,利息会很高,是因为信用等级不一样,一个炒股票的基金和市场中性基金硬是比收益率的话,是不应该这么比的。比如说股票型基金不能和货币型基金来比收益率,也不能拿货币型基金市场风险和股票型基金比。回过头来说我们的收益率,在整个全球同行来讲,市场中性套利的对冲基金的收益,我们的业绩是非常非常好的,而且我们在国内没有办法用杠杆的,一般对冲基金用杠杆,没有杠杆的情况下做到百分之好几十是非常非常好的。当然这并不是我们比同行水平高,而是这是新兴市场,市场效率不高,有一些投机,不完善的东西,我们瞄准的正是这个机会,事实证明我们瞄准的是这么回事。至于说投资者会选择什么,我们本身就是这样一种服务,本身就不适合一般性的公众投机。

  和讯网:只适合特殊的投资者?

  刘宏:专业的投资者,还有是非常富有,非常高端的。为什么不适合公众呢?在监管制度完善的法律管辖区,也要求公众不准投资这种对冲基金。比如说在美国投资对冲基金必须财富达到一定门槛,或者证明你是专业投资者。对于专业投资者来讲,他绝对不会拿着市场中性的东西跟大牛市比,大牛市是走出来才知道是大牛市。

  和讯网:刚才你强调了一下,你们之所以比国际同行做得好,是因为赶上了中国是一个新兴市场,是不是因为赶上它是一个趋势性大牛市?它不像06、07年那样一年涨100%的趋势,比如说像08年这样的,只是在一个箱体内震荡的话,那么你们的机会是不是就小一些呢?

  刘宏:我们的机会跟价格走向没有关系。比如说05年下半年市场是下跌的,但我们的投资业绩非常好。到了08年管它涨还是跌,ETF套利机会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当然指数期货出来以后可能会有机会,不能说一定没有,没有发生的事情我们都不知道。有机会我们就要去抓住它,做这种套利交易或者统计套利交易和做股票投资组合不太一样,管一个股票投资组合几乎可以在任何时候做事情,在整体估值低的时候,可以找估值更低的,增长潜力大的,整体估值很高了以后,还可以从中找相对估值比较低的,或者找相对估值不低,但有很强增长潜力或者将有什么事件要发生,它一下变得非常好的企业状态,这都可以做。但做套利交易或者统计套利交易,市场有机会,你发现不了是笨蛋,发现了抓不住也是你笨蛋,发现了抓住了就可以了。如果市场没有机会,你没有办法。你不可以主动去……

  和讯网:没有办法创造机会,只能发现机会。

  刘宏:对。某种意义上来讲,这种市场交易者是捍卫市场的机会,只要有错误定价或者不对的地方,他就认为是机会,就去做,这肯定会赚钱,知道的人就去做,打磨得多了市场风险就高了,这是产生一定的经济收益差异,他们应该获得报酬,就会有收益。

  和讯网:你认为哪些金融衍生品可以给你们在A股市场带来套利机会呢?

  刘宏:金融衍生品市场是套利市场,A股作为标的资产,指数期货会有,指数期权也会有,当然我们也希望有个股的期权,个股的期货,我们希望还有债券市场的机会,还有资产证券化,如果能像国外资产证券化发展到一定程度,会对证券化了的债券重新切片重新打包。

  和讯网:就像次按似的。

  刘宏:对,今后这些都是发展方向。


(责任编辑:李毅)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我要提问] [打印]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商讯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