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私募:对冲基金的低风险高收益战法

2008年02月18日19:48  来源: 和讯网  


  6.交易不是科学技术,但科学技术有利于交易,

  和讯网:我对你所说的市场中性还是不理解,你刚开始说市场中性把市场涨跌波动刨除以后的市场机会,但无论是A股市场还是港股市场都是价格波动很大的机会,把这个刨的话,是什么样的市场机会?缺陷造成的机会,比如说ETF的机会在香港也不会出现,我不知道你在那儿做什么样的机会?

  刘宏:刚才我们所说的价差交易,用价差作为你的交易变量,同时还可以把波动率作为你的交易变量,这要在期权市场上才能做,比如说你预期波动率会上升就做波动率或者波动率下降,或者相互之间做波动率。我们还没有开始做,现在在研究,比如说指数在市场有波动的预期,指数有成分股期权的话,会有成分股市场期权波动预期,按道理这两种预期是吻合的,但很可能不吻合,不吻合的时候就会构建很强的策略出来做套利交易,这会非常复杂。

  和讯网:去年港股波动率是很大的,如果做波动率的中性套利的话,这个方向是不是比较明确了?

  刘宏:很多事情不是一定的,比如说尕玛交易你做比较便宜的期权,可能市场机会是对的,你通过动态调整赚的钱也是有限的,最近波动率很高40%、50%,在这么高的情况下,你买期权会觉得很贵,这往往是一种不太好的建仓点,但市场预期是对的,因为这段时间是动荡的市场,上下很多,期权虽然买得很贵,但稍微有调整机会就可以把钱赚回来。这都不一定。交易还真不能当做科学技术,科学技术研究的手段、工具、思路你可以用,但交易毕竟是交易,就是我们公司常说的话,交易不是科学技术,但科学技术有利于交易,比如说程序、定价模型,它和物理学的公式完全不同,物理学的公式界定的领域就是那样,但定价模型首先自己都没有全部把问题解决完,比如说期权定价和后来很多期权定价改进的数字,获得诺贝尔奖,解决了吗?表面上看起来解决了,5个参量其中一个是标的资产波动率,但标的资产波动率没有解决,历史上的波动率是历史上的,未来是多少不知道。

  和讯网:只是假设历史会重复。

  刘宏:历史不会重复。你有了这些科学技术,有了工具,有了研究的方法论,你做这样的模型交易只是说你能站在这样的位置上,但并不像科学技术那样严谨,交易还是交易员做的。

  和讯网:你那套模型、软件已经通过风险的选择,已经使你的交易风险控制到最低。像你说的是10的负几次方的风险。

  刘宏:这是计算程序结果。ETF套利交易很容易,是体力活,最主要是上证50,50只股票的买卖,申购赎回的买卖,每次重复还要计算一下是赚还是亏,但它的原理很简单,不牵扯定价模型。但多数交易还不能这样。

  和讯网:在最后沙龙结束前,能不能谈一个跟投资者关联密切的东西,你的这套市场中性套利的方法、理念能对一般投资者交易有什么样的启示呢?

  刘宏:投资公众还是不要太去整中性套利的好,我从两个层面来势,这个交易不适合一般的公众投资,比如说你需要建模,需要做科研那样的工作,还要编程序,这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当然有些人能做。最关键的是,这种类型的投资,另类投资伴随着另类的风险,这种另类风险不像买一个公募基金或者买一个股票,风险容易那么被理解,如果公众不能充分理解他所做的事情的风险的话,你让他做这个事情实际上是不对的。最起码他应该能判断这个东西的风险。

  和讯网:我不是让公众投资你这个工具或产品,而是你的中性市场套利理念,你觉得对投资者在一般的股票操作中有什么可以借鉴的?你的思想能不能被他们所借鉴,帮助他们控制风险?

  刘宏:如果是炒股票的话,就没什么好借鉴的。但有一个事情,我刚才一直在说,我认为可以在这方面有一些人士可以关注,就是我所说的“中国机会”,因为毕竟我现在所做的事情在国内好象没有很多人做或者没有别人在做,但它在国外是做得非常热闹的事情,国内没有人做是它不存在生存土壤,能赚钱的事情只要生存土壤出现了就一定是竞争的,从无到有的高速发展的过程,这个过程可以说即将到来,因为中金所是专门研究衍生品的交易所,成立已经两个年头,我认为业内人士可以关注。至于我们做的东西,对炒股票能有什么借鉴意义,我认为不是一回事。


(责任编辑:李毅)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我要提问] [打印]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商讯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