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三峡:甘氨酸价格波动 高股价遇大考

2008年02月27日01:27  来源: 证券日报    作者:吴敏

   近期中国A股市场持续低迷及震荡的行情并没有阻挡住渝三峡(000565)上涨的步伐。

  从2月4日到2月21日最高点,渝三峡的股价已经由34元涨至最高53元,在短短十个交易日中股价几乎上涨了接近20元,涨幅达到38%。如果从2007年12月3日的20元/股算起,渝三峡更是涨幅达到了160%,但是渝三峡2007年三季度的盈利只有每股0.13元。

  为什么盈利不算太高的渝三峡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疯狂的上涨呢?记者带着这些疑问采访了相关人士,并了解到一些真相。

  产品价格回落股价却上升

  渝三峡公告公布的“天然气制5万吨/年甘氨酸项目工程”一直是支持渝三峡股价上涨的最主要的动力(甘氨酸是合成化工产品,一般用石化合成,用天然气合成甘氨酸在国际上都属于先进技术,并且可以使甘氨酸的产量突破瓶颈)。

  用天然气合成甘氨酸是清华紫光英利公司用技术和设备折价入股与渝三峡共同合作的项目。如果该项目试车成功,公司将会开始试运行,所以该项目的进展状况对股价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于是记者拨通了渝三峡的证券事务部的电话和董秘戎路明先生的电话打探甘氨酸项目的进展情况。

  记者首先以投资者的身份咨询证券事务部工作人员,甘氨酸项目是否已经点火成功,一名工作人员回答:经过几次的调试后,甘氨酸第一阶段项目已经于2008年2月20日晚上点火成功。当记者问及为什么没有及时公告此项目的进展时,该工作人员回答道:因为甘氨酸项目是分为两个车间在进行,就是说第二个阶段还没有点火试车,可能在近期就要试车了。只有点火成功以后才能公告,否则提前公告可能会误导投资者。

  当记者拨通董秘戎路明电话时,问及下一阶段何时试车?戎路明的回答是:昨日已经点火,但是否成功,截至发稿前仍未有消息。记者继续追问道:第一阶段已经点火成功,第二阶段成功的概率是不是很大啊?董秘称:对于化工项目而言,多次的调试是很正常的,我们只有等待调试成功以后才能公告出来。但也不排除运气好,一次点火试车成功的可能性。

  甘氨酸项目投产能有这么大的动力使得渝三峡股价持续不断上涨?记者追踪了甘氨酸的利润情况以及现在的销售情况。

  近期甘氨酸的价格上涨的确给渝三峡的甘氨酸生产效益带来了令人神往的预期利润。记者拨通了上海元吉化工有限公司的电话咨询近期甘氨酸的价格,得到的答复是甘氨酸目前价位是3.8—4万元/吨,并且这个价位已经较前一阶段回落一些了。

  仅研究报告上的高收益期望

  同时,记者在某化工研究员郑毅处得到的情况是,渝三峡的甘氨酸成本价大约是在1-1.5万元左右。就照1.5万元的成本算来,甘氨酸的毛利可以达到2.5万元/吨,如果渝三峡投产后真能达到5万吨/年的话,一年下来甘氨酸这个项目就可以给渝三峡贡献12.5亿元的净收益。这样高的收益让记者汗颜。

  记者随即拨通了渝三峡的证券事务部求证这个利润,该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的回答是,现在的甘氨酸价格是很高,但谁也不能保证以后还会这么高。

  虽然理想的收益有那么高,那生产出来的甘氨酸能销售的出去吗?对于甘氨酸本身情况和甘氨酸的销售情况,记者也进行了一番追踪。

  记者从北京农学院从事生物化工的教授处得到的信息是,我国甘氨酸80%用于合成草甘膦,草甘膦的化学名称就是N-(膦酰基甲基)甘氨酸,因此草甘膦的销售状况直接影响到甘氨酸的销售情况。草甘膦为除草活性最强的农药之一,它可以杀灭所有转基因的草类,能有效防除一年生、二年生禾本科、莎草科和阔叶杂草,对多年生恶习性杂草如茅草、香附子、狗牙根有很好的防除效果,广泛应用于果园、桑园等化学除草。在用石化产品生产过程中会有废气,废渣的环保问题。草甘膦本身属于比较环保的低毒农药。

  国内草甘膦的销售主要有国际和国内两种渠道,草甘膦国内的的销售旺季一般在春节以后,持续到7、8月份,因此就国内销售渠道而言,草甘膦目前也是销售旺季。对于出口而言,草甘膦的销售则不受该限制,因为7、8月份以后则是南半球的需求旺季。

  记者在中国农药工业协会秘书长孙先生处了解到,今年的草甘膦已经达到8万元/吨,主要是由于国际草甘膦供求关系发生了严重的失衡。国际最大的草甘膦生产厂商是美国的一家生产厂商,名叫孟山都(英文:monsato),这家生产商的产量占到了全球的一半以上。鉴于生产过程中的环保问题,这家厂商减产一半(从20万吨减产到10万吨),所以草甘膦的供应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价格也就随之上涨,草甘膦供不应求也导致甘氨酸的价格上涨。所以甘氨酸的价格也随之上涨到4万/吨。

  甘氨酸价格进一步波动在即

  记者求证了甘氨酸目前的利润状况和销售状况。虽然目前国内的甘氨酸的利润和销售是比较好,但是投资者还是要理性对待渝三峡的预期利润。

  首先,天然气制甘氨酸项目属于新兴技术(以前都是用石油等制甘氨酸),该项技术还从未真正得到运用,能否成功风险极大。目前该项目处于第一阶段试车成功阶段,对于甘氨酸项目第二阶段成功与否还不能完全确定。

  其次, 即使试车成功,到真正货真价实地生产出甘氨酸来还需时日。董秘戎先生也表示,不能完全确定具体的产品生产时间。因此产品下架的时间不能确定。

  再次,如果真能生产出甘氨酸,机器设备也还有一段时间的磨合期,产品处于试运行生产阶段。记者在采访三峡证券事务部时得到的消息是,如果甘氨酸试运行,今年可能只试生产3万吨。但这些产量都是预测,不能代表未来的真实产量。

  最后,未来甘氨酸的利润能否长期保持较高水平还是未知数。中国农药工业协会秘书长孙先生表示,目前甘氨酸和草甘膦的价格的确是比较高了,鉴于这种高利润,国内有很多厂商都蜂拥而上大量投入生产。今年的甘氨酸和草甘膦的价格应该还可以维持一段高位,但是明年就不能保证了。

  特别是,记者从美国获得的信息,由于草甘膦的销售利润大涨,孟山都公司今年又恢复了一条生产线,预计今年下半年将出成品。这样草甘膦的供给增加,将导致草甘膦价格下降,随即会影响到甘氨酸的价格下降。

  记者也了解了一下前几年甘氨酸的最低价位,售价大概是在1.5万-2万元/吨。而成本在1.5万元/吨左右的话,利润就非常低了。

  中金一位分析员据此认为,鉴于以上几条,对于渝三峡的甘氨酸项目所带来的预期利润,以及近期渝三峡股价上涨,投资者还是应该慎重。

(责任编辑:姜继营)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我要提问] [打印]

我来说两句
谁在说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商讯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