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小年:政策救不了市 也无需救市

2008年03月20日15:23  来源: 凤凰网  


  “救市不如松绑”

  如何进一步推动市场化改革?

  许小年:放松和解除管制。

  许小年:股票发行包括增发、基金、公司债和信托发行、并购重组等,都是公司和投资者之间的自愿交易,民间的事儿,互惠互利,“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没听说开打之前还要报吴王孙权批准。如果审批是为了对黄盖负责,那就要问怎么个负责法?是打坏了孙权包赔吗?如果是这个意思,那股票跌破发行价,审批部门也负责赔偿吗?如果不赔,审批还有什么意义呢?替投资人控制风险吗?也就是让周瑜手下留情了?问题是黄盖本来就想让周瑜把自己打得血肉横飞,如果假打,被曹操看出破绽,那不坏了大事?孙权在这出戏里纯属多余,所以他连面都没露,这就对了。

  市场发行都是民间的钱,不涉及国家财政资金,不需要审批。发多少,什么价格发,既是公司的经营自主权,也是投资者的自由选择权,双方谈判协商决定发行数量和价格。我们应该学学香港的聆讯制,以信息披露为中心,保证发行符合法律和监管的要求,合规性监管,而不是审批,也不是以核准、报备为名的审批。

  一搞审批制,监管就成了调节指数的工具,我们的发行节奏不是由企业的需要决定,而是随着指数波动,指数涨就多放行几个,跌的时候就少批或者干脆不批。最近的再融资争议也和指数有关,还被扣上了“恶意圈钱”的大帽子。什么叫“恶意圈钱”?世界上有“善意圈钱”吗?农民卖萝卜都希望多卖几个,卖得价钱高一点,你能说他是恶意圈钱吗?你能要求他综合考虑市场形势,合理确定萝卜数量和萝卜价格吗?而且还要选择恰到好处的上市时间!你不愿意就别买啊,谁也没强迫你买。自己想赚钱,却要人家具有超高的道德水准,这就是投资者的非理性了。黄盖不能自己想立功,又抱怨周瑜“恶意伤人”,天下没有这样的逻辑。你可以说他信息披露不充分,但不能指责人家“恶意圈钱”,公司管理层对你的“善意”就是对股东的“恶意”,他拿股东的钱,当然要为股东谋利益,只要合法,他可以理直气壮地拒绝所有的道义指责。

  除了放松审批制,推进市场化还需哪些措施?

  许小年:除了发行,还有机构的设置、新产品的开发、高管的任命、甚至内部操作和风险控制方面都有行政管制,我们的监管机构越来越像计划体制下的主管部门,管的结果就是市场成长不起来,比如企业债市场,到现在仍然不成气候,私募股权市场甚至连雏形也看不到,审批猛于虎,山羊、猴子都不敢出来。管的结果就是政策市,机构和散户行为趋同,市场上产品和服务趋同,搞金融创新,我们喊了好多年,哪里有创新的空间和自由?都给管死了。趋同化是资本市场最忌讳的,趋同必然是大起大落,趋同就没有交易,没有交易市场就没法繁荣。观点不同才有交易,有人看空,有人看多,才有愿卖的和愿买的,才有愿打的和愿挨的,市场需要分散化、多样化,需要创新的精神和空气,行政管制却无时不在窒息创新。行政管制也没降低风险,相信每一个投资者都能体会到我们市场的高风险。

  没有做空机制,是否也是一大缺憾?

  许小年:做空机制作为一项创新,可以放出来,没有什么时机成熟不成熟的问题,定好交易规则,输赢自己负责,政府不用管。但我不主张散户去炒,没有一定的专业水平和经验,最好不要碰,风险太高。

  松绑之后政府做什么?

  许小年:松绑之后,政府集中精力搞监管。监管这个词翻得不好,给人的印象是“监督”和“管理”,它的英文词根是Regular,即“规则”或者“规范”,比较好的翻译是“规治”,也就是规范化治理,有一点监督的意思,但没有丝毫管理的内涵,我们沿着计划经济的思路,顺手就解释和理解成管理了。

  除了规治,政府还要做服务,为经济、企业和投资者服务,以企业和投资者为中心的服务,而不是以行政部门为中心的管制。政府能否按照十七大的要求转变为服务型政府,在很大的程度上,决定我们市场的未来。


(责任编辑:张国龙)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我要提问] [打印]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推荐
商讯
相关新闻/评论
进入政府小年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