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市彻底复归还是又一个“6·24”

2008年04月21日09:48  来源: 和讯网    作者:和讯股票


  水皮:“6·24”用左手打倒右手 失败意味深长

  “6.24”的失败意味是深长的。

  意味之一是政策市的失败。大家都知道,政策和策略不光是党的生命,也是股市的生命。虽然说宏观政策决定股市的长期走向,但是影响市场近期波动的却是股市政策。不光是散户,就是管理层也把停止国有股减持当作了一个重大利好,期望市场可以由此转暖,这样就踏进了一个误区,简单地把目前这轮的大调整和国有股减持划上了等号。水皮一直认为,国有股减持只是调整行情的导火索,在炸药引爆之后再踏灭导火索的意义就不大了,相反,利好出尽成为利空,反而导致做空能量的宣泄;

  意味之二是机构市的失败。超常规培育机构投资者一直是管理层的功课,“6.24”行情中,机构的左右手券商和基金却反向操作为市场留下了巨大的谜团。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中,人们弄不清楚为什么在上海放出500亿的历史天量下只摸高了40个点,而且还是在盘中,因为这么大的成交量,在这种点位决不可能是长期套牢的散户的解套盘,那么是谁在出货,又是谁在接盘呢?答案是券商在出货,而基金在接盘,这种接盘直接导致基金2002年度的全行业亏损,这种接盘某种程度上又避免了券商2002年的全面破产,券商和由券商们控制的基金公司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了一次避险对冲。

  “6.24”的失败后果是严重的。严重性不在于政策没能调控市场,从而导致可能出现的反转走势变成失败的反弹,股指居然在此之后连续于2002年12月30日创下1366点低点和2003年1月3日1319点新低,也不在于股市走势和宏观走势出现背离,而在于把机构之间存在的“公私利益之争”摆到了大家的面前。

  基金为什么加仓,而券商为什么减仓。机构的分歧与其说对行情的判断有别,不如说利益有差异,相对基金公司管理基金的委托理财性质,券商的自营就是“私利”,大是大非的关口,私利为重,落袋为安,这就是券商的选择。“6.24”只是这种利益冲突的开始。

  对于基金公司而言,随着他们管理的基金品种的增加,一个公司内部,不同的基金品种之间也有类似的“公私之争”。比如,相对于公募基金而言,社保基金就有私募的特点,目前已有6家基金公司入选社保基金运作人的范围,博时和华夏更是受托运作社保基金被套的中石化。他们会怎样为中石化解套呢?他们有没有可能在高位动用开放式基金或封闭式基金为社保基金的3个亿接盘,这已经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联想到已经被取缔的中经开作为大股东的大成基金屡屡在高位接银广夏、东方电子的货,这种道德风险不是多虑而是现实。

  基金公司是风险极高的非银行金融机构,但是目前的管理方式,尤其是收费方式已经使其成为一个旱涝保收的垄断行业,只要有规模就有管理费,规模扩张的冲动难免让基金公司在投资选择上作出损公肥私的抉择,尽管证监会对基金公司的内部操作规范提出了76项最低要求,但是能不能做到就很难说,人大即将审议的“证券投资基金法草案”又能起多大的威慑作用就更不好说。

  利字当头,难分难舍啊。 (中华工商时报 2003-6-24 水皮)


(责任编辑:李茂娟)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我要提问] [打印] [财富速递] [RSS]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推荐
商讯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