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花税调整决策背后

2008年04月25日04:06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周雪 熊剑锋

  无论是否巧合,3000点成为政府施以援手的一个时点。

  “我们不关心点位,但关注投资信心。”证监会一位官员对《第一财经日报》称。

  上周五,上证综指收在3094.67点,直逼3000点关口,与半年前的高点6124.04点几近对折。闭市后,证监会紧急召集相关部门讨论缓解“大小非”解禁压力的政策措施。

  两天后的周日晚间,《上市公司解除限售存量股份转让指导意见》对外发布。证监会要求“大小非”一个月内公开出售超过总股数1%的存量股,应当通过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系统转让所持股份。

  这个意在“限制解禁流量”的指导意见,被相关部门喻为“在‘大小非’解禁的洪流之下加了一道篱笆”。

  然而,这道“篱笆”旋即被市场悲观情绪冲垮。短暂的利好乐观情绪在本周一消化之后,周二股指盘中一度跌破3000点,市场恐慌情绪在蔓延。

  金融决策高层显然对此有所准备。

  本周三闭市之后,下午4点,财政部相关负责人被通知到国务院开会,称议题有关市场方面。此后三小时,证券交易印花税税率下调的消息正式向公众发布。

  至此,此轮A股下跌阴霾中的印花税和“大小非”因素均已解决。

  政策立竿见影。本周四,印花税税率从千分之三下调到千分之一的第一天,上证综指上涨304.70点,涨幅9.29%,收于3583.03点。两市当日尾盘近千只个股涨停,为A股市场有涨跌幅限制以来的历史第二大涨幅。

  “调整印花税的难度并不在于方案本身,而是时机的选择。方案选择上,无非是降低或者单向;或者二者结合。”一位接近决策层的人士称,“关键是什么时候出。”

  “这有个底线问题,当前稳定是最重要的。”一位接近决策层的官员称,金融稳定更为重要。

  上周六,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召集财政部、发改委、“一行三会”、国家外汇局等财金部门官员,就“热钱”监管进行讨论研究时,却未谈及与资本市场有关话题。

  有参会人士称,降低印花税方案,应该早已在决策高层达成共识,只是时机的选择。

  此前,学者余永定、何帆曾发表署名文章“不惧怕必要干预”。文章援引香港特区政府1998年8月成功护盘的经验,认为政府有必要干预市场,认为“及时的政策是最好的政策。相反,优柔寡断、犹豫不决往往贻失时机,酿成大错”。

  燕京华侨大学校长华生对本报记者表示,对这周的政策,他的评价是非常正面的。

  他进一步表示,印花税当初上调是在市场过热的情况下推出的,这次下调是与时俱进。但应该看到,不管是下调印花税税率还是建立大宗交易平台,都不会改变市场的估值。

  

(责任编辑:罗捷司)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打印] [财富速递] [RSS]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推荐
商讯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