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纲:人民币远未进入贬值区间

2008年06月06日22:54  来源: 华夏时报  

  主持人:李 南 嘉宾:樊 纲 邵 楠

  主持人:欲知财富故事《听我非常道》,各位晚上好,欢迎今晚听我非常道,我是李南,今天我们请的两位贵宾,一位是著名经济学家樊纲教授,还有一位是邵楠。

  假如说目前,美联储的降息可能会暂停,那么美元的贬值也可能会产生一个波段性的回稳,是不是我们面临的升值压力会减缓?

  人民币没有进入贬值区间

  樊纲:当然有这个可能,它这个减缓的趋势,对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就会减缓,但现在世界上,实际还有另外一种趋势,就是因为次按危机还没有结束,尽管有人说是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但我觉得西方金融市场动荡远远没有结束,至少投资机会和萎缩的趋势,还远远没有结束。

  邵楠:除了次债危机,还有信用卡危机,还有包括正常类贷款危机。不确定因素还有很多。

  樊纲:美国房价还在跌,先是次按跌,然后正常按揭最后都得跌。

  一些没有受到次按危机影响的资金,它也要找出路,这时候所谓新兴市场,特别是增长比较快的中国、印度这些国家的资本市场,对他们来讲吸引力更大,所以尽管美联储降息,可能会停下来,但是资本流入的加大,仍然可能发生,我们还不可掉以轻心。

  主持人:可是我们都已经有16.5%的存款准备金率,收缩流动性的手段还是蛮硬的。

  樊纲:我们现在也面临两难,一方面流动性加大,另一方面,我们自己又面临对经济增长有影响的一些因素,但是我们毕竟还是有这么大的贸易顺差,贸易顺差是好的趋势,但是今年就说下降10%,我们仍然会有2500亿左右的贸易顺差。

  主持人:也是非常大的数字。

  樊纲:仍然是很大,占GDP的比重,仍然是7%-8%这个规模,所以说在这种压力下,人民币仍然有升值的压力。从国际收支平衡来讲,人民币仍然有升值压力,美元加速贬值,这是导致我们加速升值的因素。我们去年在一定程度上,因为要赶上美国贬值的这个速度,以保证我们兑欧元、日元不贬值太多。去年实际上我们没追上美国贬值的速度,我们兑欧元还贬值了。这个因素使我们可以升值得稍微慢一点,但是不等于在我们现在的收支平衡下,我们就不需要升值了,所以升值不升值是两方面的因素。第一方面确实有我们的因素,我们自己要做这方面调整;另外一方面是美国加速贬值,它一定导致我们升值的压力加大。

  邵楠:相对的一个关系。

  樊纲:对,升值压力是减少的,但是这不等于说,我们就会不贬值了,所以有人现在说,人民币是不是开始进入贬值空间了、进入贬值区间了什么的,我觉得,这还要从长期的角度来看。

  升值不应该一步到位

  主持人:国际大投行目前都改变了观点,预期今年人民币能够升10%到12%。

  邵楠:最近有两种观点,一种建议人民币升值一步到位,还有一种,就是循序渐进。

  樊纲:现在第三种声音已经出来了,人民币刚刚往回调了一点,马上有人说,是不是人民币要贬值了?

  邵楠:各种观点都是永远存在的,我个人觉得,人民币升值应该一步到位。因为持续升值的过程,是很痛苦的,是以很多出口依赖型企业的牺牲为代价的。

  樊纲:这一步到位,位在哪?第二,大步升值会有个更大的冲击,企业连缓和的余地都没有,对于一步到位的观点,我比较保守。

  主持人:今年人民币升值幅度是多少?有人预期是10%-12%。

  樊纲:这我不敢预测,汇率是两个货币的关系,不能光说我们这边,还看美国那边的,美国要贬多少,或者要升多少,根据国际整个货币关系和宏观经济的变化,包括通货膨胀等等各种因素,来作这个决定。

  主持人:人民币汇率现在出现了波动,这是正常的?

  樊纲:过去这一段时间里面,美元贬值速度相当快,现在,心理出现一点波动,出现一点回调,很正常。

  美衰退或利于中国出口

  主持人:邵楠今天跟我说,说我准备去美国了,去旅游

  邵楠:我觉得李南你也应该去,这个时候出国去旅游,对老百姓来说,可以真正正正地感受到人民币升值后的一个好处。

  樊纲:反过来讲美国人旅游就少了。

  主持人:是。纽约有更多的人,去那种粮食接济站,去领救济粮。

  樊纲:那个不是贬值的问题,那是美国国内的粮价上涨问题,通货膨胀问题。

  邵楠:按你这样描述,这美国就一夜回到解放前了,这不至于。

  主持人:但我听说1/5的纽约人需要去领这个救济粮。

  樊纲:凡是享受美国政府补贴的,包括食品券、牛奶金、廉租房等,算在一块,总共有总人口的1/5。纽约是贫富差距比较大的城市,还是有点特殊性。

  主持人:但是美国超市里,大量的中国货并没有减少,那个属于刚性需求,所以对中国的出口,你们不要那么担心。

  樊纲:还有另一个因素,它可能导致中国出口反而增加。中国出口的主要是低价、优质产品,美国经济衰退了,很多有钱人不去买名牌了,而去沃尔玛这种比较低端的地区,买中国货。在经济学上,它叫收入的替代效应。比如,粮价上涨了,结果土豆需求反倒增加了,因为大家买不起粮食去买土豆了。

  拉动内需需更多措施

  主持人:我就记得您说过一句话,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造成了全球经济的失衡,而却要最穷的那部分人来承担调整的责任,这是不公平的。

  樊纲:这是我说的,我是说光让中国调整,美国人如果不调整的话,这是不公平合理的。

  主持人:他们也在调,房价下跌就是一种调整嘛。

  樊纲:那是因为房地产危机,造成泡沫破灭,而不是他们贸易出口,不是他们主动的调整。而我们这些年做了很多主动调整,结果是,人民币升值了将近20%。

  邵楠:最近我们看到各地政府,已经出台政策,然后把一些污染型的企业和一些附加值比较低的企业请出去,完成整个产业结构的改变。

  主持人:出口可能会下降一点,但整个内需是不是真正上来了?刨去CPI的话,我们内需启动的效果不是那么的明显。

  樊纲:启动内需需要一系列其他的相应调整,包括收入结构的调整,包括我们整个税收结构等等,这个工程量就很大了,这就不是短期的,但是毕竟有一个需求还是提高了,汇率调整使我们的进口增加了。我们现在其实不仅仅是贸易顺差的减少,因为出口的增长速度有所下调,也是因为进口增长速度在提高。

  主持人:怎么评估目前这种进口的增长速度呢?

  樊纲:我觉得还是很正常吧,它和我们汇率有正相关的关系。

  主持人:我们其实还是期待,美国经济能够重新好起来,这样对中国其实是有一个很大的正面作用,是吗?

  樊纲:那当然,中国经济也是世界经济体的一部分。

  人民币还无法抗衡美元

  主持人:人民币会和欧元、美元一起,成为三足鼎立的货币吗。

  樊纲:人民币还不够格。

  主持人:为什么中国人民币不够格,怎么才能够格呢?

  樊纲:美元之所以成为国际货币,是因为它有强大的经济基础,还有一个开放的金融体系,当年它储备了那么多的黄金,没有那个实力,大家也不会信任这美元。现在大家越来越多地持有欧元,用欧元交易,是因为大家相信欧元。整个欧元区的经济体系,它是强大的、稳定的、可信任的,而且它的货币是可以自由兑换的,资本市场是可以自由流动的。

  中国经济实力越来越强大,周边一些国家,开始用人民币做交易工具,但是要成为储备工具,一个重大的前提是,金融体系已经很健全,人民币可以自由兑换,资本市场账户是开放的,可以自由流动,自由兑换。这点我们还做不到。我们不仅是经济实力问题,还有体制改革和一个逐步开放的问题。

  主持人:有人说,美国经济如果持续地能够走好,美元假如持续贬值,美国会从消费拉动型的经济,变成出口拉动型的经济,而那时候中国不会从中得到任何的好处。

  邵楠:出口增长和以变成出口为主的这种增长,这是两回事,两个概念。

  樊纲:如果有人作出这判断,我说他是错的,美国经济增长72%靠消费拉动,它的贸易是逆差,贸易逆差占GDP5%左右,也许下阶段增长是,消费那块减了一个百分点,从72%变成71%,这边这个贸易逆差,从5%变成4%了。从增长率来看,当年的增长很大一部分,是由于净出口的增加所导致的,在当年的增量当中,出口是主要部分。但事实上,消费仍然占71%,是拉动经济的主要力量。

  邵楠:从那个阶段性的数据上看,短期的一个变化,是得不出长期趋势的一个判断的。

  樊纲:从长远来讲,美元还在不断地贬值,美国经济在不断贬值的趋势中,贸易逆差继续存在,从长期趋势来讲,这是比较肯定的。

(责任编辑:李生延)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打印] [财富速递] [RSS]

我来说两句
谁在说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推荐
商讯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
 

script src="http://utrack.hexun.com/track/track_xfh.js?ver=2012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