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报榜中榜 谁是最靠谱的基金

2008年07月25日22:01  来源:  

  主持人:李 南 嘉宾:张景东 马永谙

  主持人:今天(7月23日)的嘉宾,一位是景东,另一位是马永谙。最近二季报都已经全出来了, 300多只基金,一共亏了4100多亿。你觉得这数字大吗?

  张景东:我觉得不算大。

  主持人:为什么不算大,跟谁比?

  张景东:比起股票跌幅来说不算大。

  主持人:所以你觉得还不错。

  张景东:可以接受。

  研究股票型基金更有意义

  主持人:如果把季报比作考试的话,它及格了,是吗?

  马永谙:当然,我觉得需要从两个角度看。首先整个基金资产确实跌了,对投资者来说,确实跌得比市场少。另外,我们在对基金内部业绩比较时,基金管理的股票资产这一部分好像效率并不是特别高。

  张景东:跌得跟市场差不多。

  主持人:我们看到,整个的持仓是一季度降了四点多,二季度继续降了4.14%。

  马永谙:前面的降仓叫择市交易,或者说根据市场的环境,来调整大类资产的配置,这一方面基金做得挺好,保证了资产的安全。但是,就股票资产的这一部分运作来说,选股能力刚刚及格,或者说在及格线的上下。

  主持人:看它们的排名,最抗跌的基金会是什么基金?

  张景东:那肯定是货币。

  马永谙:如果说单纯去看这种低风险的基金,那你还得看到低风险基金在市场上涨的时候,获利能力差。我所做的抗跌基金是在高风险的产品里去选抗跌基金,这样才有意义。对于大部分投资者来说,最终是要靠股票基金来获利的,所以研究这一部分基金的抗跌能力、获利能力,对于投资者来说更有意义。

  主持人:股票型基金过去3个月的净值增长率,第一名即表现最好的跌了21%。

  张景东:这个跌的确实算少的。

  主持人:但是排名前两位并不是在三季度排名最靠前的,而是落后了很多名,这说明什么问题?

  马永谙:一季度和二季度的市场环境相差非常大,一季度市场是单边下跌,二季度有过反弹,在中间有过几次跌宕起伏,所以导致本来一季度表现非常好的基金,二季度表现不太好。而那些不光靠跑得快,而是靠好的资产组合、好的个股配置、好的行业配置获利的基金,在二季度就慢慢上来了。

  主持人:一季度没有反弹,所以跑得快的,净值下跌得就比较慢。

  张景东:二季度可能有人做,有人没做。做了的如果做成,自然净值就会上来,有些人就根本没做,肯定是一路向下的。

  三季度基金发生很大分化

  主持人:从二季度的季报发现,基金在二季度的行为发生了很大的分化。

  马永谙:其实从基金公司的角度看起来更显著一些。一季度末仓位已经降得非常低的一些公司,二季度是在加仓的。

  主持人:博时主题就是这样的。

  马永谙:一季度末仓位比较低的,除了华夏、兴业等不多的几家公司外,其他的都在加仓。一季度末的时候高仓位的,二季度普遍在下降。所以,我觉得基金二季度的行为比较矛盾,无论它的投资行为,还是它的投资心理看起来都非常矛盾。有的在加仓,有的在减仓,有的在疯狂地降低估值水平,有些又在显著地提高它的估值水平。

  主持人:景东是不是觉得,各方对目前市场判断分化很严重?

  张景东:应该说在6月底以前,分化比较严重。因为那时大部分时间在3000点以上,特别是在5月份前后,而且市场有波动,所以对行情也就会有分歧,有人觉得可能还会继续涨,有人觉得就是一个反弹。这种波动造成分歧也很正常。

  主持人:那你觉得目前这个阶段属于什么样的状况?

  张景东:我觉得这个阶段,可能大家又会慢慢慢慢趋向一致,因为这一段时间,特别是6月下旬以后,又是一个下跌走势,中间没什么特别像样的反弹,这个时候比较容易趋于一致。

  主持人:永谙,你觉得呢?

  马永谙:基金的仓位从6月底以后到现在是上升的。股票型基金仓位可能升了两到三个百分点,算升得比较快的了。

  主持人:他们增仓减仓的品种你能够分析出来吗?

  马永谙:这个我看不到,当然有些机构通过Top view数据来做分析,但我觉得这个分析只能做参考。

  以配置抗跌的公司更长远

  主持人:天相数据显示,现在基金手中有几千亿资金,你认为他们对市场的态度是什么?

  张景东:应该是在等机会吧。前面为了回避风险,基金把仓位降下来了,但同时基金的现金又没有做别的投资,显然是在等着机会。

  主持人:持币待购。

  马永谙:一季度末的持仓情况是低股票、高现金,二季度末实际上是低股票、低现金、高债券

  主持人:说明他们的什么变化呢?

  马永谙:我觉得一季度末的持仓结构,是一个典型的持币随时待购特征;二季度末高债券、低现金的这种持仓结构,可能表明了基金对未来市场的看法还是偏悲观的。我们综合分析认为,这是很矛盾的。总是得不出一个统一的结论,这其实也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在目前的市场环境里,用矛盾来总结整个基金行业的生态是非常准确的,各有各的看法。

  主持人:从整体层面上看是不太靠谱的,我们今天应该找的是最靠谱的基金。

  马永谙:过去,我们孜孜不倦地寻找抗跌基金,事实上是为了寻找未来最靠谱的基金。抗跌来自两个原因:第一跑得快,这种跑得快的抗跌,只在单边市场里才有效。谨慎的公司跑得可能快,但是进仓也慢,所以如果市场变成这种震荡的市场,那么单靠控制仓位来获利的公司,业绩不会做得特别好;第二来自于行业和个股的资产配置。

  主持人:行业和个股的资产配置。

  马永谙:说白了,选行业、个股的能力,在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有效的,靠这种能力去抗跌的公司,我觉得应该是比较长远的。

  选股能力强的基金靠谱

  主持人:其实你这个配置,一下就配置到了行业跟股票,但你并没有考虑大类的配置,比如说有那种偏股和偏债的,它既可以买股票,也可以买债券,那么在大类的配置,它其实也是可以规避风险的。

  马永谙:实际上所谓的大类资产配置,就是一个择时交易能力,跟前面说的控制仓位是一个层面的意思,这样的操作,可能短期让基金的抗跌性得到体现。我的研究讨论就是,在大类资产之间做大幅度跳跃的,为什么它的业绩做得不是特别好,风险不低,但是收益又不是特别高呢?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样的操作其实是无效的,所以这样的基金应该被抛弃,因为它是属于没有性格的基金。

  张景东:这涉及到投资中两个最难的问题,选时还是选股,我们通常很多人都想既能选好股票,也能选择时机,实际上已经被证明是不可能的。所以基金其实也有两类,选时的还有选股的,相对来说选股票要比选时容易一些。所有的研究所很少有专门是研究时点的,大多数都是研究行业、公司的,因为那更靠谱一些。

  主持人:所以,选股能力强的基金可能更靠谱。

  马永谙:还有一种叫策略型基金,是我取的名字,学术的说法叫自上而下的投资策略的基金,说白了,就是我先想好未来一段时间哪些行业会好哪些板块会热,确定了以后,再去照方抓药。

  主持人:比如说我觉得这段时间,奥运概念会好,我就选奥运概念股。

  马永谙:我说一个非常典型的极端例子。有一只基金做得非常激进,比如说它看好钢铁股,它把所有的钢铁股全都买进来,买进来以后再让他的研究员挨个钢铁公司去调研,把那些不好的卖掉。

  主持人:先买再卖,拿我们钱就这么玩。

  马永谙:不是特别正常,但也不失为一种策略。

  从换手率看基金操作

  主持人:我们怎么观察基金公司到底是怎么样做的?

  马永谙:可能对投资者比较有用。看基金的换手率。你可以看半年报或者年报里的两个数据,第一个是它的佣金,也就是说它做股票交易的时候交给券商的钱,这个可以大概估算出来。

  主持人:佣金越高的,股票交易越频繁。

  马永谙:第二个是它的托管费。托管费是银行按照一个比例逐日计提的。

  张景东:托管费可以看出它的规模。

  马永谙:它的交易规模除以它的规模,显然就是换手率。然后,把你所跟踪的一组基金的换手率排个序。有些基金有时换手率特别高,有时又特别保守,我不太赞同这样的公司。你如果拿一组基金至少过去两年的数据来比,在过去的四个半年,如果它的换手率总是在比较高的位置,或者总是在比较低的位置,这样的基金,我们叫做有性格的基金。

  主持人:这是策略型的?

  马永谙:如果换手率比较高的,是策略型;换手率比较低的,是倾向于选股型的基金。

  主持人:景东你觉得,有多少基金是有性格的?

  张景东:少数。我觉得跟人群是一样的,大多数人其实是没有特点的,只有少数人,或者是长得特别好看的那种,无论站在哪儿,即使在人群中间,我们也能把他找出来,或者是那个比较难看的那种,也是比较能找出来的,所以这两种人肯定是少数,大多数人都是中间那一部分。

【来源:华夏时报】 (责任编辑:黄晓峰)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条网友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匿名发表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谁在说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script src="http://utrack.hexun.com/track/track_xfh.js?ver=2012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