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大省闹煤荒:用电大户补贴电厂3分/度

2008年07月30日07:25  来源:  

  山西是煤炭大省,储量和产量都占全国的1/4。谁能想到,今年该省也闹煤荒。因为缺煤,很多发电厂一方面供电不足,一方面还得出高价买市场煤;许多用电企业经常被限电,生产受到了极大影响;政府不得不采取限电措施。

  怎么办?有人提出让小煤窑复产,但这样做安全谁来保证?记者在山西重要产煤区之一临汾调查发现,一些电厂想出了另一种办法,就是与用电大户达成协议,由用电大户给电厂的煤价进行补贴,以换来足够的用电量。

  煤荒

  掺入煤泥或煤矸石都被抢着要

  核心提示:作为煤炭大省,山西省今年居然也闹起了煤荒。据报道,今年山西省煤炭的供需缺口超过2亿吨。煤炭的市场价格也是一路飙升,很多煤企老板坐地要价。

  全省电厂存煤告急

  山西煤炭储量和产量都占全国的1/4,出省外调量占全国的70%。据7月29日《山西日报》的报道,山西省煤炭工业局局长王守桢透露,去年山西省外销煤炭5.4亿吨,今年要满足全国经济正常运行,预计需要调出煤炭6亿吨,加上本省生产生活用煤2亿吨,省内外共需煤炭8亿多吨,但目前国家核定山西生产矿井的产能仅为5.9亿吨,供需缺口超过2亿吨。

  记者从临汾市人民政府发出的红头文件《关于进一步加强我市电煤保障工作的紧急通知》中看到,临汾市目前复产煤矿有166座,其中电煤生产矿井54座,主要分布在尧都区、翼城县、乡宁县、古县等县市区,该市决定对所有复产电煤矿井生产的煤炭实行限价定量定向供应发电企业;电煤生产所在县市区政府和电煤生产企业,根据下达的月度煤炭供应任务,分解到每一个复产煤矿,确保发电企业优先拉运。

  临汾供电分局新闻中心主任张春云表示,临汾电煤月产量应该在100万吨左右,临汾拿出了三分之一,也就是30万吨左右,通过价格干预的方式给了电厂,以实现保煤保电。如果在奥运期间把电厂全都调动起来,才能基本满足电厂的需要。

  但电厂对此并不乐观。晋田电厂副总经理李军告诉记者,自开机以来,有几次都因为缺煤而险些停炉,后来没有办法只好到前电厂储煤处挖煤救急,而且还以市场价买了部分高价煤。一旦熄炉一次,损失将在20万元左右。

  市场煤价急剧飙升

  自6月19日国家发改委对全国电煤实施临时价格干预措施后,7月24日,国家发改委再度对电煤实施价格干预政策。

  此次干预政策还对主要港口和集散地动力煤实行最高限价。规定秦皇岛港、天津港(600717,股吧)、唐山港等港口动力煤平仓价格,不得超过6月19日的价格水平,即发热量5500大卡/千克动力煤限价水平分别为每吨860元、840元和850元。业内人士大多认为,第二次价格干预执行到地方还有一个相当长的过程。

  就在这一干预政策出台的头一天,山西省临汾市政府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我市电煤保障工作的紧急通知》。晋田电厂副总经理李军分析认为,这是6月19日国家发改委对全国电煤实施临时价格干预在地方上的具体实施办法。

  李军表示,尽管国家发改委已经正式发文,但落实到地方上还需要一个过程,只有通过一番调查之后,才能出台符合地方实际的操作要求。记者还看到,近日由临汾市政府签发的另一份红头文件,规定5000大卡的煤350元/吨,每增加或降低100大卡,价格相应增加或降低。

  李军告诉记者,350元/吨是指坑口价,如果要运到电厂,成本将会增加到400元/吨左右。据了解,市场煤价比上述计划煤价要高出许多,5000大卡的煤到厂里要640~650元/吨,3000大卡的煤也得要300~400元/吨。

  用飞速来形容市场煤价的上涨并不为过。“上半年3000~4500大卡的标煤还不到300元/吨,但目前已涨了一倍多。”

  煤炭业界人士均认为,煤价还有上涨空间,因为现在我国的煤价和国际煤价每吨还差100多元。

  合同煤兑现率下降

  在山西,煤炭合同兑现率正在下降。

  临汾的兆光电厂原与西山煤电(000983,股吧)集团签订了电煤供应合同,但西山的煤主要供到太原第一热电厂、太原第二热电厂以及运城的各大电厂,由于产量有限,无法按合同供煤给兆光电厂。

  在6月19日国家发改委发文进行电煤价格干预后,临汾市政府也召集有关单位采取限制煤价的措施。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如果是国有煤矿,只要政府出面,在不考虑价格的情况下,能很快调到煤。但私营煤矿的煤就很难协调,因为价格干预下的电煤价格相对较低,私营煤老板就会找借口说 ‘我现在产的不是电煤’,或者说‘我这煤质量差,不能发电’,转过身却私下将煤炭拿到市场上去交易。”

  据临汾供电分公司调度室主任翟利民介绍,起初临汾市陈市长亲自带着供电公司相关负责人去太原跑煤,山西焦煤集团满口答应,但后来电厂需要煤时却找不到人了,没有办法只好再去买高价市场煤发电。

  在临汾电厂圈内流传一个说法,算上各种收费及人工成本,煤矿企业每吨煤的成本不超过200元,但是坑口煤的卖价却高出许多。在私下交流时,有的煤老板表示,“我都不知道我的煤还能涨多少钱,也许睡一觉起来每吨又涨了10元或20元。”

  掺杂煤居然也紧俏

  在去山西的公路上记者发现,在煤矿周围,总有堵成一长串的拉煤货车。煤矿的煤刚一出来,就很快被等候在外面的车拉走。

  黄涛(化名)在山西某电厂负责电煤采购。“在前几年去进煤时,是他(煤老板)求咱们。往那里一坐,就过来招呼了,并且给咱们定量上货。但现在完全颠倒了,每次去煤矿,人家都不理咱们。”他愤愤不平地说,“去买煤都跟孙子似的。”

  黄涛介绍,有的煤矿本地人去才给个面子,如果面生的外地人去,根本就买不到煤。“很多人在那里等了三四天,还是拉不着煤。”

  从侯马火车站往北的站台上,记者看到不少堆着卖的煤炭。据介绍,这些煤里面大多会掺入煤泥或煤矸石,尽管如此,还是很抢手。“你不要,别人会马上去买,而且是拿着现金哭着要买。”黄涛说,买到掺煤粉的煤已经很不错了,总比掺了煤矸石的煤好,因为煤矸石的价格更便宜。

  与煤矿周围旺盛的人气相比,电厂就冷清得多了。记者在晋田电厂看到,来往的人并不多。据介绍,从总经理到员工,大多出去找煤去了。该厂发电部主任介绍,目前该厂仅有2000吨左右电煤,“仅够炉子烧两天,”低于国家规定的存煤警戒线。

  据了解,各电厂使用的工业炉型号不同。晋田电厂由于使用大量低质的煤炭,工业炉的损耗特别大。“我很担心以后没有钱维修炉子。”晋田电厂副总经理李军非常担忧。李军告诉记者,由于缺煤而且煤质不好,现在即便只开了一个机组,也不能满负荷发电,一个月只能发电3000万度,情况好的话最多也就3500万度。

  电荒

  缺煤发电 全省大规模限电

  核心提示:因为缺煤,很多山西本地的电力企业发不了电,或不能全马力发电,全省出现大规模限电情况。

  电机组出力不足

  临汾市是山西的煤炭主产区之一。但上周记者调查发现,临汾地区的煤炭缺口也相当严重,由此引发的电力缺口高达近60万千瓦。

  进入6月,形势进一步恶化。临汾市最高需求负荷146万千瓦,而山西省给临汾的统配负荷一直在95万千瓦左右,缺口近50万千瓦,占34%。

  不只是临汾,今年,整个山西省都面临多年来罕见的严重缺电局面。5月以来,受电煤涨价和短缺影响,山西全省各发电厂存煤急剧下降,发电机组出力严重不足,电力供应形势日趋严峻,再次出现大规模限电,日均限电负荷近360万千瓦。

  业内人士称,今年缺电与2004年缺电有很大的区别,当时是由于机组容量不够,而目前并不缺发电容量,关键是缺煤。

  超计划拉闸限电

  7月初,临汾不少企业被临汾供电分局召集到一起开了一个供电会议,并被告知,从7月3日起,在17时30分至21时30分用电高峰时段,所有小型企业实行停产错避峰。

  但由于产业结构限制,临汾的错避峰能力较差。

  山西省临汾市供电分公司营销处副处长陈刚告诉记者,在2007年前,临汾还是以独立的小焦厂、洗煤厂、小电厂以及小钢厂为主。但在2007年相关政策出台后,这些企业陆续关停,新企业便多以产业链的形式出现,一个企业包括了整个产业链,不能轻易停电。如果焦炉停电,那轧钢、铸钢线也得全停,因为铁水直接进入轧钢线;另一方面,煤矿、焦厂生产关系着人的生命问题,也不能随便停电。

  临汾供电分公司有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为应对日趋严重的负荷形势,下一步计划采用大用户轮停轮供的措施。临汾电力局着手编制负荷紧张时期的用户轮停轮供方案,并报市经委审批。由于电力紧缺,临汾供电分公司启动了超计划限电序位,限电拉路160条次,错避峰负荷近30万千瓦,但在晚高峰期间仍超指标20余万千瓦。

  救急

  用电大户补贴电厂煤价

  核心提示:面对日益严峻的煤电形势,山西全省从政府到企业都在思考应对办法。一种正在操作的办法是,用电企业给电厂的煤价进行补贴,以免被限制用电影响生产。

  小煤窑复产?难行

  有人认为,整顿小煤窑是导致煤炭产量下滑的一个原因,甚至认为应该让小煤窑复产。

  据介绍,在临汾,由于家门口就开着不少小煤窑,又便宜又方便,加之汽车煤比火车煤还要便宜,因此临汾的电厂很少跟国营矿务局签订购煤合同,主要依靠小窑煤。

  但是,一旦有小煤窑出事,其他小煤窑要全部停下来整顿,使产量锐减。随后再复产,煤价将会上涨。之后再出安全事故,再关再开再上涨,如此形成恶性循环。

  李军表示,晋田电厂也是最近才在政府的协调下与煤矿签订了协议。没有签合同煤的电厂只能买市场煤,价格比合同煤高出许多。

  分析师认为,尽管目前各级政府均在协调小煤窑复产情况,但从频发的事故来看,小煤窑复产面临考验。而且,大多数小煤窑由于安全隐患被炸掉,已无法复产。

  煤电互保?恐是短期行为

  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现在发电企业都不考虑利润了。“上网电价为每度0.28元,而单位成本为0.3元。”李军表示,现在只考虑买煤的钱,够发电就行。别的成本向工资等方面考虑。他自己就已降薪30%。

  发电企业着急,电网公司着急,更着急的是用电大户。停电直接导致其生产受影响。但所有问题的关键还是在煤。怎么办?

  于是一个新办法诞生了:电厂与用电企业达成协议,由用电企业给电厂的买煤价格进行补贴,让供电局不再对用电企业进行限电。

  这是迫于无奈的一个过渡办法,实质是让用电大户消化一部分发电成本。目前,中宇钢铁公司与晋田电厂已达成这样的协议。两个企业充分核算利润后,中宇钢厂每月支付给晋田电厂75万元补贴,即一吨煤补贴60元,一度电补贴3分钱。中宇钢铁因此不再受到电力限制。据透露,上月由于限电等原因,中宇钢铁亏损达2000多万元。

  据透露,河西电厂两台1.2万负荷的机组也将以此种形式开动。还有多家电厂也在考虑这种方式。

  业内人士表示,“煤电互保”形势是一种短期行为,无法解决根本问题。据相关测算,只有每度电上涨0.1元,才能达到2006年发电企业的利润水平。但从CPI等诸多方面来考虑,这并不现实。“计划电”还需 “计划煤”来配备。

【作者:周晓芳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责任编辑:张涛)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条网友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匿名发表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谁在说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