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投机者的下一个目标:煤炭?

2008年07月30日08:21  来源:  

  最近两周来,国际油价连续走低,而美国参议院推动抑制石油期货市场投机法案的努力无疑将进一步打压市场对原油期货的热情。因此,有必要关注一下国际投机者将何去何从。近日,瑞士信贷和美林等国际投行先后发表预测,认为原油价格出现阶段性回落后,目前所有的大宗商品交易中,以煤炭的基本面表现最为强劲。过去一年,亚洲基准的API-4煤炭1年期远期合约价格上涨近124%,截至7月21日交易价格约为每吨153美元,预计未来3个月可能进一步涨至每吨250美元。中国的电力短缺被认为是其中的主要推动力。

  中国实际可开采的煤炭储量居世界第四,产量则雄居世界第一,年产23亿吨左右,按目前的速度至少可开采100年左右,从供应面来看,似乎解决自给没有太大问题。然而,过去数年间,中国的煤炭进口不断增加,2007年一季度更首次成为煤炭净进口国,从而极大地改变了亚洲煤炭供求格局,为国际投机者炒作煤炭价格提供了话题。仔细分析,以下三方面可能是导致亚洲煤炭需求和价格急剧上升的主要原因:

  首先,国际原油价格从2002年开始从每桶不到30美元迅速跃升至目前130美元的高位,由于原油和煤炭是某种程度上的替代品,原油价格攀升,不可避免地会导致全球煤炭消费量急剧增加,其中尤以新兴市场国家的增长最为显著。BP发布的2008年《世界能源统计》显示,煤炭已成为过去五年全球需求增长最快的能源,2007年全球煤炭市场消费量增加了4.5%,其中52%的增长来源于中国。

  其次,中国的煤炭生产主要集中在山西、内蒙古等中西部省份,而电力消费却集中在东南沿海,特别是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这就产生了一个以何种方式将煤炭变成电输送到东部的难题。国际经验表明,超过60%的用于发电的煤炭都在矿区50平方公里范围内被使用。然而,由于中国长期以来存在煤电价格倒挂矛盾,即煤炭交易基本以市场价格进行,而电价则存在严重的计划管制,这就导致了西部产煤大省事实上缺乏在本地将煤炭转化为电的动力,东部省份不得不将煤炭千里迢迢运回来自己发电。然而,受制于中国铁路、公路的运能瓶颈,西部省份的煤炭往往运不出来,东部省份则频频出现电荒。

  最后,笔者认为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近年来中国以电力、冶金等为代表的高耗能重工业飞速发展,极大地刺激和拉动了对煤炭的超额需求。作为占中国一次能源供应总量近70%的煤炭,正是这些高耗能行业主要原料。2003年以来,中国煤炭需求每年以20%以上的速度增长,推动了国际煤炭价格日益攀升。

  国际商品期货交易行业上流行一句名言:只要中国买什么东西,它就开始变贵。笔者并不完全认同此观点,但它至少部分地反映了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目前所面临的挑战和压力。

  针对国际市场煤炭价格大幅上升的趋势,笔者认为,目前有以下几点是可以做的:第一,通过电力价格改革、辅以中央政府补贴方式,在西部地区大力发展清洁火力发电项目;第二,东部省份应推广风力、太阳能、城市垃圾等新能源作为煤电的补充;第三,各地热衷于上马高能耗重化工业项目的固有思路也应进行转变,如果未来国际市场煤炭、石油等能源价格进一步上涨,中国经济很有可能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作者单位: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世界经济研究室)

  

【作者:刘涛 来源:证券时报】 (责任编辑:张涛)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条网友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匿名发表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谁在说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