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从“传奇”回归常态

2008年08月22日21:49  来源:

  李南:你们觉得,券商的特性符合哪个奥运项目?

  张景东:我选竞走,而且是长距离的竞走。走路大家都会,但是竞走挺难,因为竞走的时候不能双脚离地、不能跑起来,还得走得快,券商基本也是这样,谁都可以做,但谁都做不好。

  花荣:我觉得券商前半段是冲浪,后半段是接力。在前半段,想表现的都倒下了,后面的还要接力跑。

  李南:1995年是一个关键点。当时,管金生因为“3·27国债”的事入狱,但给他的定罪是受贿和挪用公款。

  张景东:管金生的外号是“教父”,万国证券叫“证券王国”,当时万国在做空,因为它觉得“3·27国债”期货的价格应该跌,但是没想到国家给了这款期货百分之十几的保值贴补率,管金生不惜一切代价继续做空,直到把价格拍下来为止,最后管金生进监狱了。当时,中经开是在做多,两家机构的操作方法严格来说都是违规的,因为他们都在保证金不足的情况下做了非常大的量。

  花荣:这个事件结束之后,我们还举行了国债期货的考试,考试合格的,发给你国债期货的交易证书,当时大概有一半人没有拿到证书。

  李南:随着阚治东被罚禁入市场五年,证券界进入“君安时代”。

  张景东:1996年到1998年,基本上是君安最火爆的时期,但当时的君安和今天的价值投资不太一样,它选择的是长线坐庄。

  花荣:价值投资和长线投资一些业绩比较好的股票,就是君安最先做的。又有价值投资,又有庄家的痕迹,后来提出价值投资的一些基金经理,都有在君安证券工作的经历。

  李南:后来张国庆被人告发,君安并入了国泰。

  张景东:他不是因为公司出问题而入狱的,而是因为自己的MBO行为,今天叫MBO,当时叫侵吞国有资产。当时,国内三大券商分别是国泰、南方、华夏。张国庆出事是在1998年,国泰、君安合并是在1999年,之所以拖了一年,不是因为君安的资产问题,而是因为国泰资产质量比较差,所以拖了很久才合并。

  实际上,君安还是为A股市场做了很多贡献,它不仅培育了很多研究员,培育了一种研究方式,有中国早期的很多基金经理也来自君安证券。

  李南: 2000年,南方证券是最受关注的,南方出事后,找了刚刚解禁的阚治东和贺云来解救它。

  花荣:当时业内说它是狼群中的头狼,它一冲,其他自营券商都冲。但如果只是它自己的资本金,问题还不太大,问题是代客理财的规模超过了资本金的10倍,所以在阚治东去之前,南方证券就已经面临危机了。阚治东采取了以毒攻毒的方式,因为资产管理出现无法弥补的窟窿,但是他想以更大的资产去救。

  张景东:南方证券的破产,我觉得跟阚治东关系不太大,因为之前南方证券已经陷得很深,不可能再救活了。它坐庄的品种太多,最有名的是哈飞、哈药,最多的时候,像哈药90%以上的股份,哈飞也是90%多的股份。又赶上市场的熊市,怎么可能救得过来。

  李南:每一次大的熊市,总会消灭一批大的券商,他们为什么有如此相似的命运?

  张景东:一大部分可能是制度原因。在初创期,市场里其实没有真正的投资者,而券商超能力地充当了这个角色。实际上券商应该是卖方,提供给市场需要的这种证券产品,但是那边又缺乏人买。第二个原因是没有监管,当时所有的监管都是问题监管,出了事以后才会有人监管,但用处已经不大了。

  花荣:一方面是由于制度原因,给券商承担的责任很重,要求也非常多,比如说拯救国企,国企脱贫解困,券商是主角力量,但是支持不够,融资制度,它既要完成任务,又要干活,就违规地做了一些事情,最典型的就是代客理财。第二个方面就是股市,人一入股市就像中暑一样,所以我们很多人把股市形容成“中暑山庄”,券商领导也不例外,特别容易在关键时候犯晕。

  李南:2004年券商全行业亏损150亿元。随后启动了券商三年的综合治理,然后就分类监管,随后就是券商借壳上市,直投业务、QDII业务,这是一个不断治理、整顿、监管的过程。

  张景东:南方证券出事是一个分水岭,之后就要对这个行业进行治理了,目前券商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违规的余地和空间了。以前问题最大的是挪用客户保证金,现在是独立第三方存管,保证金等于是交给银行了,想挪用也不可能了。

  李南:以前券商是一个又买又卖的角色,现在更多是甘当卖方角色,比如中信证券(600030,股吧)。那么中信系的构架布局,是别的券商可以模仿的吗?

  花荣:中信能走到今天,印证了“剩者为王”的道理,比如说,本来它排在第11位,前10位都倒下了,它就显出来了,所以它能第一家上市。另外,中信的出身比较高贵,这一点很多券商都比不了,尤其是当那几家公司倒掉之后。

  金融控股公司形成有两个方面的背景:一是国家的认可,但也不是所有券商都给牌照,只有国家级别的券商,或者有大股东背景的券商才给;二是本身有资金实力,比如中信证券,它是第一个发新股上市的券商,并且也有很多公司愿意成为它的一些股东,它有这个优势,而一些其他的券商难度很大。

  李南:相对于从前,券商在整个市场的地位是不是下降了?

  张景东:应该算是一种回归吧,本来不应该有那么多传奇,因为传奇本身就意味着大起大落,这对市场、对行业来说都不太有利。以后我们的市场,包括这个行业已经经不起折腾了。好在现在管得比较严,不太容易出什么大问题了。

  花荣:券商本身是中介机构,类似于裁判员和服务员这样一个角色,他不是运动员,投资者和上市公司才是运动员。

【来源:投资者报】 (责任编辑:张国龙)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条网友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匿名发表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谁在说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script src="http://utrack.hexun.com/track/track_xfh.js?ver=2012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