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贷季末冲刺 大行信贷陡现冲高效应

2009年06月18日01:24  来源:

  6月17日,银行股全线飘红,与地产股相映成辉。飘红的背后,一个新的信贷增长预期正在形成。

  某国有银行人士透露,6月份信贷数据比5月份同期明显好转,季考在即,“再一个冲时点的关键时刻到了”。

  在经历了自去年11月份以来连续7次预测低估的失败后,市场对6月份的信贷充满了信心:可能轻松达到万亿元,这是市场对当月信贷增长的新预期。

  而近来,高层会议所透露出的依然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的信号,也为信贷持续高增预期提供了支撑。

  信贷季末冲刺

  每逢季末,银行都要经历一场信贷战争。

  3月末,在一季度考核压力下,银行曾经创造了单月增长1.89万亿的历史纪录。6月份,有可能再次创出同期增长的新纪录。

  6月17日,不少基金经理已经开始私底下打听6月份的信贷增长情况,而银行股、地产股等全面上涨的背后,基金等增持的资金正在源源不断地注入。

  是日,某国有银行信贷部门人士告诉记者,基本上各大行均出现了比上月同期信贷增长向好的局面。

  以中行为例,截至6月16日,中行的当月新增已经达到约550亿元,而上月同期数值还依然为负。“基本上,每天几十亿元,匀速增长。”中行相关人士透露。

  其它几个大行虽然势头不如中行般凶猛,但是也比上月同期明显好转。

  建行前半月还基本为负的情况下,从16日开始反转为正,当月新增贷款达到24亿元。

  不少银行人士预测,从下半旬开始银行就会进入冲锋阶段,直至最后两天冲刺,这个阶段一天净增几十亿、乃至几百亿元都是很正常的。

  这种时点冲动,来自两方面原因:一是,部分国有银行虽然调整了考核策略,但是时点数据依然是个“重要考核指标”,尤其是季考;二是,由于受压于国有银行的规模优势,多数股份制银行一季度的业绩不佳,二季度的信贷完成情况直接关乎全年业绩,成为冲锋主力。

  为了完成季度考核指标,不少国有银行的分支机构人士从4月份就已经开始备战。而股份制则“血战沙场、收复失地”。

  “得让季度数据好看点,所以4、5月份基本上是悠着劲放的,得流出存量。”某国有银行上海分行人士透露。

  从央行二部的统计来看,国有行和股份制行的行为分化明显。5月份,上海中资金融机构新增贷款276.6亿元,其中国有银行贷款增加24亿元,同比少增61.8亿元,中小商业银行贷款增加209.8亿元,同比多增179.8亿元。

  但是,6月份季考在即,无论是国有银行还是股份制银行,压力都几乎空前变大。“半年是个关键,基本上上半年的信贷投放情况就已经决定了全年的收益状况。”某国有银行信贷授信部门人士说,所不同的是,对于国有银行而言,这份压力是应付季考,而中小银行则要继续为完成全年信贷计划而努力。

  为应对考核,不少银行开始重新督导下属分支行作战。

  某国有银行北京分支机构人士透露:“上面这两天已经开会了,要求各家支行赶紧找大客户,必须将6月底的数据托上去。”上述人士告诉记者,由于时间紧,任务重,完成指标压力非常大。

  差异化调整

  对于“冲”的内涵,各家银行解读不同,策略亦不同。

  对于国有银行而言,基本已经完成甚至超额完成全年信贷目标,冲规模的压力要小于中小商业银行,其更多需要保住的是市场份额。在这个整体思路下,四大行内部也开始实行不同的策略标准。

  中行,今年一枝独秀,就信贷规模而言,后来居上,成为“杀出的黑马”。截至4月底,中行新增贷款占全部金融机构新增贷款的比例已经由之前的7%左右,上升到10%以上。其在4大行中的新增贷款位次亦由第四名,上升到第二名。

  本报记者综合获取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末,工行的新增贷款约为6900亿元,中行约6200亿元,农行约6000亿元,建行接近6000亿元。

  中行猛增背后,主要是去年受压于和同行显赫业绩的差距,从而使其加速了近年来推行的由外币业务为主向人民币业务为主的转型。并在今年分门别类、严格了各项考核指标。

  在其它三大行自4月份以来出现数据大幅波动的情况下,中行则“稳坐钓鱼台”,数据匀速增长。

  4月份,工行新增贷款仅491亿元,建行697亿元,农行273亿元,而中行却达到997亿元。首次成为四大行中新增贷款第一名。

  5月份,中行增势依旧。5月份,中行以780亿元傲视群雄。其次为工行650亿元,农行近500亿元,建行328亿元。

  截至5月末,四大行的新增贷款分别约为工行7500亿元、中行7000亿元、农行6500亿元、建行6300亿元。

  与中行的后来居上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建行的稳健。相关业内人士评述,建行一向以基建类贷款见长,而本次呼应4万亿元投资计划,本应大有作为,建行的“退”,策略明显有变。

  事实似乎确有印证。3月末,在个大行信贷高歌猛进之时,建行反其道而行之,最后两天“急踩刹车”,延缓信贷审批,直至最后一天被工行等相继超过,而由此造成的信贷压缩“估计近千亿元”。5月份,建行再次点刹车,最后时点将电子评审系统部分关闭。

  建行内部人士认为,这可能处于风险考量,冲时点没有太多意义,建行更关注的是资产收益,目前主要做的是调结构,夯实基础。

  在四大行内部,虽然建行的信贷规模位居后列,但优势在于票据融资占比较低。相比较而言,虽然工行信贷拔得头筹,农行位居第三,但是劣势明显,即票据融资占比偏高,资产收益无形中受损。

  正是由于一季度各大银行侧重于“冲规模”,因而二季度开始已经不约而同进入结构调整期。

  以交行为例,交行截至4月底新增贷款2800亿元,其中4月份当月负增52亿元;截至5月底新增贷款2979亿元,5月份当月新增是138亿元。从数据来看,交行信贷增长并不见好,但仔细分析结构,则情况迥异。

  4月份交行信贷负增主要由于票据贴现下降很多,5月份同样使然,虽然各项贷款增加仅138亿元,但主要原因是票据融资下降112亿元,而纯粹的贷款则增长250亿元,其中中长期贷款增长246亿元,短期贷款基本持平。

  一季度是跑规模,二季度是调结构,已经成为多数银行的共识。共识的形成来自前期票据等低收益资产的占比偏高。

  来自商业银行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底,中信银行(601998,股吧)新增贷款2035亿元,其中1233亿元是票据;浦发新增贷款1900亿元,其中近半数票据;招商银行(600036,股吧)新增贷款1430亿元,其中962亿元票据;民生新增贷款1150亿元,其中375亿元票据。

  这导致各大银行倾力压缩票据规模,而侧重中长期贷款。

  ·链接·

  央行操作微调端倪

  来势汹汹的信贷狂潮,迄今依然发力有余。不少银行分析师预测,今年的信贷整体增长有望达到8万-9万亿元,M2的增长可能维持在23%-24%。

  充裕的流动性,在推动国内投资于5月份达到32%以上的同时,也在强力推动资产价格的上涨。

  迄今,国内A股上涨已经超过60%,北京统计局最新公布数据显示,北京新建住宅价格环比在上月上涨0.4%的基础上再涨0.5%,已经连涨三月。

  同期,受各国宽松的货币政策影响,黄金价格已经由年初的810美元/盎司,上升到934美元/盎司,石油由年初的32美元/桶,上升到70美元。美国商品研究局公布的CRB指数(大宗商品价格指数),也由年初的210,上涨到256。

  “这是一种经济回暖必须要付出的代价。”国家信息中心首席分析师祝宝良介绍。

  中国银行全球金融市场部研究团队分析师石磊介绍,去年央行的公开市场操作主要是用到期的央票做投放,而用短期的回购来回笼资金。而今年则反向行之。即央行更多增发3个月期央票回笼资金,用1个月的逆回购投放资金。这种变化说明了对未来的流动性判断比较富裕。

  在充裕的流动性的保障下,石磊预计二季度GDP很可能达到7.7%,四季度GDP会达到10%以上。由于全年通胀压力不大,央行短期内不会针对资产市场调整货币政策,但明年变数犹存。

【作者:高博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董文)
推广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已有0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欢迎您注册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