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奶重组变局

2011年08月08日09:44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陈予燕
 字号: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陈予燕】“文迪波"双规"是因协助调查,少则十天半个月,多则几个月,等问题查清楚了,就会公开信息。”8月2日,湖南省纪委监察厅一名官员在电话中告诉本刊记者。

  事件主角是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公司(下称“太子奶”)托管公司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下称“高科奶业”)董事长。本刊记者了解到,2011年3月,文迪波就被质疑涉嫌犯罪。7月31日晚,被株洲市政府找去开会后,便再也没有回来。

  8月17日,是太子奶破产重整方案提交的最后日期。在此关键时刻,文迪波突被“双规”,太子奶重整征途更添几多变数。

  管理权之争

  2009年1月20日,为托管太子奶,株洲市政府主导成立了高科奶业,注册资金1200万元,股东为株洲高科集团和株洲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

  彼时,通过与太子奶签订《租赁协议》,高科奶业取得太子奶核心资产的独家租赁经营权。曾任国家开发银行湖南分行行长助理、时任株洲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的文迪波“临危受命”,出任高科奶业董事长。

  从此,文迪波与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之间的战争,就从未停止过。

  成立于1996年的太子奶,在1997年,用超过当时资产总额的8888万元,在央视黄金时段夺得日用消费品“标王”广告后一举成名,并赢得8亿元的订单。

  随后,短短几个月内,太子奶就在29个省、市、自治区的250多个大中城市构建了营销网络。太子奶在中国乳酸菌饮料行业的领军地位由此确立。

  2006年底,引入英联、高盛、摩根三大投行7300万美金注资后,打算赴海外上市的太子奶如日中天。然而,不到两年后的2008年,太子奶资不抵债的消息就不径而走。彼时,其负债额已经高达26亿元。花旗银行的讨债举动,推断了太子奶资金链的致命一环。

  拔苗助长式的崛起模式和发展模式,给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带来了极大的苦果,太子奶复杂的债权结构亦浮出水面。

  2010年7月23日,太子奶进入破产重组程序。

  “作为中国乳酸菌奶饮料的龙头企业,太子奶的产品不规范,难以得到消费者的认可;在其2006-2007年快速发展时期,竞争对手众多,蒙牛、伊利的模式已难以复制,奶业竞争压力较大的国内环境亦是对其发展不利的外在因素。”东方艾格乳业分析师陈连芳在电话中对本刊记者表示,“太子奶的高负债、营销广告拉动式增长模式是导致太子奶困局的根本原因。”

  最终,株洲市政府出面,把太子奶托管到了高科奶业之下。

  然而,文迪波对太子奶的管理,一直受到李途纯们的抵触。

  太子奶方面的公开说法是,文迪波入主之后,太子奶生产经营加速下滑,如2009年,高科奶业接管以后,仅太子奶株洲基地就停产141天。2009年全年的销售收入仅为5亿多元,而太子奶2008年半年的销售收入就达到了13亿元。

  对此,文迪波公开回应称,太子奶2009年完成销售收入6亿元,实现利润4400万元,上缴税收3050万元,政府替太子奶偿还的债务高达1.8亿元。

  尤其重要的是,在高科奶业托管太子奶后,李途纯曾数次发难,试图收回太子奶的经营管理权。却最终落败,于2010年7月27日,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截至2011年6月30日,太子奶实现产量2.6万吨,完成销售收入1.77亿元,完成全年销量目标的50.15%,“圆满”完成了“时间过半、任务过半”的经营目标。文迪波看似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却不料又另生枝节。

  涉嫌犯罪

  2011年初,在太子奶首次全球招商会上,文迪波表达了强烈的“接盘”愿望。但短短几个月后的2011年5月,太子奶第二次全球招商时,文迪波的态度就发生了逆转,退出之意溢于言表。

  有分析人士指出,这或许跟3月份起,文迪波被举报有关。举报称,2009年底,文迪波在托管太子奶期间签下千万广告款,涉嫌利益输送;2010年9月30日,太子奶两个价值超过20亿元的全国驰名商标,被无偿转让给高科奶业。

  “高科奶业掠夺太子奶商标,作为高科奶业董事长的文迪波或涉嫌犯罪。”李途纯的律师王清辉向媒体爆料称,价值20亿元以上商标的无偿转让不是简单的商标侵权,而是严重的刑事犯罪,“明偷暗抢的目的,就是为了保证高科奶业成为太子奶的主人。”

  2010年1月26日,引进“北京商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明观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后,高科奶业从全资国有公司变身成为民营控股62.5%的企业。

  同年2月1日,高科奶业注册资本变更为3200万元。“当初把太子奶托管给高科奶业,主要是看到背后有政府兜底,但是高科奶业引入新股东后变成了一家民营控股企业,且总注册资金只有3200万元,如何承担20多亿元的太子奶资产呢?”王清辉对记者说。

  重组变局

  经本刊记者证实,目前,临时代行高科奶业管理职务的株洲市政府副秘书长何朝晖已不在株洲市政府办公。

  此前,托管方高科奶业曾经举行了多次招商会和债权人大会,但破产重组方案一直没有出炉。

  2011年8月17日,将是历时两年的太子奶破产重整方案提交的最后日期。在此关键时刻,文迪波被“双规”,太子奶重整征途更添几多变数。

  有消息称,目前有多家意向战略投资者正在跟太子奶管理人洽谈重整事宜,其中包括境内的公司,及一家境外企业,均是有实力的企业,还有上市公司。

  其中之一是地产商新华联(000620,股吧)(000620.SZ)。该消息称,新华联集团总裁傅军与文迪波是老乡,同为湖南醴陵人,也与株洲当地政府关系密切。而且,自借壳上市以来,新华联已经积累了较强的资金实力,或能解决太子奶高达30亿元的债务问题。

  附文:太子奶之争

  1996年3月,湖南省株洲太子牛奶厂成立,李途纯是发起人和第一任厂长。

  1997年,太子奶在央视黄金广告时段投下8888万元,夺得日用消费品标王。

  2001年—2007年,太子奶抄送给三大投行的报表称,销售额从5000万元跃升到30亿元。

  2008年8月,因李途纯挪用大量资金投入房地产;三鹿奶粉事件后国内销量锐减;再加上此前快速扩张等因素,太子奶被曝资金链断裂。

  2008年10月,花旗向北京高院提起诉讼,要求太子奶提前偿还全部贷款。

  2009年1月20日,株洲市政府成立国有企业高科奶业,全面托管太子奶。

  2009年,先后传出海航食品集团、河南白象集团、方正集团、新希望集团、湖南新大新集团等有意投资,最终因高科奶业与太子奶纠缠不清的复杂关系而却步。

  2009年12月15日,株洲市政府举行工作会议,决定将太子奶交还创业团队,前提是李途纯在22日前带回3000万元的原材料。但文迪波最终以只收到1200万元原材料到库为由,收回太子奶的经营和引资主导权。

  2010年1月26日,由于引进北京商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明观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高科奶业从全资国有公司变身成为民营控股62.5%的企业。

  2010年4月,太子奶否认破产重组。

  2010年4月14日,花旗通过开曼群岛大法庭委托香港保华为临时清盘人,对太子奶展开“破产清盘”。

  2010年6月上旬,株洲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立案侦查太子奶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专案。警方初步判定,截至2009年12月,太子奶在全国范围内面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或变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1.3亿余元,其中绝大部分没有兑付。

  2010年6月17日,警方证实李途纯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采取刑事措施。

  2010年7月23日,株洲市政府宣布,太子奶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并通过竞争方式选定北京市德恒律师事务所为破产重组管理人。

  2010年7月27日,株洲市委宣传部对外界通报,李途纯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2010年9月30日,太子奶价值20亿元的两大驰名商标“太子”和“日出”被申请转让给高科奶业。

  2011年1月18日,太子奶重整项目推荐会上,有来自湖南、北京、山东等地的11家战略投资者参加,但最终有意向的只剩下两家投资机构和一家奶业公司。

  2011年6月1日,太子奶第二轮招商竞标会召开。但直到6月25日仍然没有对外公布招商情况,部分债权人对此次招商程序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

  2011年6月,株洲市检察院将株洲市公安局递交的李途纯涉嫌非法集资《起诉意见书》退回,要求补充侦查。

  2011年7月31日晚,文迪波被株洲市政府找去开会后,再也没有回来。

  2011年8月17日,为太子奶破产重整方案提交的最后日期。

点击查看本期《证券市场周刊》杂志更多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点击头像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丁圣元

银河证券衍生品部总经理

曹卫东

联讯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石劲涌

大同证券研究所所长

石天方

信达证券策略分析师

王万银

联讯证券上海营业部策略分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相关新闻 进入 太子奶
相关推荐
热点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