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士英:五方面审视中国股市及其变革

2011年12月20日09:41 来源:和讯股票
 字号:

  编者按:十年前,2245是一轮牛市的终结点,也是4年熊市的起始点;十年后,2245并不是“谁”,它变身为一个符号,沉痛地提醒投资者,中国A股市场刚刚经历的十年只是浮云。十年来,中国的GDP从不到10万亿增长到40万亿;A股市场的上市公司从1073家增长到2300家,创造的富翁成千上万;而同期中国股市的上涨幅度居然为零!

  中国股市的病因何在?和讯网发起《敢问路在何方——十年一梦 问策A股》大讨论,问策知名专家学者、市场人士,共同探索中国股市新政。

  作者:方正金融研究院 郭士英

方正金融研究院 郭士英
方正金融研究院 郭士英

  这年月的最大特色叫做“失衡”,虽然真正的平衡似乎从未有过,但从国际到国内,从经济到金融,如此严重的全面失衡还是很少见的,因此市场的报复也相当猛烈。

  2008年,中国股市一度下跌73%,其惨烈程度至今令人过目难忘。虽然不是金融危机的始发地,但中国股市却是不折不扣的重灾区,中国股民成了全世界最最倒霉的人。三年之后,这样的景况再次重演,价值投资再次轰然倒地,所有的经济解释都苍白化了,说明我国股市不但是社会经济运行结果的综合反映,而且自身的确存在有些人拒绝正视的重大缺陷。这对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言,堪称国耻!也意味着不进则乱的潜在危机!

  为了很好地审视中国股市及其主要问题,我们可以把它分成这样几个部分来看:1、社会经济大环境;2、股市监管与治理机制;3、新股发行与发行人;4、上市公司本身及券商;5、二级市场行为。得出的结论还是“严重失衡”——融资与投资的供需失衡;权利与法制的失衡;付出与回报的失衡;理性与野蛮的失衡;强势与弱势的失衡,等等。

  从社会经济大环境看,经济在高速增长,但不平衡、不和谐、不可持续的问题越来越突出。“财政、银行、国企”形成了强势的经济铁三角,特权与垄断赋予中国经济超强的掠夺性;民营企业多而分散、贡献大却总是处于弱势地位;政府代替市场配置经济资源,经营效率总体偏低;粗放发展、掠夺开发,导致环境污染、血泪工厂、制假造假,精神文明每况愈下;权钱交易、官商勾结、腐败盛行,人权和法制被漠视,社会走向两极分裂。在这样的环境下,指望中国股市蓝天白云、阳光灿烂,恐怕也是很不现实的。

  与经济的“野蛮增长”相匹配,从我国股市的顶层设计来看,一开始就是融资服务当先,做大规模一直被视为治理者的大目标和大业绩。“在发展中解决问题”,成为所有问题被拖延的借口。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这一国际资本市场的通行原则,在前前后后的现实利益诱惑面前被长期虚化。利益中人纷纷向资本和利益靠拢,一个无形的保护伞对特殊阶层形成了巨大的庇护,持续地恶化着中国资本市场的文化根基。畸形的机制与堕落的文化倒是成就了无数“富贵神仙”——他们算是能人,或许错只在规则及执行层面。总之,中国股市一再把人变成鬼,同时把鬼变成了神。十年来,中国资本市场实际上变成了广大股民和中产阶层的绞肉机。资本市场不同参与者之间的利益失衡,这种严重不和谐,可谓旷世无双!

  发行人和为发行服务的机构,在源头上决定着这个市场的质量。如果他们一再往里灌脏水、倒垃圾,整个市场怎么可能不臭气熏天呢?很可恶的是,他们还经常联手把这些脏水加热到极高的温度后才排放下去。如此不堪的局面维持了这么多年,却没见什么人为此付出足够的代价,而发行制度也一再“新瓶装旧酒”地延续着。要从源头上治理这一弊端,建议监管部门立即着手改变发行人权责不均衡的不合理现实,推出“发行人对发行价的联合维护制度”(见本人早期文章),以实实在在的经济责任,让掠夺者从此有所收敛。

  上市公司是股市的基本单位,但我国上市公司的质量长期偏差,这是股市不给力的重要原因。堵住上市公司与大股东之间的利益输送是正途,否则好处永远是大股东的,亏损却多是中小股东来承受。高价上市的早晚要价值回归,这对二级市场投资者意味着财富毁灭。造假上市的不久更会原形毕露,不爆巨亏就阿弥陀佛;做得好的也会悄悄休养生息一两年才能恢复元气。又如何期待他们的精彩回报呢?大部分上市公司是“铁公鸡”,现在要求他们分红,但前提是有“红”可分才行。中国的国企们很少向国民分红,上市公司不为股民分红,不过是一脉相承的逻辑。上不了他们“台面”的局外人,只能看个热闹儿、闻闻味儿而已。由此来看,上市公司整体质量改观,不会那么简单。

  券商曾经被拯救,现在却被善意的监管越来越紧地束缚了手脚,缺乏成长活力和创新机能的机构们,只能在证券、基金、期货、直投公司数量都过多的大背景下恶性竞争,结果是谁都不怎么挣钱、谁都没多少更优质的服务、谁都不能快速长大,只有选择更低廉的服务价格和不得不向各路资本的过分要求而低头的被动发展模式。加之二级市场连年的收益惨淡以及少数机构的违法违规操作,更是让投资者难以信赖,更快的发展和发挥作用就成为无米之炊。截止今年11月底,109家证券公司总资产1.65万亿元,净资产6240亿元,净资本4633亿元,1-11月累计实现净利润仅343亿元。相对股市流通市值的快速扩容,券商等中介机构目前的总规模实在是太小了,发展实在太慢了!

  说到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只能用爱恨交加来形容——既要“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又觉很多人真真是自作自受。在这个市场从上到下都烂得一塌糊涂的时候,为啥要在高位一厢情愿地舍身相投呢?何况,经常做些助纣为孽的事情!——首推新股发行的高价认购,其次是靠所谓内幕消息的盲目炒作,还有追涨杀跌的非理性短线交易。

  不得不承认,除了股民的亏损简直令人难以容忍之外,快速发展的中国股市还是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壮大做出了不可模拟灭的历史贡献。未来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是股市的发展质量和稳定性问题。我国股市大起大落的不稳定性,与资本市场的参与者结构有关,具有官方背景的机构投资者严重不足是重要原因。过去人们曾寄希望于证券投资基金,但在一个官本位、公本位和信托责任缺失的社会里,散户信托基金已经很难显著发挥稳定市场作用。需要更多诸如社保基金、养老基金、企业年金、住房公积金等官方或半官方资金和社会机构的参与,才能彻底提升股市地位并促进其长期稳定发展。事实证明,单单是个人资金的分散或集中投资,不解决中国股市的稳定和信心问题。

  改革从未停歇,效果有待观察。虽然越到后期难度越大,但股市发展的大方向总归会好起来的。从目前看,2100多点的股市,还能有多少下跌空间?即便再跌,也能熬出来。

  最后引用冯仑的那句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作为新兴国家的股市,走向规范和稳定不可能一蹴而就。股市再怎么好,也还是贪婪与恐惧的交织混杂,是阳光与罪恶激烈搏杀的场所,所以,风险意识必不能少。也期待大家未来都能用阳光化的规则去战胜市场、获取财富、和谐生活,期待中国股市能为更多百姓提供一些财产性收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点击头像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丁圣元

银河证券衍生品部总经理

曹卫东

联讯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石劲涌

大同证券研究所所长

石天方

信达证券策略分析师

王万银

联讯证券上海营业部策略分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热点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