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吴长江:雷士照明,我又回来了!

2012-09-09 15:02:05 证券市场红周刊  张宇

  风雨飘摇之际,雷士照明(2222.HK)2012年中报出炉——“上半年其收入、毛利润、净利润分别为2.56亿美元、5757万美元、646.8万美元,同比下降了4.1%、18.1%和83.7%。”个中重要原因,除了宏观经济下滑对企业带来的影响外,公司针对与创始人、前董事长兼CEO吴长江有关联的人士应收和预付款全额计提坏账准备,使得公司管理费用激增。

  预期中的吴长江重归雷士董事会这件事,虽然中报只字未提,但9月4日深夜,雷士照明在香港联交所披露,公司董事会成立“临时运营委员会”以管理公司日常运营,拥有雷士创始人、前董事长等身份的吴长江出任“临时运营委员会负责人”一职,这是雷士照明风波持续近4个月以来,董事会首次任命吴长江为公司管理者,但5月25日开始的这场“雷士逼宫大戏”却远未落幕,创投阎焱与创始人吴长江之间的较量仍胜负未定。目前,雷士董事会只有5名董事,空缺情况严重,各方都在为增补董事进行着博弈。

  股东内讧

  逼宫大戏是从今年5月25日,以雷士创始人吴长江的辞职为导火索。这导致雷士照明股价大跌,IPO当初150亿的市值如今跌到了50亿。6月初,吴长江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股价大跌是由于他孖展(Margin)被券商强行平仓还钱,他本来想通过保证金交易增持雷士照明更多股份。虽然上市前,他对风险资本的好感溢于言表,也不在乎失去控股权,并于2006年引入了软银投资(SB Asia Investment Fund II L.P,后改为软银赛富),2008年又引入高盛亚洲入公司董事会,但如此举措已导致其在雷士董事会的话语权减弱,持股降至15.67%,次于软银亚洲信息基础基金的18.33%,在如今,吴长江有些后悔了,想重新夺回“第一大股东”交椅。

  “没有只投钱不要权的资本。”吴长江2010年参加创业家论坛时说。但是这次他遇到的是强大对手——“VC教父”阎焱。吴长江和阎焱都是学飞机制造出身,同样也都是强人,只不过一个去了美国成为了风险投资家,一个来了深圳成为了成功的企业家。当“两强”发生交集时,问题来了!创始人与创投人之间的矛盾在上市蜜月期之后不断爆发,这是中国特色的公司治理——究竟企业的“方向盘”应该由谁掌控?阎焱和吴长江勾心斗角。

  阎焱投资过盛大网络、完美时空等明星项目,而雷士照明也是他的得意之作。吴长江原本以为只要每年保持50%~60%的增长,阎焱这些风险资本就没啥可说的,但是,阎焱却认为吴长江的管理方式太过于草莽,不符合上市公司的治理,比如,吴长江董事长兼CEO一肩挑。矛盾一触即发,在雷士公告称“创始人吴长江由于个人原因”辞去董事长、执行董事和CEO等职务,退出雷士董事会后,坊间开始流传吴长江被重庆方面调查的说法,而且将吴的去职归咎于吴长江与阎焱的个人恩怨。这不能怨媒体多嘴,离职后,担任雷士照明董事长的阎焱在微博上与吴长江隔空互掐,阎焱批评吴长江很“草莽英雄”,而匿名举报信则称“阎焱操纵雷士股价。”阎焱说“雷士董事会并没有对吴长江关上门”,吴长江声称自己是被驱逐的……

  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闹内讧,高盛等金融资本纷纷回避。8月29日,又有一名独立非执行董事请辞,而次前高盛亚洲的许明茵也已辞职,雷士照明董事会董事人数从今年初的9人锐减到5人。这场闹剧已波及到了雷士公司的员工和中层,甚至是供货商和经销商,这些昔日“挺吴派”纷纷罢工、辞职向公司董事会逼宫——让施耐德滚出雷士,让吴总回来。

  草莽英雄

  这种罢工、罢市在雷士并不奇怪。早在吴长江2005年首次被其他两位股东喊“下课”时,就是以此种办法实现大翻盘的。这次“吴总被驱逐”,员工们认为是施耐德故技重施,要整死雷士照明,是公司董事会与施耐德串通一气逼走吴总的,这使得他们利益受损。上市初期他们增持的雷士股票已跌得稀里哗啦,要命的是,他们还用这些股票向国泰君安融资抵押再次增持,杠杆令这项投资充满了危险,现在国泰君安要求这些雷士员工还钱,但钱从哪里来?

  他们把气都撒在新管理层身上,第三大股东施耐德派在雷士的董事张开鹏成了众矢之的,在吴长江辞职后,他和阎焱分别接任了CEO和董事长之职。尽管倒戈风声紧,但作为外资股东的张开鹏和施耐德在董事会中却稳如磐石,阎焱把雷士照明的错都算在了吴长江头上,“中国的民营企业为什么做不大,与企业的制度化、透明化管理关系极大。雷士这几年发展顺风顺水,此次的经历应该是成长之痛”。阎焱的微博说,“相信吴总本人也会汲取教训,完成草莽英雄向成熟、自律的现代企业管理人的转变。”阎焱反对他见媒体,反对他写微博,自己反倒是见了媒体,写了微博,吴长江都没有如此生气,在看到阎焱称他为草莽英雄后,吴长江在沉默中爆发了——他“在批评我,攻击我”。

  对于中国民营企业家来说,成功者多少带点绿林草莽的“匪气”。吴长江当初从一个保安干到上市公司董事长,如果不狂、不匪,很难想象能够成就今日之伟业。1994年,他拿着打工赚来的1.5万元,从番禺灯具工厂辞职下海,追求他从陕西打破铁饭碗来深圳闯荡的“老板梦”。首次创业“第一桶金”赚了20多万元,不过,最后因与其他老板产生分歧,只身离开。1998年是吴氏兄弟最难忘的一年,吴长江和其弟吴长勇在惠州自创品牌,开拓国内市场。1999年,雷士公司销售收入2700万元,2000年达到6000万元,雷士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企业。为了尽快推动雷士发展,吴长江引入了两位重庆籍老同学股东,但在企业步上正轨时却与他闹起了内讧,左右为难的吴长江只得将吴长勇“踢”出雷士。

  然而,这并未平息股东间对于分红还是继续渠道投入的分歧,过度分红使得雷士照明遭遇了资金链危机,“每个月5分的高利贷都借过。”想继续投入的吴长江那时候鸭梨山大。但分歧却继续潜滋暗长,最后,吴长江不得不签订协议拿钱走人。然而,事情有了戏剧性的变化,刚离开惠州,他就被雷士照明全国200多位供应商和经销商“请”了回去,全票请他留下,而另外两名股东只好拿着吴长江借来的1.6亿元退出。由供应链和渠道策反决定企业高层的去留,雷士恐怕史无前例。

  这是吴长江创业雷士照明以来首度被“下课”又复课。

  长江回归?

  但今年这第二次下课,他是否仍能那么幸运地重新回归呢?这次他的对手可是“精明的”、“一旦决定非常难改变”的国际风险资本。这次供应商和经销商前度刘郎今再来,但是效果已经是大打折扣,即使加上员工流失超过50%,中层流失超过30%,董事会却打起了“太极”,一方面声称,董事会大门并未对吴长江关闭,另一方面安抚军心。如今,辞职的公司高管杨文彪、徐风云等都回到了公司上班,死保年初80%的销售目标,而杨文彪还是伤腿“打着石膏就已经开始跑市场了”。而内讧当初,他们都转发了吴长江的微博以力挺。

  “雷士照明的问题可能没有你们想象得那样严重。我现在发现,人能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慢慢改正,不要把人一棒子打死。”阎焱在8月底出席一个论坛时,对吴长江的态度明显缓和了不少,但是阎焱给吴长江开出了3个条件,即:“一是必须跟董事会和股东解释清楚被调查的事件;二是处理好上市公司监管规则下不允许的关联交易;三是必须严格遵守董事会决议。”吴长江在没有知会董事会的情况下,私自把雷士照明总部从惠州搬到了老家重庆,这让阎焱大为光火,特别是重庆市政府奖励的2000万元和一块优惠地皮竟然进了吴长江妻子吴恋曾经直接掌控的香港公司里。让阎焱恼火的还不止是这些,而是吴长江影子公司与雷士大量的关联交易,这是香港证监会监控的重点。

  “今年以来,有员工反映他很少到公司去了,我们知道他当时自己投资了矿山、投资了地、投资了加拿大(一家创业板上市公司)。我们还听到很多传闻说,他在澳门赌博欠了很多很多钱。”阎焱说董事会对吴长江非常担忧。此外,吴长江还有10多家“私人公司”,这些公司分布于雷士照明业务体系的各个环节,如吴长江岳母陈敏持股40.93%、36.3%、48%的圣地爱司、重庆恩林和山东雷士通过“商标授权”方式生产销售雷士产品,并将销售额3%作为商标许可费支付给雷士照明,而他岳父吴宪明持股49.67%的重庆恩纬西则为雷士提供“贴牌生产”服务……而其他雷士照明的多位现任高管,比如雷士电工事业部总经理熊大勇、户外事业部总经理刘翔等,也纷纷在吴长江的私人公司任职,这些影子公司通过与雷士照明的关联交易迅速膨胀,成为吴长江与董事会谈判桌上的筹码。

  不过,这次新董事会没有束手待毙,而是以静制动拖住了反水的经销商、供应商以及雷士员工。毕竟“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说白了,大家要的都是利益。8月底,传言吴长江和阎焱已经在资深前辈安排下坐在饭桌前共餐,暗示其将回归,如今,这种传言被吴长江的正式回归证实,不过,面对雷士照明的业绩惨淡,吴长江还能像以前那样一手去掌控吗?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今日的雷士已经不是昨日那个初创的雷士了,在创业企业发展过程中,创始人与风险投资的位置该如何摆正?前有国美黄光裕,今有雷士吴长江,股权争斗的结果会不会有所不同呢?

  

(责任编辑:马郡 HN02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