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改革者郭树清

2012-10-28 14:47:41 证券市场红周刊  张宇

  《红周刊(博客,微博)》作者 张宇

  来证监会才短短一年,郭树清的曝光率已远远超过了前任主席尚福林。这是一位忙碌的主席:强制上市公司分红、IPO改革、完善退市制度、向内幕交易开战……尽管郭树清大刀阔斧地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但是却依然饱受各方争议,在一些人看来,郭氏改革是表面功夫、花架子,还因为在他任初上证指数为2470点,而如今一年即将过去,密集新政推动下的股市却一蹶不振。

  忙人郭树清

  2011年10月底郭树清的到来,彻底地打乱了证监会的办公节奏,在位于北京金融街富凯大厦的证监会大楼里,夜晚灯火通明是常有的事情,为了赶上新主席的节奏,工作人员不得不频繁加班。“平均四天出台一项新政”,外界对现在的证监会如此印象。郭树清是第六任中国证监会主席,他与前任尚福林都是由银行系统空降到证监会的,尚主席在任期间推出了股权分置改革,在股权分置改革等多重因素推动下,A股在2005年至2007年间走出了一轮波澜壮阔的大牛市。

  此次郭主席履新则是在市场熊气冲天、A股“圈钱市”骂名不断的背景下走马上任的。所以在上任之初,他便挥剑直捣A股顽疾——点燃了强制上市公司分红的影响力“第一把火”。“近三年上市公司分红状况,特别是现金分红的稳定性、回报率都有较大改进,证监会拟进一步采取措施提升上市公司对股东的回报。”中国证监会有关负责人2011年11月9日表示,并要求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就要细化分红政策和回报规划。这把剑深深地刺痛了某些上市公司的心,长期以来,股市约有半数“铁公鸡”喜欢融资却懒于分红。

  祭出第一招后,市场各方反应褒贬不一,郭树清紧接着再出新招。今年4月初他力推新股发行制度改革,剑指“高市盈率、高价、高超募”等IPO弊病,掀起了一轮郭氏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龙卷风。这场改革重点有6个方面,即个人可以参与新股询价,大幅提高了网下配售比例,甚至允许存量发行,取消了网下配售股3个月的限售解禁期,而这一切的一切,意图都在于增加新股供应,降低市场筹码的成本。其实,早在2011年10月底的时候,郭树清就曾经在一个内部场合上发出了惊天一问:“IPO不审行不行?”这或许是他设想的IPO从保荐制向注册制转变的萌芽,但这也吓坏了众多投资者——即便是有官方把关还有那么多公司勇于前赴后继地造假,如果改为注册制则市场岂不是乱作一团?

  改革阻力重重!但郭树清没有轻易地言败。此后,他的改革力度越来越疾风暴雨,接二连三地出台了创业板退市制度、新三板扩容、主板退市制度、私募债等制度层面的改革,并将借壳上市监管提高至IPO标准,还组团向QFII推介中国资本市场,降低交易手续费,并大张旗鼓地鼓励券商创新……在2011年底的第九届中小企业融资论坛上,他甚至还劝老人和穷人不要参与股市炒作,而且随后还有点可爱地以股评家的语气力挺:“蓝筹股有罕见投资价值!”

  但是这些口号式的“力挺”也好,苦心孤诣的改革也罢,都未能唤醒A股久违的牛蹄。反观海外市场,美欧一些成熟国家股市,比如道指、纳指却早已创出阶段新高,轻舟已过万重山。所以有人指责说,郭树清只是一介书生,只会纸上谈兵。

  书生郭树清

  郭树清的确是高材生,他22岁考入南开大学哲学系,1982年大学毕业后放弃哲学,转而考取了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硕士。后来跟其他著名知识分子一样,读博士,去海外留洋,然后进入机关……所不同的是,据其同学称,郭树清比凡人勤奋数倍,这为他日后出人头地提供了机会:1985年他以社科院博士生的身份参加了对中国经济改革有深远影响的“巴山轮”会议,尔后他发表了300多篇有关宏观经济学、比较经济体制的学术论文,曾经在1988年和1992年两度获得孙冶方奖,这是中国经济学界的“诺贝尔”。

  从哲学的角度讲,任何事情都充满了路径依赖。郭树清自然也概莫能外,他是一位充满着理想的学者型官员,一有机会便忍不住地想要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这本来是无可厚非。在当建设银行行长时,他提倡放开资本管制,认为若不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则中国将永远处于被动;他对金融业维持持续高成长表示怀疑,“现实经济中没有哪个行业可以达到持续三年的两位数收益,凭什么金融业就可以做到?”更值得一提的是,当年他是在张恩照因受贿被“双规”后临危受命,用了7个月再造建行,并使之成功IPO。

  当然,书生也有发飙的时候,去年12月1日证监会宣布解聘吴建敏,这是证监会首次解聘审核委员。吴建敏是证监会第三届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委员,因为违规持有参与审核的股票而遭解聘。同日,郭树清指出,将对内幕交易和证券期货犯罪零容忍,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小偷从菜市场上偷一棵白菜,人们都会义愤填膺,但是若有人把手伸进成千上万股民的钱包,却常常不会引发人们的重视。这就是内幕交易实质,也是防范和打击这种犯罪活动的困难所在。”郭树清著名的“偷白菜论”赢得了市场的热烈掌声。

  据某证券媒体粗略统计,郭树清主席上任一年来,查处了操纵百余账户的广东中恒信“抢帽子”案等共计42起内幕交易案,创出历年来证监会案件数新高。“郭树清以前在金融市场拥有丰富的理论和经验,或将会成为A股市场宝贵的资源,会推动一些长期存在的弊病的解决。”2011年底,江浙某私募基金投资总监对《红周刊》说,他对郭树清式改革带来的行情非常期待。可是一年过去了,结果呢?大盘反而下跌了300余点,甚至于今年9月还一度击穿了2000点大关。

  郭树清真的是失败了吗?

  败将郭树清?

  从今年初号召投资者买蓝筹股,认为沪深300静态市盈率不足13倍、动态仅有11.2倍,已经凸显了罕见投资价值,到规劝穷人不要买股票,郭树清不断地被讥讽、被质疑、被口诛笔伐。甚至有人武断地说,郭氏新政现在已经彻底失败了。

  典型案例如人民网(603000,股吧)(603000),这个具有强烈官方背景的网站上市发行市盈率高达52倍,首日暴涨了74%,次日则是继续涨停,这是对郭树清推行的新股发行制度改革完全是个天大的讥讽。还有近来被人为压低首发价格的洛阳钼业(603993),相比3元/股的发行价暴涨了221%,创下年内新股吉尼斯纪录。难道说越遏制越爆炒?这时候行内“砖家”说话了,“郭主席的新政都是细枝末节的修正,不仅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深层次问题,反而带来了太多行政管制成分”。而对于他力推的退市制度,投资者普遍认为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花架子工程,因为很多公司F10里藏着官二代或者富二代穿着马甲的PE公司,所以,仅凭借郭主席一己之力岂能有大的作为?

  一直以来,A股市场水太深、水太浑了。而且当初设立股市的目的就是要“圈钱”,要为国有企业改革解困,所以要想改变多年来的“重融资、轻回报”绝非一朝一夕之功。郭树清努力地想让制度的阳光照进这汪浑水,初衷是好的,但是结果却是连退市方案也沦为“花瓶”。当然,这不能单怨郭主席,或许是投资者的期望也有点太高了。

  面对越改革越下跌的股市,郭主席也使尽了浑身招数,在2011年底的《财经》(博客,微博)年会上他放言,“地方社保基金、养老保险全国大概有两万亿元余额,组织起来,设立一个专门投资机构和委托一个机构来做,这个效果对市场大有好处”。资本市场上的“大佬”——全国社保基金马上力挺,“地方养老金如果收上来,有一部分用来买股票还是可以的。第一,保值增值了,第二,增加了资本市场的机构对我们的鼓励”。可就在市场意淫股市马上将因养老金入市而高涨时,运作已久的广东地方社保委托全国社保理财事宜却迟迟未果。

  直到今年3月19日,广东省社保那1000亿养老金才正式委托,但是市场却继续着下跌之旅。而与此同时,救命钱投资股市也引发了一场学界和业界的空前大讨论,于是,后续养老金入市也没有了下文。上任100天之内,频频提出长线资金入市的郭树清又瞄上了QFII(境外合格机构投资者),证监会今年初放开了QFII的额度,而近期上交所、深交所和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分别组团远赴美国、加拿大、欧洲、韩国和日本向境外养老金进行路演,推介中国的资本市场和QFII制度。

  但是,功课该做的都做了,A股市场还是沉寂得如一潭死水,沪市成交量不足600亿元,换手率也极为萎靡。如果我们仅以指数来论英雄成败,则郭树清在任期内的首年,那是叫失败了。但是股市有其自身运行规律,在中国经济季度增速每况愈下、上市公司盈利节节下滑、货币流动性步步收紧的背景下,即使换了谁当证监会主席,A股也都还是没戏。虽然郭树清以改革者的姿态,为自己挣得了不少骂名,但是改革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改革不一定能成功,但不改革却是死路一条。

(责任编辑:王钠 HN02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