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市场 个股 主力 新股 港股 研报 风险板
全球 公司 P2P 行业 券商 美股 新三板
行情中心 主力控盘 大宗交易 龙虎榜单 内部交易 公告 提示
资金流向 机构持仓 融资融券 转 融 通 公司资料 财报 分红
培训 股吧
直播 论坛
炒股大赛 证券开户
股票APP 投顾 产业链

段亚林:证券法对证券定义过于狭窄 有碍创新

  • 字号
2012年12月06日18:18 来源:和讯股票 

东海证券副总裁 段亚林

  和讯股票消息 由和讯网主办、和讯股票频道承办的“第十届中国财经风云榜——证券市场高峰论坛暨证券行业颁奖典礼”于2012年12月6日14:00在上海举行,本次高峰论坛的主题为“探寻突围的力量”。论坛特别邀请了证券交易所领导、金融机构首席经济学家、券商及上市公司高管等众多业内专家和人士,共同探寻转型期中国资本市场突围的内生力量。

  在本次论坛中,东海证券副总裁段亚林指出,证券法当中关于证券的定义非常狭窄,法律上认定合法的证券只有股票、公司债券、基金、国务院认定的其他证券,实际上只有三种合法,国务院没批的就是非法集资。对比美国等成熟市场来看,只要是对不特定人群销售的也可称为证券。证券法定义的狭窄让券商做创新并不容易,很多产品搞的非常的痛苦,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以下为段亚林演讲实录:

  谢谢胡总,我是09年年底才到证券公司这个圈子。以前我在交易所,和胡老师一样,我在深交所干了9年,以前主要是管创新业务这一块。像权证、债券的这些业务,以及可转债类的产品,那个时候基本上都是我牵头来做。到了券商之后,换一个角度看问题。我自己的体会,在券商做创新确实不容易。中国的产品创新,之所以停滞不前,我觉得当然胡老师也说了很多,我也都非常的赞同。我觉得要从基本的法律框架给予解决。这样我们券商创新空间才大。我们首先看看证券法当中关于证券的定义,实际上我们的定义是非常狭窄的。我们法律上合法的证券就是股票、公司债券、基金、国务院认定的其他证券。实际上明确来说就是三种合法的,其他的国务院来批,没批就是非法集资,就要干掉。这是为什么,我们很多产品搞的非常的痛苦。比如说权证很早会里就指出两个交易所来做,这个当中折腾很多。我们再看看美国和发达国家的市场,他们对证券的定义是 非常多的。以中文翻译来看,他们以325个字来定义什么是证券,大类是37种,它的定义非常的宽泛,有很多我们认为不是证券的东西,他都认为系证券。甚至说果园的收益权如果说对不特定人群销售的话,也是证券。他可以合法做的证券是非常宽广的。日本当时也是修改了两次证券交易法。日本是92年开始讨论他的审核制转向注册制,从那个时候开始,连续修改了两次证券交易法,把证券的定义放大到18大类。我们就是简单的三种,其他的都是非法集资。你要想搞的话,至少证监会主席办公会你要过的,在不济也得国务院哪一个秘书长要签个字才可以干。这是为什么我们创新非常的痛苦,这是一个重要的原因。我觉得证券法必须要修改,否则的话,券商合法创新的空间非常有限。像我们当时也讨论过红筹股的回归,我记得在座很多人还记得,很多券商也跑到交易所和我们探讨,包括中兴、广发都来过,做了很多方案,最后都是不了了之的。因为只要是新的品种,领导要考虑很多,他没有收益的,但是出了事他的风险又很多,所以为什么他那么慎重,因为他的收益和风险是不对称的。

  我觉得我们可以把发达国家包括进去的,很成熟的产品都包括进去。有什么不能包括进去的呢?人家已经搞了好几十年了。第二,我觉得要消灭试点,试点是一个很坏的制度。我们搞一个什么东西,首先是试点,找几个公司来来,我们先内部开个座谈会,千万不要张扬,我也不告诉其他的券商,你先交了方案你悄悄先做。这个东西往往就是爆炒的根源。比如说权证,当初我们先从股改权证开始搞的,韩国交易所到我们深交所来交流,他说韩国我们也开始搞权证,他们的起步和我们国内的差不多,当时他跟我说发了7-8支,我们那个时候前面也只发了三四支,我说我们的起步差不多。后来他问了一下我们的审核制度,他说你们这个市场肯定做不大,而且还会出问题。后来爆炒果然来了,因为你这么小的量,你是无法抑制市场投机热情的。后来德国那边告诉我们,他们那边的权证数量是以万计的,韩国现在也有好几千。后来我们也只是弄了二三十支,后来陆续退市了,因为炒作的太厉害了,严重的偏离了他的价值。这个产品是很常规的产品,就应该放开搞,这样市场供求才可以均衡。

  再比如分离交易可转债,这是非常好的产品,市场需求非常大。后来也是因为炒作太厉害给干掉了。隔了这么多年,还有很多上市公司老总问我,这个东西能不能干,他们觉得这个很好,可以降低他们的融资利率。我觉得看准了就要摊开做。不要搞什么试点。不要搞什么创新类券商。

  另外是组织架构要有一个变动,我觉得像类似于重组委这些是可以改革的。我不敢说是不是有必要慢慢淡化他的功能,并购重组为什么要人家拼呢?难道他比上市公司更懂业务吗?不可能的。我自己做过第一第二届的重组委员,我和那些公司交流的时候,当然我们也能看出一些问题,毕竟以专家的角度来做这个事,但是对效率损失的更大。再比如说创新委,我觉得现在把机构部的功能弱化,慢慢转到协会那边,协会有点像第二机构部。这一块创新的论证本身应该是一个可选项。你券商可以邀请协会给你把关,但是不要作为一个必选想。我想搞了这么一段之后,现在真正创新的品种出来还是不多。因为这个风险本身不是他们承担,但是他掌握了你的出生与否的大权,出生证是他发的,但是以后养不是他养的,养大了之后你也不给他养老,他也没有任何的收益,这个效率是非常低下的。创新更是如此,我就是建议应该是一个可选项。不要变成了第二机构部。协会应该是给券商服务的。

  具体到产品的话,我们目前没有所谓的创新不创新,我们所做的都是境外市场已经做了至少是十年以上的东西,甚至是几十年,有的上百年的业务。我想这些更好的应该是复制境外成熟的产品。这一块,银行间市场比我们交易所市场要做的好。因为我也长期做固定收益的业务,两边市场我都在做。像我们交易所市场出了327国债事件之后,债券基本上变成了只有现券这样一个东西。而且公司债发行量非常小。到前几年,实际上跌到了整个市场的1%多一点这样一个量。在银行间市场,他是放的比较快的,在产品创新这一块做的是比较到位的。我想我们应该和协会多沟通多交流。比如说债券,他们的债券衍生交易,利率互换这些都是现在做的市场比较大的。利率互换也是做了好几万亿了。还有债券预 发行这些。我们交易所市场应该更加开放市场,要从体制和机制上彻底放开。不然的话,我看到《财经》(博客,微博)上一期有一句话我很有感触,说我们交易所市场现在是一个很健康的侏儒,也没灾没病,也活着,也能蹦也能跳,但是就是长不大。我们也不希望是这样的洁具,虽然说管的没病没灾,但是就是一个侏儒。我就讲到这里。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 精彩专题图鉴
  • 网上投洽会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