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银行股业绩与估值的博弈

2012-12-31 11:53:52 证券市场周刊  李畅

  银行股既是A股市场的宠儿又是弃儿,上市银行高增长的净利润始终无法反映到银行股的估值上。面对银行业绩的高速增长,市场口诛笔伐,监管层严防泡沫;面对银行的风险资产,市场无比惊恐,监管层小心谨慎。

  一边是银行业盈利增速继续保持高增长,一边是银行股的估值跌入谷底。

  受经济下滑和降息的双重影响,2012年三季度上市银行净利润同比增速降至20%以下。然而,相比沪深两市2493家上市公司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2.6%而言,银行业的盈利增速仍保持明显优势:三季报显示,16家上市银行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同比平均增速为17.44%,其中,华夏银行(600015,股吧)(600015.SH)以40.41%的同比增速排名第一,而排名垫底的中国银行(601988.SH,03988.HK)也实现了10.45%的同比增速。

  但上市银行的盈利高增长却并没有反映在A股市场上。根据WIND统计,截至2012年11月30日,2012年以来上证综指跌幅达10.48%,同期中信银行指数跌幅4.30%,相对大盘而言,银行板块一季度和四季度跑赢大盘,而二季度和三季度不及大盘走势;从各板块比较来看,银行板块表现仅处于中游水平,没有明显优势。

  银行板块在A股市场上的萎靡不振主要是由于其估值的持续下滑。截至2012年11月30日,银行板块平均PE仅为4.88倍,为全球股市最低水平;平均PB不到1倍,共有10家上市银行股价跌破净资产,其中,平安银行(000001,股吧)(000001.SZ)PB仅有0.80倍,而尚未“破净”的其他6家上市银行的PB也在1倍边缘徘徊,均逼近“破净”红线。银行股估值水平的直线下降,是银行板块下跌的主要原因。在银行业业绩保持高速增长的背景下,到底是什么因素使得投资者对银行股如此悲观?

  市场担心不良贷款

  普遍认为,银行股容易受到市场恐慌的影响,每当利空来袭,银行股往往遭到大规模抛售。而市场的恐慌源自对商业银行贷款质量的担心。

  2012年最令投资者揪心的是银行不良贷款的增加,贷款风险敞口的扩大对银行盈利能力的侵蚀作用,严重削弱了投资者对银行股的信心。的确,2012年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双双骤升,使银行的资产质量承受了不小的压力。

  资产质量的压力主要来自江浙沪地区。由于全球经济再度探底,以出口加工贸易为主的当地企业经营紧张,这也使得银行业在长三角地区的不良贷款率广受关注。2012年以来,建设银行(601939.SH,00939.HK)、中国银行、浦发银行(600000,股吧)(600000.SH)、平安银行等均被曝出在长三角地区的不良贷款问题较严重,尤其是多家银行卷入“僵尸企业”巨额坏账疑云,更令银行业真实的资产质量状况和风险控制能力受到舆论的口诛笔伐,投资者对银行业资产质量的信心跌到谷底。

  尽管银行的不良贷款不时被曝出,但在监管层和银行自身来看,总体资产风险仍可控。银监会主席尚福林表示,对于中国银行业来说,地方融资平台风险和房地产贷款风险整体上可控,不会出现大面积违约情况。

  面对市场的质疑,多家位于长三角地区分行负责信贷风险的工作人员同告诉记者,真实的资产质量并没有市场想象的那般严重。交通银行(601328.SH,03328.HK)一位负责人表示,该行向可能面临经营困难的出口型企业的贷款总额仅为400多万元,占总贷款余额不足2%,而其中大多数企业均有足额担保作为还款保障;而中国银行长三角地区某分行的一位负责风险控制的官员同样保证,该行在长三角地区不良贷款生成率已经平稳。

  从不良贷款数据来看,2012年上市银行不良贷款更多呈现出温和反弹。截至2012年9月30日,上市银行不良贷款余额3780亿元,较年初增加183亿元;平均不良贷款率0.78%,较年初略增2BP,目前并没有出现不良贷款风险大规模爆发的情况。

  由此可见,如果仅停留在对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的担心,市场并没有理由过度低估银行股。如果资产质量的风险不足以压低银行股估值,谁又是压垮银行股估值的最后一根稻草呢?

  监管担忧如何管

  从2011年年末“利润高的都不好意思公布”,再到2012年银行不良贷款和理财产品风险显现,商业银行内部风险的上升,绷紧了监管层的神经。

  事实上,银行业的风险不仅仅局限于不良贷款。银行本身就是经营风险的行业,其主要依靠监管要求约束自身行为,即银行既需要充分利用杠杆为股东创造价值,又需要精确地按照监管层要求测度自身承担的风险。而在2012年金融市场改革不断深化的浪潮中,各种金融衍生品和复杂的金融业务关联性不断提高,银行业面临更加多变的风险形态的挑战,这也要求监管层必须跟上银行风险变化的节奏。

  而监管的滞后已经给风险的形成留有余地。随着金融创新的深入,经济资本和监管资本之间的背离程度越来越大。一般意义上,经济资本指用于承担业务风险或购买外来收益的股东投资总额,如果没有购买外来收益情况,经济资本和风险资本的差别可以忽略,而监管资本由于其资本计算简单,风险敏感性相对较弱,已经无法细致地反映不同风险水平差异的资产对资本要求的差异。

  经济资本与监管资本背离程度的加大,使得商业银行监管套利的动机和行为也随之扩大。2012年,商业银行大量表内加权风险资产,利用承兑汇票、保函、信用证、贷款承诺、信用卡未用额度等形式被转移到表外,以规避或绕开监管,其投机目的已然代替了风险规避的目的。尽管加权风险资产从表内腾挪到了表外,但就像“影子银行”理财产品资金池一样,风险并没有被转移出去,而是在银行系统内部累积。

  针对不断上升的银行业风险,监管层2012年动作频频。从年初开始,监管层便开始采取一系列措施防止银行业风险蔓延。从整治银行业中间业务乱收费,再到指导银行资本工具金融创新,监管层可谓考虑周到。尽管监管层出台的措施不少,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把握监管的力度。

  监管层并不愿把银行管得太紧。2012年前三季度市场的一个普遍反映就是贷款难,随着信贷审核越来越严,普通企业难以像过去一样轻松从银行贷到款。招商银行(600036.SH,03968.HK)行长马蔚华认为,尽管中国资本市场整体流动性过多,但其实金融体系内的流动性并不充足,由于金融脱媒,商业银行存款增长大幅放缓,不少资金分流进入到证券和基金等行业,受存贷比影响,银行表内可发放的贷款额并不多,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银行贷款发放的意愿。间接融资市场疲弱,导致直接融资市场异常活跃,资金饥渴的企业绕过银行直接向民间借贷,但有限的民间市场无法满足企业的资金需求,企业资金紧缺直接影响到经济复苏的速度。

  而商业银行表外业务能够解决上述问题,同业代付业务在2012年一二季度之所以能够快速发展,其中既有商业银行监管套利的考虑,也有市场竞争的结果。多位分析师表示,同业代付规模的扩大对于商业银行的贷款、存款以及存贷比都起到促进作用,一定程度上,开展同业代付能够使商业银行规避贷款规模的限制,从表外增加市场的流动性,促进整个经济实体的复苏。

  但是,面对同业代付激增可能带来的银行表外信贷风险,监管层不能坐视不管。2012年8月,银监会下发《关于规范同业代付业务管理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同业代付贷款余额纳入银行资产负债表,旨在规范和压缩2012年以来快速膨胀的同业代付业务。2012年三季报显示,上市银行同业资产环比下降4.9%,个别银行同业资产规模环比收缩幅度甚至超过20%,在过去两年同业资产井喷式扩张后,“去同业化”趋势将无法避免。

  但是,监管标准的提升必然带来银行股股价的阵痛。《通知》的出台,被认为将直接压低银行股的短期估值。高华证券认为,同业代付业务是商业银行在信贷额度和存款比允许的范畴之外得以提供增加信贷规模,以提升M2的关键渠道。新规的实施,银行开展同业代付业务规模下降,将给2012下半年M2增长带来拖累。而市场的流动性充足与否对银行股的估值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通常,流动性趋紧会导致市场间借贷成本上升,即投资的风险溢价将显著提高,而在预期收益率不变时,市场不会冒险大幅买入银行股。因此,流动性的收紧对银行股股价有明显的制约。

  从2012年8月底到9月底一个月里,中信银行指数从2886.54点跌至2706.89,创下近3年来最低指数,跌幅达6.22%,10家上市银行先后“破净”。

  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大,留存在银行业内部的泡沫虽被挤出,但也给银行股的估值带来压力。随着金融市场改革与创新的继续推进,银行业机遇与风险并存,今后银行股业绩与估值的博弈还将持续,如何平衡将考验市场的耐心和监管层的智慧。

(责任编辑:王钠 HN02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