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市场 个股 主力 新股 港股 研报 风险板
全球 公司 P2P 行业 券商 美股 新三板
行情中心 主力控盘 大宗交易 龙虎榜单 内部交易 公告
资金流向 机构持仓 融资融券 转 融 通 公司资料 财报 分红
培训 股吧
直播 论坛
炒股大赛 证券开户
股票APP 投顾 产业链

南京港的三大财务疑云

  • 字号
2013年03月17日13:52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田刚

  南京港在2012年营业收入同比增加4.5%的基础上,净利润却同比下降了21.83%,显示出该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能力的发展趋势令人担忧。与此同时,本刊发现该公司还涉嫌虚报子公司负债、隐瞒关联交易等财务违规行为,值得投资者和监管部门的关注。

  隐瞒子公司负债?

  根据南京港年报披露的主要子公司数据,旗下合并范围内仅包含“南京惠洋码头有限公司”这一家子公司,截至2012年末时的总资产为7703.11万元,净资产为6364.04万元,当年实现营业收入1983.67万元,对应负债总额为1339.07万元、资产负债率17.38%。

  然而通过进一步分析却能够发现,南京港或许隐瞒了子公司的对外负债,且涉及金额上千万元,严重低估了全资子公司的真实负债水平。

  因为,对比合并口径下部分主要负债科目余额,以及对应的母公司资产负债表数据,两项数据之间的差额就应当是子公司的对外负债余额。仅从对比的4个会计科目来看,对应子公司“南京惠洋码头有限公司”对外负债合计余额就已经高达2405.78万元(见表1),相比董事会报告中所称的子公司负债金额少了1066.71万元,这明显不符合正常的财务逻辑。

  是否有可能是在南京港母子公司之间存在有大额的内部债权债务,进而在编制合并会计报表时予以抵消,导致母子公司债务合计金额显著高于合并负债总额?但是南京港所披露的交易数据并不支持此项推测。

  通常来说,如果在母子公司之间存在大额内部债权债务,会体现在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中。先来看其他应收款,在年报披露的母公司其他应收款主要对象,与合并口径下数据完全一致(见表2),且其中并不包含合并范围内的子公司“南京惠洋码头有限公司”,那么在南京港母子公司之间就不可能存在有大额其他应收应付往来。

  再看应收账款,如果母子公司之间存在应收账款余额,必然对应着更高金额的内部销售业务发生额。然而我们对比年报中合并口径下主要销售客户和母公司数据,仅针对关联方“江苏金翔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这一家客户存在差异(见表3),被列示在合并口径数据中,而未体现在母公司销售数据中。这就意味着针对这家客户的销售,是由子公司“南京惠洋码头有限公司”来完成的,且对应金额1983.67万元与子公司当年实现全部销售收入完全一致,我们有理由认定“南京惠洋码头有限公司”在2012年中仅向“江苏金翔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这一家客户进行了销售,不可能发生由子公司向母公司进行销售的可能,也即不可能存在子公司对母公司的大额应收账款。

  与此同时在母公司主要销售对象和应收账款主要对象中也不包含子公司“南京惠洋码头有限公司”的身影。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南京港母子公司之间也不可能存在大额应收、应付账款余额。综合上述分析,南京港母子公司之间不可能存在有大额内部债权债务,进而影响到合并抵消数据,那么理论上母子公司的负债合计金额,就应当大体等同于合并负债金额。然而如前文所述,通过合并数据和母公司数据反算的子公司负债金额,则显著高于财务信息披露中的子公司负债总额,这就不禁令人质疑,南京港是否隐瞒了子公司负债?抑或是在合并数据中虚增了负债水平?

  总之,在两项财务数据中,至少存在一组数据的重大错报,且涉及金额高达上千万元。

  关联交易披露不实?

  除了子公司财务数据外,南京港披露的关联交易数据也存在较大疑点,这主要体现在关联方债权债务,与同期发生的关联交易金额之间的不匹配。

  首先来看关联销售业务。根据年报关联方债权债务信息,南京港年末对关联方“长江油运”的应收账款余额为24.03万元,而在2011年末时还没有针对此客户的应收账款余额,则这笔金额超过20万元的债权为2012年内新增款项,这自然应当对应着同期与该客户之间发生的关联销售业务。

  然而与此同时,南京港披露的关联交易数据显示,2012年中实现的关联销售仅有针对“江苏金翔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这一家客户发生的1983.67万元,关联方客户名单中并未出现“长江油运”的名称,这笔金额为24.03万元的应收账款又是从何而来?

  类似的问题还存在于关联采购业务当中,且涉及金额更大。问题主要出现在“南京港港务工程有限公司”,年末南京港对其应付账款余额为404.77万元,相比2011年末时的1.5万元净增加了403.27万元,这势必对应着当年内两者之间发生的关联采购金额的下限。然而在南京港披露的关联方采购名单中,也未见有此客户的身影。这是否对应着南京港隐瞒了关联采购额超400万元?

  现金流量单季度为大额负数?

  根据正常的财务逻辑,现金流量的二级科目核算的是单向现金流发生额,在特定区间内最小金额也只是零,而不会出现负数发生额。然而就是这个简单的财务逻辑,却未能束缚住南京港财务数据的天马行空。根据该公司三季报披露,“收到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科目累计发生额已经高达1859.1万元,然而到了年报时,该科目的全年累计发生额却下降至140.07万元,这意味着第四季度中该科目的发生额为-1719.03万元。

  类似的现象还发生在“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科目上面,全年发生额887.3万元明显比三季报时的累计发生额2164.72万元要少,对应着四季度的单季度发生额高达-1277.42万元。如果说与“其他”相关的现金流量科目还涉及“重分类”调账,但最诡异的则属“分配股利、利润或偿付利息支付的现金”科目了,4季度单季度发生额为-645.49万元。这个科目体现了向银行支付的贷款利息和向投资者进行的现金分红,已经被支付出去的,还可能又被要回来?这其中存在的数百万元负数发生额实在是异常诡异。

  可见南京港的现金流量核算能力着实令人担忧——该公司很可能并不是按照每笔现金收付的实际用途进行会计核算,而是在编造其余现金流量二级科目之后,采用“倒挤法”将差异额计入“其他”科目。而这种行为只应当存在于核算能力极差的小企业上面,而与上市公司的身份实在有些不搭调了。

  针对上述问题,本刊记者已向该公司董秘进行邮件采访,并得到了在周一作出答复的承诺;然而截至本周四本刊截稿时,仍未能收到回复。难道南京港想解释上述质疑,是那么地困难?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 精彩专题图鉴
  • 网上投洽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