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资本的本性

2013-06-13 10:53:20 证券市场周刊 

  【证券市场周刊】(徒步/文)5月,上海家化(600315,股吧)董事长葛文耀和大股东平安信托隔空骂阵,让人大跌眼镜。

  表面看,这似乎是一起并购基金和管理层冲突的案子。冲突的更深层缘由是什么?《资本之王》或许能给予启发。

  由戴维.凯里和约翰.莫里斯所著的《资本之王》介绍了私募之王黑石集团成长史,从中可以看到整个私募股权行业在不同环境下的发展轨迹。我无意对平安信托和家化做道德评判,只是这起事件反映出并购基金的特点,或者说,折射出资本的本性。

  黑石案例

  并购基金属于私募股权基金,是以控股的方式控制目标企业,对目标企业的业务、管理团队等进行重组改造,待其盈利改善后退出,以获取收益。其收购资金通常来源于募集的资金和债券市场或者银行并购贷款。并购基金的投资对象主要是陷入经营困局又有潜力可挖,有一定业务基础的公众公司或者非公众公司。在成熟市场中,并购基金在私募股权基金中所占比重较大,对促进企业兼并重组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资本之王》中介绍了一个经典案例。塞拉尼斯是一家总部在法兰克福的化工制造商,因经济萧条而陷入困境。黑石看重塞拉尼斯,因为这是一家主要业务在美国的公司,经历了多次并购后在德国上市。黑石认为,如果塞拉尼斯在纽约上市,将会获得更高的估值。黑石还认为化工行业低估,随着经济上升,利润将大幅增加。获得控制权后,黑石立即对公司进行重组:调整管理文化,从内部提升新任CEO,以便更对美国投资者的胃口,以完成最终的IPO;注入资金,并且塞拉尼斯发行优先股以筹集运营资本;调整组织结构,削减管理费用;裁员减薪,降低生产成本,提升生产效率,出售亏损业务;通过收购兼并,扩大业务范围,在经济回暖时提价,提升现金流;由塞拉尼斯借钱分红给黑石,黑石顺利收回大部分投资;在获得控制权8个月后将塞拉尼斯在纽约上市,然后陆续卖出股票

  黑石及其投资者在这笔交易中获得利润29亿美元,是投入资本的5倍,也是公司历史上最大的单笔业务利润。

  葛文耀的夙愿

  以上述案例来参照,平安信托成为上海家化大股东后发生了什么?葛文耀的微博明确提到平安信托卖掉了家化集团的资产,另据媒体报道,平安信托也阻止家化投资手表和精品酒店。据上海家化公告称,家化集团挂牌价格为51亿元,其中包括持有的家化股份股权价值约为43.8亿元,由此可见集团公司评估价格至少约7亿元。上海家化公告称,平安信托认同上海家化(集团)多元化时尚产业发展战略,对受让后的标的公司有明确的发展规划。平安信托将这部分不相关的资产清理掉,是并购基金的标准做法。葛文耀一手把家化集团带大,主政数十年,现在平安信托刚一入主,不仅不兑现承诺,还“分田分地真忙”,葛文耀焉能不发飙。

  据报道,2003年葛文耀曾和投资人商讨国资委从家化股东席位退出一事。葛文耀要找一位理解并愿意与之共筑家化时尚蓝图的伙伴。在20多个意向者中,葛文耀首先刷掉的就是外资背景和短期投资者,最终的角力在海航与平安之间展开。平安在标书中尽表诚意,不仅抛出70亿元注资计划,还承诺未来5年内追加投资70亿元,帮助家化2015年销售收入突破160亿元。媒体称,“老葛觉得马(马明哲)和他有一样的做企业的价值观和理想。”说到底,他要找的,是一位值得托付身家的至交。借由平安的投资,上海家化不但可以实施更强劲的内部激励人才机制,招揽更多人才,而且有能力着手打造包括钟表、酒店业的本土时尚帝国——这是葛文耀的夙愿。

  但这只是葛文耀一厢情愿,实际上他并不了解资本的本性。

  再说,日化及时尚品牌培育期漫长,竞争激烈,风险极大。上海家化的旗舰产品佰草集投入7年之后才实现盈利。葛文耀指望平安信托不仅不退出,还要继续投入70亿元于虚无缥缈的钟表和精品酒店业务,实在是天真的很。中国加入WTO之后,国产钟表在瑞士表的冲击下几乎全军覆没,上世纪90年代初风靡全国的飞亚达,现在沦落为瑞士名表的代理商。平安信托的钱都是有成本的,信托的投资者们天天都想着赶紧回本回利润,哪里愿意和你天长地久。

  相恋容易,相爱太难

  除了出售家化集团资产和阻止收购钟表外,我们还能在上海家化的年报中发现两条平安信托施压业务重组、改善利润的线索。其一,上海家化2012年营业收入增长了25%,毛利率由上年的57.52%下降到55%,利润率居然大增72%,主要原因就是销售费用只增长了8.72%,占营收比重由35.9%下降到31%。在竞争激烈的日化和化妆品市场,上海家化怎么敢随便削减销售费用?这是否就是平安信托所指责的“家化集团个别高管私设小金库”?

  其二,上海家化2012年年报称,“集中资源,做大‘六神、美加净、佰草集’三个超级品牌,关停了投资效益不佳的清妃、可采、露美和珂珂品牌。”可采是通过收购得到的品牌,运营一直没有改善,在2011年及之前的年报中从来都没有提到要对这些不良资产进行清理。剥离不良资产,也是并购基金改善运营的标准手法。

  当初平安信托为了竞标成功,不惜承诺太多。这或将对其不利,将来再进行类似的收购,恐怕会遭到被收购方管理层更多的抵触。

  黑石在这方面做得很好。黑石历史上第一笔重要业务,是和美国钢铁集团合作,重组其旗下运输业务。当时美国钢铁集团正面临恶意收购的威胁,“三个黑石合伙人没有将谈判焦点放在价格上,而是着重分析对方的担忧之处,并进行安抚”,美国钢铁集团高管说,“这三个人让美国钢铁集团感到放心。”而且,黑石在交易结构上也做了有益于客户的安排。虽然黑石收购了标的公司51%的控股权,但是黑石仍然让美国钢铁集团在企业关键决策上拥有对等的表决权。黑石赢得了客户的信任,美国钢铁集团投桃报李,反过来向黑石提供融资帮助。这项业务的成功为黑石赢得了“黑石集团合作伙伴”的好名声。平安在收购上也运用了这个技巧,可惜只是停留在口头上。

  通常,并购基金需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将标的脱手,因为其为收购支付了大量债务,利息负担重。在家化案例中,平安信托的资金来源有所不同。截至2012年年底,平安信托净资产为151.47亿元,资产管理规模2120.25亿元,扣除子公司平安证券净资产85亿元,平安信托自身净资产只有66亿元,和管理总资产相比微不足道。2012年营业收入合计30亿元,其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22.7亿元,占75%。可见平安信托就是一个第三方资产管理服务公司,主要依靠管理费。这种公司的商业模式很简单,就是要不断退出收购,了结利润,将投资收益分给投资者,这样下一期信托产品就能募集更多资金,收取更多管理费。指望这种类型的公司“托付终身”,葛文耀太天真!

  平安信托的融资手段主要是私募资金,实际上在华尔街成熟的并购交易中,资金大部分是来源于债务融资,杠杆收购是并购基金的主要运作方式。并购基金借助庞大的债务进行杠杆收购,收购后使用并购标的的现金流快速归还债务,剩下的就是权益收益,并购基金自然大赚一笔。并购基金主要评估的指标是现金流。20世纪80年代,伴随着由垃圾债券推动的杠杆收购浪潮,收购者用EBITDA来衡量公司付息能力。巴菲特经常对这个词破口大骂,是因为这个指标忽略了折旧摊销费用。巴菲特也非常喜欢私有化收购,不过和并购基金不同,他会一直持有运营,不会想着IPO或者再次出售。作为企业运营者,巴菲特当然不喜欢EBITDA。

  如果巴菲特收购了上海家化,又会怎样?虽然巴菲特号称不干涉并购公司的日常经营,但是他却一直要求子公司将多余现金分配给母公司,牢牢地把握着资本分配权。我相信巴菲特同样不会同意葛文耀去搞手表和精品酒店。

  并购基金并购标的后改善运营,提升估值和股价,也为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带来了机会。黑石在以每股32.5欧元取得塞拉尼斯的控制权后,还有大概16%的股份在外部投资者手里。在随后的一年半中,黑石花了更高的代价才陆续完成全部收购,最后一笔股份每股价格高达67欧元。因为这些外部投资者知道,随着公司运营的改善,股价必将越来越值钱。

  家化被平安信托收购后复牌,股价甚至跌破平安入股价,这提供了一个极好的买入机会。我当时掂量了半天也没敢买,只能怪自己眼光短浅,目不识珠。

(责任编辑:于晓明 HN02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