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卡洛斯:全产业链股神

2013-06-13 10:56:55 证券市场周刊 

  【证券市场周刊】(本刊记者 石伟/译)据美国《财富》杂志报道,截至2007年8月,67岁的卡洛斯个人财富达678亿美元,超过比尔·盖茨,成为新的世界首富。然而,这位墨西哥电信巨头的财富中,很大一部分是股票

  卡洛斯持有墨西哥烟草公司、墨西哥铜业等大公司的大部分股票,以及美国MCI、西尔斯·罗巴克等大公司的许多股票,这些股票的升值使卡洛斯的财富总值急速上升。

  天才的预知力

  当许多人在股票市场上倾家荡产之时,卡洛斯却赚的盆满钵满。

  在羽翼未丰之时,卡洛斯的策略是等着股票升值。然而,当羽翼丰满之后,他往往是主动出击。

  在美国MCI的股票操作上,卡洛斯做得可谓聪明至极。美国的两大公司Quest和Verizon竞争收购MCI的股份,报价从最初的60多亿美元飙升到80多亿美元。最后,Quest的高报价让Verizon沉寂很长时间。

  Quest以为已经胜出,准备大肆庆祝之时,由于卡洛斯的介入,Verizon最终反败为胜。

  Verizon在拉美有一些业务,卡洛斯需要这部分业务,而他手里又正好持有MCI的一部分股票。Verizon如果持有卡洛斯的这部分股票,就能成为MCI的大股东。

  交易很简单:卡洛斯以高价出售手中的MCI股票,而Verizon把拉美业务卖给他。

  这桩交易让卡洛斯获利颇丰,一方面从美国股市上赚进了大把钞票,另一方面巩固了在拉美的地位,扩大了自己公司的业务范围。

  立足国内主业

  对跨国集团来说,国内市场无疑是必须稳固的“大后方”。

  卡洛斯一边向外扩张业务,一边利用各种手段牢牢守住国内市场。卡洛斯凭借政治力量,保护了他的摇钱树——墨西哥电信公司Telmex的国内市场。

  卡洛斯是墨西哥少数几个垄断企业家之一,他的一举一动对墨西哥经济有着不可忽略的影响,并以此影响着政府的决策。

  收购墨西哥电信公司后,卡洛斯就向当时的总统提出:“墨西哥需要一家得到政府大力支持的电信公司,而最佳的选择毫无疑问应当是Telmex。”墨西哥政府接受了这个建议。1995年,墨西哥政府制定新的电信规则,全面开放电信市场,但对外资直接投资国内电信市场的比例仍然限制在49%以下。此举明显是为了保护国内电信企业,实质上也就是保护卡洛斯的Telmex公司。此外,墨西哥政府还以法律明确规定:“在某一特性的国际市场上,最大的营运商享有以所有墨西哥营运商名义与外国电信供应商谈判合作事宜的专有权。对于某个国家的国际接入或者接出服务,每一个国际营运商应当保持一致的费率。”在墨西哥电信市场上,最大的营运商显然是卡洛斯的Telmex公司,也就是说,墨西哥政府以法律的形式,赋予了卡洛斯代表所有墨西哥电信业与外国供应商谈判合作事宜的权利,拥有决定国内电信市场价格的特权。

  墨西哥政府这种保护措施引起美国电信公司、AT&T公司和世通公司等的抱怨,它们认为,已经加入世贸组织的墨西哥缺乏自由竞争的环境。这种抱怨不断升高,最终美国政府为了保护本国企业的利益也开始介入。

  美国政府指责墨西哥政府过度保护本国电信业,美国贸易代表团办公室负责人索拉纳明确表示:“尽管Telmex在墨西哥的反竞争行为不胜枚举,但墨西哥政府仍然未能严格执行其禁止反竞争行为的国内法规,这真是令人失望。”

  事实的确如此,在美国Alestra和Avantel两大电信公司与墨西哥Telmex发生争执四年来,Telmex始终垄断墨西哥市场,不断获益,让Alestra和Avantel无计可施,而墨西哥政府却在四年中无所作为,对Telmex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2000年,美国贸易代表团声称要“不遗余力地解决与墨西哥的网络费率争端”,此后专家进驻墨西哥调查,确认墨西哥政府的某些做法严重违反了国际电信合作原则,并给相关公司带来严重损失。

  报告一出,墨西哥政府面临巨大压力,不得不表态:“愿意通过世界贸易组织专家小组消除美国的关注。”面临这样的形势,卡洛斯也终于让步,同意将美国电信公司接入Telmex公司网络的服务费率由原来的3.6美分降到不足1美分。

  持续四年的争斗,美国公司最终分享到了一点好处,但这对于Telmex来说根本无足轻重,卡洛斯早已稳稳地握住了国内市场。就在美国公司欣喜时,卡洛斯早已决定向外发展,把自己的电信帝国向外扩张。

  在卡尔索集团旗下的其他产业,如矿业、汽车以及百货等领域,卡洛斯也十分注意国内市场的护守和巩固,他始终深信,没有稳定的国内市场,就不可能有广阔的国际市场。在国际上的一切拼杀,必须以国内市场为根据地。

  迂回战成就烟草大亨

  有时候,捷径是达成某一件事的最快方法,但在面临明知不可逾越的障碍时,更多的时候需要退一步,卡洛斯就是一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高手。

  1976年,墨西哥当地媒体报道:“世界烟草巨头菲利普·莫里斯收购Cigatam公司27%的股份!”

  墨西哥烟草业的规模非常庞大,而Cigatam是墨西哥最大的烟草公司。

  当时,卡洛斯也想进军烟草业,但他羽翼未丰,无法与菲利普·莫里斯这样的巨头较量;但他非常精明,他决定避实击虚。

  利用几年的时间,卡洛斯以四大步迈入了烟草行业。

  就在菲利普·莫里斯收购27%的Cigatam股份这一消息发布的当天,其实还有一条不太引人注意的消息,那就是卡洛斯收购了一家名叫Galas de Mexico公司60%的股份。

  Galas de Mexico只是一个烟盒制造商,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烟草行业,这正是聪明的卡洛斯进入烟草行业的第一步,他深知自己当时的实力敌不过菲利普·莫里斯等巨头,就决定采取迂回的方式达到目的。Galas de Mexico公司虽然只是一个烟盒制造商,但它毕竟与烟草业密切相关,或者说烟草业离不开它。准确地说,这家公司所从事的是烟草周边产业,而进入这种周边产业,也就有机会进入相应的核心产业。进入核心产业需要大量资金,不是当时的卡洛斯所能承受的,而进入周边产业所需资金少,正适合羽翼未丰的卡洛斯。卡洛斯的这项收购,显然使他能以有限资金逐步介入烟草业。

  1978年,正值Cigatam繁荣之时,该公司对烟盒的需求量也相应增大,卡洛斯立即以自己所收购的Galas de Mexico公司为筹码,加入Cigatam公司,从而成为该公司的重要股东之一。至此,他实现了进军烟草行业的第二步。但此时期的他,所掌握的Cigatam股份并不多。

  1982年,上帝为卡洛斯送来了绝好的机遇,使他迈出了进军烟草行业的第三步。这一年,墨西哥发生债务危机,墨西哥政府抛售对企业的持股,而Cigatam的部分股票正好在抛售之列。早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墨西哥政府就是Cigatam的两大股东之一,占有该公司36%的股份;而另一大股东是菲利普·莫里斯公司,占有27%的股份。1982年的危机爆发时,菲利普·莫里斯不敢再继续买进股票,于是贱卖的股票就全部落入卡洛斯之手,卡洛斯一跃成为Cigatam的最大股东。从此正式开始了在烟草行业的拼杀。

  1996年,卡洛斯迈开了他向烟草进军的第四大步,也是最惊人的一步,即直接经由Cigatam反收购菲利普·莫里斯——这个曾经让他不敢冒犯的大公司的股票,而成为菲利普·莫里斯公司的新主人。从此,他在墨西哥烟草业塑出了自己的烟草英雄形象,正式成为一名烟草大亨。

  掘金采矿、冶金行业

  从少年时期到大学毕业,卡洛斯的主要盈利活动在于股票、债券之类的投资,这些活动虽然让他获利不少,但这并非他的目标。他的目标是成就更大的事业,即建立一个涉足广泛的商业帝国。

  自从组建卡尔索集团后,他的商业铁手便伸向了各个可以赚钱的领域,当然也包括金属产业。

  金属产业包括采矿和金属加工制造业,卡洛斯在这两个方面都介入颇深。早在20世纪80年代,卡洛斯的卡尔索集团就看上了墨西哥当时的采矿公司Empresas Frisco,这家公司成立于1924年,主要经营铜、金、银、铅和锌矿的开采、提炼,还生产一些化学制品。1982年,Empresas Frisco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银矿开采和提炼企业,并引起了卡洛斯的注意。卡洛斯斥资收购了Empresas Frisco的大部分股票,使这家公司成为卡尔索旗下的子公司。这是符合现代工业文明需要的产业,再加上卡洛斯的精心管理,这家公司很快就成了卡尔索集团的重要资金来源之一。

  但这并不能让卡洛斯满足。收购Empresas Frisco之后,卡洛斯又瞄上了墨西哥最大的铜管和钢管制造商Industrias Nacobre。Industrias Nacobre公司于1950年成立,成立之后一直盈利。1987年,卡洛斯瞄准机会,收购了这家公司的大部分股票,成了这家公司的大股东。但卡洛斯的收购行动并未停止,他后来继续进行了一系列的小规模收购,不久后便将整个Industrias Nacobre据为己有。

  从此,Industrias Nacobre也开始源源不断地为卡洛斯创造着产值。

  但卡洛斯还是不满足。1992年,他又盯上了墨西哥最大的铝制品公司Alaminio。通过Industrias Nacobre公司,他一次就收购了78%的Alaminio股份,使其成为Industrias Nacobre的分公司,纳入卡尔索集团旗下;或者说,也和其他公司一样,成了卡洛斯另一台“印钞机”。此后,Industrias Nacobre公司的产品涉及建筑、汽车、电力等多个领域,整个公司的盈利速度更快。

  如果说卡洛斯拥有一个宏伟商业大厦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卡洛斯收购的这些金属产业,最终成了他的商业帝国大厦的重要支柱。

  轮胎:围点打援

  围点打援是中国浩瀚军事思想宝库中的一种战术,即围住一个城镇的敌人,以之为诱饵吸引其他地方的敌人增援,其真正目的是打增援的敌人并达到歼灭援敌的战役目的,围点打援的重心在打援,所以兵力部署的重点是打援的力量,围城的是辅助力量。

  然而,卡洛斯是“围点打援”军事思想在墨西哥商战中的重要践行者。

  汽车是工业文明时代最重要的标志,而且毫无疑问是一个赚钱的行当。然而,汽车离不开轮胎,而且每辆汽车配备的轮胎数量也越来越多,因而轮胎无疑也是一个赚钱的行业。

  聪明的卡洛斯当然早就看到了这一点。1991年,卡洛斯用3500万美元收购了B.F.Goodrich Co.的部分股票,随后又追加投资,使持股比例增加到了50.06%,成了这家公司的大股东。

  B.F.Goodrich Co.旗下的Compania Hulera Euzkadi是墨西哥最大的轮胎制造商,在墨西哥拥有4个工厂,每年生产1000万个轮胎。

  不过,这还仅仅是一个开始。1993年,卡洛斯的卡尔索集团又以4000万美元收购了德国大陆AG汽车公司下属的墨西哥通用轮胎。此后,他又收购了Corporation Industrial Lantera,并将Compania Hulera Euzkadi、通用这两家轮胎生产商整合进来,增大了Corporation Industrial Lantera的实力,使其汇聚了Euzkadi、通用、大陆等轮胎品牌,从而占有了整个墨西哥30%的轮胎市场。

  墨西哥的轮胎市场并不算小,30%的市场就足以产生惊人的利润。根据卡尔索集团1997年第一季度财报中的数据,Corporation Industrial Lantera旗下几种品牌的轮胎销售额占到了卡尔索集团总销售额的8%。对于庞大的卡尔索集团来说,这已经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

  建材:产业链继续延伸

  现代文明的其中一个标志就是一栋栋高楼大厦拔地而起,而大楼的建设需要大量的建材,因此建材就拥有了大量现实和未来的市场。

  一向善于把握市场的卡洛斯早就看到了这一点。一开始只是在投资上博弈的卡洛斯,因为继承了父亲留下的房地产产业,也有机会涉足建筑和建材。由于本身经营房地产生意,所以他十分清楚建材业的情况。他知道,这也是一个能生产黄金的行业。

  不过,从事房地产的卡洛斯所涉及的建材不是为他赚钱,相反倒让他不断掏腰包。建材带来的利润源源地落到别人的腰包里去,这让卡洛斯下定决心进入建材业。

  依照他一贯的作法,当然是等待时机收购一家建材公司,而不是重新组建一家。在他看来,收购一家公司比新建一家建材公司来得更爽快,至少可以用最少的成本换得最大的利润,而且风险远比新建公司小得多。

  他在等待时机。1990年,机会来了。墨西哥Porcelanite公司的股票大跌,卡洛斯立刻进行收购,很快就持有了83%的Porcelanite股份,进而将其整合为卡尔索旗下的一家全资子公司。

  Porcelanite是墨西哥一家久负盛名的建材生产商,多年来业绩一直不错,但到20世纪80年代末期,由于竞争者的不断出现,以及管理经营的不善,业绩下滑,股价也跟着下跌,最终落入了卡洛斯的手里,成了卡洛斯的印钞机之一。

  Porcelanite公司从20世纪90年代初被收购开始,到1996年,这六七年的时间里,一直持续保持高利润。1997年的财报显示,Porcelanite的销售额占了卡尔索集团销售总额的15%以上。

  本文节选自《墨西哥首富的投资传奇》,中国台北雅书堂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出版

(责任编辑:于晓明 HN02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