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核准制还是注册制并非问题的关键

2013-06-30 14:08:16 证券市场红周刊  熊锦秋

  《证券市场周刊·红周刊(博客,微博)》特约作者 秦皇岛 熊锦秋

  此次《新股发行改革意见稿》,规定在审企业在提交发审会之前,其中介机构底稿会被抽查,由此将IPO核查制度化。但由于企业被抽到的概率极小,加上即使被抽查,普通造假行为或许根本不算造假,这对企业根本没就有什么震慑力。而对于那些没有被抽查到的企业,《新股发行改革意见稿》中也没有规定比之前更为严格的发审力度,发审质量、企业信息披露质量仍然难以确保。

  由于市场存在借壳重组等扭曲机制,在短期内,或许投资者不仅不怕造假企业上市,反而甚至会热烈欢迎。万福生科(300268,股吧)造假,目前有9082个合格投资者账户与平安证券签署了和解协议,涉及赔偿金额1.44亿元,那些抄底赌重组的投资者只要守住筹码,即使因为上市公司虚假陈述行为导致投资亏损,这些损失也可找补回来。不仅如此,由于今后万福生科还可能卖壳重组,将来投资者在保本的基础上还可能由此大赚。而对于造假发行人而言,大部分持股将来也可以高价卖壳、或享受二级市场泡沫溢价。这样,造假企业上市竟可让投资者和发行人都发财,但这些钱可以从天上掉下来?其实,所有的问题都是由二级市场在承担,所有的财富都从二级市场压榨而来,随着问题越积越深,二级市场不堪重负,垮塌的危险也就越来越大。

  证监会副主席姚刚日前表示,拟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质量十分令人担扰,造假不是个案,发行人上市圈钱、大小非高价套现等现象突出。确实,当前中介机构与发行人利益捆绑机制并没有根本性改变,既然明知新股发行造假之风难以从根本上控制,那为什么如此着急重启IPO呢?也许,企业上市,直接融资金额就可增加,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企业融资难问题,这或被证监会或有关部门认为是个政绩。但是,我们更应思考,上市公司圈走的这些钱利用效率如何,假若只是供大股东或内部人挥霍浪费、或不计效益盲目铺摊子、或只是用来购买什么理财产品,这样的直接融资业绩根本不能算做政绩,只能看成是发行人对投资者的掠夺。

  即使要推IPO,也要极其节制。笔者认为,谁上市能给投资者带来更大潜在收益,就赋予谁上市资格,要建立发行人竞争上市、竞争“讨好”投资者的制度;要规定每年IPO家数、发行总额度,当年拿到核准发行批文但却没有竞争拿到上市资格的,第二年重走发审流程。

  不仅要严格控制IPO、限制新上市家数,而且还要疏通退市渠道。有人将新股发行制度改革注意点放在核准制还是注册制上面,笔者认为,是核准制还是注册制并非关键,关键在于退市机制不健全。假若不允许借壳重组,上市公司基本面不行了就自动退市,那无论是核准制还是注册制,上市公司的上市资格均非“金刚不坏之躯”,只是一个瞬息万变根本不值钱的符号。这样,即使发行人造假上市,一旦造假真相暴露,而又缺乏卖壳后手,股价就只能体现其内在价值,造假发行人根本难以由此暴富,也就缺乏造假上市动力。

  而且,若不允许借壳重组、推动退市机制完善,在壳价值消失的同时,证监会的核准上市权利也将大幅贬值。因此,节制IPO,大胆推进退市制度改革,才能消灭特权,市场才能走向健康。

(责任编辑:于晓明 HN02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