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一个小股民的黑色失意

2013-06-30 14:13:43 证券市场红周刊  张宇

  “看来就是连鸦片战争底也难以撑住了。”L君6月25日上午在QQ上对我说,他没有料到众位专家口中言之凿凿的“建国底”如此不堪一击。当时上证指数正以飞流直下之势,轻而易举地击穿了前次底部1949点。悲催的是,L君此时满仓,心情如刀俎上的鱼肉被宰割而显得焦躁不安。而在银行间市场“钱荒”闹得正凶的6月20日,他还天真地补过仓,满怀期待地等待政府救市而在反弹中减亏。

  可如今呢?经历了超级版的“黑色星期一”后,他已经有些麻木,虽然A股股指再下一城,对他而言不过是浮亏后面又多几个数字而已了,但对他的家庭而言呢?他的妻子前不久刚刚辞职,女儿也刚上幼儿园,画廊生意也明显冷清……

  L君是我以前的邻居,准确一点说是我女儿玩伴的父亲。2年前,我从喧嚣的“首堵”北京城里搬到了郊区,这是一处回迁社区,到处都是悠闲晒太阳的阿公、阿婆,很少看到有年轻人大白天在小区里晃荡。年轻的L君的出现让我颇感到意外,他每天早晨8点多准时带着他家女儿到楼下踢球,一直玩到中午回家做饭,午休后再带着女儿出来玩。院子里的大妈曾经问过我,这彤彤爸爸天天在家带孩子,该不会是在家开网店的吧?

  我没有北京大妈那么八卦,那时并不知道他干什么工作,也没有多大兴趣去问,只要两个孩子在一起玩得开心,其余问题都是多余的。不过,显然他对我的工作更感兴趣,经常很客气地请教一些股票方面的问题,而他所持的股票,每每让我无言以对,在我看来,那些股票根本就不可能会起来大行情,除非上市公司或者庄家能够制造出一些噱头,如涉矿题材等等吸引眼球的话题,或许还会有些许想像空间。

  我记得,那时候L君说自己很看好铁路板块,重仓拿了中国铁建,但是该股市值却一直下跌。我很好奇,中国铁建的股价都明显破位了,可他为什么还不卖?我甚少给过别人什么投资建议,但那次是个例外,我此前刚好偶尔从家人处听说连他们机构都对铁路板块不看好,所以好心地提醒了他。“他这个人啊,就是犟得很,一根筋。”L君的妻子后来对我说,他永远都是满仓,见不得钱在股票账户上睡大觉。

  他的妻子温文尔雅,是位少见的“工科女”,说起话来慢条斯理,在一家电子企业研发部做部门主管。从交谈中,我了解到L君并不是什么淘宝店主,也不是北京“土著”躺在老祖宗留下的资产上吃房租。做为一名书画商人,他成功地经营着一间网上画廊。“赔的钱也不是像民工搬砖挣来的,也就没那么心疼。”L君自我安慰地对我说。这几年民间收藏很红火,各家电视台几乎都有鉴宝之类的栏目,L君辞职下海干起了画廊生意,收入比工薪阶层的妻子高了不少,真是有钱又有闲。

  2009年初正赶上上一轮熊市后的触底反弹行情,一位战友在1700多点时抄底赚了不少,这让他也有些心动,在战友的推荐下,他投入2万多元满仓买了几只股票,收益还都不错,小赚一把。“你不知道吧,彤彤爸爸那辆车就是炒股赚的。”刚搬来时,邻居大妈神神秘秘地告诉我,那时的我还误认为他是代客理财或者大户。后来和他接触多了,才知道当时的他连VOL是成交量都不知道,更别说去分析市场形态、位置了,就连一些最基本的常用技术指标,那时的他也不怎么会用。

  反正这些年藏品赚钱也容易,他把画廊挣到的钱陆陆续续都押在了股市里,这样他的资金也从2万多元慢慢地变成了35万。但正如股市大作手杰西·利弗莫尔所言,股市不是乐善好施的仙女。在市场先生时而狂躁时而兴奋的情绪里,L君就如一辆只有油门没有刹车的汽车在股海里横冲直撞,而他的心情也跟着时而高兴时而沮丧。据他自己说,咱这股票也有红过几天的时候。但账面上盈利的10%很快就又变成了-10%,如此循环往复,熊正拿着一把钝刀来来回回地割着肉,他还乐此不疲,浑然不觉得疼痛。

  后来,我买的房子装修好后就搬家了,而他早已重新租了房子,但我们还是住得很近。有一天,他们两口子带着彤彤来找我女儿玩耍,L君的妻子感慨道,要是当初也买了房子,现在不仅住上了,而且还升值了。2年前,我刚搬到郊区时,他的妻子就问过我买房子的事情,还去了我家小区售楼处看了样板间,但最后不知道因何没有买。这两年北京的房价坐着火箭蹭蹭地往上窜,相比之下,L君的股票市值却日渐消瘦。

  证监会前主席郭树清曾说过,中国A股不是小股民能够玩得转的地方。话虽难听了点,但道理却是不错的。中国画讲究的是气与势的营造,笔与墨的经营,但中国股市却没有人气,没有上升趋势,更少了上市公司的用心经营,似乎大家都是奔着“圈钱”一个目标而来。A股股民之殇,并不是L君单一个体的悲哀,而是群体的生存环境使然。

  虽说“香港股神”曹仁超有言“有智慧不如趁势”,而且股市成功者也大抵如此。但作为一个小股民,面对3年多的熊市,L君却没有资格做空,他甚至连如何做多都还没有做好,他能做的只是不断地补仓。几年来,我不止一次听他兴高采烈地说,又补了点仓,摊低了持股成本。我不是一个喜欢补仓的人,虽然我知道一些私募基金也是通过补仓来解套。但既然股价已经下跌就是市场在告诉你,你已经错了,那又何必一错再错呢?但无论我怎么解释,L君还是对补仓情有独钟。

  “这几天我把他2009年以来的账都理了一遍,除了赚过2万块钱外,还亏了17万。”他的妻子这周三晚上平静地对我说,经过周二的“过山车行情”以及周三的涨停潮后,L君的账户里市值还亏损了15万元。前几个月,他的妻子因为工作厌倦症辞职了,两人还打算再生一个孩子。这下,家庭的收入少了,未来预期的支出却增加了。L君这两天的着急也看似有道理,但他的妻子却看起来并不着急,“我的阿Q精神特别强,只看他的盈利,不看他的亏损,就不会生气啦!”

  “现在点位这么低,都1900多点了,我就不相信指数还能跌到哪里去?说不定过几天股票又涨回来了呢?”L君仍执着地说。在6月20日,他又投入了几万块钱去抄底,没想到这次央行会坐视“钱荒”不理,导致了黑暗、抑郁的“6.24”暴跌,看来这次他的感觉又错了,就像他妻子说的,他炒股完全是跟着感觉走,就一个“赌”字。她曾经规劝他,多搞点文化创意,做好画廊的生意,比炒股强百倍。“字画是不会这么跌的,最多也是以进价出手,哪里赔过钱呀。”她说的这话,他不爱听,反说妻子头发长见识短。

  L君每天都准时收看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他相信中国的经济并不会像一些经济学家所说的那么差,所以股市肯定还有翻身的机会。可事实上,一些不太好的信号已经发出了,比如说货币信贷要持续收紧,反腐败也要深入进行,这些看来遥不可及的事情其实都在时刻影响着L君的生活,别说股市了,现在就连字画生意也没有以前那么火爆了。1个月前的一天,他在QQ上问我,是不是中国的经济要垮了,感觉字画没有以前好卖了。我说,“必然是的,现在翡翠都跌价了”。

  可是人性就是这么奇怪,明明不看好还拼命反其道而行之。其实在端午节前的那个周五,我就转发了一篇另外一个L君所写的文章给他看,大致意思是6月中旬大盘要暴跌了。那个L君是我的一位私募朋友,也是本刊一位拐点把握特好的作者。我原以为他会按照那个文章的分析去清掉部分仓位,但是暴跌之后,L君却愁眉苦脸地跑来告诉我,他已经跌得麻木了。“难道你都没有止损过吗?”我问道。

  “太狠了,下不去手。”跟很多中小投资者一样,L君对自己出现亏损的股票下不了手。对此,他的妻子颇多怨气,她经常对L君说,“换做我,风险来了早就跑了。”她自己曾做过模拟交易,收益率还不错。但那仅仅是模拟交易,“换了实盘,你的感觉就不一样了。”我笑着对她说,也顺便缓和一下两人间的紧张情绪。

  “截断亏损,让利润奔跑”很多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亏损岂能是自行了断的?“跌得我想动都不能动弹了。”L君现在重仓持有刚泰控股(600687,股吧)(600687)和永生投资(600613,股吧)(600613),已经有4成多的市值灰飞烟灭了。而且要命的是,刚泰控股去年刚刚定向增发收购金银矿,主业从房地产转型到了黄金开采以及冶炼加工,而黄金价格今年以来在美国经济走强的背景下节节败退,虽有“中国大妈”扫货力挺,但依然难挽颓势。我打开WIND软件,给L君看了下COMEX黄金的走势,已经从1798点高位跌到1200多,跌幅已超过了3成。但L君却一脸茫然,他弄不明白这COMEX指数变化与他的刚泰控股到底有多大关系?

  L君很怀念那些市值飘红的日子,从深物业A到永生投资他也赚过一点钱,但这边刚吃了一颗糖,那边就又蚀掉了一幅画的利润。日子就在这小赚大赔中悄悄地溜走了,在这充斥着“丛林法则”的癫狂A股市场里,L君只不过是“为股癫”、“为股狂”的芸芸众生中一员。虽然他很普通,但却也是我的朋友,我会为他担心,为他的错误策略而愤怒,但我也无能为力。因为我自己,说实在的,这两年从股市赚钱都感觉到了吃力。

  这是一个怎样的市场?它不仅是“大小非”、“大小限”们狂欢之地,也是权贵资本们的名利场,更是散户们的屠宰场!

(责任编辑:于晓明 HN02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