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两重的ST“恰恰舞”

2013-07-29 11:59:32 证券市场周刊  陈欣

  本刊特约作者 陈欣/文

  尽管在各自的细分行业各具特长,但中国一重(601106,股吧)(601106.SH)与*ST二重(601268.SH)均为中国重型机械行业的龙头企业,且同属央企。受经济增长放缓、产能过剩的影响,整个重型机械行业在2012年均面临严重挑战,导致销售下滑、利润锐减。二重重装于4月23日公布了2012年报告,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9.9亿元,同比下降45%;其亏损高达28.9亿元,较2011年的14亿元亏损增加了一倍多,导致股票简称由“二重重装”变更为“*ST二重”。仅一天后,中国一重年报显示,营业收入83.19亿元,同比下降4.9%,但公司能保持微利2934万元,其利润同比下降达93%。

  “两重”在年报中不约而同地都将业绩下滑归咎于主导产品订单量不足及订货价格下降。然而,为何同属一个行业的一重和二重的业绩却相差如此巨大?

  应计利润差异反映不同动机

  2012年*ST二重的亏损额高达29亿元,而一重还盈利近3000万元。尽管“两重”的净利润差异高达近30亿元,但两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却表现迥异。*ST二重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15.99亿元,甚至比一重的-18.74亿元还要多出2.75亿元。*ST二重的净利润大幅度低于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而一重的利润却远高于其经营性现金流,这说明两公司在应计利润上采用的是截然相反的会计选择。

  这样的会计处理恰恰与一重的避亏及*ST二重的“大洗澡”动机相吻合。在中国,由于ST制度的存在,上市公司存在极大的动机避免亏损,它们往往采用各种手段将公司的利润人为抬高至盈利点之上。一旦公司难以避免亏损,往往会努力将当年亏损做高来为下一年扭亏做准备,因此,我们在实务中很少见到微亏的公司。由于连续亏损三年会被退市,公司在第二年亏损时,也就是被ST的当年报出巨亏的动机尤其强烈。

  图1显示“两重”近期的季度经营性现金流均为负数,且走势较为接近。*ST二重在2012年一、三季度为超过7亿元的流出,但四季度仅为流出2800万元,令人诧异的是在这个季度公司报告了近19亿元的巨亏,暗示公司会计意义上的“大洗澡”主要是在2012年四季度进行的。2013年一季度净利润较经营性现金流的差异迅速反弹为正值的1.74亿元,也加强了这一判断。对比起来,一重的季度经营性现金流较为稳定,但在大多数季度的现金流表现要差于二重。而公司的2012年各季度盈利水平却一直维持在盈亏平衡附近,直至2013年一季度才开始显著下滑。这些数据显示一重在经营性现金流恶化的情况下,仍在努力保持平滑其季度利润,以达成2012年度不亏损的目标。

  跨年度毛利率变化异常

  一般四季度数据在年报中披露,此时往往是次年的三、四月份。由于前3个季度的数据已经披露,上市公司根据自身动机进行年报的财务数据操纵时为了达到总体目标,往往难以顾及四季度数据与其他季度数据之间的平衡。因而,将全年数据分季度进行比较,可以较清楚地看出公司的盈余管理方向。

  表1比较了“两重”的季度财务比率变化。可以清楚地看出,一重的毛利率由2012年三季度的12.9%大幅改善了4.5%至四季度的17.4%;而*ST二重的毛利率却由三季度的-28.7%剧跌至四季度的-72.3%。考虑到“两重”同处一个行业,且两公司的四季度营业收入环比均有一定程度好转,*ST二重毛利率的极端变化难以用正常商业逻辑进行解释。

  再来看2013年一季度的表现,一重的销售收入为15.1亿元,同比稍有上升,但环比从23.4亿元下降了约35%;而*ST二重则报出了营业收入环比增长26%,同比增长115%的靓丽业绩,毛利率随之大幅改善至-4.1%。为何“两重”在2012年底的增长趋势到了2013年初就迅速逆转了呢?有可能是*ST二重在2012年四季度低估营业收入,高估营业成本,导致其毛利率异常减少,这种做法无疑会导致公司在次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及毛利率被虚增。而一重则可能存在高估年底相应业绩指标的行为。与*ST二重操纵年末营业收入的质疑对应的一个细节是,公司在同一天发布其2012年年报2013年一季报

  二重多产品毛利率超低

  由于“两重”均未披露主要产品的各季度营业收入及营业成本,本文仅能利用其各产品的年度数据来比较毛利率的变化。表2计算了“两重”共同生产的三大类主要产品近两年的毛利率。一类是冶金成套设备,可以看出,在2011年“两重”的毛利率非常接近,均为9%以上。然而,2012年*ST二重的毛利率在营业收入上升了近5%的情况下却下降为-41.8%;对比来看,一重的营业收入下降幅度约为3%,毛利率仅下降为5.8%。因此,*ST二重在2012年冶金成套设备的超低毛利率水平暗示了严重会计操纵行为的可能。

  再看重型压力容器,2012年一重的营业收入增长达到15%左右,并保持了近30%的毛利率,殊为不易。同时,一重的锻压设备毛利率也稳定在1%以下,且矿山设备在营业收入暴涨的情况下实现了23.2%的毛利率。对比之下,*ST二重的重型石油化工容器业务毛利率由2011年的16.1%下降为-11.8%,锻压及其他设备的毛利率由2011年的16.9%下降为-34.5%。由于缺乏这些产品可变成本结构的相关数据,尽管*ST二重后两类产品的毛利率下降幅度惊人,但笔者难以做出这些变化是否合理的明确判断。然而,为何在一重的重型压力容器及锻压等设备成长迅速的情况下,*ST二重的同类业务却有惊人萎缩?是“两重”竞争力差异巨大,还是两公司在跨年度确认营业收入的盈余管理方向相反?

  二重直接人工与制造费用占比虚高

  进一步比较分析“两重”的营业成本结构变化,可以验证*ST二重存在毛利率操纵行为。表3报告了“两重”2011年及2012年的年报中披露的机械设备制造类业务的营业成本结构,可以看出,一重营业成本的各项费用比例在这两年均相当稳定。在2011年一重的直接材料及燃料动力共占营业成本的80.5%,与*ST二重披露的原材料及外购件所占比例80.3%非常接近。在 2012年,一重的直接材料及燃料动力仍占营业成本的80%左右,但*ST二重的原材料及外购件所占比例却降为71.2%。

  2012年*ST二重不仅报告了大幅上升的直接人工占比与制造费用占比,其直接人工与制造费用的水平较2011年也都上涨了19%左右。那么这样的异常变化是否源于公司的一线工人及管理人员数目或薪酬大幅增加呢?截至2012年底,*ST二重的生产人员数为7965人,较2011年的8112人有所下降,员工总数为11728人,也低于2011年底的11783人;公司在2012年新增应付职工薪酬为11.4亿元,较2011年的10.7亿仅增加6.5%左右。因此可以判断,*ST二重2012年营业成本结构的异常变化很有可能是公司对营业收入及生产成本操纵的反应。较为合理的解释是,公司可能将一部分营业收入推迟至2013年确认,但仍将推迟确认的收入所产生的部分直接人工和制造费用在2012年度确认,导致直接人工与制造费用比例虚高。这样在2013年确认收入时,由于部分费用已在2012年底确认,可导致毛利率大幅改善。

  二重销售及管理费用年末异常升高

  如表1所示,在2012年下半年“两重”的销售费用及管理费用走势也很不一致。*ST二重在2012年一季度销售费用低至800万元,二季度也才1700万元,而三、四季度则迅速上升至4000万元以上。如果说费用水平的异常有可能反映了营业收入的异常,那么可以看销售费用率在年内的变化。在2012年第一、二季度,*ST二重的销售费用率分别为1.3%与1.4%,与一重的1.7%与1.2%比较接近。在三、四季度,*ST二重的季度销售费用率上升了200%以上,达到4%以上。而一重的销售费用率在2012年四季度达到年内最高,也才2%。翻过年来,*ST二重的2013年一季度销售费用又仅为500万元,导致销售费用率低至0.4%。比较起来,一重的季度销售费用水平及费用率变化则要平滑得多。

  “两重”管理费用的变化趋势与其销售费用比较接近。*ST二重在2012年内的季度管理费用一路激增,从一季度的不到1亿元增至四季度的3.7亿元,导致公司四季度管理费用率高达34.4%。而一重的管理费用在季度间的分布相当均匀,仅从一季度的2.2亿元增至四季度的2.69亿元。在2013年一季度*ST二重的管理费用再次走低至1.14亿元,对应8.4%的管理费用率;而一重管理费用仍在2亿元的水平,占营业收入的13.2%。

  资产减值助推达标

  “两重”在资产减值方面的会计选择也能很好地分别体现两公司在2012年的盈余管理动机。

  *ST二重的2012年资产减值损失为3.35亿元,主要体现在四季度的3.18亿元突击减值上,而公司在2011年仅有不到1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对比起来,一重在2012年资产减值损失为1.88亿元,同比下降了23%。

  由于两公司的资产减值损失主要集中在坏账准备计提和存货跌价准备计提上,表4列出了相关明细数据与比例。*ST二重在2012年进行了1亿元左右的坏账准备计提,而其2011年的数值是-300万元;对应公司的坏账准备与应收账款余额之比从2011年底的4%提升至2012年底的6.6%。然而,一重却报告了相反方向的变化,公司2012年的坏账准备与应收账款余额之比为10.7%,较2011年底的11.3%反而有所下降。主要原因是一重2012年计提的坏账准备仅为1.88亿元,较2011年的2.43亿元计提下降不少,而同期公司的应收账款余额已由2011年的107亿元上升了20亿元。

  再来看存货跌价准备,*ST二重在2011年计提了不到1亿元,但在2012年大幅增加计提至2.32亿元,导致公司的存货跌价准备与存货账面余额之比由2011年的1.9%剧增至2012年的5.7%。而一重的存货账面余额一直较*ST二重高出20亿元左右,公司的存货跌价准备计提在2011年和2012年均为负值,其两年的存货跌价准备都仅为8700万元。对应公司的存货跌价准备与存货账面余额之比在2012年仅为1.1%,较2011年的1.2%还略有下降。由此可以判断*ST二重对存货跌价准备计提的会计处理方向也与一重相反。

  政府补助补缺营业外收入

  从图2可以看出,“两重”的营业外收入净额的变化走势截然相反,在2012年四季度最为突出,这体现了两公司在年末出于各自动机进行盈余管理的方向。一重2012年营业利润为-2.2亿元,公司主要靠三季度的1.17亿元和四季度的1.74亿元营业外收入使全年营业外净收入高达3.02亿元。凭借这笔巨额“外快”,公司实现了盈利2934万元,成功避免了亏损以及2013年可能面临ST的窘境。一重的营业外收入明细表明,公司在2012年收到财政扶持款1.23亿元,这笔款项是一重营业外收入同比增长9000万元的关键。

  再来看*ST二重,公司的2012年营业外收入不到1900万元,而2011年则高达1.36亿元;另外,公司的营业外支出由2011年的不到800万元激增至2012年的7550万元,导致营业外收入净额约为-5700万元。*ST二重年报中的明细表显示,主要原因是政府补助由2011年的8100万元降低至2012年的1100万元,以及2012年新增的近6000万元的合同预计亏损。

  一重变更会计政策增利

  一重于2013年3月2日批准对坏账准备计提比例和固定资产折旧年限两项会计估计进行了变更。据笔者估算,这两项非现金性的会计政策变更预计2013年将为一重的净利润贡献约2.5亿元。

  首先,公司将对7至12月账龄的应收款项进行坏账计提的比例由5%变更至0.5%。一重在2012年末有18.85亿元相应账龄的应收账款,仅此一项全年可减少约8500万元的资产减值损失。

  其次,公司将固定资产的折旧年限较2012年的水平大幅提高了约60%左右。比如,机械设备与动力设备的折旧年限由原来的9年和11年调整为14年和18年。一重的2012年末固定资产账面原值为88.77亿元,年内折旧费用共为6.47亿元。按照机器设备及运输设备的平均折旧年限在2013年调整后增加为16年的假设,可估算出新的年度折旧费用约为3.35亿元,较之前降低2亿元。由于新的会计政策从3月初开始实施,可以判断折旧政策的变更将增加2013年全年净利润约1.67亿元,对一季度的实际影响约为1670万元。

  2013年业绩或反转

  *ST二重于7月18日公告称,国资委已批复对其持股71.47%的控股股东中国二重集团与中国机械工业集团(下称“国机集团”)的重组,中国二重集团整体产权将被无偿划入国机集团。国机集团接手*ST二重后,必然会将公司在下半年扭亏为盈,从而摆脱退市危险。根据前文的分析,*ST二重在2012年末或隐藏了大量利润有待释放,由于2013年一、二季度重组尚未完成,公司并无动机报告利好。接下来不管是新的控股股东国机集团向上市公司注入优质资产,还是*ST二重将跨年度转移的利润进行释放,都将极大地改善公司的业绩。

  而对于一重而言,2012年的微利已经较大幅度透支了2013年的业绩。如果重型机械行业在下半年不能快速复苏,可以预料一重仍将纠结于报告微利还是一次性巨亏的选择之中。从3月2日对坏账准备计提比例和固定资产折旧年限两项会计政策的变更来看,公司仍在努力维持微利目标。一重在2013年一季度的净利润及现金流较上年大幅恶化,也许仅仅是对2012年四季度正向盈余管理的反转。

  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会计与财务系副教授。该校全球运营领袖CLGO项目MBA学生陈嘉凌、 刘远东、曾贞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于晓明 HN02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