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裘国根:优先股有望吸金千亿

2013-08-05 13:37:30 证券市场周刊 

  本刊记者 王赫/文

  “近期部分大盘蓝筹上市公司股票价格接近甚至低于每股净资产,公司希望回购股票,又担心公司资本或者资金不足,难以操作。”7月16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对于这类公司,证监会将支持其回购普通股的同时发行优先股。证监会发言人表示,目前开展发行优先股的条件已经成熟,证监会正在积极研究试办法,一旦办法出台,将尽快实施。

  优先股一度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有专家认为,如果将优先股引入新股发行,一方面可以满足上市公司的融资要求;另一方面也会减少市场面临的大小非减持压力。但也有专家认为,优先股融资成本高于债务成本,其固定股利有损普通股东的权益。一直致力于推动优先股发行的著名投资人、上海重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高级合伙人、董事长裘国根不那么认为,他认为,优先股可以成为缓解新股IPO悬河,提升A股价值投资,传播理性投资的健康理念,支持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有效工具。

  优先股千亿吸金

  《证券市场周刊》:有人认为,“现在IPO市场最大的问题是公司上市不是为了集资发展企业,而是大股东及PE为了个人利益而进行的圈钱套现行为。很多上市公司及大股东是不愿意发行优先股,因为优先股是不能上市的,不能流通的,所以就无法让他们进行套现行为。”可见,优先股的实施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现在也只是酝酿阶段,之前的IPO改革意见中也未提到优先股问题。怎么让优先股制度落到实处?

  裘国根:事实上,证监会在《关于进一步推进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意见》中提出“积极探索和鼓励企业以发行普通股之外的其他股权形式或以股债结合的方式融资”。这实际上点出了监管层对于发展优先股制度的初步考虑。对于如何让优先股制度落到实处,我们有这样几个思路:

  首先,优先股作为金融创新在促进企业转型中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国务院在《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中提出“对实施产能整合的企业,要通过探索发行优先股……支持企业兼并重组”。通过将被整合企业债务转换为整合后企业优先股,这既不提高整体财务杠杆,也可保证债务的偿付安全。

  其次,优先股可以作为普通股IPO的有效补充,给予企业更多的融资工具选择。对于发展前景有信心的企业,优先股是一种高效的融资方式。同时,我们也建议证监会对于发行优先股的企业开辟“绿色通道”以提高优先股融资的便利性。

  最后,对于那些已经上市的企业,证监会也可以鼓励发行优先股融资以支持企业进行普通股回购,这将非常有利于提升优质公司的股价,改变A股市场估值体系结构扭曲的现状,提升中国资本市场价值投资、理性投资的健康理念。

  《证券市场周刊》:在美国市场优先股在存量股权中占比仅2%,如果在中国发行优先股,发行量大概有多少?

  裘国根:目前沪深两市总市值约21万亿,如果参照美国市场优先股存量占比2%计算,那么中国优先股市场可以达到4000亿规模。换一个角度看,目前中国包括保险放心保)、社保、企业年金和QFII等长期投资资金总量约10万亿,其中可投资于股票或股票型基金的规模约2万亿,如果其中20%可投资于优先股,那么规模达4000亿元。

  当然,这仅是依据资金量的简单静态估算,如果考虑到化解产能过剩行业整合过程中对优先股的需求,那么市场总量会大得多。优先股在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企业并购大潮中曾广泛使用,在当前中国经济处于结构调整的特殊历史时期,优先股也有望成为行业整合、企业并购中重要的金融工具之一。

  优先股需要勇气

  《证券市场周刊》:按优先股股份,每股必须支付固定的股息,而且这个股息率高于银行存款利率。这样是否会导致推出后“无人发行”?在优先股发行制度的设置上,应该要注意哪些因素?

  裘国根:优先股是指相对于普通股在利润分配及剩余财产分配方面享有优先权的股份。优先股的股息率表象上要高于公司债利率,而且股息需税后支付,但优先股是股权,没有公司债到期偿还的财务压力,因此对公司的终极财务风险要小于债权融资。

  在美国等成熟资本市场,优先股的股息率同样是高于贷款利率的,但优先股并未遭遇到“无人发行”的尴尬困局,所以对优先股的需求是始终存在的。考虑中国新型加转轨的资本市场环境,优先股可以在设计上针对不同风险偏好有所变化创新,例如增加可累计付息、可转换、可赎回等条款,以提升优先股的流动性。

  《证券市场周刊》:优先股发行对于蓝筹股板块会产生哪些影响?有人认为,“优先股发行对中小板创业板的影响不大”,您怎么看?

  裘国根:优先股是成熟完善资本市场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公司法》和《证券法》也为优先股的发行预留了空间,因此发展优先股并不存在法律障碍。发展优先股本身就代表着中国股市走向成熟健全,而在一个逐步成熟的资本市场中,蓝筹股应该有其合理的定价。

  对于“优先股发行对中小板、创业板的影响不大”的观点,我并不认同。我们的中小板、创业板中或会诞生真正的高成长公司,但依据成熟市场经验,这毕竟是小概率事件。人们往往只关注纳斯达克市场中的微软、英特尔思科、戴尔这样的伟大公司,但忽略了纳斯达克市场每年8%退市比率。显然,失败公司的数量远高于成功公司。另外需要指出的是,我们创业板股价高企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其具有多么美好的发展前景,主要问题是供给不足。再加上我们股市尚不成熟的投资文化,因此造成了当前创业板估值的虚高不下。

  《证券市场周刊》:发行优先股企业需要固定支付股利,因此这也自然会成为一项财务负担,影响了企业的扩大再生产。这是否是优先股发行的弊端?

  裘国根:优先股约定的股息支付是制度性约束,因此并不是任何公司都有能力或信心发行优先股的。如果优先股适用性很宽,那么它在成熟市场中的占比就不止2%了。

  《证券市场周刊》:有人指出,“优先股和存量发行必须双管齐下”,您怎么看这个观点?具体怎么操作?

  裘国根:如果新股发行制度改革可以有效地将融资方和投资方的利益更好的协调统一,那么优先股和存量发行(普通股IPO)双管齐下是可能的。如果普通股发行价格始终过高,发行人利益与投资人利益无法有效统一,那么普通股IPO悬河仍将困扰A股市场的平稳发展,双管齐下的设想则将很难成行。

(责任编辑:王旭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