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现身说法:五律师为乌龙指受害者支招

2013-09-12 13:56:45 和讯股票 

五大律师支招乌龙指受害者
五大律师支招乌龙指受害者

  和讯股票消息 周四上午,由和讯网中国股民呼叫中心主办的“光大证券(601788,股吧)内幕交易索赔认定及程序研讨会”在北京泛利大厦11层举办,和讯网中国股民呼叫中心本着保护投资者利益为出发点,希望借此次研讨会,通过专业律师来帮助投资者界定是否属于内幕交易的索赔范围内,以及索赔的法律程序。在研讨会上,投资者老梁现场讲述了自己在8.16当天是如何在市场异动下决定买入,又是如何在成交后被套的,前后损失了几十万资金,随后参加本次研讨会的五位律师发表了各自观点以及建议,实录如下:

  主持人:梁先生,我发现长期做股票的人心理素质还是非常好,看您非常乐观。梁先生委托的代理律师是杨律师,先请杨律师对他这个案子发表一下您的专业意见。

  杨兆全:确实投资人损失和光大证券(601788,股吧)之间的因果关系我想听完了之后我认为非常明显,之前做投资人保护有很多的风险,法院判决掌握的尺度也不一样,最后落脚点是在因果关系认定上,认为投资损失和被告的行为之间因果关系不明确、不明显。现在从光大证券违规行为来看,梁先生的损失和光大证券的行为之间,每一个步骤我们都看到了,因为它的错误行为导致投资人的损失。从梁先生的叙述过程中投资者并没有任何盲目或非理性的,相反是根据市场的反应、披露的信息进行理性分析以后做出的投资行为。所以,我认为这确实是应该得到法律保护的一位投资者。

  今天在这样的场合,其他的律师也是我们战壕里的老战友,为很多投资者提供过很多成功的保护,我们也要集中大家的智慧,为您的损失提供更多的法律帮助,也为其他更多的投资者损失提供法律帮助。相应,我们听听其他律师的观点。

  潘修平:听了梁先生讲述的过程我表示非常同情,惊心动魄,瞬间几十万元就没有了。听他的介绍,我知道受损失的是活跃做短线的老股民,像我这样的股民还来不及反应,指数上升和我也没什么大关系,所以我们要保护的主要也是这类投资者。听梁先生讲的情况,因果关系非常明显,损失也非常明确。这个事情很清晰,但现在还没有办法立上案,所以我们要通过媒体,不断到上海二中院去尝试,争取打动最过法院,尽快下发立案通知来维护像梁先生这样的股民权益。

  宋一欣:梁先生这个话我听了之后(感到)很悲哀,想起苏东坡的一首诗“谈笑间强弩灰飞烟灭”,我自己感受非常悲哀,在“乌龙指”的一瞬间,大批财富瞬间有没有了,灰飞烟灭。我的第一个感受,交易所真不能免责,是不是要赔偿是另一回事,但不能免责,交易所应该向前提受害的投资者到道歉,向证监会呼吁,否则无以面对证券市场。投资者在光大证券事件是不是可赔的呢?我认为是可赔的,第一要等证监会的处罚决定,第二要等一等证监会可能会在近期出台赔偿方案,我们几个律师已经写了呼吁书,希望中国证监会督促光大证券设立赔偿基金。

  《证券法》上还要完善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体系,目前有保护基金体系的,要设立证券交易风险基金,证券交易公司的结算风险基金以及为证券公司破产服务的,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如果光大证券赔不了,既然这是交易事件,应该拿出来赔。我查了,这个基金到底多少钱,什么功能,怎么运作一概没有信息,我认为这个信息和证券结算风险基金一样,都应该公开。亚新客车事件的时候我就提出,亚新客车事件应该用证券交易所的风险基金来赔,没有赔,今天这个话题又提出来了。

  还有证券结算登记公司的基金,证券投资者保护公司的基金,据说现在有380亿,昨天大家提出来,拿了这么多钱,对中小投资者赔了多少?好像没有一个人赔。撇开过去的问题不说,具体地我也希望陶律师能把我的意见带回公司。

  第一,除了为证券公司破产服务的功能以外,应该变成虚假陈述、内幕交易、操纵股价受害者的赔付基金。这是基金体系里下一部分。

  第二,由于违法导致上市公司破产的时候,受害的投资者可以救济,比如蓝田股份、久发股份这些投资者应该得到合理的救济。

  第三,证券市场出现重大的事件,比如“乌龙指事件”这笔基金应该作为后续补充的保障基金。

  光大证券建立基金,证券交易所基金,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已经有三个基金,我认为还不够,还应该建立第四个基金,学习美国的公平基金制度,美国证交会把违法行为人处罚以后的民事罚款罚没款项拿过来以后分给投资者。我们这个案子至少5亿,美国现在实施的效果,从2004年?2011年一共收了152亿,已经通过这个基金分掉110亿。我们不一样,罚没以后全部款项归财政部,我想问一个问题,凭什么归财政部,因为这种罚款罚没实际对价方是证券市场的受害者,你罚没了以后给国家干什么?国家连私人的财富都要,显得太小儿科了吧?所以我想问问财政部你要那么多钱干嘛。法律制度上是可以救济的,把《证券法》、《公司法》最后一条里有一条,两个法都明确规定,民事罚款和刑事罚金、行政罚款发生冲突的时候,民事赔偿优先,但这一条实际是个“冬眠条款”,从来没有人用过,过去我们做虚假陈述、民事赔偿的时候是想用来着,最后都赔了,没去用。

  如果股民一分钱拿不到,我们会告财政部,问题是没有发生,这个条款因此是个冬眠条款。但这个条款当中实际演绎出建立证券市场公平基金是完全有可能的。所以,我认为,光大案当中应该建立一系列的保护基金来保护投资者,对基金可赔范围和计算方式,在证监会公布方案以后,应该进行公开的听证,听证完结以后进行登记,而不像申科案以后公布方案之后没有任何改进的余地,应该出一个方案,让大家公示,召集社会闲杂和相关股民进行听证,使公正新大幅度提高,而不是基金公司自己搞一套,要么赔要么不赔,这是证券市场的大问题,不是你一家的小问题。

  主持人:陶律师是投资者保护基金的法律顾问。请陶老师讲一下目前这个保护基金在“8?16光大乌龙指事件”目前有哪些举动和措施?

  陶雨生:说这个问题我想和老梁说一下,我认为老梁这个投资行为是理性的投资行为,你这个损失将来到底能不能获得赔偿我还不能下百分之百的结论,杨律师刚才从法律上的分析是比较全面的,最终还是看证监会的行政处罚里哪一步是属于内幕交易行为,如果早上的行为是内幕交易行为,下午的交易还不一定挂得上钩,如果认定它下午做空行为是内幕交易,你下午追高的行为就有获赔的可能性。总的来讲,我们的法律像你这种情况下还获得不了赔偿的话,那就是法律要进行修改了,这是我们法律要修改的一个内容之一。我们法律要保护的,不仅仅是我们遭受损失,最后通过法律把我们排除到外面去了,就像原来说虚假陈述,立法的本意是有效填补投资人的实际损失,结果你搞的方法,人家本来损失了5万,结果用你的计算方法损失了2万,这叫什么法律。我支持你让杨律师代表你打这场官司。

  关于保护基金,一欣说证监会可能有这方面的想法,我没有这方面的消息。通过今天的会议我认为几个律师可以发出一个倡议,过去我们一直在呼吁,让光大证券设立一个赔付基金,现在来看估计没戏,因为连个说法都没有。所以,我们可以换个角度,这些律师也可以呼吁证监会要有克强同志讲的壮士断腕的精神,既然行政罚款顶格处理了,民事赔偿上也要有突破性的举措。我作为维权律师和其他律师一块儿呼吁,证监会责成保护基金公司专门成立一个工作小组,就投资者赔偿事宜做一系列工作。

  第一,从后台数据当中调取所有交易数据,哪些投资者遭受了损失,从后台都可以得到数据。

  第二,根据证监会将来的行政处罚决定,最后确定哪些投资者是适格的投资者。

  第三,给所有适格的投资者发去一封信,参照申科的做法,如果通过保护基金公司,下一步保护基金公司可以聘请律师和你签订具体的委托代理协议,让这些律师代表你向法院提起诉讼,至少我们可以呼吁这样的工作。这可能更可行一点。其他保护基金公司,也可能人家在做工作,我们法律顾问到目前为止没有得到这方面的信息,其他方面我就没法说了,至少我们可以呼吁这个事情上,证监会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宋一欣:你的发言里有个重要问题,投资者的赔偿款是谁来承担?

  陶雨生:光大证券,没成立专项赔付基金前不可能拿任何基金的款项。我们这些年一直呼吁要证监会成立这样的赔付基金,但到现在为止没有这样的基金,先行赔付目前都不现实,至少光大证券还看不出他有破产或还不起的可能性。所以,我们还可以继续做这个工作。

  薛洪增:梁先生的遭遇确实值得让人同情,梁先生的身份,如果从界定上讲应该属于“光大证券五龙指事件”的受害者,根据证监会初步的初步告知他属不属于内幕交易者还不好断言,如果按证监会初步告知的情况,如果对光大证券只按照内幕交易处罚,这种情况下,按内幕交易法律关系提起诉讼这里面还是有一定风险的。所以,我们要呼吁证监会追加对光大证券操纵市场和误导性陈述的处罚,如果把这两个处罚都追加进来,那么梁先生要参加诉讼,作为“乌龙指事件”的受害者的主体资格绝对是没有问题的。如果单纯按内幕交易来算,主体资格,因果关系的认定还是有一定风险的。

  证监会现在处罚结果出来以后,按内幕交易来认定,光大证券内幕交易受害者提起诉讼还是可以的,但我认为还是要等处罚结果出来之后再提起,现在国内法院已经有了受理和审理内幕交易的案件,起码受理没问题。在审理方面,实际上现在审判的实践还不容乐观,除了一个案件庭外和解以外,其他结果都不是太好。主要原因还是最高法院对内幕交易和操纵股价的民事赔偿案件还没有司法解释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在光大证券这个事件中,无论因为内幕交易遭受损害还是因为“乌龙指事件”遭受损害,我们提起诉讼,有些问题我们自己还是应当注意的,特别是可能面临的困难和因素要注意。

  第一,最高法院没有司法解释,我们代理过的案件,其中包括国内第一例操纵证券市场的案件,就被北京二中院和北京高院以最高法院没有司法解释为理由驳回起诉。“光大证券事件”是不是也会出现这个情况,当然这个案件不在北京审理,跑到上海审理,上海会不会参照北京的案例结果,现在不好预知。

  第二,在“光大证券事件”中,操纵证券市场和误导性陈述还没有认定,毕竟证监会目前还没有这个倾向,还需要去呼吁,如果这两者认定不了,像梁先生这样的受害者他的损失会不会获得弥补或得到赔偿真是不好说。

  第三,在“光大证券事件”中,适格的原告界定起来现在争议也很大,其中梁先生在内幕交易里是不是适合的原告,因为他买的是三个证券股,不是期货也不是股指期货,算不算证券交易里适格的受害者或原告在法律存在争议,这是不确定的,即便闹到法院里,光大证券的代理人也会提出这个问题。如果光大证券这个案件以内幕交易为案由提起诉讼,因为光大证券这个案件里涉及到股指期货和股指基金的内幕交易,这样的内幕交易形成案件进入审判将会成为国内的“第一案”,这在以前是没有审理案例的。对于提起诉讼的投资者以及代理律师都应当注意这些,因为“第一案”是“硬骨头”,将来啃“硬骨头”有可能会把牙磕掉的。

  第四,在“光大证券事件”是操纵股价和误导性陈述两方面互相影响,一方面是上交所的误导陈述和光大证券董秘的误导性陈述,这两个误导性陈述融合在一块儿,审理和代理这样的案件,它的难度、法律关系和复杂性会增加很多,我们一定有所警觉,做好充分的准备。作为证券投资者维权律师,我们会始终站在投资者维权的立场上,会想尽办法维护投资者的利益,起码最大限度地维护投资者利益,尽量推动证券市场健康的发展。

  潘修平:这件事情,我们现在在推动,也在受理股民的委托,目前看来这样的司法环境下难度还是很大,如果我们带着股民区法院立案暂时还是不能够推动这件事情。我和宋律师谈这事情已经第二次了,我们在呼吁,但效果不是很明显,会议里唯独没有见到法院,听不到法院的声音,如果再举办这样的会议,我们也希望能够把最高法院民二厅主管法官请过来,能听到我们股民和律师的声音,这样从下往顶层推动会比较有效果。

(责任编辑:金明正 HF02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