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定调IPO节奏与市场化并不矛盾

2014-05-25 13:49:49 证券市场红周刊 

  《证券市场周刊·红周刊(博客,微博)》特约作者济南 朱邦凌

  证监会明确今年6月到年底将计划发行100家左右IPO,并按月大体均衡发行上市,这是管理层首次对外明确IPO发行预期。有业内人士质疑这是行政干预下的IPO发行节奏控制,违背注册制改革的市场化精神。其实这种指责是有失偏颇的,IPO限量与市场化并不矛盾,也符合新兴加转轨时期我国资本市场的实际,是注册制过渡期的必要措施。

  IPO市场化改革须结合实际

  自2009年新股发行体制市场化改革以来,由于过度强调市场化,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投资者利益。前几年,新股发行“三高”现象愈演愈烈,众多100多倍市盈率发行的股票,都是打着市场化的大旗发行上市的。同时,新的成本极低的大小非和大小限源源不断地产生,并不断地在二级市场高价减持,造成股市资金的不断缩水,中小投资者不断失血。

  监管层已经明确,我国资本市场仍处于新兴加转轨阶段,要统筹好注册制改革的力度和市场的可承受度。在市场化改革过程中,适当的监管仍有其必要性,绝不能放任自流。所谓市场化,绝不是让拟上市公司不管二级市场的死活,随便以其愿意的时间点和价格出售股票。IPO节奏和价格由市场说了算,但在注册制过渡期也应该进行必要的行政控制,这也是注册制下加强监管的题中应有之义。放弃必要的行政控制,大量企业潮水般涌入市场,这种冲击是任何市场都无法承受的。IPO市场化改革,必须与我国资本市场实际相结合,这才是IPO改革实事求是的原则。

  IPO改革之所以不能实行完全不受节制的市场化,是由目前阶段我国资本市场整体非市场化特点决定的,IPO市场化应与A股整体市场化同步。

  应当肯定的是,新股发行制度历经多轮改革,已经基本与国际接轨,在市场化的框架下建立起了一套较为完备的发行规则,甚至连成熟市场采用的存量发行、自主配售都纳入进来,一级市场的改革远远走在了整个资本市场的前端。但二级市场的各项改革较为滞后,多年来资本市场的改革重点主要放在新股改革,改革的着力点主要放在IPO领域。退市制度虽然已经比较健全,尤其是2012年推出了新退市制度,但多年来退市制度并未得到严格执行,整个二级表现为鲜明的非市场化结构。而一级市场多年来实行新股核准制,新股都要经过监管部门的实质审核,目前虽然准备进行注册制改革,但在注册制过渡期IPO还需要进行发审委的核准,IPO审核端并未实质放开。可见,整个资本市场只有新股发行端2009年以来不遗余力地推进市场化,而整个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的新股审核端目前都是非市场化运行特点。在整体非市场化的背景下,不能单兵突进搞IPO市场化,需要对新股发行方及其市场化冲动进行必要的约束。

  A股特殊股价结构决定IPO改革不能缺少必要管控

  IPO改革之所以要进行必要的行政监管,也与我国资本市场的股价结构有直接关系。A股的实际情况是,股价结构扭曲,小盘股高溢价,大部分中小创股票价格与价值严重背离。而近年IPO市场化后发行的股票恰恰大部分是这类中小市值公司。小盘股的高溢价发行,并不是基于其内在价值,而是基于一个扭曲的估值体系,高企的价格并不是股票的确物有所值。在这种情况下,监管层疲于应对“三高”问题,推出的创新措施如存量发行、自主配售,因为“三高”问题与小盘股高溢价而陷入利益输送拷问。这种局面,使新股改革陷入市场化导致“三高”,公众却因“三高”不认同市场化的“囚徒困境”。这种股价结构不合理导致中小盘股的高溢价发行,如果不实行必要的行政干预,不控制其发行市盈率与发行节奏,实行所谓的完全市场化,那对投资者就是变相的掠夺。

  可见,监管层对外明确IPO发行预期,对新股发行进行一定的行政监督,是符合A股目前市场特点的,并不是所谓的倒退与回到计划时代。市场化不能教条主义地理解,况且市场化也不是改革的目标,只是新股改革的手段之一。A股特殊股价结构和目前所处的新兴加转轨发展阶段,注册制过渡期的实际,决定了IPO不能完全不切实际地推行市场化,需要进行必要的行政管控。另外,我们也应看到,交易所IPO并不是企业融资的惟一形式,正在兴起的新三板、区域股权市场,包括境外上市,都是可选项,有些可能是中小企业的更佳选择。

(责任编辑:于晓明 HN02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