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百亿箱子

2014-06-09 11:19:13 证券市场周刊  杜鹏 王伟

证券市场周刊2014年第17期
证券市场周刊2014年第18期

  本刊记者 杜鹏 王伟/文

  一年十倍的神话,在成都三泰电子(002312,股吧)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三泰电子”,股票代码:002312.SZ)身上上演——2013年3月至2014年3月期间,三泰电子股价从4元多一路攀升至近40元,几近10倍,市值也一度高达145亿元。

  截至2014年一季度末,除了发起人补建和骆光明外,三泰电子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全是机构投资者,包括公募基金在内的机构投资者共计14家,持股比例占流通A股的27%,高峰时持股市值达到20亿元。其中,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公司持股最多,达到1126万股。

  作为一家专业从事金融电子设备及系统软件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的上市公司,三泰电子的主要产品是电子回单系统、ATM机监控系统和银行数字化网络安防监控系统,借助2013年中国加强金融安全的春风,三泰电子受到了资本市场的疯狂追捧。但更重要的是,三泰电子股价的飙升与一个名为“速递易”的箱子有关。

  三泰电子于2012年底推出“速递易”业务,立足于解决“最后100米”的物流难题。相比一般快递需要快递员在收货点通过电话逐个通知收件人取件,“速递易”业务在小区、写字楼、学校布放快递箱,快递员扫描快件条码,输入收件人手机号码,把快件放入快递箱,系统自动向收件人发送短信提取码,收件人凭提取码可取走快件。

  三泰电子计划将“速递易”业务作为全国物流网络的终端接入端口之一,在形成规模优势后,可以衍生出广告、精准营销、电商配送渠道等各项增值业务,形成O2O综合业务平台,并为公司的社区金融服务业务发展战略奠定基础,这正是三泰电子走出一波10倍行情的核心所在。

  《证券市场周刊》曾于2014年3月底发布《三泰电子速递易网点成谜》一文,对公司的“速递易”网点数量及供应商资质提出质疑,三泰电子发布公告予以解释。之后,本刊记者又奔赴三泰电子在成都的大本营进行调查,发现:公司对其2012年第二大供应商、2013年第一大供应商的采购额,远远超出该供应商的工商年检收入,更为蹊跷的是,该供应商挂着的门牌居然是“三泰电子”,公司存在隐瞒关联交易的嫌疑。此外,三泰电子的部分供应商或难觅踪迹,或资质欠佳。

  同时,“速递易”的商业模式也面临着考验,三泰电子一味追求快速扩张形成规模效应,能否最终改变盈利前景仍是一个未知数。

  部分供应商的收入额与三泰电子财报数据存在较大差距,且公司涉嫌隐瞒一家主要供应商的关联关系。

  成都启宏:采购额不符 涉嫌隐瞒关联关系

  成都启宏机械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成都启宏”)为三泰电子2012年第二大供应商,采购额2993.01万元;2013年,成都启宏则跃升至三泰电子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额高达1.5亿元,同比大增400%。

  对于成都启宏2013年采购额的暴增,三泰电子公告称,供应商排序发生变化与公司近年收入成本结构发生变化具有对应关系。

  由于成都地区2013年年检资料尚未报送,本刊记者未能获取成都启宏2013年的工商资料,但其2012年的工商资料仍表明,三泰电子采购额涉嫌造假。

  2012年年检报告显示,成都启宏当年收入为921.82万元,与三泰电子2993.01万元的采购额相差甚远。

  成都启宏主营机械零部件加工及销售,成立于2006年,发起人为傅宏和肖启成,肖启成任法定代表人,注册资本50万元。2012年11月,通过引入新股东,成都启宏注册资本变更至200万元,变更后自然人股东肖启成、傅宏、杨曦、刘盛明、黄明伦、庄瑞刚持股比例分别为15%、25%、18%、13.5%、5%、23.5%。

  根据工商资料,本刊记者来到了成都启宏的注册地址成都蛟龙工业港青羊园区黄海路2座,厂区里面有一个约2000多平方米的仓库,员工正在组装“速递易”箱子。

  “这个工厂并不负责生产,只是装配‘速递易’箱子,”一位员工向本刊记者透露,他们有好几个点在做,黄海路厂区只是其中一个,在成都市郫县红光镇还有一个,工厂的负责人在那边。这名员工还给了本刊记者红光镇厂区一名负责人的电话。

  随后,本刊记者来到了郫县红光镇,成都启宏郫县厂址位于红光镇港中路168号,但其门口挂着的牌子却是“成都三泰电子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基地”。

  “成都启宏这里怎么挂着三泰电子的牌子呢?”本刊记者向一位厂区的员工询问。

  “(这)就是三泰电子,启宏和三泰电子合并了,”上述员工对本刊记者表示,“启宏已经并入三泰电子的旗下,我们老板以前是三泰电子的经理,这里以前生产银行ATM机,现在生产‘速递易’柜子。”

  本刊记者还与黄海路成都启宏员工告知的负责人进行了电话联系,对方称,他本人就在港中路168号办公。

  根据工商资料,位于红光镇港中路168号的工厂名称并非叫成都启宏,而是成都路科思达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4月23日,注册资本500万元,股东与成都启宏完全一致,也是自然人肖启成、傅宏、杨曦、刘盛明、黄明伦、庄瑞刚,而且持股比例也完全一致,分别为15%、25%、18%、13.5%、5%、23.5%。

  此外,成都人才网于2013年3月发布的一则招聘信息也显示,成都启宏是三泰电子的生产基地,而其欲招聘人员的工作地点为郫县。

  由此可见,三泰电子涉嫌隐瞒与成都启宏之间的关联关系,成都启宏2012年的收入额与三泰电子的采购额严重不符,三泰电子涉嫌违规。

  《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上市公司与关联法人发生的交易金额在三百万元以上,且占上市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 0.5%以上的关联交易,应当及时披露。上市公司与关联人发生的交易金额在三千万元以上,且占上市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5%以上的关联交易,除应当及时披露外,还应当聘请具有从事证券、期货相关业务资格的中介机构,对交易标的进行评估或者审计,并将该交易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成都中盈:收入低于采购额

  在三泰电子2009年12月上市前后,成都中盈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成都中盈”)多年来均位列公司前五大供应商之列(2011、2013年除外)。

  2006-2012年(2011年除外),三泰电子对成都中盈的采购额分别为919.66万元、1211.92万元、1243.93万元、672.97万元、964.67万元、1573.29万元。

  工商资料显示,成都中盈成立于2002年8月30日,注册资本1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何明,主要销售计算机及配件。

  根据工商年检材料,成都中盈2010年收入额仅为753万元,远低于三泰电子当年964.67万元的采购额(即使考虑到增值税)。

  而且,成都中盈在2002-2005年期间收入很少超过200万元,但2006年却一跃增至1355.64万元,较上年大幅增长6倍。巧合的是,三泰电子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成都中盈经营数据最早就截止到2006年。

  工商资料显示,成都中盈的注册地址是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1号1栋B单元11楼B6号。本刊记者来到上述地址,发现成都中盈的办公面积约为60多平方米,共有4个工位以及一个经理室。

  “我们并不生产,只是备货做贸易,主营产品为DVR硬盘,主要用来存储视频监控文件,”一位员工对本刊记者表示,“我们主要通过工程商向成都的一些银行或者其他机构提供DVR硬盘,和成都大部分主要的工程商都有合作,但这些工程商规模都不大,10-20个人左右的样子。”

  “近几年公司在旺季(一般在年底)一个月可以卖1000多片硬盘,淡季一个月200-300片硬盘,一片硬盘的单价在550元左右(2TB,价格会浮动)。”该员工对本刊记者表示。

  成都凌云:踪迹难觅

  成都市凌云通讯有限公司(下称“成都凌云”)为三泰电子2013年第三大供应商,采购额为3863.12万元。

  根据工商资料,成都凌云主营通讯设备及配件、通讯器材、五金交电、机电产品,成立于2001年1月5日,法定代表人为杨国臣,注册资本50万元,注册地址为成都市交大路188号。

  本刊记者在上述注册地址发现,成都市交大路188号是一个叫“香榭里”的居民小区。“不知道这里有一家叫成都凌云的。”小区一位保安对本刊记者称。

  本刊记者通过搜索发现,成都凌云的具体地址为成都市金牛区香榭里A3-4-1。

  本刊记者在香榭里小区里找到A3-4-1房间,在该房间工作的一位男士称,在这里办公的公司不是成都凌云,并拒绝了本刊记者的进一步询问。

  重金豪赌的“速递易”业务盈利模式前景不明,对于三泰电子而言,是涅槃重生,还是水中月呢?

  按照三泰电子的描述,目前“速递易”业务正在试点的盈利模式有收件、寄件、超期和广告四种,且都是“在成都充分实践证明行得通的基础盈利模式”。2013年,“速递易”产生了126万元的营收,“主要来自成都部分网点试点的快递收费、超期包裹、传统广告,还尝试了一些寄件收费。”

  “我们通过基础的盈利模式让它生存下去,规模起来以后就要用互联网思维思考。速递易实际是一个线下入口,产生大量用户黏性之后就可以用互联网方式获得高额盈利,方法很多。”

  但在被投资者问到现在“速递易”的收费处于何种阶段时,三泰电子给出的回答是,“路已经跑通了,但是我们还没有实践而已,我们想必须先做到第一规模,自然就有了公信力。”“盈利是一把双刃剑,我们只是先想将这个收费跑通,先做尝试而已,去年收了126万元,这就说明了未来的收入也不是问题。”

  换句话而言,三泰电子一方面表示希望通过四种基础盈利模式让“速递易”生存下来并扩大规模,一方面又表示目前考虑收费不利于扩大规模,先做大规模更重要,这多少反映出三泰电子在推进上述收费模式过程中存在的两难处境。

  成都市“华宇·蓉国府”小区是一个拥有“速递易”服务的小区。本刊记者走访中发现,该小区物业对类似“速递易”的第三方公司持开放态度,这意味着三泰电子的存量网点存在被出价或其他条件更优的竞争对手夺走的可能性。

  由此也可以预计,三泰电子的进场成本(为了竞争在小区放置箱子的权利)和运维成本(为了创造更好的用户体验)很可能都会因此而上升。

  在存量网点,除了“速递易”设备外,三泰电子需要支付的其他成本包括7天24小时运转的电费(一些比较高档的小区是以商业用电单价计费,例如华宇·蓉国府,成都商业用电为0.86元/度,民用电通常在0.52元/度至0.62元/度之间),电信设施网络使用费(向收件用户发送提取码短信),7天24小时运转的主柜电脑、监控摄像头、监控录像硬盘等易耗品的折旧和摊销。

  三泰电子在投资者关系活动中曾提及,一个“速递易”网点设备的成本约3万元,折旧年限为10年,但像电脑、摄像头、硬盘这样的易耗品折旧年限以10年计算着实令人怀疑,尤其是在高强度的使用之下。

  根据三泰电子的战略计划,扩大网点数量是当前“速递易”业务的重中之重。在一次投资者关系活动中,有机构问,“速递易”人员从200增长到800,增长部分的人员主要是做什么的,三泰电子就表示,主要是网点拓展人员。而且三泰电子坦承,目前“速递易”项目的主要挑战就是推广成本带来的资金压力。

  然而,就像其他制造商在快速扩张过程中往往遭遇产品质量控制难题一样,处于快速扩张阶段的“速递易”也遭遇到一些物业和用户的抱怨。

  华宇·蓉国府的物业管理人员对本刊记者表示,曾经出现过住户凭短信提取码取件但取错包裹的事故,后来通过监控录像,找回了被误取的包裹。

  另一个拥有“速递易”服务的小区成都市丽都花园城的物业保安则对本刊记者表示,“速递易”主柜电脑近来多次死机,住户输入提取码后,箱子门没有弹开,电脑操作系统也失去反应,保安不得不自己关闭电源重启后才解决问题。

  对于收件用户而言,如果在快递员将包裹放入“速递易”箱子后不能及时收到系统发出的提取码短信(具体原因包括电信系统延迟或手机安全软件自动拦截等等),很可能导致包裹超期。部分用户在天涯论坛上抱怨,自己在网购时留的是自家地址,但未经快递员告知,包裹就被放到了“速递易”箱子,并且没有及时收到短信通知,造成了罚金损失。

  “速递易”业务的设计初衷是让用户在网购时填写“速递易”箱子的邮政地址作为收件地址,本刊记者走访的网点中,每个“速递易”箱子上都贴有邮政地址。但实际使用中,用户仍旧习惯性地填写自己住处的地址,而快递员也常常“习惯性”地不打招呼就直接把包裹放入“速递易”箱子中,这就存在一旦出现问题就难以追责的风险。

  本刊记者在“速递易”主柜电脑上查询到的相应条款显示,“由于投递人(通常指快递员)输错手机号码,或者短信延迟、丢失或其他情形导致收件人未及时收取快件者,由过错方承担赔偿责任,速递易不承担赔偿责任。”但从用户角度出发,短信服务由“速递易”提供,如果严重延迟或者没有收到,“速递易”难以撇清责任。

  根据三泰电子的介绍,“速递易”一个运维人员通常要负责多个小区,“看小区密集程度,一个人负责10个、30多个小区的都有。”而伴随网点数量快速扩张和推广、入场等前期费用压力加大,运维人员的工作量预计还会增大,对应的用户体验很有可能将出现下降。

  广告收费:效果存疑

  以最直观的广告模式为例,在本刊记者走访的拥有“速递易”服务的成都市4个社区、1个写字楼中,未在任何一处看到有商业广告。

  三泰电子曾在投资者关系活动中表示,“广告硬件设计方面,只要将柜门卸载下来,加上夹具就可以换上液晶广告屏”,“就成都地区来说,有很多商家来谈,但是我们想把平台做得更好,更有价值,再释放这个盈利模式,广告效果也会更好。”

  三泰电子表示,成都地区已经有广告代理公司愿意每月向其支付2500元来获得单个网点的广告代理权。在配股说明书中,三泰电子则表示,在参考很多业内人士的看法后,其对传统广告收益的“客观”估值为每个网点每月1000元。

  那么,三泰电子为何迟迟未推动广告这种最简单(而且也不会令快递员或收件用户利益受损)的盈利模式呢?或许另有原因所在。

  根据本刊记者的观察,通常一个包裹的取件在1分钟之内就可以完成,而其中的大部分时间,收件用户都只是专注于在“速递易”主柜电脑屏幕前操作、输入系统发到他们手机上的短信提取码。随着提取码成功输入,放有对应包裹的箱门自动弹开,用户取完包裹后便关门而去。综合来看,收件用户在收件全程中只有从屏幕前走到箱门处的几秒钟和关上箱门离开时的几秒钟有注意力空隙,但前一空隙处,大部分人的注意力焦点是弹开的箱门,后一空隙处,相当一部分人更关注自己刚取到的包裹,甚至迫不及待地想要拆开(一些小区“速递易”机柜箱子旁放置的垃圾筐充满了废弃的快件外包装,就说明了这一点)。“速递易”若正式开展液晶屏广告业务,能够从收件用户那里争夺多少注意力,效果还十分难说。

  另外,每个网点“速递易”箱子摆放的位置也不同。在本刊记者到访的5个成都网点中,4个网点的箱子都放在相当隐蔽的位置,例如中华名园二期将箱子放在小区大门旁类似传达室的独立屋子;华宇·蓉国府将箱子放在小区室内活动中心,旁边还有两张乒乓球桌;西南建筑设计研究院将箱子放在紧挨写字楼侧面的一个类似于银行自动取款区的玻璃隔间,很不起眼;万年场锦绣东方的箱子更为隐蔽,藏在社区棋艺社活动室一旁的拐角处之后,若没有经人指点,很难找到。只有丽都花园城将箱子放在小区铁门外、物业传达室的对面,位置相对显著。这意味着除了收件用户以外,许多网点的广告可能很难获得更多的受众。

  快递收费:非快递员所必需

  关于快递收费的模式,本刊记者在上述成都市“速递易”网点与快递员交谈时了解到,到2014年4月下旬,这些网点都还未开始对快递员收费,但快递员们都已经了解收费的价格。“小包裹一个4毛,大一点的5毛或6毛,我派一个件只赚一元钱,打个电话也才1毛。”在万年场锦绣东方,天天快递的一名快递员说道。他还表示,如果收费,他会优先考虑打电话联系收件人,但他希望最好不要收费,因为“速递易”确实给他带来了许多便利,有了“速递易”,他进了小区都不联系收件人,直接把包裹放进“速递易”箱子,“速递易”系统会自动通知收件人来取,省时省力。

  快递员们考虑是否向“速递易”付费还与他们的派件业务量大小有关。若业务量比较小,快递员会倾向于先打电话联系收件人,对方若无法马上收件再考虑是否用“速递易”;若业务量较大,快递员时间和精力有限,使用“速递易”或是划算的选择。

  似乎,“速递易”快递收费模式的前景还是较为光明的,但两个现实因素却令其蒙上一层阴影:“速递易”箱子数量远远不足,而每个社区可以再划拨出来放“速递易”箱子的空间却十分有限。

  本刊记者在走访华宇·蓉国府和万年场锦绣东方两个社区网点时,正好遇到快递员想要往箱子中存入包裹,但无奈发现所有箱子都满了的情况。在万年场锦绣东方,本刊记者看到韵达快递一名快递员提着一大筐包裹(数量约有30-40个)来到“速递易”箱子跟前,操作投件后见没有空箱子可放,只好一个个地给收件人打电话。在这个住户规模至少在2000户以上的社区,“速递易”箱子也仅有108个,而这已经是所有到访网点中,箱子数量最多的之一。

  箱子数量的局限,无疑令收费规模受到限制,但比起这一点,可扩展空间的有限或许才是最大的约束。华宇·蓉国府的物业管理人员对本刊记者明确表示,能放置箱子的多余空间并不多。

  在其他社区网点,本刊记者同样留意到,由于这些小区在规划设计时并没有考虑到“速递易”箱子的存在,基本上每一块可以利用的空间都已经被占满,能够给其单独提供一个小房间已经是相当奢侈,一些小区如丽都花园城甚至不得不将“速递易”箱子放到小区的铁门外,只是在其上简单加一个塑料棚以防止日晒雨淋。可想而知,未来想要对这些存量网点进行箱子数量的扩展并非易事。

  当然,三泰电子可以通过快速开发新网点来提升箱子的数量,从而扩大快递收费的规模,但是随着越来越多新面孔加入竞争,甚至包括京东、菜鸟物流这样的巨头,有限的社区资源必定有被瓜分完毕的一天,快递收费带来的收入规模肯定会来到一个上限。

  以平均一个网点72个箱子、每个箱子每天被使用一次进行粗略计算,一个网点每天的收入为33.6元(16个大箱子每个6毛、16个中箱子每个5毛、40个小箱子每个4毛),每个月收入为1008元。

  根据三泰电子的调查,全国“比较有价值”的小区数量约为5.7万个。截至2013年底,三泰电子已有“速递易”网点数量为1200个,计划2014年新增1万个网点,2015年新增3万个网点。

  超期罚金:易惹怒用户

  根据本刊记者在“速递易”主柜电脑上所看到的超期收费说明显示,“投递到速递易箱子内的物品免费存放48小时,收件人在收到取件短信密码后48小时内仍未取走快件物品,速递易将按每24小时收取1元超期保管费用。”

  根据本刊记者了解到的情况,超期收费的确正在收取,一旦超过48小时,收件人需投入相应数量的罚金才能打开箱门。在硬件方面,“速递易”主柜电脑屏幕下方偏右有一个硬币投币口和出币口,屏幕下方最左侧则有一个类似“入钞口”的模块。

  但正如上文所述,超期收费的模式可能会严重影响用户体验,而且由于设备原因导致用户延迟收或未收到短信而导致的超期,潜藏着产生纠纷的风险。

  寄件收费:还很遥远

  根据三泰电子的描述,目前快递公司的标准包裹收费8-12元,如通过“速递易”寄一个10元的包裹三泰电子将从中抽取3元,每一个投递的人只要通过身份验证都可以寄件。

  但在本刊记者到访的“速递易”网点中,并没有在“速递易”主柜电脑操作系统里找到寄件功能,也没有听到快递员提起过这个功能。但在硬件方面,主柜电脑屏幕正下方确有一个类似火车票自动购票机二代身份证感应区的模块。

  国信证券在2014年3月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预计,“速递易”寄件收费模式或将从2016年启动。

(责任编辑:于晓明 HN02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