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勤上光电深陷违法漩涡 实控人行贿35万原始股

2015-01-26 13:02:10 证券市场周刊 

    1月8日,广东省原科技厅厅长李兴华受贿一案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检方指控,李兴华在任职期间,收受贿赂4000余万元,其中包括企业干股折合2000余万元。在行贿者名单中,勤上光电(002638,股吧)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李旭亮之名赫然在列。

  作为LED行业的龙头企业,勤上光电曾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市场“神话”。然而,上市之后的勤上光电却深陷丑闻泥潭,难以自拔。

  2014年12月1日,勤上光电再次因信息披露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随后发布了退市风险警示公告

  勤上光电“神话”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实际控制人行贿35万原始股

  1月8日,广东省科技系统腐败窝案核心人物李兴华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受审。

  检察机关指控,李兴华在任职科技厅厅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贿赂4000余万元。包括人民币1995万元、美金3万元、港币110万元,以及企业干股折合人民币2160万元。其中,勤上光电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李旭亮向李兴华贿送勤上光电原始股35万股,估值840余万元。

  证据资料显示,李旭亮以每股3元的价格向李兴华配售勤上光电原始股35万股,双方签订认购协议。而用于认购原始股的105万元认购款亦由李旭亮本人垫付,且垫付的款项可待公司上市将股票变现后再行偿还。

  2007年10月25日,李兴华将认购的35万原始股登记在其外甥张博名下。

  此后,李兴华多次在科技系统会议和公共场合上对勤上光电予以肯定,并在主持召开党组会议讨论相关项目资金下拨时,决策通过了勤上光电向科技厅申请的多个科技扶持项目,帮助勤上光电获得科技扶持资金共计4245万元。

  不仅如此,李兴华还主动为勤上光电牵线搭桥,一边为勤上光电介绍科研团队,一边帮助勤上光电进行了多轮融资。

  为感谢李兴华的关照,李旭亮在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晚上到李兴华家中拜访,贿送现金70万元,李兴华没有拒绝。

  2011年11月,勤上光电上市。2012年底,原始股交易解禁,李兴华交待张博将持有的股份卖出,获利500余万元。

  然而,2013年,纪检部门开始对广东科技系统的贪腐问题展开清查。李兴华担心自己的问题暴露,便交待张博将李旭亮垫付的105万元认购款归还,同时交待其弟李梅华将现金70万元退还给李旭亮。2013年三四月份,张博与李旭亮联系,将105万元垫付款交还给李旭亮的妻子温琦。李梅华也在与李旭亮联系好后,由李旭亮派其妹夫黄智勇到广州找李梅华取回70万元。

  除了上述两条之外,起诉书中还提到,李旭亮曾将广东晶湛节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晶湛节能”)约33%的股份送给了李兴华,李兴华将该部分股份登记在妻姐夫张耿良名下。

  但晶湛节能只是李旭亮上市前为进行关联交易虚增收入而设立的空壳公司,公司在注册完成之后便抽走了资金,甚至在成立之后的两年里都没有营业收入,因此李兴华未能从该公司分得红利。

  李旭亮的创业“神话”

  勤上光电的成长史,同样是李旭亮的创业史。从1994年公司成立到2011年勤上光电上市。十七年间,李旭亮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企业“神话”。

  根据资料记载,李旭亮自幼家境贫寒,甚至连当年上大学的学费都是靠亲戚帮忙才勉强凑够。1988年大学毕业后,李旭亮被分到一个中外合资的出口企业工厂做技术员。因为个性吃苦耐劳,两年后,李旭亮成为了工厂的一名工程师。然而,由于工厂的效益不断下降,李旭亮在转作销售一年之后,最终选择了离职创业。

  1992年,李旭亮辞掉了工作,从亲友处借了3000块钱,在村子里租了一个晒谷场,搭起一个简陋的工棚,买了几台旧设备,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

  199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李旭亮结识了来自美国Eversta公司的中国区主管和经理,通过和美国客户的接触,李旭亮决定将企业的发展方向定位为出口圣诞灯。

  1994年,李旭亮通过挂靠东莞五矿进口贸易部(下称“东莞五矿”)与(香港)鼎建实业有限公司(下称“鼎建实业”)签订了合作协议,合伙设立东莞勤上五金胶制品有限公司(下称“勤上有限”)。当时,李旭亮出资150万元港币,鼎建实业出资280万元港币。

  然而,尽管公司是合伙成立了,但实际上却只有鼎建实业实缴出资326万元港币,东莞五矿并没有实缴出资。

  1996年,李旭亮通过东莞五矿对勤上有限进行了增资,一举出资港币1603万元。这次李旭亮可是拿出了真材实料,从厂房、设备到宿舍、食堂,甚至是移动电话、皇冠汽车一应俱全。其中,仅员工宿舍就有3514平方米,估值238.9万元。

  从3000元的启动资金到坐拥千万资产,仅仅用了三年时间。而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年的李旭亮才刚刚30岁。

  之后,李旭亮的企业收入呈现出几何式的增长。1998年,有媒体报道称,李旭亮的企业出口额度已经超过5000万美元。

  而到了2000年,李旭亮的户外装饰灯的销量更是号称排在了全球第一。

  进入21世纪以后,李旭亮的圣诞灯生意开始遇冷,订单不断减少,净利润持续下滑,为了增加收入,李旭亮甚至卖起了烧烤炉。就这样持续了四年,直到2004年,李旭亮还是没找到企业的救赎之路。

  又是偶然的机会,李旭亮了解到半导体照明和LED应用的相关政策后,决定将企业向LED方向转型。然而,对于当时的国内而言,LED算得上是高新技术,李旭亮在LED领域尝试了三年,却始终不得要领。2007年4月,李兴华升任广东省科技厅厅长。之后,在东莞市科技局领导的引荐下,李旭亮认识了刚刚升任厅长的李兴华。

  至此,李旭亮的企业迎来第二次发展机遇。为了加快发展,李旭亮不停地在资本市场融资,并开始积极备战IPO。2008到2010年,三年时间里,李旭亮先后和各类机构投资者签订了12份对赌协议。尽管大多数协议都以失败告终,但“赌性”爆发的李旭亮却乐此不疲。

  2011年11月,勤上光电成功上市。

  深陷违法违规漩涡

  上市后的勤上光电没能保持它的“神话”色彩,反而是深深地陷入违法违规的漩涡中,无法自拔。面对接连不断曝出的丑闻,勤上光电过往的“传奇”经历似乎也开始变得虚幻起来。

  2013年5月4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勤上光电立案调查。2014年5月13日,勤上光电发布收到广东证监局《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公告》。

  公告显示,2008年至2011年间,勤上光电公司与广州市芭顿照明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巴顿照明”)、广东品尚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品尚光电”)关联关系及发生的关联交易未依法披露;公司2008年度与内销第二大客户的交易情况未依法披露。

  根据资料,品尚光电的成立日期为2010年10月8日。然而就在注册成立17天之后,该公司便同勤上光电签署了过亿元的产品买卖合同,成为勤上光电2010年内销第三大客户。等到2011年上半年,品尚光电更是成为勤上光电内销第一大客户。

  调查结果显示,品尚光电的联系人为黄灿光,此人的另一身份为勤上光电发展部经理,且曾经担任过勤上光电的监事一职。

  芭顿照明注册于2008年下半年,同样是在成立当年,芭顿照明也向勤上光电大量采购LED产品,成为该年度第三大内销客户,采购额达1573.5万元。而芭顿照明的法人代表同样是黄灿光。

  晶湛节能则是成立于2007年底,在2008年向勤上光电采购了1200万元的产品,位列勤上光电当年内销五大客户中的第二,采购额占勤上光电当年销售收入的2.62%。但工商资料却显示,晶湛节能在2008年及2009年的营业收入均为零。

  就在《行政处罚决定书》发布一个月之后,勤上光电突然发布公告称,包括公司创始人李旭亮在内的四位高管,集体宣布辞职。一时间,流言四起,大有山雨欲来之势。

  2014年12月1日,勤上光电再次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12月13日,勤上光电发布了退市风险警示书。

  时至今日,勤上光电的官网首页还张贴着应用LED灯设备的人民大会堂图片;60年阅兵仪式上的LED屏幕曾经一度成为勤上人炫耀自身的资本。然而,当吹散了遮在身上的“迷雾”,勤上光电“神话”的背后,还能留下什么?

(责任编辑:王钠 HN02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