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变味的高送转

2015-02-26 10:44:13 证券市场周刊 

  本刊记者 杨现华/文

  虽然海润光伏(600401,股吧)(600401.SH)已经停牌,但此时公司前三大股东已经在高送转的利好掩护下套现数十亿元,留下的则是跟风高位买进的众多散户们。

  海润光伏的投资者们正备受煎熬,因为该股已经连续两年亏损,即将戴上“ST”的帽子。然而,就在业绩地雷爆发之前,海润光伏的大股东们已经提前上岸,这些不知情的散户们则留在了原地。海润光伏的高送转带给市场的不是惊喜,而是一场空欢喜。

  每到岁末年初,A股市场必将上演一次高送转行情,业绩优秀的公司此时往往通过分红送转的方式回馈投资者的信赖。然而,也有一些公司,虽然业绩一般甚至亏损,也顺势推出高送转,在这些“虚假”的利好背后,减持、解禁如影随形,这种变味的高送转已经成为有损中小投资者利益的操作方式。

  海润光伏:高送转掩护巨额减持

  1月23日,海润光伏的前三大股东江苏紫金电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紫金电子”)、江阴市九润管业有限公司(下称“九润管业”)和董事长杨怀进提议,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20股。三位股东表示,该分配方案与“公司实际情况相匹配”。

  实际上,在海润光伏推出高送转之前,公司的股价已经有所反应。1月份开始直至推出高送转预案之前,公司股价的上涨幅度已经超过30%。在方案推出后股价达到顶点,随之而来的是高空坠落,因为在高送转的同时,海润光伏的这三大股东打算集体“撤退”了。

  在提议高送转的同时,三大股东也披露了减持方案,董事长杨怀进未来12个月将减持不超过3453万股;大股东紫金电子和二股东九润管业的减持上限则是全部股份。

  实际上,在公布减持计划之前,这三家股东已经开始行动了。从2014年12月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开始,这三家股东就争先恐后开始了密集抛售。在高送转方案前后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内,海润光伏原第一大股东紫金电子的持股量就从2.62亿股骤降至1.38亿股,二股东九润管业从1.93亿股降至1.14亿股,董事长杨怀进的减持数量也达到250万股。

  根据深交所大宗交易平台提供的数据,从2014年12月15日至2015年1月28日,不到两个月时间,海润光伏的累计成交额就达到28.28亿元,其中包括公司部分高管的减持金额,但大部分都被公司前两大股东包揽。

  在减持方案披露之后,海润光伏的股价掉头向下,连跌5个交易日,直至1月31日盘后停牌,累计跌幅已经接近20%,但留给海润光伏投资者的噩梦还没有结束。就在停牌当晚,海润光伏发布业绩预告称,预计2014年公司将亏损8亿元左右,由于上一年度已经亏损,公司将板上钉钉戴上“ST”的帽子。

  对于巨亏原因,海润光伏称,“一方面受资金影响,公司项目启动较晚,同期开工建设的项目推进力度受到限制;另一方面,受国家能源局2014年下半年所出台相关政策的制约,延迟了公司项目出售进度,极大地减少了当期项目的可实现利润。”

  无论是在三季报中,还是在几天前的高送转方案中,海润光伏都没有提及业绩巨亏的任何消息;然而,就在高送转方案已定,公司前三大股东争相减持之后,公司的业绩地雷才被引爆。

  虽然上交所也发来了问询函,董事长杨怀进也表示,在利润分配提议的股东大会召开前,不会再减持,但紫金电子和九润管业仍会继续减持步伐。更重要的是,近30亿元的真金白银已经落入减持方的口袋中。

  很难相信上述三名股东对海润光伏巨亏的情况并不知情。杨怀进不但是公司董事长,也担任总裁一职,其与大股东紫金电子是一致行动人;九润管业的实际控制人任向东正是海润光伏的上一任董事长,在2014年10月中旬刚刚卸任,作为董事会的核心成员,不知道公司的经营业绩几乎就是天方夜谭。

  高送转往往意味着公司业绩良好,而海润光伏却将高送转变成了一出闹剧,减持套现才是他们真实的目的。即使将来监管部门对其有所惩戒,但与到手的实惠相比,这些都不值一提,这也是他们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原因之一。

  与海润光伏同样送出10转20的赛象科技(002337,股吧)(002337.SZ)也已经被深交所所关注。2月3日,赛象科技公布2014年年报,当年公司营收同比增长7.3%至7.21亿元,归属净利润同比增长4.92%至0.51亿元,但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公司的归属净利润同比增速将下降近5%。就是这样一份平淡的业绩,赛象科技在2014年12月25日仍然抛出了上市以来力度最大的分红方案。

  在提出送转之前,赛象科技实际控制人张建浩控制的新疆甬金通达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宣布,计划在自12月2日起的未来6个月内,减持其所持有的5700万股股份。提出计划时,上述股份市值超过10亿元,按照目前30元的股价,市值已经飙升至17亿左右。唯一的区别是,海润光伏的股东已经减持大半,而赛象科技还未开始而已。

  同样,一些上市公司在推出高送转的同时,往往伴随着大股东的解禁。在大股东解禁之后的送转股份,在以后减持时不需要交税,这一规则让他们“忍”了3年才推出送转方案,而与高送转最为密切的业绩要求则慢慢褪去了身影。

  高送转成避税工具

  海润光伏因为减持而引发监管部门关注而焦头烂额之时,另一家高送转公司-永大集团(002622,股吧)(002622.SZ)股价已经创下上市以来的历史新高,在高送转预案披露后,公司市值几乎翻了一番。

  与海润光伏一样,永大集团也是早早就披露了高送转方案。2014年12月22日,永大集团宣布,公司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0元(含税),同时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18股,这也是目前仅次于海润光伏和赛象科技10转20的送转方案。考虑到后两家公司并未现金分红,永大集团的分红方案应该说是更为实惠。

  在送转方案披露之前,市场对永大集团已经有所期待,股价已经明显呈现放量拉升的走势,但这只是开始,分红预案披露之前,公司股价不过20元出头,方案披露之后,股价一鼓作气冲过了41元,最高时市值几乎翻番。

  永大集团的净利润似乎也支持公司的高送转方案。1月29日,公司发布业绩修正预案称,修正后公司的净利润增幅为16%至24%,盈利为4485.72万元至4795.08万元。2014年三季报时,公司曾表示,2014年度净利润变动幅度为-18%至12%,预计净利润区间为3170.94万元至4331.04万元。

  但永大集团业绩提升并非主业向好的结果,系“参股抚顺银行事项获批,公司拟确认相应的投资收益”。参股抚顺银行获批后,永大集团合计持有抚顺银行2.27亿股,持股比例为9.28%,按照相关规定,永大集力团拟确认相应的投资收益。

  实际上,永大集团的主营收入不但没有增长,反而减少了。2月4日公布的年报显示,2014年,公司实现收入1.61亿元,同比下滑了12.8%。自从2011年上市以来,公司4年来收入从未上涨,已经由上市时的3.65亿元跌去了一半以上。

  在此之前,永大集团虽有分红的记录,但2011-2013年的累计分红也不过每10股派2.95元,但却在2014年年报公布之前送出了如此丰厚的红包。要知道,包括实际控制人吕永祥在内的原始股东在几个月前刚刚解禁,吕永祥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永大集团70.9%的股份,将成为本次高送转的最大受益者。

  从未有过送转的习惯,却在大股东解禁之后匆忙推出高送转,不但可以配合大股东的减持,还可以规避巨额的税收。

  因为根据相关规定,对限售股转让取得的收入,将征收20%的个人所得税,而这个纳税的限售股范围包括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公司形成的限售股,以及上市首日至解禁日期间由上述股份孳生的送、转股。限售股解禁之后实施高送转,那么所得到的送转股将不再需要缴纳税款。

  金科股份(000656,股吧)(000656.SZ)同样如此,2014年12月26日晚间,金科股份披露高送转方案,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14股送6股并派现1.5元。但就在送转前不到一周,金科股份实际控制人黄红云、陶虹遐夫妇表示,将在6个月内减持1.5亿股金科股份的股票。

  不得不说,借壳上市3年来,金科股份从未有过送转的习惯,却在大股东解禁之后匆忙推出高送转,不但可以配合大股东的减持,还可以规避本应缴纳的巨额税收。

(责任编辑:王钠 HN02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