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直播|财道|论坛
市场 个股 主力 新股 港股 研报 风险板
全球 公司 P2P 行业 券商 美股 新三板
行情中心 主力控盘 大宗交易 龙虎榜单 内部交易 公告
资金流向 机构持仓 融资融券 转 融 通 公司资料 财报 分红
培训 股吧
直播 论坛
炒股大赛 证券开户
股票APP 投顾 产业链

湖北宜化用酒抵发4成工资 员工敢怒不敢言

  • 字号
2015-12-14 01:48:58 来源:长江商报  作者:刘涛 刘亚丹
长江商报消息采购商须用3%货款购酒否则就拿不到货款,用酒抵发4成工资员工敢怒不敢言
采购商须用3%货款购酒否则就拿不到货款,用酒抵发4成工资员工敢怒不敢言

  将自营白酒和红酒等产品纳入集团创收体系,是上市公司湖北宜化(000422,股吧)(000422.SZ)在主业低迷下的多元化策略,不过,此举已遭到各界的强烈批评。

  酒业寒冬之下,湖北宜化集团旗下金沙回沙酒的销量实现8年37倍增长,成为行业黑马。这背后,宜化集团的内部员工销售模式功不可没。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一再被宜化集团高层津津乐道的营销策略,却被演绎成用酒抵发员工工资,甚至冲抵供应商账款等另类方式,让许多宜化员工、采购商及供应商敢怒不敢言。

  12月8日,一位宜化采购商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跟宜化做生意必须买宜化的酒,这在当地是公开的秘密”。

  上述所指的酒,包括湖北宜化母公司宜化集团先后收购的贵州金沙回沙酒、大关酒、河南豫缘春酒和拉亚红酒。

  一份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宜化金沙回沙酒业集团年销25.6亿元,通过宜化集团内部渠道销售的就超过4亿元。除了强制供应商、采购商买酒,湖北宜化还曾用酒发员工工资。

  不过,宜化集团否认以上说法。12月11日,长江商报记者来到湖北宜化位于宜昌西陵区沿江大道52号的总部大楼,该集团办公室人士陈新武向记者回应:“这些都是误会,我们接到过类似反映,查清后,发现只是供应商的误会。我们员工可以自愿利用私人渠道卖酒,这是鼓励员工额外创收,全属自愿,绝不可能出现强制购买。”

  买酒成做生意前置条件

  12月8日,在湖北宜昌城区的一家咖啡厅,宜化采购商徐明(化名)对长江商报记者透露,多年来,宜化集团一直将酒“强制”售卖给供应商、采购商。

  “比如说,采购一吨货,货值3000元,有关方面只收2900元,其余100元为酒款,一车30吨货,就有3000元的酒款,而且这个酒款须先汇至一个第三方账户,再由其账户转到宜化账户上。”

  相较于众多合作伙伴,徐明透露,“宜化内部更喜欢懂这种规则的生意伙伴”。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这种“潜规则”不仅在当地被人熟知,在全国各地的子公司也较为盛行。此外,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宜化在财务和账户上处理得比较聪明,会尽量把账做平。

  作为国内首家从事酒类生产与销售的农资企业,宜化集团成功跨界卖酒一直备受褒扬。

  据了解,宜化集团拥有员工6万人,大大小小的供应商无以计算,这无疑被宜化集团看做是一个可以自我消化酒类产品的巨大“富矿”。

  宜化集团金沙回沙酒业董事长董兵不止一次称赞宜化集团将酒和化肥混合的销售体系,称集团内部的员工销售是酒业销售的“游击队”。

  然而,在不少员工眼中,这所谓的员工售酒福利,却另有面目。

  12月11日,一位在宜化集团旗下化工厂上过班的老员工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你不买酒,货款就慢慢拖,反正就是拿不到钱。”

  据他描述,曾有很多煤老板因此拿不到钱,宜化当地的小供应商更是敢怒不敢言,“一般与宜化有长期业务往来的都不敢得罪宜化”。

  更有知情人向记者透露,供应商或采购商在宜化内部购买的酒还可以5折回流。有一家公司承接宜化集团下属公司的工程,工程款300万元,结款240万元,另外60万元以酒产品冲抵,不过这价值60万元的酒可以30万元现金再回购,也就是说一去一来之间,无故折损30万元。

  事实上,湖北宜化不仅用酒“对付”私营供应商,甚至对某些大公司也一样欠债不还。

  此前,某国内不愿意透露名称的上市公司曾向长江商报记者透露,宜化集团作为该公司主要客户,却长期欠款,催款不回,最后导致该公司只能以坏账处理,以致该公司当年(2013年)出现高坏账率。长江商报记者从该公司2015年中报获悉,双方已经解除交易关系。

  除了向供应商、采购商强制卖酒,公司员工也是宜化的售酒对象。上述徐先生和多名内部员工皆向记者证实,宜化集团曾经用酒抵发员工工资,比如发60%工资,发40%的酒。

  同时,湖北宜化集团强制旗下公司员工售酒,且分配任务亦是公开的秘密。

  12月9日,长江商报记者接触到一位已从宜化集团退休的老职工李从荣(化名),在长达1个多小时的交谈中,他屡次向记者表达无奈,他的家里还有子女在集团内部上班,他称,“我儿子是4000元的任务,工资只有四五千,不卖就自己掏钱买。我的子女们好像被掐着脖子走,不卖又不行”。

  而宜化集团负责酒业的公司颇为神秘,长江商报记者根据宜化总部员工所描述的地址到猇亭宜昌长江大桥处找寻,一直未找到其办公场所,而据大桥附近居民表示从未听说,当地也无负责宜化酒业的公司。

  宜化收购酒企恐另有乾坤

  宜化集团“喝”酒可能饱含更深的战略意义。

  2007年,国内白酒市场逐渐回暖,酒企收入增长速度加快,据《中国白酒行业市场调查报告》显示,2007年,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吨酒价格从2003年的1.6万元/吨上升到2007年5月的2.61万元/吨,2007年1月至6月,产量达到215.9万千升,增长17.14%。在产量连续增长的同时,销售收入和利润更是呈现加速上升态势,2006年,白酒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实现销售收入971.4亿元,同比增长31.08%;2007年1月至5月收入473.5亿元,同比增长30.63%。

  事实上,在白酒行业有生产资源垄断性特征,特别是盛产酱香酒的贵州,成为宜化集团攻城略地的重要地域。

  2007年7月,宜化集团增资扩股改制贵州金沙窖酒酒业有限公司。从2007年改制,该公司基酒产能从每年800吨扩至每年2万吨,规划2020年年产能将达到3万吨规模。

  经过8年时间,金沙酒业从年收入仅7000万元一路狂奔到近25.6亿元,年产能从700千升飙升到19000千升,未来十年更是剑指百亿销售规模。

  这与董兵不无关联,1971年生的董兵曾经在湖北五峰县干过8年,先后推出当地茶叶品牌千丈白毫。2006年,其被派往宜化集团,担任宜化化工股份公司党委副书记。由于长期善于与人打交道和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从2006年起,董兵先后任职于宜化云南、重庆等公司任职,而后担任湖北宜化集团西南区域总裁。

  2012年,在宜化集团战略布局下,董兵出任金沙酒业集团董事长。

  同年,宜化集团12亿元投资贵州铜仁地区的大关酒厂,该酒厂1984年技改后年产量仅300吨,后来在2003年承包给浙江籍商人经营,2011年,大关县引进湖北宜化集团异地新建大关酒厂,公开信息显示,规划年产能将达到2万吨,营收30亿元。

  在河南,宜化集团在白酒行业也有布局,2013年,投资2000万元在漯河新建年产能1500吨的白酒生产线。自收购澳大利亚亚瑟格伦酒庄,宜化集团也开始进军红酒业,2013年,宜化集团又进一步在澳洲收购了路斯格兰酒庄。

  众所周知,布局酒业是宜化集团多元化的一个方面,不过,知情人认为,宜化集团“喝”酒可能另存目的。

  据长江商报记者调查,从2005年开始,宜化集团先后在贵州兴义、毕节以及遵义等地投资建设煤化工项目。资料显示,截止2011年,宜化集团在贵州累计投资61亿元,实现年销售收入60亿元,利润20亿元,解决劳动就业1.4万人。

  早在2006年初,宜化集团斥资0.9亿元收购漯河的宏丰公司和泰丰公司两家化工厂,投入2亿元资金用于扩能改造,之后,再次投资20亿元在当地发展盐化工。

  宜化集团对贵州的资源相当重视。2010年11月中旬,贵州金沙县与湖北宜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签约,“十二五”期间将在金沙县投资125亿元煤盐化电一体化循环项目。彼时,宜化集团掌门人蒋远华表示,在湖北宜化集团未来发展中,将把金沙县作为投资的重点区域之一。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显示,宜化集团在贵州投资白酒前后,均有涉及当地相关产业投资,从时间和空间上都有一定的关联性,倾心投资白酒可能“醉翁不在酒”。

  贵州地处煤炭资源较为丰富的地域,也是西部经济发展较为薄弱的地区,宜化集团作为国内500强被引资进入,各类资源“对接”后,水到渠成也成为必然。

  剔除政府补助:宜化账面亏损6718万

  然而,在多年用酒冲抵债款,且拖欠供应商债款的情况下,上市公司湖北宜化的财务报表却并不好看。

  2014年财报显示,去年湖北宜化总营业收入182亿元,净利润却只有3103万。而同期内,公司收到的政府补助就有9821万元。

  换言之,如果剔除政府补助部分,湖北宜化在去年实则已经亏损。

  除此之外,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湖北宜化在净利润只有3103万元的情况下,却有着高负债率和高额的对外担保。

  2014年年报显示,2014年,湖北宜化总资产162亿元,较2013年总资产131亿元增长19%;负债总额110亿,较2013年负债总额79亿元增长28%;负债率68%,较2013年负债率60%增长了13%。

  同时,湖北宜化去年的实际担保总额约为56亿元,占到公司净资产比例的90.66%。资料显示,2013年9月15日,湖北宜化对其旗下子公司新疆宜化化工有限公司担保5亿元;2014年5月9日,对湖北宜化松滋肥业有限公司担保6000万元;2014年6月27日,对新疆宜化化工有限公司担保5.2亿元等。依据公司2014年年报公开的信息,仅是子公司新疆宜化化工有限公司,就先后得到湖北宜化20次担保,实际发生担保额有18次。

  自2005年到2015年,这10年间,湖北宜化的负债总额从16.8亿元,上涨到2015年中报的303.8亿元。

  业内人士指出,“湖北宜化负债高速增长的背后是传统旧经济发展模式的反映,通过负债拉大投资规模,扩大销售规模。”

  这10年间,湖北宜化的总营收从2005年的23亿元,上涨到2014年的182亿元。收入剧增的背后,实则是大量的现金投入。

  公开数据显示,湖北宜化10年资本支出271亿元,贷款利息支出71亿元,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162亿元,自由现金-188亿元,有息负债从2005年12.7亿元增加到2015年第二季度的253.8亿元,净增加241亿元;经营活动现金流入从24.78亿到204亿。

  有业内分析师称,“相比于提供传统工业原料和设备的国企来说,湖北宜化账面上还有利润已经很不错了。”

  在湖北宜化集团总部大厅,充满意味的“根深叶茂”四字高悬其上。本报记者 刘亚丹 摄

  宜化置业被指拖欠雇员千万血汗钱

销售暴增37倍 湖北宜化“以酒代薪”调查
  
长江商报消息宜化山语城三期住宅均延期半年交房,业主反映宜化物业带保安逐户强缴明年物业费
宜化山语城三期住宅均延期半年交房,业主反映宜化物业带保安逐户强缴明年物业费

  本报记者 刘涛 刘亚丹 发自三峡宜昌

  作为宜化集团旗下另一上市公司双环科技(000707,股吧)(000707.SZ)的子公司,湖北宜化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宜化置业)虽顺利拿下不少地盘,却总逃不了被业主举报的命运。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2011年开始动工的宜化山语城,一期、二期、三期,期期延迟交房。去年承包建筑商泸州佳乐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泸州佳乐公司)“跑路”之后,山语城项目已被迫停工半年。如今,二期、三期业主虽已部分入住,小区中央的绿化区域却还呈一片泥荒。

  12月10日19时许,刚刚吃完晚饭的太阳劳务公司雇员(施工人员)坐在桌边向长江商报记者诉苦,“拿不到钱只能在这里等,我们已经等了两个多月了,也不能去做别的工。”彼时,宜化山语城三期7、8、9号楼的一楼商铺,住满了等着宜化置业发工钱的雇员。

  蹊跷的是,双环科技的孙公司湖北宜化物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宜化物业),虽几度被指无能,却总能无一例外地入驻宜化置业旗下所有楼盘。

  12月12日,宜化集团副总经理、宜化置业董事长许本华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坚持认为太阳劳务公司老总宋江想要以此(停工)为借口获得非法利益。

  被指欠薪1000多万,宜化称仅一两百万

  12月10日晚,位于宜昌城东大道的宜化山语城三期一楼商铺里,来自四川的各家各户雇员基本上都在吃晚饭,各位雇员脸色凝重,这十来个商铺里住满了四川太阳劳务公司的雇员。

  一位工人告诉长江商报记者,他们2011年开始在宜昌市伍家岗区建宜化山语城项目,到如今已经快5年时间。由于宜化山语城项目的建筑商泸州佳乐公司跑路,导致他们去年中途停工半年。开工后至今年工程快要结束,太阳劳务公司却一直未得到宜化置业的工钱,总计约1000多万元。

  据悉,宜化山语城项目总建设规模约31.21万平方米,其中一期11.66平方米,二期 12.75万平方米,三期6.80万平方米。

  2012年7月,泸州佳乐公司与宜化置业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宜化山语城的建筑商,负责山语城7#、8#、9#楼主体及CD-11-12,CD-11-21地块地下车库工程。

  长江商报记者在一份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湖北宜化置业与泸州佳乐合同纠纷民事判决书中了解到,2014年2月,泸州佳乐公司因管理原因,其承接的工程项目处于半停工状态。当年6月开始,与泸州佳乐签订劳务合同的太阳劳务公司雇员开始因拿不到工资维权。

  多方调节后,宜化置业将1500万元劳务费给雇员,并后与泸州佳乐公司解除合同。此后太阳劳务公司雇员复工。

  但是据上述受访雇员透露,太阳劳务之后所做的工程并未拿到宜化置业的工程款,“去年9月份小孩开学的时候,他们曾经给我们老板100万,但是100万也不够,我们老板就没有要,说等后面一起算。结果到现在一分钱也没有。”

  如此,这群大部分连短信都不会发的雇员只能选择显得有些特别的方式讨工钱,导致雇员和宜化置业双方剑拔弩张。

  12月11日,宜化置业董事长许本华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略显委屈,“是四川佳乐把钱卷走了,我们现在正找律师到四川起诉申请赔偿。”

  目前,虽然宜昌当地政府已经多方介入,但是雇员与宜化之间的矛盾仍未解决,原因是双方各持一本账。“我们算出来有1000多万,但是宜化算出来只有一两百万,悬殊太大。我们尾期因为宜化不发工钱而停工的少量工程,本来10元/平方米的市场价,宜化按照2元/平方米来计算。”12月11日,太阳劳务公司负责人宋江对长江商报记者表达自己的难处。

  对此,许本华对记者回应,“如果当时(停工时)所有雇员每天来我工地上上班,早上7点上班,晚上7点下班,每天都在现场,我可以补偿。我是国有企业,国有资产,每一分钱支出都必须有理有据。”

  开盘当日2/3认筹客户无房可选

  不止于建筑商跑路、雇员讨薪,一如既往坚持认筹售房的宜化山语城从开盘当天,就连续遭到业主的不满举报。

  在相关房产论坛上,有数个2014年6月至9月注册的账号,专门开帖举报山语城的乱象。首先是规划图改动,导致一期的6号楼,包括4号楼、5号楼的小户型门都是开在次卧室,最后导致部分小户型业主改门。且大批居住楼层在27楼以上的业主,也并未获得开发商承诺赠送的“花池、阳台、飘窗”等面积。

  山语城一期6号楼业主孙玉成(化名)向长江商报记者证实以上事实,并告诉记者开发商认筹售房遭到众多业主的质疑:“开盘当天,2000多位购房者,却只有800多套房,最后很多人没有抽到房子,和售楼处打了起来。一些业主在群里说开发商把开盘价按照宣传价提高了2万。”

  无独有偶,在宜昌开发的另一楼盘宜化新天地,宜化置业同样用认筹售房。相关报道显示,和宜化山语城一样,宜化新天地开盘当天极其火爆,但开盘当天,却有2/3的认筹客户无房可选,且对外承诺的最低价4480元/平方米,实际开盘最低价达5200元/平方米,最后导致消费者砸场。多方消息皆指出,宜化置业在认筹过程中预留认筹客户远超预售房源。宜昌当地的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我的朋友当时就是认筹新天地,最后没有房了,后来住进了其他小区。”

  对此,许本华对记者回应:“我们销售的是期房,不是现房,全中国的房地产销售都是一个模式。前期销售的时候,大家都有一个意向去认购、登记。”

  购房之后,更让山语城业主不满的是,宜化置业从未按照合同如期交房。长江商报记者在宜昌市政府官网上查到一则去年7月份关于山语城延期交房的投诉,该投诉显示,山语城小区在一期1—6栋比合同规定交房日期晚了6个月的情况下,二期10、11、12栋本应在2013年年底交房,结果至投诉日期2014年7月3日时仍未交房。而原本交房时间为2014年6月30日的三期9号楼,也被告知要延期到2014年12月底。也就是说,山语城三期项目,每期都延迟交房达半年。

  不论是修改规划图,还是延期交房,宜化置业并未主动按照《商品房买卖合同》赔偿业主损失,在山语城3期延期交房时,公司也只是电话通知业主,以至于关于宜化置业的微词之声屡见不鲜。

  当地一位地产业内人士表示,宜化的应急掌控能力太弱,宜化置业在当地资历也较浅。而宜化置业之所以赢得不错的楼盘销售,很大一部分原因得力于当地政府的支持。12月10日,在寻访松滋宜化绿洲新城项目中,当地城管局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绿洲新城的地拿得很便宜。”

  宜化物业回应乱收费:收了还怎么退

  值得注意的是,宜化置业在全国各地急速扩张中,宜化物业一出生就风华正茂。

  作为双环科技的孙公司宜化物业也依附其成长。“我们所有的项目都由自己的物业公司驻进,如果业主不满意,可以在成立业主委员会之后申请换物业公司。不过因为我们物业做得很好,目前这种情况并不存在。”湖北松滋宜化绿洲新城售楼部置业经理肖亮告诉记者。

  公开资料显示,宜化宜昌山语城、宜昌新天地、宜都绿洲新城至少三地项目所进驻的物业公司皆为宜化物业。

  然而,宜化物业的管理并未像上述置业经理说的那般得到当地业主认可,而是承袭了宜化集团一贯强势的传统。

  此前,在宜都绿洲新城,宜化物业曾因为私自收取电梯使用费、装修管理费被业主投诉,后经宜都市房管局确认为违规收费。之后小区居民多次要求宜化物业退还违规收取的电梯使用费和装修管理费,记者获得多份证据得知,宜化物业回复的态度非常强硬:“收都收了还怎么退这些费用,你可以告我,让法院叫我们退。业主同意缴费才签订协议啊,又不是我们逼着他们签的协议。”

  此前,长江商报报道过的宜都绿洲新城小区内,业主反映宜化物业已带着保安逐家逐户催收明年的物业费。

  而宜化物业还超范围经营,甚至收水务公司的水费、垃圾处理费等等,变着法子来收钱的事情在所在小区屡见不鲜。宜化物业拥有物业二级资质,但相关人员是否有物业执业资格至今并未公示,其介入小区管理的合法性也存在疑问,业主曾经多次反映均无果。

  更令人惊讶的是,宜都绿洲新城小区居民曾提出成立业主委员会申请,但因明显的“暗箱操作”被迫中止,业主闵幼学(化名)告诉记者:“开发商就是想让业主委员会都是他们的人,我以前做过物业,这套手法我一眼就可以看出。”

  许多居住在宜化物业管理小区的退休职工更是怒斥:“物业代表业主签字选业委会是违法的,胆子忒大。”

  而在乱收费、超收费的同时,宜化物业甚至连基本的门禁管理都做不好。

  据前述山语城业主孙玉成反映,同为宜化物业管理的宜化山语城也曾出现小偷,后事发业主要求小区保安调看监控,保安称监控没有打开。在宜化山语城6号楼催缴物业费的公告内,记者曾发现几十户该栋业主都未交物业费,孙玉成说:“很多业主认为物业不管事,便不交物业费。”

  不过,宜化物业也向业主承认,“小区围墙内电动车被盗很正常的,我们物业管理是有缺陷,但在宜都当地的物业中是做得最好的,你总不能把宜都物业水平和香港物业水平作对比吧。”

  宜化的应急掌控能力太弱,宜化置业在当地资历也较浅。而宜化置业之所以赢得不错的楼盘销售,很大一部分原因得力于当地政府的支持。

  ——湖北宜昌一位地产业内人士

  尽管宜化山语城二、三期业主已入住,小区绿化还是一片泥荒。本报记者 刘亚丹 摄

  等着讨回工钱的太阳劳务公司施工人员,住在小区一楼昏暗的商铺里。本报记者 刘亚丹 摄

(责任编辑:邱光龙 HF056)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 精彩专题图鉴
  • 网上投洽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