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还原量化投资

2015-12-14 14:58:19 证券市场周刊 

  本刊记者 魏枫凌/文

  股灾之后,金融创新活动被大面积叫停,连股指期货交易也被严格限制。干预市场的非常规手段令量化投资策略难以执行,不少机构投资者也不得不偃旗息鼓,暂时以观望为主。

  作为市场中多元化投资策略的一个分支,量化投资及其工具本身并不是导致股市暴涨暴跌的元凶,甚至在一些情况下可以起到稳定市场的作用。量化交易工具使用方式不当以及做空机制不完善,才是市场暴涨暴跌的更主要原因。对此,监管部门更应当提高监管效率,关注个别使用量化工具背后的交易策略以及进入股市的杠杆资金。

  随着金融市场当中各类基础资产的广度和深度不断拓展,投资者财富管理需求变得多样化,量化投资正处在需求上升的阶段。为了平衡市场公平和效率的作用,不应该将量化投资妖魔化并严格限制,而是引导其向分散化、长期化、普惠化发展。

  区别量化投资与程序化交易

  量化交易作为方法论,与工具、特别是程序化交易并不能混为一谈。微量网络科技董事长冯永昌对《证券市场周刊》指出,量化投资是基于对以往数据挖掘,进行分析,通过计算交易的胜率和赔率,实现最优回报。由此可以看出,量化交易是一种借助于数据挖掘和分析了解投资者行为,并且经常通过程序化和衍生工具交易的一种投资策略。

  华泰柏瑞基金副总经理田汉卿介绍称,量化投资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是基于算法的模型,包括高频交易模型,统计套利模型,短期交易模型等;另一类是基于基本面因子的模型,包括事件套利模型,宏观配置模型,多因子选股模型以及择时模型等。

  在股灾之前,国内运用较多的是商品交易顾问策略(CTA)和多因子选股模型,套利策略有一些,其他运用的都比较少,而在国际上,运用最广泛的是高频交易。“在本轮股灾之后,做期现套利的变少了,原来借助融券做高频交易的更是基本绝迹了,可以说只剩下CTA还存活着。”田汉卿说。

  由于量化投资往往借助于普通散户不具备的程序化交易手段,因此被部分人士指称不公平。但这里的公平应当谨慎定义。实际上,机构投资者因为交易量大,场内一笔买卖就可以产生巨大的价格波动,借助于程序化交易,将大单打碎执行减小市场瞬时波动,应当是有利于散户的。“这就好比是一辆载满人的卡车冲入人群,与让这些人骑自行车进入人群,冲击肯定是不一样的。”田汉卿指出,“而且全靠手工下单,也不太现实。在海外市场,交易执行层面监管层是比较少介入的。”

  以股灾中收益论公平更是无从谈起。在市场剧烈向上波动时,进行对冲的量化投资反而会跑输裸奔的散户型投资者,重阳投资在股灾中证明其稳健的投资能力前就是如此。“与国外对冲基金10%左右的年收益相比,中国对冲基金可以做到20%或是再高一些已经很不错了。这主要是因为国内市场制度建设处在初级阶段,这样一个不充分有效的市场本身就利于量化投资通过分析投资者行为来获利。”普林资本投资总监彭聪对《证券市场周刊》指出。

  随着人民币国际化与资本市场互联互通,量化投资的运用空间应当比现在更广阔。“目前国内所说的量化交易一般是指沪深交易所以及四大期货交易所,并不包括外汇市场。其实外汇市场将会有比内盘更大的量化交易实施空间,而且外汇平台本身做对冲基金也更容易。”一位交易员对《证券市场周刊》说。但很显然,如果内盘的量化投资还被限制,那么外汇市场的创新恐怕难有作为。

  量化投资和期指不是市场崩溃元凶

  要意识到,股权一级市场才能创造价值,二级市场本身并不创造价值,而是帮助提高价值转移的效率,那么它自然也不会产生价值损毁,而是一个零和博弈市场。因此,讨论交易就应当在兼顾公平与效率的框架下来进行,量化投资也一样。

  股灾令量化交易成为众矢之的,股指期货和融券交易作为量化投资的对冲工具直接被限制。但在业内人士看来,系统性泡沫的破裂不应当归咎于期指。在炒作盛行、高估的个股难以做空、并且散户占比高的情况下,以股票现货为标的低买高卖的股票多头策略成为了市场最主流的获利方式。这必然会造成市场巨大的波动,解决这一问题有赖于允许做空个股、引入长期投资者、收紧执法尺度,而非进一步限制做空。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教授陈华锋对《证券市场周刊》介绍称,成熟市场上存在做空机制的威慑,因而可以遏制上市公司将日常盈余管理变成盈利操纵与财务造假。而且对于做空的机构,其自身也承担着风险,既有浑水投资做空中概股获益,也有潘兴广场资产管理公司做空康宝莱蒙受损失。国内市场上更多的案例显示,通过内幕交易与财务造假,主要还是发生在做多的情况当中。

  股指期货市场是机构主导的市场。“对应于现货多头,机构持有期指净空头头寸做套保,而期指多头则是以投机为交易目的的散户以及散户化的机构。”银华基金(博客,微博)副总经理周毅对《证券市场周刊》介绍说。

  在周毅看来,目前限制期指开仓,实际上是将散户型投机盘驱逐出市场,那么对应的机构空头无法实现套保,也就限制了它们的现货多头持仓。而且在期指贴水的情况下,由于缺乏投机多头进行反向套利,难以将贴水消除,反而更易产生市场恐慌情绪。

  陈华锋指出,统计经验表明,限制做空的市场并没有比允许做空的市场减少大跌。一方面,不允许做空首先加剧了市场向上的波动率。“另外可能的解释是,当投资者被突然限制做空后,会将市场已被高估加入预期,导致多头翻空。”他推测称。

  至于规模,陈华锋认为,以公开透明的公募基金为例,目前国内公募管理资产规模大约在10万亿元,真正运用量化交易策略的部分可能只有600亿元,比较合理的占比应该在25%左右。

  新老问题交错,期待非暴力解决方案

  不可否认,投资者同质化的行为可以将市场推至一个不合理的区间,某些情况下,股指期货成为了它们利用的工具。但是这更应当是从交易策略本身去解决问题,而不是将工具废掉。中金基金总经理阚睿对《证券市场周刊》指出,引导机构分散交易策略,衍生品交易强制分仓,制定操作风险应急管理措施防范应对如“乌龙指”这样的事件,监管部门和市场机构在这些方面都可以联合研究如何进行改善。

  另外,量化投资进行数据挖掘应当适度。“如果过度挖掘数据会拟合过度,导致样本内很漂亮,但实盘完全不行,这需要投资者自己拿捏平衡。”长江证券(000783,股吧)金融工程分析师覃川桃对《证券市场周刊》称。

  量化投资更多的情况应该是追求高胜率、低赔率的交易,这样可以实现穿越牛熊的长期稳定回报。“监管应当避免出现的是大量投资者追逐低胜率、高赔率的交易,对应于量化投资当中趋势化程序交易。”冯永昌说。除此之外,冯永昌还建议引入长期资金进入期指市场:“目前只有国寿、平安、人保等少数几家保险资管可以进入期指市场,未来在期指市场可以引入更多保险公司以及社保,用期指多头头寸跟踪指数,实现长期投资。”

  旨在防范暴涨暴跌的熔断机制可能会给量化投资带来新的问题,在实施后一段时间内降低交易活跃度。“量化和程序化交易会把回测结果作为参考来初步判断模型的质量,但是熔断机制实施之后就不好判断了,之前的优秀策略模型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前述交易员说。

  此外,由于气质实施5%和7%两档熔断涨跌幅,但现货市场依然采取10%的涨跌停板,这就可能带来套利空间。“10%的现货涨跌停板可能给了投机者比较容易通过打板影响市场的空间,在有了熔断机制的情况下,未来或许可以考虑适当放松。”田汉卿说。

  金融市场存在从固定收益向权益投资轮动的趋势,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变化是多样化的。二级市场允许投资者承担个股风险、获取公司价值,但是投资者同时也不得不被动承担市场风险。借助于股指期货的交易策略,投资者可以规避市场风险。

  此外,在投资主体日益多元化的资产管理市场,还有更多的定制化需求需要借助于衍生品来匹配。然而,限制量化交易和股指期货交易,实际上是将这部分投资者驱赶到与他们的风险偏好不一致的市场上,这会进一步加剧交易策略的同质化,不利于市场稳定,迫使机构打着A的旗号做B。因此,新老问题交错的量化投资,需要市场化的手段去研究和解决,让更多的投资借助量化投资以及衍生品实现个性化投资道,不宜采取暴力手段一关了之。

(责任编辑:李治华 HN02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