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监管转型要合拍市场、多方配套

2016-01-24 13:13:46 证券市场红周刊  李壮

  在2016年开年后的两周,上证指数累计跌去近20%。在这样的背景下,1月16日召开的2016年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证监会主席肖钢的讲稿中99次提监管。对于监管层明示监管转型的新信号,多位专家和私募人士的观点不一,大多为质疑,有专家向《红周刊(博客,微博)》表示:“痛苦的经验再次说明,现代资本市场监管,要严格定位于规则监管,切记不应试图引导股价水平特定方向变动来达到某种短期政策目标——无论这个目标看起来如何诱人、可取。”

  监管不是管的越多越好

  对于去年年中爆发的那场股灾,肖钢在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讲话中直指监管问题,“这次股市异常波动充分反映了我国股市不成熟,不成熟的交易者、不完备的交易制度、不完善的市场体系、不适应的监管制度等,也充分暴露了证监会监管有漏洞、监管不适应、监管不得力等问题。”

  有市场人士对此不“买账”,认为证监会没有坦率地为那次股灾承担起监管责任。不过,前文那个不愿具名的私募人士向记者表示:“(那次)股灾本质在于炒作太疯狂了,导致估值过高特别是小股票、垃圾股等,所以暴跌或早或晚在所难免。这和监管漏洞有一定关系但不大,我倒觉得监管本身没什么错。但这暴露出监管的问题,什么该管什么不该管。个人觉得涨跌停限制、IPO暂停等都不应该设定,而应该市场化,这样市场才能成熟。养孩子只有更多地放手才能让孩子早早成熟和独立,绝对不是管得越多越好。”

  从这个角度出发,他对上市公司董监高和大股东减持限制也有异议,“限制减持本身就不对,如果开始约定解禁期1年,凭什么不让卖呢?最重要的是(股价)太贵了,不卖是傻瓜。利益决定一切。这是资本市场的运行机制,我觉得没什么大问题,就是监管层干涉的太多,特别是一些所谓以保护中小投资者为名义的干预都没有达到效果。最好的保护我觉得就是让他们(投资者)跌怕了,亏怕了,再也不自己买股票了,交给专业的人管理,这就是最好的保护。这件事(炒股)放到几十年的人生长河中去看,有几个赚钱的?欧美发达国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如果以保护个人投资者的目的去乱干预市场,那么资产管理行业都得去要饭了!”

  处罚力度轻缺乏震慑作用

  在他看来,上市公司“忽悠式”重组、“跟风式”重组、虚假重组等问题屡禁不止的根源,不在监管范围促狭,而是“监管层不作为,处罚力度太轻,这导致上市公司一点都不怕,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一犯再犯。”他认为,监管层需要做的只有“严格执法、处罚措施加大”。对于上市公司造假该如何解决,他称,“香港上市公司中至少20%~30%的公司造假,只不过这样的公司没人买,都是仙股(股价在1元以下的股票),跟没上市一样,这就是最好的处罚。”

  另一位也要求匿名的私募人士称,目前自己的工作主要是“根据市场变化做好自身仓位的调节”。对于监管转型,他只提了一点建议:“中国股市是一个散户为主的市场,投机性很强,很不成熟。既然这样,自有资金都做不好,为什么要允许投资者借钱炒股呢?融资融券的存在对于市场除了加大震荡与波动,正面意义在哪里?融资、爆仓、平仓、杠杆等词汇,最好暂时远离不是很成熟的中国股市。”

  监管切忌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在私募人士看来,监管层管的多,“手伸得长”、“处罚力度轻”。而在一些专家学者看来,监管转型存在证监会自身定位、制度建设上的能力不足和模糊。

  一位北京大学教授向《红周刊》记者表示:“国内监管部门经验不足,还在摸石头过河,而且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因此,他“期待明白人掌舵。”

  也有经济观察人士就目前的监管向记者表达了几点思考:“一,股市波动较大程度与管理方法和政策方面问题有关。二,股市根本问题仍然是制度建设,如何改变国企占支配地位的结构条件,如何通过改革引入注册制,如何完善监管和增加必要透明度,如何真正引入上市公司退出制度,这些问题的解决将决定股市未来。三,痛苦的经验再次说明,现代资本市场监管,要严格定位于规则监管,切记不应试图引导股价水平特定方向变动达到某种短期政策目标——无论这个目标看来如何诱人可取。”

  监管转型需配套改革并行

  在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看来,正如前文所述,在股市的“入口”发行制度和“出口”退市制度两个关键环节进行变革的情况下,处于“中间”环节的监管转型才会慢慢到位,只进不出就会出问题。

  另外,证监会本身的职能转变也将影响包括注册制和监管转型在内的改革。

  最近有消息称,国务院办公厅已经将其国办秘书二局六处独立出来设立金融事务局,主要涉及“一行三会”(央行、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的行政事务协调,不涉及具体业务的执行落实。一直呼吁“搭建大金融委”的刘纪鹏认为,这是大金融委改革的一部分,证监会因此将做出机构和人事调整。虽然上市公司各主体的监管会不会走进“一行三会”合一的时代还是一个问题,但至少这表明行政机关之间在加强联合监管力度。

  与此同时,完善股市监管还需要对接司法系统。因为中国股市没有所谓的“集体诉讼”概念而饱受学界的口诛笔伐,刘纪鹏向记者表示:“最关键的是,因为证监系统和司法系统衔接非常差——其实和司法系统的磨合也不到位,导致即使有集体诉讼,也没有有能力的法官去审理。就像金融法庭,只有极少的地区设立了金融法庭,以前是没有的,因为没有这样的法学人才。所以这也是一个配套的改革。需要现在的行政监管——证监会,行业监管——各种协会,以及司法刑事的监管体系——检察院和法院能有效衔接,才能肩负起这个重任。”■

(责任编辑:张振江 HN06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