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钢企复产抉择 向左向右进退维谷

2016-04-25 09:06:44 证券市场红周刊 

  

证券市场红周刊2016年第15期
证券市场红周刊2016年第15期

    ■本刊记者 李壮

  在交出2015年度最差成绩单后,钢铁行业终于迎来“提价”时刻。今年1月以来,各类钢材价格连续走强,在去年12月还全面报亏的螺纹钢等产品如今每吨可盈利400-600元。对应钢价上涨的是,已公布一季度业绩快报的上市钢企中,鞍钢股份华菱钢铁(000932,股吧)等续亏,但亏损幅度环比下降明显。鞍钢股份去年巨亏40.3亿元,一季度预计亏损6.15亿元;华菱钢铁去年第四季度亏损18.63亿元,一季度预计亏损7.5亿元至8.5亿元。柳钢股份(601003,股吧)则逆市盈利8000多万元,三钢闽光(002110,股吧)、永钢特兴、沙钢股份(002075,股吧)等公告一季度业绩增长。与之相对应的,上市钢企的股价也在底部频频异动。

  面对提价的机遇,柳钢股份等上市公司纷纷调整生产线。而因资金链困难曾一度停产的部分非上市钢铁企业同样也在这么做。不过,一位钢铁行业研究人士向《红周刊》记者表示:“钢价导致企业复产积极性很高,但风险也很明显。这一波钢材价格上涨行情已经持续了100多天,是近几年持续上涨时间最久的一次,继续上涨的可能性不大。”这或许意味着,钢铁企业面临的盈利机会可能只是行业去产能过程中的昙花一现,“火中取栗”的企业最终可能进退维谷。

  行业从亏到盈瞬间转换

  Wind数据显示,47家上市钢企中,22家每股收益为负值。在2015年年报中,重庆钢铁武钢股份(600005,股吧)、鞍钢股份、马钢股份等动辄40亿、50亿的亏损,屡屡成为市场震撼弹。因此,钢铁企业年报披露的过程,就是钢铁板块被“唱空”的过程。

  钢铁企业亏损的日子不仅仅是2015年。有数据显示,自2011年以来,钢铁行业整体行情低迷,到2015年综合钢价下跌超过800元,其中中厚板、冷轧品种跌幅均在千元以上,跌幅为28.2%,创出1997年以来的历史最低点。去年12月的时候,钢厂每生产1吨钢亏损200—300元。去年我国粗钢生产总量为8.06亿吨,同比下降2%,为34年来我国粗钢产量首次负增长。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2015年的钢铁企业日子更加难熬。无锡锡兴特钢与杭钢半山生产基地关停,八一钢铁(600581,股吧)子公司阶段性停产,唐山松汀钢厂停产等等。

  当“去产能”、“亏损”等因素让钢铁行业看上去一片暗淡的时候,2016年开年以来的钢铁价格大涨,却让行业性亏损迅速变为行业性盈利。

  我的钢铁网研究员王蓓向记者表示:“今年1-3月,吨钢价格涨了400-600元,比去年12月的价格低点涨幅超过55%。”以螺纹钢为例,去年12月时的价位为1618元/吨,至3月其价格水平已经累计上涨40%;至4月21日,螺纹钢期货涨至2755元/吨,涨了70%以上。“毛利从去年底的亏损变为3月份的盈利400多元/吨,再到如今的近600元/吨。”

  钢价和毛利大涨,企业的运营状况也出现大改观。据了解,我的钢铁网共监测163家钢厂运营情况,截至3月底,有超过60%的被监测企业实现了盈利——这一数字远远好于去年12月的情况。据记者查证,有数据显示称,到4月中旬,有80%的钢铁企业已经实现盈利。

  王蓓介绍说:“盈利见好,高炉复产增多,钢厂的产能利用率在70%-80%。3月粗钢产量7065万吨,创单月粗钢产量历史新高;日均粗钢产量228万吨,接近历史最高水平。”

  柳钢股份在与投资者互动中表示,3月,柳州钢材出厂价格大幅上涨,9种规格品种中有7种上涨幅度超过10%。

  记者根据WIND资讯统计发现,在公布一季度业绩预告的钢铁企业中,永兴特钢(002756,股吧)销售毛利率为12.94%,比去年增加3个百分点;大冶特钢(000708,股吧)销售毛利率为11.49%,比去年增加0.27个百分点;久立特材(002318,股吧)销售毛利率为20.17%,比去年增加0.39个百分点。以上这些公司的流动资产在增加、存货在降低,它们的速动比率比去年提升0.05-2.83之间,都达到了1及以上。

  复产成钢价走势最大变量

  对应钢价上涨以及后市的不确定性,钢铁企业增产或复产都成了一道必须考虑的选择题。

  柳钢股份一季度的铁、钢、钢材产量同比均有所增长,钢材同比增加10.88%。不过,正如前文所述,规模型钢企只要稍微提高产能利用率即可迅速推高各类钢铁产品总产量,因此规模型钢企全面提高产能利用率的意愿并不强。据了解,4月以来163家钢厂高炉产能利用率环比增长0.44%。

  比起上市公司,非上市的钢铁企业尤其是曾停产的钢铁企业更愿意尽早复产,这包括山西海鑫和唐山松汀。

  山西海鑫曾是山西省规模最大、国内第二大的民营钢企,具备年产560万吨铁、600万吨钢和520万吨材的生产能力。因为市场不景气以及管理不善,山西海鑫于2014年3月因资金链断裂而停产,并在同年11月进入破产重整程序。2015年9月25日,北京建龙集团取得山西海鑫100%股权,随后更名为山西建龙。

  据《运城日报》报道,运城市委书记王宇燕等在4月5日到山西建龙调研“点火复产”工作进展情况。该报道披露,当时山西建龙正在进行复产检修工作。

  而在此之前的去年12月,建龙集团曾预计山西建龙在2016年2月启动建材产品生产线,2016年底启动板材生产线。

  山西建龙的复产或许已经推迟。记者从一位市场研究人士处获悉,山西建龙将在5月实现复产。

  与山西海鑫同时间复产的还有唐山松汀钢厂。松汀钢厂始建于1969年,2001年由国企变为民营企业,是河北大型钢铁企业之一。松汀钢厂具备年产铁500万吨,钢500万吨、材200万吨的生产能力,因为行业不景气、资金周转困难以及拖欠电力部门电费等因素,最终在2015年11月14日停产。

  松汀钢厂停产后,曾传出“中字头”企业接盘以及政府帮助其重组等。接近松汀钢厂的人士称,该钢厂原计划2月底复产,但后来推迟到5月。目前已经召集工人复岗,不过,其复产所需资金似乎还没有到位,5月能否复产目前还不得而知。

  行业内人士称,这些巨量产能一旦入市预计会对钢铁价格形成较大冲击。

  原料价格亦“水涨船高”

  而钢铁价格暴涨在带动企业热衷复产外,还带动铁矿石等原材料价格的上涨。自去年12月触底以来,铁矿石价格上涨了50%-60%,突破60美元/吨。大连铁矿石期货4月20日基准报价创下近10个月最高。铁矿石价格上涨也吸引了澳洲和南美洲的矿石提供商增加了供给,中国主要港口的铁矿石库存量在4月中旬突破1亿吨。

  据记者了解,铁矿石占钢材生产成本的约50%,若价格涨幅过快势必侵蚀钢企利润。王蓓向记者表示,这一波铁矿石涨价对钢材生产成本影响在每吨100-200元之间,“在钢企的承受范围以内。”实际上,因为连续几年处于供过于求的局面,铁矿石价格上涨的动力并不充足。

  与铁矿石类似,产能过剩的焦煤和煤炭等产品价格也经过了几次提价,近期累计上涨约50元/吨。未来焦煤企业能否提价其实并不在自己,而是钢价能否维持现状。

  王蓓指出,这一轮钢铁上涨行情,主要得益于房地产、汽车和机械制造等行业回暖,“一季度,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增长33.1%,3月房地产新开工面积增速从1-2月的13.7%上升至26.9%。汽车和机械销量都保持了较高增长速度,这些行业的需求促成了钢材价格大涨”。

  除市场需求端外,到4月中旬,包括螺纹钢、热轧等品种社会总库存约996.29万吨,环比下降55.34万吨,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高达30%,库存水平处于历史低位。

  王蓓表示,综合各种因素,此次钢价已经连续上涨了100多天,是最近几年钢价连续上涨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继续上涨的可能性不大”。她预判钢企的好日子还没有真正到来。

  实际上,今年钢材价格大涨是建立在去年粗钢总产量收缩2%、钢材实际市场需求萎缩4.8%、以及钢铁企业普遍削减库存和产能基础上的。这也意味着,在钢铁企业重新放量之际,如果市场实际消费量没有同步增长,钢铁行业很快会重新回到供应严重过剩、库存高企的状态。特别是房地产市场冷热不均,汽车市场缓增长也已常态化,这对钢铁行业而言并不是什么利好消息。同时,在出口方面,国际经济前景依然不明朗,以低价推动钢材出口的方式也难以持续。有工信部官员表示,对钢铁行业去产能问题不会通过提高出口的方式来解决。

  两极分化加剧

  当然,也有机构对钢材市场前景表示乐观。瑞信估计,中国今年的钢材需求实际可能成长高达10%。这对于热衷把握住行业上涨周期、复制以往成功经验的钢铁老板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消息。前文提到的山西建龙和唐山松汀等钢厂之所以频频传出复产声音,原因之一是感受到了钢材价格的“温暖”,同时豪赌后市。

  但这并不意味着任何企业想复产就可以复产。王蓓向记者表示:“资金充足的钢企开工率相对较高,资金有欠缺的相对谨慎,甚至无能为力。”这种状况与企业复产状况如出一辙。

  更重要的是,钢铁业去产能已经停不下来了。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新近联合印发的《关于支持钢铁煤炭行业化解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指出,“对长期亏损、失去清偿能力和市场竞争力的企业及落后产能”将被“停贷”,“对符合政策且有一定清偿能力的钢铁、煤炭企业,通过实施调整贷款期限、还款方式等债务重组措施,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以武钢股份为例,其资产负债率在70%左右的偏高位置,而以上提及的要复产的两家钢企资产负债率更是一度高达180%甚至300%以上。根据新规,后两者很难拿到银行贷款,面临的只有被淘汰。

  据记者了解,连年亏损的*ST八钢正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或将出售公司旗下全部钢铁业务资产,以置入宝钢工业气体资产。在置入新资产后,八钢将主营非钢业务,同时摘掉*ST的帽子。像八钢这样准备从生产钢铁转为主营非钢的企业,预计会持续增多。比如,杭钢股份(600126,股吧)拟进行重大资产置换,置出亏损较为严重的钢铁类资产,置入紫光环保、再生资源等优质资产,同时募集资金用于投资电商平台。

  钢铁行业龙头也在转型。宝钢股份(600019,股吧)的电商平台与国内最大钢铁集团河北钢铁(000709,股吧)签署协议,将从电商、物流、金融和资本层面展开合作,打造全国具有规模优势的钢铁电商联盟。

  除了上市公司,前文提到的山西建龙集团以钢铁为主业,但已经涉足高端装备制造业、环保产业、动力电池等新行业。

  无论是被动转型还是主动转型,钢铁企业没有不转型的余地。业内人士预计,未来钢铁市场的格局将是大型企业占据市场的绝对份额,专业生产特种钢的企业拥有一席之地,低端企业90%将被淘汰。

  同时有机构研报指出,钢铁行业去产能的各项政策正逐步落地,去产能1.5亿吨的目标必能实现,这对短期内钢价上涨形成了支撑。“对于钢铁企业,有转型预期的、业绩明确或有土地资源的,都是我们关注的标的。”■

(责任编辑:马郡 HN02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