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资本市场如何服务实体经济?

2016-11-26 06:05:14 21世纪经济报道  王海平

  文/王海

  IPO开闸已有一段时间,地方兴起了新一轮推动企业上市热潮,尤其是在中国经济最为发达的长三角地区,冲动更加明显。不过,当下资本市场的积极信号并不明显,这种冲动以及成功的引导示范效应会有什么影响?

  间接融资拉高企业成本

  与制造业大省相适应的是,江苏上市公司数量领先,资产质量高,管理也较为规范,也具备股性不够活跃、市值管理不足、市值不高等特点。

  到2016年11月25日,江阴已有41家上市公司,在中国县域排名第一。这和当地工业基础雄厚、民营企业体量大素质高有直接关系,也与地方政府重视资本市场、利用各种政策推动企业上市融资分不开。资本市场的“江阴板块”是“苏南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诠释了江苏乡镇企业的成功,以及在“农转工”时代为改革开放率先探路的贡献。

  多次调研中,笔者关注的一个重点是,企业登陆不同地区资本市场过程中,所遇到的一些问题和解决之道,是否有利于促进中国的资本市场和金融开放的改革创新。

  这是因为,以商业银行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体系,是中国地方政府、企业高负债、高杠杆、高风险的主要来源,这是改革要解决的问题和方向所在。所以,近期中央提出了利用资本市场融资去杠杆和为实体经济服务,这一思路更符合制造业的融资需求。这一信号也被地方政府敏锐捕捉到,并转化为推动企业上市。

  企业与资本市场之间的良性互动,其实就是利用资本发展创新经济,诸如纳斯达克市场对美国经济的贡献。因此,只有资本市场的振兴,代表实体经济的企业才可以实现低成本融资,才可以通过它来支持创新经济发展。

  当下资本市场仍处于低迷期。南京大学教授刘志彪对此指出,股市低迷条件下的企业上市融资,看上去似乎是时间窗口不划算,可能影响的是企业资产定价水平,但从A股市场看,低迷的是既有的旧股,而不是新股发行,而很多新上市的A股在既定的不低的市盈率下,往往暴涨十倍以上,并且各种次新股的价格也处于历史高位。

  经过多年发展,国有企业、传统产业基本完成了在资本市场的布局,因此从地方的调研看,本轮具备上市条件的企业,大多集中在国家之前鼓励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基本上都有10年左右的成长期,显示出国家层面对经济发展的长远战略和精准布局。而地方政府积极推动的战略性产业基本上是高风险性的,缺少明显的不动产抵押难以获得传统金融机构的贷款,只有通过有市场约束的资金投入,才能实现创新经济。

  上市“玻璃门”

  从流程看,企业上市需要经过中介机构尽职调查、企业股份制改造、证监局辅导验收、材料申报、预审、发审会审核等环节,这就造成了上市等待时间长、手续复杂、费用高昂等问题。

  目前,中介机构(主要是券商)把握的企业报会标准是:申报创业板上市需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净利润超3000万(或者接近),申报主板中小板上市需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净利润超5000万(或者接近)。

  从实地调研看,“年度净利润”达到这样的标准的企业基本都是处于成熟期的企业,但这会导致一些处于成长期的企业遇到“玻璃门”。

  有地方政府官员和会计师事务所人士建议,不妨在目前注册制推行尚不具备条件的情况下,适当降低创业板净利润门槛要求,让那些具备长期成长性、有核心技术但缺少资金、有一定市场占有率的企业能够早一点进入资本市场,为这些代表产业转型升级(新材料、生物医药、现代装备制造等领域)、从事高新技术研发生产、受制于行业属性无法把规模做大的企业提供支持。

  南京财经大学会计学院教授宋文阁认为,高新技术企业规模不大,市值也不会大,应该更加关注“持续盈利的能力”。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让企业过快过猛上市,市场供求关系就会发生失衡,这样会引起市场系统性风险。

  回归支持实体经济

  有不少企业创始人具备“洋背景”,因此也有不少寻求境外上市,且过程相对国内更便捷,但实践中遇到了金融开放、资本账户管理的问题。尤其是,中国对外投资已超过引进外资的情况下,采取了更加谨慎的管制措施。

  这对中国完善资金流动机制和建立有效的风险管理体系提出了考验,比如,从资本的充裕度衡量到抗风险能力,从风险预警系统的可靠性到风险决策的程序化等。

  另一个普遍遇到的问题在于人民币汇率,不少境外上市企业认为其变动对企业利润的侵蚀明显,建议出台一些灵活机动的人民币汇率措施,把汇率政策、外汇储备政策运用的目的,拉回到促进中国实体经济发展的现实目标上来,让汇率政策成为促进中国实体经济发展的一个积极工具和手段。

  要促进企业发展,根本上是放松管制。不过,这极度考验政策制定者的智慧。这是因为,根据“蒙代尔不可能三角”:一个国家不可能同时实现资本流动自由,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和汇率的稳定性。

  这三个目标之间究竟哪一个更为重要?如果放弃资本流动,则会退回封闭经济体系;如果放弃汇率稳定性,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是灾难。刘志彪认为,中国作为大国不可能不拥有独立的货币政策,因此在资本流动自由化与汇率稳定之间只能二选一。

(责任编辑: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资本市场如何服务实体经济?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