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上海家化葛文耀三年后的“复仇”

2016-11-29 07:44:36 金陵晚报 

  当初被查的是我,现在该你了

  上海家化(600315,股吧)葛文耀三年后的“复仇”

  金证券记者 金月

  周一凌晨,上海家化(600315)前前任董事长葛文耀在社交媒体上发声,对他的继任者、刚宣布辞职的上海家化前任董事长谢文坚提出控诉,表示“以个人名义,举报谢文坚”,要求相关部门限制谢文坚出境,对他进行离任审计和调查。

  这一幕,像极了三年之前。葛文耀当初离职前后,上海家化风波连连,在大股东方要求下更换的会计事务所对公司进行审计并查出了问题,公司和葛文耀都因为被查出的问题遭到处罚。现在谢文坚走了,三年前的一幕会在主角对调后重演吗?

  凌晨发声公开举报

  11月28日凌晨,葛文耀在微博发布长文,列数谢文坚“数宗罪”,并表示“以个人名义,举报谢文坚”,要求相关部门限制谢文坚出境,对他进行离任审计和调查。

  在此之前,上海家化于11月25日晚间发布公告称,董事长谢文坚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董事会下设各专门委员会委员、首席执行官、总经理等相关职务,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谢文坚的辞职,距离上海家化发布极为糟糕的三季报刚好一个月。在10月26日发布的三季报中,上海家化从总资产到现金流,到营业收入、净利润所有主要财务数据均出现负增长,其中净利润大降45.17%,现金流下降近八成。此外,上海家化发布了全年业绩预告,称预计2016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减少80%到90%。

  葛文耀称,谢文坚仅用3年时间掏空了上海家化这个极优秀的企业。他指责谢文坚任用私人,私相授受,“用洪荒之力花钱”,毎年出国10余次,报销大量私人费用,投资工厂、办公室,给上海家化来沉重负担。

  关于葛文耀在微博上的此番指控,上海家化方面目前的回应是:1、谢文坚于2013年11月出任上海家化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等职务。任职3年间,谢文坚进一步完善了家化的公司治理,制定了家化新阶段发展战略,在产品研发创新、供应链优化、渠道拓展等方面做了变革,为家化下一阶段的转型发展奠定了良好的业务基础。公司对谢文坚为上海家化的发展付出的努力表示感谢。2、对于个人言论,公司不予置评。相关高管的交接工作按程序进行中。

  而谢文坚本人的回应是:葛年纪大了,随他去说。对于葛提到的办公室问题、出售天江股权问题等,谢文坚称上海家化是一家公开透明的上市公司,这个没有什么好质疑的。

  三年前一幕会否重演

  葛文耀对已离职的谢文坚的举报,像极了三年前的那一幕。

  三年前,葛文耀和大股东平安信托翻脸。2013年5月13日,平安信托发布声明称,陆续接到上海家化内部员工举报,反映集团管理层在经营管理中存在设立“账外账、小金库”、个别高管涉嫌私分小金库资金、侵占公司和退休职工利益等重大违法违纪问题,涉案金额巨大。2013年9月,葛文耀离职上海家化。2013年11月,公司由于此前被曝出的问题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2014年发布年报时,在大股东主导下更换的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中天,对上海家化公司的内部控制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并指出其存在三项重大缺陷。2015年6月13日,中国证监会对于上海家化及葛文耀等高管的处罚最终落地。

  当时的上海家化,谢文坚是当家人。如今他走了,葛文耀似乎也不想放过他。

  值得一提的是,证监会在2015年6月份下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不仅仅令葛文耀受罚,也让上海家化担负起了对部分投资者的民事赔偿责任。那些在2010年3月12日至2013年11月20日之间买入,并在2013年11月20日至少部分持有上海家化股票的股民,所产生的损失因为这份处罚决定而可以选择要求上海家化来承担。如果谢文坚真的被查出问题再导致上海家化被处罚,上海家化还将面临又一轮赔偿。

  目前,《金证券》正在针对在2010年3月12日至2013年11月20日之间买入,并在2013年11月20日至少部分持有上海家化股票的股民展开索赔征集。欢迎投资者将您的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发送到jzqsp2016@126.com的邮箱参与索赔,或拨打025-84686578的电话进行免费咨询,符合条件的股民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前期费用。

  “上海家化虚假陈述的行为已对股价造成实质上的重大影响,受损股民可以获得相应赔偿。此案还有半年将截止诉讼时效,过期后不能获赔。”上海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吴立骏律师对《金证券》记者表示。

  “近年来,资本方与产业方争夺公司控制权的情况越来越多,王冬雷吴长江雷士照明控制权之争,谢文坚、葛文耀上海家化控制权之争,姚振华、王石万科控制权之争等等只是一个缩影。资本方登上历史舞台是必然趋势,资本方与产业方争夺公司控制权的事件会越来越多,法律法规也应当考虑这种趋势作出相应系统性地调整,既要加强对投资方合法股东权利的保护,也要对股东滥用股东权利侵害公司利益时的法律责任作进一步具体界定。”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对《金证券》记者表示。

(责任编辑:罗浩 HN06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