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通用电气:找回油气王牌

2017-02-07 14:38:22 能源评论 

  文•薛庆

  杰克•韦尔奇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前任CEO,也是管理学教科书案例中的常客。这位商界传奇人物提出的“数一数二”战略,使他治下的通用电气在涉足的每一业务领域内,都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如今,通用电气旗下的石油天然气集团在蛰伏多年以后,终于有望实现韦尔奇经营战略的传承和延续——只要和贝克休斯总价值300亿美元的巨型并购交易顺利完成,双方合资组建的新贝克休斯,就可以挤掉哈里伯顿,成为全球第二大油服公司。

  因为这起收购案始于特朗普竞选后期,于是让人不可避免地产生联想,以多元化发展优良传统和工业互联网体系创新模式著称的通用电气(下文简称GE),能否希望借特朗普新政之力,一扫金融业务带来的阴霾,在业务重心脱虚向实的同时,为石油行业带来划时代的变革?

  纵向整合

  在此次强势联姻前,石油天然气业务在GE的商业版图中,正处于较为尴尬的境地。

  从成立之初,GE石油天然气集团虽然凭借一系列中小规模的并购,实现业务版图的不断扩大,但其核心业务仍围绕设备制造领域展开,其中又以深水油气钻探和液化天然气设备制造为主。

  然而,国际油价于2014年下半年开启断崖式下跌,成本高企的深水油气开发项目和供给过剩的液化天然气项目首当其冲。

  受此影响,GE石油天然气部门2015年的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6亿美元,2016年前三季度业绩继续下滑,不仅被医疗设备板块超越,在GE业务结构中的比重降至第四位,而且被迫依靠裁员和业务整合来平衡财务收支状况。

  按照GE一贯的经营理念,迟迟无法更上层楼的油气业务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要么壮士断腕、分拆出售,要么继续吸收优质资产、做大做强。

  因此,并购贝克休斯带来的产业链延伸和业务融合,不啻于一针强心剂。尽管贝克休斯在这一轮油价下行周期中连番亏损,但它可以凭借先进的技术和油田服务,与GE形成优势互补,实现设备制造和油田服务的业务纵向整合,从而分散经营风险,提高与甲方企业的议价能力,几乎是GE的最佳选择。

  基于哈里伯顿与贝克休斯交易失败的前车之鉴,不乏有人担心在经营体量和业务重叠情况上存在审批风险的GE会重蹈覆辙,因交易未获反垄断监管机构批准,而白白赔上13亿美元的反向分手费。

  但从业务特点来看,斯伦贝谢并购油田设备制造商卡梅隆公司的案例才更有参考价值——如果美国司法部等监管机构对斯伦贝谢予以放行,那么GE此番通过审批,应该也是大概率事件。此外,GE已经做好了剥离或者单独运营重叠业务资产的准备,甚至对于石油天然气部门的其他资产,公司也有权剥离不超过2亿美元,以避免反垄断风险成为交易的拦路虎。

  脱虚向实

  对油气资产的这次加码,除了能够增强业务竞争力以外,更是GE在引导资本脱虚向实的道路上迈出的重要一步。

  在美国经济高度金融化时期,以消费金融、商业租赁和零售商信用卡业务为主的通用资本(GE Capital)曾经连续数年给GE带来超过30%的净利润,即使是次贷危机后的2-3年内,信用评级遭到标普和穆迪下调,流动性危机造成经营困难,金融也依然是其当之无愧的第一核心业务。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美国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于2013年6月将其认定为“系统性重要金融机构”,即将面临的严厉监管,使公司管理层不得不做出剥离主要金融业务的决定,以避免旗下的非金融产业遭受无妄之灾。

  此后,GE又把利润增长前景欠佳的家电业务出售给海尔集团,显现出以油气业务为桥梁,恢复工业制造商身份的决心,这与特朗普吸引海外制造业回流美国、大力发展石油天然气等传统化石能源的政策取向不谋而合。

  说起来,特朗普和GE还颇有渊源。早在这位新任美国总统尚未涉足政坛之时,就曾经承接GE办公大楼的改造项目,并把这栋大楼的名称从海湾西方大楼改为特朗普国际饭店大厦。也许正是有了这段愉快的合作经历,特朗普当选总统以后组建的商业委员会中,杰克•韦尔奇赫然在列。

  特朗普从竞选阶段开始,就毫不掩饰对传统化石能源的青睐,出身商界的他心里清楚,石油和天然气是现代工业体系不可或缺的资源,也是解决蓝领工人就业问题的一个重要武器,要想吸引海外制造业回流美国本土,不仅对基础设施的大力投入不可或缺,价格低廉、供应丰富的基础能源也是重中之重。

  为了给未来的政策布局扫清障碍,他所提名的多位内阁要员,都是化石能源的拥护者。虽然这些提名未必能最终转化为有效的任命,但最起码表明了主政者的立场,也证明GE或许在不经意间,已经成为了特朗普新政的先行者。

  和而不同

  之所以说GE是先行者,而非拥护者,是因为虽然都把实体经济放在发展战略的核心地位,但特朗普和GE对回归制造业的理解并非完全相同。

  在特朗普看来,重振美国本土制造业,是出于解决就业问题和迅速提振美国经济的考虑,这需要资本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发展,所以他会对通用汽车频频发难,以高额关税为威胁,要求后者把墨西哥的生产订单迁回美国。

  GE则不同,比起经济增长和充分就业这样的宏观调控目标,实现投资者利益最大化才是最核心的追求。

  为此,GE在回归制造业之初,先是剥离金融、家电等与核心制造业不相关业务,随后并购贝克休斯等优质资产,不仅优化产业结构,而且扩大核心业务的市场份额,这一切,都是为了完成公司从传统制造业向工业互联网转型而进行的先期准备,最终是为了以更低的成本和更先进的技术,为投资者带来更丰厚的回报。

  GE现任CEO杰夫•伊梅尔特多次在公开场合谈论的工业互联网,是我们早已耳熟能详的概念,但与众不同的是,这家工业巨头早已把互联网的理念和技术融入它的产品之中——通过一个名为Predix的软件平台,GE可以将油气管道等各种工业设施,借助传感器来相互连接,通过数据检测和分析,实现运营和维护的优化服务。可以想象,一旦机器、设备、人员之间实现无缝协作、数据共享,由此而带来的维护成本降低和工作效率提升,将为企业乃至整个人类社会创造多么巨大的财富。

  即使抛开这种工业革命般的野心宏愿不谈,仅靠廉价传感器、电子计算机和互联网实现的工业数字化,已经足以保证GE在可预见的未来,凭借积累的庞大数据流及其衍生出来的附加产品,创造客观的利润,甚至攀上制造业食物链的顶端。

  例如,公司可以和外部软件开发者共同编写程序,用以分析油田钻井设备运行时产生的监控数据,给出设备制造、维护、运营等环节的优化方案,一方面供本公司员工使用,另一方面出售给客户,享受到技术革新带来的双重收益。软硬件联动形成的良性循环,将使其产品在市场上的竞争力不断提升,即使遭遇竞争者的冲击,也可以做到不落下风。

  在这样一种业务体系架构下,我们完全可以憧憬,重装上阵的GE石油天然气集团,将在特朗普当政期间,乃至更大的时间跨度之内,逐渐成长为数字化的设备制造和技术服务巨头,在石油行业书写新的传奇。

  文章来源于《能源评论》杂志

(责任编辑: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通用电气:找回油气王牌》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