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郑风田:农业投资最大的增长点是农业的多功能性

2017-05-25 11:53:55 和讯网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经济学博士郑风田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经济学博士郑风田

  和讯网消息 由和讯网主办,中城银信控股集团战略合作的《中国农业创新发展资本论坛》在北京农广大厦召开。本次论坛以“深化供给侧改革 资本助力农业创新”为主题,邀请农学产业专家、金融投资大咖及新农创新先锋企业共聚一堂,首次以“金融助农”立意,以“资本”为核心逻辑贯穿全线,挖掘“新农金”——激发行业创新、促进产融结合、强化资金效力、解困市值管理。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经济学博士郑风田在发言时表示,农业投资最大的增长点就是中国农业的多功能性,也就是一年一号文件提出的四个新产业、新业态:一个是休闲旅游观光,另外一个是农业电商,还有就是食品产业和特色专业小镇。

  以下为演讲实录:

  我今天演讲有一个PPT,这个文章已经发表了,大家可以看一下我的一些思考。

  今天这个资本论坛我觉得非常有价值,这些年我也经常看一些资本下乡,看了一些一线资本做的都是非常好的。也有一些企业家跑到我的办公室,原来做房地产或者电子的,也希望能够进入到农村,大家入门。我自己也经常跟基层政府接触,所以我把自己的一些观感,资本下乡目前的争论跟大家分享一下。

  学界对资本下乡总的影响。我看最近学界有两个海外的人对中国下一步农业的发展讨论打得不可开交,恨不得把对方掐死。一个就是加州大学特别著名的专家黄教授,他认为中国正处在三个大风口,一个是大的劳动力转移,第二个中国的消费者对肉蛋奶的需要大量的增加,第三个中国的整个生产方式有一个很大的变化。我们现在土地都在2亿多小农手里,提出来未来可能中国要进入小而精的这些家庭小农场。资本要往那个地方投,这些小农场生产肉蛋奶。另外一个是香港理工大学的,他驳斥黄教授的观点,他认为中国实际上未来的资本下乡,他认为美国的大工厂在中国是不可能的。他在很多地方调查,他说实际上小而精在中国,未来对农村进行彻底改造,所以美国这些大农场不行,中国的中型农场可能是未来发展的路径。未来中国农业往哪个方向走,这是学界两个争论。大家都知道,现在农村年轻的一代基本上回到家乡的可能性很小,很多人说需要10年,也有人说20年。那个时候很可能中国出现一个巨大的土地兼并,也就是说我们共产党解放的时候,经过改革开放,把地分给农民了,现在我们慢慢的会把地收回来。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因为所有的土地不仅仅一个经济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因为土地某种程度上承担着50多岁农民的就业还有社保、养老的问题。

  前几天整个论调,对资本下乡,从中央的层面上,决策层,尤其是政策层是一个谨慎的态度。但是从地方政府来讲,那是一个巨大的抓手,巨大的工作推动力。我接触过很多地方的官员,对中央前些年对资本下乡各种各样的限制非常不满,他认为这是基层一个最大的抓手。我们知道这十几年来最大的一个转型就是今年的一号文件,我看这个小册子专门还是摘录了一套文件的很多内容。但是很遗憾的是,把最重要的一条丢了,最重要的一条没说,比如新产业、新阶段这个是对的,都摘录下来了。实际上我认为最重要的一条是第31条,也就是说农业农村发展的种地问题。实际上资本下乡,大家到农村去,究竟应该干什么,实际上这个路线图都已经很清楚了。你到农村去种地,你种不过农民,种粮食的,我们所有的资本下乡种粮食,基本上都是不可能赚钱的。世界上也有这个规律,越小的农业生产效率越低。资本不能种粮食,尤其是今年的一号文件,把粮食生产主产区基本上向贫困户划出来,农村划三区三园。但是有一个好处,我们国家60多亿亩的国土面积,而这个划完还不到11亿亩,就是实现了50多亿亩是一个广阔的田地。过去我们一讲农村的都不准动,又是18亿亩,又是20亿亩保来保去的,把整个搞僵化了。但是我觉得今年中央的一号文件做了一个很大的开拓,农村划三区三园,粮食生产功能区和重要农产品(000061,股吧)生产保护区,这两个区国务院已经下了文了,要用两年的工作做完,这个是红线不能动。另外50多亿亩的国土,我为什么说31条特别重要呢?因为涉及到地的问题,过去的地都是红线,要么地都是非法种。这次提出,你可以通过宅基地的整理,村庄的整理,还有各种各样的东西,要保证农业新产业、新业态的建设用地。这是今年送给大家的一份最大的贺礼,老的综合办主任退休了,新的综合办主任很遗憾的是,把这个文件一搞之后自己升官了,如果他继续当几年新的综合办主任,这个政策一旦坐实之后,会给中国带来更广阔的空间。

  这也就是中国的农业投资究竟在什么地方,首先我认为最大的增长点就是中国农业的多功能性,也就是一年一号文件提出的新产业、新业态。提出的四个新产业、新业态,一个是休闲旅游观光,另外一个是农业电商,还有就是食品产业和特色专业小镇。尤其是对于第一条和第四条,我觉得刚好顺应了国际的潮流。为什么呢?我们去欧美这些国家,去日本有一个最突出的感受,他们国家有一点跟我们国家相似,年轻人进城,城里面热闹,也有工作。有一点我们做得不好,他们做得特别好,是老年人下乡。我们现在北京是老头老太太有房子的,退休的人都在三环以内,但是三环以内很惨,一出门都是大马路,乌央乌央的都是人,北京的养老院想去的话,一排队就排到50年之后了。但是发达国家很大一部分的老年人下乡,到意大利德国等很多地方乡村小镇上,发现建得很漂亮。跟我们国家差不多,没有年轻人。谁在那里呢?在城市退休的老人。我去意大利农村,在罗马郊区的农村,建得特别好,发现有很多在意大利、罗马工作的人,60岁退休就到这些农村小镇上去,活得很自在。到德国去也发现,因为德国农村过去很少去,这两年刚好我们有一些学生在那里当教授,带着我们深入敌后,到他们的农村去看。发现农村很多小镇上的人都是原来在中心城市,西门子这些很好的公司的人,他们退休之后,把城里的房子一卖,就到乡村的小镇上买一个大别墅,独栋,都带一两亩的大院子,在那里待20多年。60岁退休,待到大概85岁左右。我们知道,一到85岁身体各个部件都出问题了,85岁之后再进入到城市里面的养老院,在养老院里面再活四五年差不多了,不要动不动就活100岁了,一般活90岁就差不多了。

  我们现在之所以出现这么大的城市病,农村基本上是空心村,老弱病残,城里面的老年人没地方去,年轻人在城区买不到房子,跑很远的地方,就是因为我们这个老年人下乡没解决好。老年人为什么下不了乡呢?是因为资本没下乡。我们过去有很多政策,国土部嗷嗷叫,都说不准到农村买农民的宅基地。老年人就没法下乡,我现在的年纪不小了,我想在北京周边小镇上买一个养老的房子养老,因为等你真正老了之后再买房子就买不起了。最后我转了一圈之后无功而返,环北京、天津68个区县到处都是山,你发现这些山都是光秃秃的。你要到县城看看那个房子,一个县城除了房子之外基本上是光秃秃的,没有一片绿地,或者是很小的一小片绿地。我说这个东西就是因为缺乏那些资本进入到我们的乡村去,如果这些资本去乡村建了之后,我到那个地方去养老,至少我的生活品质不会比北京低。我最近到太原的郊区,那个地方离太原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建了一些所谓的农庄。一两千亩地建得很漂亮,但是发现住了两天之后就住不下去了。我是冬天去的,我发现冬天特别冷,没暖气,我一开空调没电,我再一上网没信号。我一去卫生间又没水。我们整个农村的公共品服务如果跟不上,这个老年人就没法下乡。但是有一点我觉得是一个巨大的希望,也就是十八大中国究竟往哪儿走,大家有很大的渴望,但是大家知道,我们国家有14万个村被划为贫困村,我去了一大批的贫困村庄,我发现在现在贫困村和富裕村刚好是反过来。一看这个村庄很漂亮,是落后村还是贫困村,很可能刚好是贫困村。

  为什么呢?现在很多贫困村里,你知道国家投多少钱吗?我去四川、内蒙、湖北,很多村庄都投入到1千万到2千万,这个村庄立马不一样了。所以十九大对于我们国家村庄一个大的投资,是不是把国家的基础设施改进过来?一改进过来,大家硬件一好了之后,软的政策,今年一号文件已经有很大的松动了。据说用地这一块,提出的可以到农村搞休闲养老这个东西,但是提出来不能搞房地产和会所,房地产和会所有什么区别?我觉得没有什么区别。过去房地产小产权化已经被打入冷宫那么多年,不可能把它再请出来。我想可能未来的一个乡村旅游,还有养老,应该是我们资本下乡最核心的。真正的要搞农业是赚不到钱的,必须要搞田园综合体,也就是把休闲、养老、渡假、吃喝玩乐一体,日本是这样做的,中国逃不过。这样综合的开发,农民不行,没有地来开发,乡村的政府也没有能力开发。只有谁来开发呢?只有这些城里的大资本去。我一开发,把整村都开发了,建成了养老区、渡假区、综合区,既能够上网,又能够吃喝玩乐。单纯的农民进城,一个厕所都没法办,到农民没法开发,农民的眼界和需求和城市人差别太大了。最近像北京的农家乐,号称是中国搞的最差的,效果最好的。你到农家乐里面就会发现是真正特点?吃饭的时候房子建得很漂亮,古香古色的,主要的都是在打苍蝇。在城里吃饭,满屋子都是苍蝇是受不了的。所以这就需要什么?城里的资本家在那里开发,他能允许吃饭的饭店里面有苍蝇吗?还有一个例子,北京去东北的高速公路上,有一个出口有郁郁葱葱的森林,很多人就开着车到森林里面去玩了,顺便在那里吃一个饭。这个村里人看那么多人来这里吃饭,排很长的队,车也没有地方停。为了提高大家的服务意识,把这片林子砍了,建了一个巨大的停车场,结果这些停车场一建就没有人来了。我们为什么要资本下乡?一方面我们国家的农业农村,农产品生产的地方,农民生活的地方。它也应该是城里的一个后花园,城里人星期六(002291,股吧)、星期天可以去观光、旅游和渡假。最重要的,应该是成为城里老年人去养老的地方,至少可以养老20年,有退休金,城里的房子一卖,买一个硕大的别墅。如果在北京活90岁,在农村至少可以活100岁。

  从这里来讲,我认为我们国家资本的下乡才刚刚开始,太少了,政策的坚冰正在打破。政策的坚冰最核心的就是地。中央一号文件要是进入相应的法律法规就好了,现在土地管理法扯了好几年一直没有修订,但是我想这个土地问题应该是在十九大,能够有一个更具体的,今年一号文件把这个提出来,未来农村发展用地问题,会像城镇化一样。习总书记有一句话特别好,我们过去一搞城镇化,大家都到城里去。习总书记希望,农村就地城镇化,我们要望得见青山,看得见绿水,能产生乡愁的地方,而且乡愁的地方一定是在村里面,在城市里面乌央乌央,能产生乡愁吗?一般能产生抑郁病。

  从这里来讲,我们农村的资本现在只是一个小的方面,至少要20年。现在我们国家的城市跟发达国家的城市,我们的农村像非洲一样,发达国家的农村实际上比城市好。我们希望某一天,习近平到美国去,美国人都把他请到饭店还是乡村?都到乡村的农庄。这次川普把习总书记请到川普的农庄去了。发达国家在乡村建的房子是最好的,包括我在荷兰念书的时候,每大最重大的节日,都是在一个破城堡里面举行,他们的历史太老了,认为这个东西特别好。所以我们最大的差别是跟发达国家乡村的差别,而乡村最大的差别就是差在我们的政策上。过去的政策部门里面不让我们的资本下乡,或者是设置种种障碍,不让城市的资源进入到农村去。现在政策的坚冰正在打破,我想未来20年应该是快速的,未来20年中国的城市跟农村差不多了,中国那个时候可能真正成为世界的老大。有一个老板做的,整个村庄像一个宫殿一样,我说如果中国大多数的村庄,能够像我看到的资本下乡的村庄,中国就进入共产主义了。那样的村庄在我们国家1%都不到,99%的村庄怎么打造?我想就仰仗在座的各位,在座的各位出去能够抓住这个机会,通过我们的乡村,通过田园综合体,美丽乡村小镇,养老、渡假和休闲,把资本和农业结合起来,中国的城市也有地去了,农民除了卖粮食之外也能够有别的收入了。如果都往城市挤,城市是没有希望的。未来农村需要城里的资本下乡,假定在座都是资本家,如果不是资本家也是潜在的资本家,希望大家能够到乡村去做真正的开发。基本的就是外来的资本跟本土结合,什么最容易成功?一般就是这个村里面的人出去打了几十年工,后来赚到钱了。他再回到乡村带领大家致富,这个时候很快就起来了。哪个容易出问题呢?把地买了,农民不管了,最后会出现外来的资本跟村民之间有强烈的冲突。所以我们外来的资本精英跟乡土精英去开发。我知道北京有一些镇是请一些外来资本的开发,很容易造成各种各样的对立。包括湖北、安徽,现代牧业到那些地方很容易被周围的村民围困,说有很大的臭味,带来很大的矛盾。

  所以说资本下乡很有前景,但是也深不见底,我们国家最大的粮食企业曾经买了几十万亩地,结果亏得一塌糊涂。所以你想买地的话,自己种地,最大的企业都做不了,也不可能成功。所以我觉得我们要搞一些粮食之外的东西,这才是我们的一个最大的潜力,也是最大的希望。这个希望有20年的时间是不是能做到?我最近看到一些企业家,他们进农村不到10年,做得已经相当好了。

  总体来讲,我的观点再简单总结一下,就是我们国家的资本下乡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这个政策坚冰正在打破。但是农村也有很多陷阱,既有很大的希望和机会,也有很大的陷阱,谁能够把这个希望抓住,谁能够避开这个陷阱,谁就成功的笑到最后。

  我的发言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徐立梅 HT001)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郑风田:农业投资最大的增长点是农业的多功能性》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