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美股四骑士的帝国,和帝国阴影下的芸芸众生!

2018-04-11 11:29:55 和讯名家 
| 金融·理财·生活 |金融圈生活方式发现者

  四骑士的说法来自于纽约大学教授加洛韦(Scott Galloway),在谷歌和Facebook不是404的那个世界里,他们代表着大科技对人类的主宰。对于他们的出场,我认为应该分别如此报幕:

  亚马逊公司:有史以来行业颠覆的集大成者。

  苹果公司:科技成为一种拜物教。

  Facebook公司:爱是恒久远,画像永流传。

  谷歌字母表公司:晨钟暮鼓之间,亿万人祷告的对象。

美股四骑士的帝国,和帝国阴影下的芸芸众生!
01

  四个骑士,四方领主

  玉盘珍馐三顿饭,广厦万千一张床。

  人到底需要什么?有人对生存之问给出极简主义答案,认为一生无非三饭一床。而我始终认为在动物性以外,每个人都有神性,动物性与神性的叠影之下,蜕露出我们的人性。这当然与我的信仰有关,你也许不同意;但我想你不会否认自己有爱与精神寄托的需要——你或许是无神论者,但你应该不会是无精神论者。

  人的需求,特别是我们的精神需求,是四骑士收割的谷场。而加洛韦教授认为——虽不一定如学术概念一般严谨,然非常方便理解——我们飘若游丝、抽象万化的欲求可以投影于四个具象的器官之上——分别是脑、心、肠以及啪啪啪之处,而四骑士各主一方。

美股四骑士的帝国,和帝国阴影下的芸芸众生!
  脑之于谷歌,作为我们渴求外部知识的大脑的延伸,让我们能触达人类认知最大的边界。谷歌是现代人的神祇,曾经一个人得了肺炎他会对上帝祷告:求神医治我!现在小孩半夜发烧,人们会在彷徨无助之间向谷歌祷告:婴儿发烧39度怎么办?

  现代人普遍患有知识焦虑,惊恐发作之时的最后防线就是搜索引擎。我曾被一个客户问到如何投资EE Bonds——啥玩意儿?——撇了一眼身边的显示器,谷歌让我迅速恢复了破碎了两秒钟的专业脸表情。

  心之于Facebook(或朋友圈,如果你认为Facebook是个404),作为我们心灵的寄托,将爱与我们无比珍视的强关系,与那些在塞班空间里0与1交织的只字片语、卡通表情堆积而成的音容笑貌 , 以数据的形式——几乎是永恒地——锁系于云端。

  有人说社交媒体无比虚幻,但到底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我觉得我Facebook上(或朋友圈里)的400个好友无比真实;我觉得躺在抽屉里的一大沓名片无比虚幻。

  肠之于亚马逊,满足我们在大消费时代面前的饥肠辘辘。亚马逊主宰了43%的线上销售,市值超越其他所有零售商的总和。亚马逊效应(Amazon Effect)——杀害最多的零售商、颠覆最多的行业、交最少的税,凶恶得简直禽兽不如。

  亚马逊的Prime服务在美国家庭中的订阅率要高于美国家庭的持枪率,Prime迟早会成为一项公民权。55%的美国网购者从亚马逊开始搜索,而只有28%从谷歌开始。或许脑与肠终有一场恶战,毕竟研究显示,肠道是我们的第二个大脑——知焦了?赶紧谷歌一下——肠道直接影响我们的喜怒哀乐。

  啪啪啪之于苹果,因为苹果与其他竞品相比,优势就是性吸引——无论男女或其他高端人士。苹果之于性吸引可能比较难理解——从本质上讲带明显溢价的奢侈品都有性意味,带有生殖器崇拜的色彩。

  比如你看到古人瘦骨嶙峋、每日与饥饿困斗,但他们还是要去立个图腾建个塔,你就会奇怪——你饭都吃不饱还立什么塔呀?这时候塔就是奢侈品,同时也是生殖崇拜。要如何理解土豪买游艇、还要比一比谁的游艇大?——男人的性尊严,size matters。要如何理解女人花三个月工资买包买设计师成衣?——同样是性吸引,为了前面那些比游艇的男人们。

  02

  四骑士的正午

  脑心肠胃X,在谷歌和Facebook不是404的那个世界里,一个人的一辈子,都要交代给四骑士。

  通过全面覆盖与持续喂饲我们物质与精神上的需求,四骑士手中的权力指数级增长。在我们的国境以外,

  谷歌占有90%以上的搜索市场;

  95%的年轻人使用Facebook及旗下产品;

  44%的线上交易、75%的电子书交易通过亚马逊;

  搞邪教的苹果手上捏着2800亿美元现金,标普500里仅有9家公司市值高于此数。

  出于变态的好奇心我算了一下——苹果手上的现金大于标普指数里后230家公司的市值的总和。苹果虽然只有15%的智能手机市场份额,但定价能力堪比托拉斯,谁也不能阻止肾价飞涨。

  纵观美国历史,仅有通用电气的灯泡(75%,1896年)、标准石油公司的炼油产品(87%,1904年)、杜邦公司的玻璃纸(75%,1930年代)、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电话服务(93%,1939年)、IBM公司的计算机(75%,1955年)、施乐的打印机(86%,1971年)和微软的PC操作系统(80%,1999年)达到过此等垄断成就。

  一人成王,二人成狂。单头垄断不了的市场,四骑士成双成对来垄断。谷歌与Facebook豪取六成以上的数字广告市场份额,占96%的行业增长份额;谷歌与苹果垄断99%的移动端操作系统。垄断地位带来巨量的吸金能力,在四骑士过去一个季度的财报中淋漓尽至:

  裹挟iPhone X的爆款效应,苹果收入环比增长13%至882.9亿美元,利润第一次达到200亿美元关口;谷歌的收入在过去的32个季度里持续保持平均20%以上的增长,至302亿美元;亚马逊收入跳涨38%至605亿美元,破天荒第一次给出超过10亿美元的利润;Facebook收入上扬47%,至129.7亿美元。

  在新一轮的业绩鸡血之后,从估值上而言,四骑士的预期市盈率(除亚马逊以外)已经低于行业平均,EV/EBITDA乘数更是全面低于平均。贵?不存在的。

四骑士的2017年业绩
四骑士的2017年业绩

四骑士的预期市盈率估值与行业平均比较
四骑士的预期市盈率估值与行业平均比较

四骑士的EV/EBITDA乘数估值与行业平均比较
四骑士的EV/EBITDA乘数估值与行业平均比较

  有人可能奇怪:垄断应该带来极高的利润率,但为什么谷歌和亚马逊利润率都很捉急。原因很简单——因为亚马逊和谷歌常年包揽全球研发狂人前二甲,挥金如土。世纪之交时亚马逊创造了一个估值新玩法——story telling。

  在亚马逊之前,估值用盈利能力与现金流来说话;从亚马逊之后,估值的边界变成了故事的尽头——增长与收入是故事的跌宕起伏与悬念迭起,而利润与现金流被一脚踢出了故事主旨。 特斯拉、乐视、京东,都得感谢亚马逊帮他们把这条以故事来估值的路子给走出来。

四骑士将以垄断或寡头模式收割来的现金流,毫无保留地投入无人车、无人机、人工智能、云存储的新一轮扩张,他们视资本性支出(capex)如生命的呼吸,而对现金流却十分厌恶。
  四骑士将以垄断或寡头模式收割来的现金流,毫无保留地投入无人车、无人机、人工智能、云存储的新一轮扩张,他们视资本性支出(capex)如生命的呼吸,而对现金流却十分厌恶。

  苹果计划投100亿美元在北美大兴土木建数据中心;

  谷歌曾经通过Google Fiber 给堪萨斯城铺设公共Wi-Fi,其目的是如同造一台智能手机一样去造一个“智能城市”;

  亚马逊给印度半岛装了62个运营中心,有史以来头一遭,三哥也可以在网上买大家电、大家具。

  四骑士撩拨我们的钱袋,同时也毫不羞于掌控我们的思想。在小说《利维坦》中作者说:“精英如何治众?与其说依靠马克思学说里之于生产关系的垄断,不如理解成在传媒与通信关系上的垄断更为确切。”通过数据挖掘,他们已然知晓我们身份的各个维度;再通过搜索操控效应(seach engine manipulation effect,SEME)和信息的精准投放,四骑士确实可以诱拐我们的思想,抢身而入我们决策的几乎每个瞬间。

  谷歌搜索结果的排序顺序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例子,研究显示搜索结果的前两项会吸收50%的点击的点击,前十项会承包掉90%。所以我们接受的信息如同被过滤过的水,而过滤过程是个黑箱,如同可口可乐的秘方。曾几何时各大媒体来做这个,但由于竞争高度激烈、倾向有左有右,受众获得的信息多样性不至于过于凋敝;而如今几个科技巨头可以把媒体吃死。

  互联网思想的入口越来越像一个漏斗——62%的美国人通过Facebook、谷歌的YouTube、与谷歌结盟的推特以及 Facebbok旗下的Instagram 获取资讯;流入各大媒体网站的流量有三分之一源于谷歌,对于许多传媒而言,其存活高度依赖于谷歌的慈悲;Facebook掐着《纽约时报》15%的流量来源。

  而对于消费者而言,我们只能祈祷谷歌能自觉”不作恶“,不然俩巨头已然掐住入口,他们会像喂一只拔光了毛的鸭子一样将”fake news”填入我们的咽喉。而问题是,此时你还有一种自由自在的错觉。

  接入你的思想是场阳谋,谷歌的创始人曾描绘人工智能的未来,他们认为其核心不是制造一个独立思想的机器大脑,而是将AI 直接接入人类的大脑。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曾在多个场合说:显然如果整个世界的信息能直接通过一个比你更聪明的AI接入你的脑中,你的生活会更好。

  思想的自由来自于价值观的多元;但四骑士们已经为你决定了,什么是对你最好的。

  行文至此,我们来简单总结四骑士在烈焰白日之下的张扬行径——吸金如饮、大兴“基建”、塑造思想。这不就是,大兄长吗?

(四骑士在标普500里的市值占比,数据取于2018年3月)
(四骑士在标普500里的市值占比,数据取于2018年3月)

  03

  全面战争?

  曾几何时,拥有90%炼油市场的标准石油公司,被人肢解成了一个竞争惨烈的行业。大烟草(big tobacco)、大医药(big pharma)这些庞然的托拉斯,也都曾经都被肢解弱化,消费者为之雀跃鼓舞。而这次的大科技(big tech),自然也引来了肢解的呼声。

  有些人认为科技寡头甚至还不如曾经的托拉斯。因为好歹二十世纪的大石油、大汽车、大医药还孵化出了美国如日中天的中产阶级,但四骑士的钱,得利者甚少,成全了少数的超级富豪。

  将通用汽车市值平摊到员工头上,每个员工扛下23万美元左右的市值;而诸如Facebook,每个员工对应的市值是——2000万美元。当然这是一种不考虑外部性的逼仄论调,我几乎没有为谷歌掏过钱却一直享受她作为一只义眼的贴心服务。(吾辈也当警醒,老话说:如果你买了产品但却不需要付钱,那么你就是产品本身。)

  群众呼吁监管出手,但也有人呼吁在直接粗暴拆解四骑士之前,监管可以学学不列颠人的政治智慧,做一个大陆平衡手即可,也即提供平台、鼓励竞争。因为四骑士虽看似各有所属领土,但显然他们不能相安无事。我们来看一看他们爱恨交织的竞争版图。

挑几个主要矛盾讲一讲。
  挑几个主要矛盾讲一讲。

  谷歌 vs 苹果

  谷歌在智能手机上已经几度与苹果交锋,虽然Pixel尚无出头之日,虽然Pixel 2 吊炸天的700刀价格让人揶揄其“卖系统,送手机”,但谷歌的精神确实执着得让人心疼。而Google Pay也跃跃欲试要与Apple Pay展开新一轮抱摔,如今已然实现声控支付——虽然我觉得两者都不如WC Pay。

  在这之前,我们还记得苟喘多年的Google Checkout与 Google Wallet,我们还记得谷歌吃了吐的摩托罗拉,不得不钦佩谷歌不破水果摊终不还的执念。何况谷歌还有Android 去啃iOS,还有孵化中的大杀器Fuchsia。屡被吊打却又屡打也不掉,让我们为谷歌肃然起敬。

  亚马逊 vs 谷歌

  不过谷歌的后花园也不是固若金汤,之前提到有55%的网购者选择亚马逊作为搜索入口。对于广告商而言,亚马逊肯定不如谷歌看家的AdWords来得世故精妙,但其优势在于对消费行为的精准分析。而亚马逊一直号称广告界沉睡的雄狮(财报中未单列广告收入,据eMarketer估算2017年广告收入为17.7亿美元,与1780亿总收入相比就是一根毛),由于独掌用户海量、精准的购物数据,要破谷歌与Facebook在数字广告的双寡格局,非亚马逊莫属。

(数字广告收入,eMarketer研究预测)
(数字广告收入,eMarketer研究预测)

  谷歌对亚马逊也并不心慈手软的,在亚马逊看家的云业务上,谷歌又一次使用卖软件送硬件的老策略,这次是如果你换到她家的云服务,就送你一台Chomebook笔记本。而在电商这条战线上,谷歌最新上线了Google Express,联合大批苦秦久矣的亚马逊死敌——Target、沃尔玛之流,筑起了一个一站式消费入口。

  谷歌 vs Facebook

  谷歌与Facebook这一对广告双头自然也是棋逢对手,虽说谷歌是整理信息资源,而Facebook是整理人际关系,但整理到最后,都需要广告变现。

  原本谷歌对社交颇有野心,Google+ 直接叫板Facebook,掐得也很凶,争夺用户时间和入口地位。后来玩不过,重整策略,现在基本算是撂挑子走人。虽然谷歌基本与SNS挥泪,但是始终不忘能阴Facebbok一把,比如谷歌最近强推的信息流广告业务Google Feed,就直接叫板Facebbok 玩得极溜的 News Feed。

  然而双头彼此的技艺切磋之间,在负外部性的屠杀下,放出的都是传统传媒的淋淋鲜血。

  结语

  杀戮正午,魂归何处?四骑士会不会互相把对方干翻,而吃瓜群众从中得利?

  作为消费者,你会希望四骑士杀得天昏地暗,如同你希望美团用一把二十米长的大刀去砍滴滴。但硅谷精神实质上反对达尔文式的竞争,大佬彼得·蒂尔公然宣称“竞争为历史的遗迹”,如同凯恩斯说“黄金是野蛮的遗迹”。在那本让蒂尔名满天下的《从0到1》里,他屡屡传教竞争的危害,视竞争为资本主义设下的陷阱——“竞争让你的眼光始终在对手上,而不去关注自身。”

  看到许多企业不得不耗死在无休止的行业竞争里,硅谷也想明白了,我们做企业,要么为理想,要么为赚钱,谁tm创业是为了打败竞争对手?想明白了就好办,一有狼烟四起、老子就和对面合并,抱团搞垄断美滋滋。在硅谷,如Snap这样血战到底的科技公司一定是非主流;而对于大多数的初创公司,投诚招安比尿急如厕还要自然而然。

  比如谷歌这只禽兽,就从头到尾买下过两百多家公司。

  所以你不要想着竞争能起到实质的限制作用,竞争如果有用,这四骑士四巨头怎么越 PK 越膨胀?谷歌和Facebook是有局部小冲突没错,但事实是这对双头巨蛇加在一起——与信息流双剑合璧——从2006年到2015年,把传统报纸的广告收入干掉了75%。他们不是在竞争,他们是在竞合。

  曾有一个谷歌雇员出来说:“硅谷就是那么一个地方,有那么一小撮人,为一小撮的公司工作,但他们的选择,会影响十亿人。” 上一次我们看到一个掌管全身欲望的、无所不在的、无远弗届的、影响十亿人的小俱乐部,是什么时候?(完全没有阴谋论的意思,这里统统都是阳谋。)

  硅谷如果彼此抱团,那解放全人类就落在了西雅图的亚马逊。我曾分析过亚马逊的可怕之处是其颠覆模式的普遍适用性,她见谁都欠颠。我预测多年后上面那张PK图里,会有密集的战旗插在亚马逊周围,甚至搞出三英战吕布的戏码。亚马逊模式的扩张力是其他三家公司所不具有的——谷歌业务也很铺张,但总是显得散兵游勇。

  而亚马逊的一切野心已经昭然若揭,你可以观察一下亚马逊的商标,一个箭头从A指到Z,意思是老子统领万有。这个商标改自千禧年,如同镰刀锤头般意志鲜明。谷歌领悟过来后若有所失,于是将名字改为拗口的“字母表”,勉强能刚一刚。

  熟悉西方文化的人一定会想起《圣经》里的一段话,《启示录》第一章第八节记载——主神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乃希腊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 一个公司要有多大野心,才会去用圣经里一段神说的话,来隐晦地为自己背书。

  我似乎听到亚马逊说:我是A,我是Z,我是万有,我是everything。——想想,都觉得背脊发冷。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老虎财富。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美股四骑士的帝国,和帝国阴影下的芸芸众生!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