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无控股股东的奕瑞光电子 “采销存”数据异常

2018-05-26 09:12:16 证券市场红周刊  本刊 胡振明

  在过往许多IPO公司案例中,一人或夫妻共同控制抑或是近亲共同控制公司的情况比较多,然而对于全球平板探测器行业领先企业的上海奕瑞光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奕瑞光电子”)而言,其却没有控股股东。招股书披露的曹红光、TieerGu、ChengbinQiu、杨伟振4位共同实际控制人之间,并没有任何血缘、近亲等一般被认为很亲密的关系。同时,奕瑞光电子的发起人和主要股东还是清一色的投资企业,既有4位共同实控人名下的投资企业,也出现了带有“红杉”、“创业投资”等字眼的投资企业。此外,董事会成员中也不乏创投企业派驻的代表。

  刚刚披露招股书的奕瑞光电子“别具一格”的股东、实控人情况本已非常引人注意了,而更值得让人关注的是,其招股书所披露的报告期(2015年至2017年)内营业收入并不能获得相关财务数据的支持,与此同时,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成本和存货中所出现的差异,也进一步证实了公司营收方面的数据是存在一定疑点的。

  营业收入有虚增嫌疑

  招股书披露,奕瑞光电子主营业务为数字化X线探测器的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产品可以广泛应用于医疗诊断、工业无损检测、安防检查等领域。在报告期内,公司有较大一部分收入是来自国外销售收入,国内销售收入只占到了当期营业收入的52.01%、48.53%和60.47%。在深入分析各年度涉及营业收入相关的财务数据之后,《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发现,奕瑞光电子报告期内各年度都有较大一部分营业收入得不到相关财务数据的支持。

  以2017年的数据为例,奕瑞光电子当年取得了35573.99万元的营业收入(见表1),考虑到国外收入一般不计算增值税,而60.47%国内收入部分是需要计算17%的增值税销项税额,由此推算出,2017年的含税营业收入高达39230.96万元。

无控股股东的奕瑞光电子 “采销存”数据异常

  从财务匹配角度分析,39230.96万元的含税收入对应着相当规模的现金流或者应收账款等经营性债权的增加,使得两部分有一个比较合理的配比关系。根据招股书,2017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30363.25万元,这基本是奕瑞光电子全年营业收入收到的现金,不过,考虑到现金流量表基于收付实现制编制,所以,这些现金流量还可能包括了一些前后年度的营业现金流。比如,2017年年末预收款项641.58万元就比上年年末新增了222.93万元,这些新增预收款项只是预先收到的现金,而非本年度所实现的营业收入带来的现金,需要从“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之中扣除。由此在剔除新增预收款项影响后,2017年营业收入所带来的现金流量为30140.32万元。

  然而,在对比含税营业收入与相关现金流量可发现,奕瑞光电子仍有9090.64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并未收到现金,理论上这将在资产负债表中体现为新增经营性债权,即有相应的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新增。

  事实上,奕瑞光电子2017年年末的应收账款有7899.42万元(另外还有坏账准备717.04万元)和应收票据1520.90万元,几项合计金额10137.36万元与上年年末相同项目的合计对比,仅新增了2459.28万元。很显然该数值与理论上应该新增9090.64万元债权明显不同,即有6631.36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并没有获得现金流量和新增经营性债权的数据支持。

  2016年经营情况与2017年出现类似的问题。在考虑国内销售收入的增值税销项税额之后,奕瑞光电子当年含税营业收入为27690.05万元,同时,19801.53万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在对冲预收款项增加的137.58万元之后,与营收相关现金流入了19663.95万元,在两者进行勾稽处理后,理论上将有8026.10万元未收现的营收需要体现等同金额的应收账款等经营性债权新增。可实际上,当年公司应收账款(含坏账准备)与应收票据合计7678.08万元,比上年相同项目的金额合计仅增加了2904.31万元。这意味着,2016年还存在5121.79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没有获得现金流量及应收账款等经营性债权数据的支持。

  “若隐若现”的存货

  招股书披露,奕瑞光电子的产品主要分为“有线系列”、“无线系列”、“乳腺系列”、“放疗系列”和“工业系列”几类,在其存货之中除了原材料之外主要部分就是库存商品和半成品,这些存货的周转及其增减变化均跟营业收入联系紧密。前文提到,公司报告期内存在有数千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得不到相关财务数据的支持,实际上,这种差异在公司存货的增减变化与产销情况中得到了再次印证。
无控股股东的奕瑞光电子 “采销存”数据异常
  
无控股股东的奕瑞光电子 “采销存”数据异常

  2017年,“有线系列”的产量3900台比销量多了75台(见表2),这意味着已生产但未销售出去的这些产品要计入存货(库存商品)之中等下一年合适的时候再销售,进而使得库存商品出现了相应的增加。那么,这部分商品按多少价值计入存货呢?

  根据招股书,2017年“有线系列”产品的单价是每台5.36万元,毛利率为47.33%,由此推算,“有线系列”产品在这年的单位成本大概是2.82万元/台,那么,未销售出去的75台“有线系列”产品将使得库存商品增加了211.73万元。

  同样的逻辑,2017年“无线系列”产品的产量1737台比销量少6台,也就是说,除了本年生产并销售的产品之外,还有6台是从往年库存中拿出来的,库存商品理论上会出现相应的减少。“无线系列”产品在2017年的单价是每台6.01万元,毛利率53.82%,由此可推知其单位成本大概是每台2.78万元。即库存商品减少的这6台“无线系列”产品价值达到了16.65万元。

  用同样的方法从产销角度测算,可知2017年“乳腺系列”、“放疗系列”和“工业系列”的库存商品的增减情况分别是-9.72万元、0元和8.55万元。综合上述五种系列产品的库存增减情况,从产销角度看,2017年奕瑞光电子的库存商品应该新增193.92万元才对。

  可奇怪的是,招股书显示2017年存货之中有1145.45万元的库存商品和506.98万元的发出商品,合计比上年增加了839.25万元,远远多于产销角度测算的结果,相差645.33万元,差额已经相当于同期库存商品金额的一半了。

  2016年同样如此。根据各系列产品的产销情况测算,这年库存商品合计减少210.69万元才对,但是,招股书披露的库存商品703.72万元和发出商品109.46万元合计比上年减少409.03万元,可见,其与产销情况也存在198.34万元的差距。

  报告期内,连续两年的产销情况与招股书披露的库存变化间都出现了金额比较大的差异,这意味着,奕瑞光电子的产销与存货两者之间至少有一方面的财务数据是存在问题的。而考虑到产销、库存与营业收入的紧密关系,若这两项数据都有问题,则大幅增长的营业收入数据还值得相信吗?

  材料成本或不“靠谱”

  进一步数据分析,可以看到奕瑞光电子的主营业务成本数据上也出现值得注意的问题。例如,2017年主营业务成本之中直接材料为14110.07万元(见表3),这跟原材料采购总额18514.37万元(根据“向前五名原材料供货商采购额11954.73万元及其占当期原材料采购总额的比例64.57%测算出来)相比,前者要少4404.30万元。这意味着,除了结转到当期直接材料成本之外,2017年的原材料采购总额之中还有4404.30万元是需要计入存货的,体现在原材料、库存商品或半成品中的材料成本新增上。
无控股股东的奕瑞光电子 “采销存”数据异常

  在奕瑞光电子2017年年末的存货之中,其原材料1220.56万元和周转材料55.95万元的合计比上年年末相同项目的合计金额多出470.29万元。除此之外,3173.28万元库存商品、发出商品、半成品和在产品的合计也比上年年末相同项目的合计要多出1413.70万元。以奕瑞光电子主营业务成本中直接材料占比为85.60%的数值为基准,可推算出上述四项产品存货1413.70万元新增中应当包含直接材料金额为1210.13万元。即进一步推算出, 2017年存货之中原材料和材料成本合计应当增加了1680.42万元(470.29万元+1210.13万元)。

  奇怪的是,2017年存货中原材料和材料成本真实金额1680.42万元却要远远小于原材料采购总额与直接材料成本之间存在的4404.30万元差额数据,这意味着,原材料采购与成本之间还存在2723.88万元的数据差异并没有获得合理的解释。

  同样,进一步分析2016年存货数据。当年奕瑞光电子向前五名原材料供货商采购了7099.25万元,占原材料采购总额的61.70%,由此推算出公司原材料采购总额达到11506.08万元。同时,招股书也显示,当年的主营成本之中直接材料为10141.13万元,比原材料采购总额要少1364.95万元,这意味着公司当年的存货将有相当金额的增加。

  可实际上,2016年年末的存货之中,库存商品、发出商品、半成品和在产品合计为1759.58万元,比上年年末相同项目合计金额减少了446.80万元,若按直接材料占主营成本的比例83.01%计算,则减少的这部分存货之中包含了370.89万元的材料成本。此外,存货之中原材料773万元要比上年增加了133.91万元。综合起来,各项存货之中的原材料及材料成本增减金额合计数的最终结果不但没有出现新增,相反还减少了236.98万元,与前述理论上应该出现1364.95万元存货新增相比,两者之间数据差拉大到了1601.93万元。

  仅由2016年和2017年数据分析,就已经发现直接材料成本与采购、存货之间一共出现了数千万元的差异,如此的结果不禁让人质疑该公司的材料成本并不那么“靠谱”。

  含税采购无合理数据支持

  奕瑞光电子需要采购PCBA、结构件等定制化的原材料和闪烁体、包材等标准化的原材料,根据其向前五名原材料供货商采购金额及占当期原材料采购总额的比例(见表4)可测算出,报告期原材料采购总额达到8189.07万元、11506.08万元和18514.37万元。不过,与营业收入类似的是,公司同样也存在较大金额的一部分原材料采购得不到相关财务数据的支持。

  以2017年为例,在当年原材料采购总额18514.37万元的基础上,考虑17%的增值税进项税额影响后,可推算出这一年原材料的含税采购总额达21661.82万元。理论上,在现金流量表及资产负债表之中会有相等规模的现金流出量及应付账款等经营性债务与含税采购总额相对应。

  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7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有11512.95万元,然而这还不全是本年度采购的现金流出量,因为预付款项比上年增加了436.98万元,在剔除了这部分金额的影响后,与当年采购相关的现金流出了11075.97万元。以之与含税采购总额对比,理论上应有10585.84万元的未支付现金的含税采购需要形成相应金额的经营性债务体现在资产负债表之中。

  实际上,在2017年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奕瑞光电子2017年有应付账款6680.59万元以及应付票据1363.01万元,合计金额仅比上年年末新增了4162.62万元,远远少于理论上的10585.84万元新增负债,两者之间相差了6423.23万元,即有6423.23万元原材料含税采购既没有支付现金,也没有形成应付的经营性债务。

  奕瑞光电子在2016年同样存在4874.11万元的原材料含税采购总额得不到现金流量和应付款项数据的支持。其中,“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6217.92万元在考虑预付款项减少的310.60万元的影响之后,与本年度采购相关的现金流量为6528.52万元;同时,应付账款和应付票据合计比上年增加2059.48万元。综合起来,相关现金流量及新增的应付账款等经营性债务理论上合计为8993.06万元。

  可实际上,根据“向前五名原材料供货商采购额”7099.25万元及其占当期原材料采购总额的比例61.70%,再考虑17%增值税影响之后,2016年原材料含税采购总额却达到了13462.11万元,远远高于现金流量与经营性债务新增金额的合计数。

  即使是我们考虑到报告期内奕瑞光电子的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等长期资产的增加金额,可其与“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所支付的现金”对比所产生的应付账款等债务数量仍相对较少,对上述测算出来的差异金额并不会带来明显的影响。

无控股股东的奕瑞光电子 “采销存”数据异常
(责任编辑:邱光龙 HF056)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无控股股东的奕瑞光电子 “采销存”数据异常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