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疯涨之后多空对峙,我现在为何不建议买入工业富联?

2018-06-14 07:41:05 新浪网 
  6月13日,被市场认为“超级独角兽”的工业富联今日打开涨停盘,今日收盘涨超7%。但是,工业富联才收出三个一字涨停板便开盘,着实让市场一头雾水。

  市值站上5000亿,放量开板

  6月13日,工业富联股价大幅震荡,最终收涨7.21%,市值虽然暂时站上5000亿元整数大关,但与A股市值“十强”擦肩,暂列第11位;同时,公司股票迎来高达56.64%的超高换手,158.1亿元的成交额,占到沪市全天1559亿元成交额的十分之一,多空博弈空前激烈。

作为我国工业互联网领域的绝对龙头,工业富联上市之初就被定义为“超级独角兽”,并创下A股市场多项纪录。
  作为我国工业互联网领域的绝对龙头,工业富联上市之初就被定义为“超级独角兽”,并创下A股市场多项纪录。

  6月8日,工业富联上市首日无悬念顶格上涨44%,公司市值达到3905.58亿元,取代海康威视成为A股第一大市值科技企业。在此之后,工业富联再接再厉收获连续两个一字涨停,其中6月12日全天成交3.48亿元,较之前明显放量。

  多看分歧,机构率先获利了结

  超级“独角兽”——工业富联,三个涨停板之后就开板了,比起药明康德的16连停板显然寒碜很多。但截止于今天收盘,工业富联四天股价暴涨87%,市值已经达到了5066亿,PE高达 31.7倍。

  在目前不算低的估值条件下,“富士康打开涨停的速度的确很快;市场缺钱的情况下,打新股获利就跑的情况可能比较多,”凯基证券驻上海的分析师陈浩称,“如果没有CDR的话工业富联可能是比较稀缺的类股,但是接下来又有比它更像独角兽的企业;如果把工业富联归入制造型企业,那现在约30倍的市盈率就不算低。”

  在市场多空分歧下,未来走势更加存在不确定性,“聪明资金”机构席位已率先获利了结。

  交易所盘后公布的龙虎榜显示,机构席位成为工业富联开板首日的最大卖出力量,其抛售的筹码多数被游资席位接走。

  卖出榜单中,卖出前五清一色为机构席位,合计卖出金额6.86亿元,占全天总成交的4.24%。而接盘侠前五席位全部是游资,合计买入金额6.63亿元,占全天总成交的4.09%。位居买一的是海通证券杭州解放路营业部,买入金额1.80亿元,该席位近期交易集中于开板新股,6月12日曾斥资5127万元买入科沃斯,不过该股次日表现不甚理想。

在今日买入前五席位和卖出前五席位总金额不相上下的当下,未来公司股价走势更加预示着不确定性。此前凯基证券陈浩认为,明天有可能该股重回涨停、之后再封2-3个涨停板。他说,如果明天没封板,“随着CDR接下来上市,工业富联的股价可能会跌向发行价。”从机构话语中冶能看到,工业富联未来股价下行趋势不可避免,如果此时入市,即使有两到三个涨停,也很可能落入被割“韭菜”的命运!
  在今日买入前五席位和卖出前五席位总金额不相上下的当下,未来公司股价走势更加预示着不确定性。此前凯基证券陈浩认为,明天有可能该股重回涨停、之后再封2-3个涨停板。他说,如果明天没封板,“随着CDR接下来上市,工业富联的股价可能会跌向发行价。”从机构话语中冶能看到,工业富联未来股价下行趋势不可避免,如果此时入市,即使有两到三个涨停,也很可能落入被割“韭菜”的命运!

  为何我现在不建议买入工业富联?

  就像前文所述,工业富联目前正是多空博弈,战场厮杀的时刻,任何的侥幸都会让你万劫不复,深深套牢。对于风险偏好投资者可能感觉意犹未尽,作者认为,在独角兽打新股的刺激下,6000亿市值将是他的天花板,也就是2-3个涨停;但是对风险保守者来说,目前已经不适宜入市了,多空分歧下,散户随时会被判处死刑。

  1、互联网代工厂,科技估值略显勉强

  现在市场对工业富联的的估值分歧很大:市盈率低至15倍、高至40多倍。这中间纠结的点,就是到底该给传统代工厂10倍的估值还是科技公司30倍左右的估值。

  工业富联主要从事各类电子设备产品的设计、研发、制造与销售业务,依托于工业互联网为全球知名客户提供智能制造和科技服务解决方案。其业务主要分为三大块: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

  工业富联所生产的网络设备和云计算设备,大多数并不是自有品牌的产品,而是为客户代工的产品。这些产品从设计到专利,都不属于工业富联。也就是说,当下的工业富联确实是工业互联网中的一环,但是它在整个产业链上做的仍然是代工的事!从产业占比来看,现阶段工业富联的通信网络设备,也就是包括了手机代工在内的传统业务,占到公司总收入的50%以上,它依旧是工业富联的主要业务。

根据今天收盘价,工业富联的市值达到了5066亿,PE是31.7 。这样的估值可以说是给出了A股一线“科技”公司的的估值。
  根据今天收盘价,工业富联的市值达到了5066亿,PE是31.7 。这样的估值可以说是给出了A股一线“科技”公司的的估值。

  但是问题是,估值是需要业绩来兑现的,工业富联即使真是一家科技公司,这四天86% 涨幅也透支掉其接下来的想象空间。

  2、工业富联诚意略显不足,估值不低

  超级独角兽工业富联登录A股,并未带动兄弟公司和母公司价值重估,股价也没有多大变动。在成熟的香港市场,工业富联兄弟公司富智康集团在工业富联上市四日录得四连跌,累计跌幅为8.67%。关于富智康、工业富联和鸿海精密的关系可以这样比喻:做组装非苹果手机业务的“大儿子”富智康到香港上市,做网络/电信设备及手机部件的“小儿子”要到A股“碰运气”,老爹手里攥着的是组装苹果手机业务。

  数据统计,工业富联占鸿海精密营收一直维持在30%左右,2017年营收占比为35%。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工业富联总资产为1486亿元。2015年到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728亿元、2727亿元和3545亿元;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43.5亿元、143.7亿元和158.7亿元,复合年均增长率5.15%。

公司业绩虽然还算靓丽,鸿海精密目前营收为10230亿元,但市值目前仅为3259亿元;也就是富士康仅创造了鸿海精密1/3的营收,但市场却给了鸿海精密1.55倍。鸿海精密市销率为0.32倍,工业富联为1.43倍,富智康集团为市销率为仅仅为0.13倍。可以说工业富联即使没有高估,股价已不便宜。
  公司业绩虽然还算靓丽,鸿海精密目前营收为10230亿元,但市值目前仅为3259亿元;也就是富士康仅创造了鸿海精密1/3的营收,但市场却给了鸿海精密1.55倍。鸿海精密市销率为0.32倍,工业富联为1.43倍,富智康集团为市销率为仅仅为0.13倍。可以说工业富联即使没有高估,股价已不便宜。

  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精密在台湾证券交易所上市(代码2317),最新市值约3259亿元。代工苹果手机业务就在鸿海精密旗下。2017年,iPhone热销,鸿海市值曾冲至700亿美元一线。进入2018年,由于投资者对iPhone X出货量的担忧,鸿海市值跌掉四分之一。

  为苹果代工名声大噪之后,鸿海为照顾老客户的感情,将其它品牌手机代工业务单独拿出来成立“富智康”并在香港上市,代码2038,最新市值111亿港元(折合人民币90亿)。

  富士康这类代工企业的净利润率只有几个百分点,盈亏只在一线之间,用海尔张瑞敏的话说“利益率比剃刀还薄”。这种情况下,公司估值应以市销率(PS)为主,市盈率(PE)为辅。因为营收意味着规模效益和市场地位,营收规模大议价能力强、生产成本低,获利空间相对大。

  工业富联营收占鸿海精密的35%,目前市值达到5056亿,对应市销率为1.43倍。鸿海精密在台湾证券交易所的市值约合人民币3259亿。 假如在A股,鸿海精密市值可达1.46万亿,估值水平比台湾高348%!

  兄弟公司富智康营收为976亿元,市值合90亿元。假如在A股,市值将超过1000亿,估值水平约为港交所的14.5倍!

  A股估值水平如此之高,富士康却并没有把最“肥美”的业务拿到大陆资本市场,诚意略显不足。

  如果工业富联市值冲到5000亿、6000亿,下跌的空间比上面提到的几家大得多。“黄灯”闪烁,“韭菜”们要小心了!

  3、前车之鉴与概念股齐跌

  独角兽回A股或者大型股回A,在股价大幅炒作后,往往给市场带来的是一地鸡毛和估值的严重滑坡。巨人网络借壳世纪游轮(002558.SZ)曾让投资者兴奋不已,市值一度冲高到1500亿。但2018年5月23日市值仅为524亿元,缩水1000亿;分众传媒(002027.SZ)回归后,市值一度达到2000亿,目前已跌至1400亿左右;被广泛看高一线的顺丰控股(002352.SZ)市值问鼎过3000亿,王卫身家一度超过马化腾,但最新市值为2117亿,较最高点跌落40%;360回归后,市值于2018年2月28日冲到4400亿,而最新市值不到2400亿,三个月蒸发2000亿……

  包括上市首日44%的涨幅限制在内,工业富联自8日上市后共有三个涨停板,目前涨幅累计达86%。在今日开板的影响下,其A股供应商多数走低,奋达科技下跌5.3%,沃特股份下跌3.1%;相较于上证综指跌0.8%。工业富联的关联企业富智康集团及鸿腾六零八八在香港分别下跌2.2%及1.9%,母公司鸿海在台股升0.2%。

  4、公司卷入“血汗工厂”风波

  外国劳工组织调查发现,富士康位于湖南衡阳厂房,违规要求职工超时,低薪工作,有血汗工厂之嫌。富士康母公司鸿海今(11)日发出声明,称不评论既有及潜在客户、产品,针对市场传言,但公司内部已展开全面调查,若有任何违规情形,将会立即改善处置。

  总部设于美国的中国劳工观察(China Labor Watch),早前展开调查,发现替亚马逊(Amazon)电子产品代工的鸿海富士康衡阳厂区,劳动条件“不道德且违法”;该厂40%以上是派遣劳工(即外判日薪员工),远超过中国法律规定的10%的上限。

  此外还有有富士康深圳员工在工厂张贴致富士康员工的公开信,要求富士康足额缴纳公积金,并为员工加薪,以跟上房租的涨幅。

  由于中国最大地产公司万科进驻富士康龙华工厂北门的清湖新村,并进行改造,导致富士康员工预计城中村的房租将翻2至3倍。公开信称,目前该地单间700至800元(人民币,下同)每月,已经占了底薪的三分之一。

  鸿海回应称,集团一向不评论任何有关既有及潜在客户,产品,供应链伙伴的市场媒体传言。然而,作为承担企业社会责任之雇主,鸿海力求在全世界各厂区的运作,都能符合当地法律规范以及产业标准。

  鸿海表示,针对市场传言,公司内部已开展全面调查,若有任何违规情形,将会立即改善处置,以确保所有集团企业社会责任规范得到贯彻执行。

  总结:工业富联目前正是多空博弈,战场厮杀的时刻,鉴于工业富联和兄弟公司以及母公司相比,估值处于严重高估状态,本文并不建议投资者为了所谓的可能带来的2-3个涨停而展开搏杀,如若心存侥幸,可能结局会死的很惨!

   

(责任编辑:娄在霞 HN151)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疯涨之后多空对峙,我现在为何不建议买入工业富联?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