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10亿元定增流产 海立股份打响股权争夺战

2018-08-11 08:59:42 中国经营网  李瑞娜

  本报记者 李瑞娜 北京报道

  筹谋一个月的定增预案,还是在中小股东的反对下打了水漂。日前,上海海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619.SH,以下简称“海立股份(600619,股吧)”)发布公告称,关于公司向大股东上海电气非公开发行A股、募集不超过10亿元的相关议案以46.19%的反对票比例而未获通过。

  对此,业内观点表示,对大股东定增实际上是对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000651.SZ,以下简称“格力”)的反抗。数据显示,经过两度举牌,目前格力持股已达10%,与上海电气的持股比例差距缩小到了10.22%。

  针对定增未通过事宜是否会影响公司发展等相关问题,《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联系了海立股份相关部门,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对方回复。

  10亿元定增生变

  7月7日,海立股份方面发布股票定增预案表示,拟向大股东上海电气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73亿股,募资不超过10亿元,募集资金拟用于偿还银行借款及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其中7亿元用于偿还银行借款,3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此次融资成功后,海立股份资金及财务结构或将明显改善。

  然而一个月后,这笔定增还是在股权博弈中流产。海立股份8月3日公告显示,在8月2日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关于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的相关议案以46.19%的反对票比例而未获通过。

  对此,坊间认为,这是海立股份大股东上海电气对抗格力“入侵”的失败。随后,股市以涨停来回应了这次定增失败。8月3日,海立股份报收12.96元/股,涨幅10.02%。

  海立股份与格力之间的纠葛缘自于后者的两度举牌。2017年9月,格力通过集中竞价交易购买海立股份4331.56万股,举牌至5%。随后,格力方面在回复深交所问询时明确表态,未来12个月内,如海立股份控股股东又有新的股权转让计划,格力承诺参与。

  而查阅2018年7月15日海立股份发布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格力在4月23日至7月4日期间已经增持了海立股份4331.55万股至8663.12万股,持有股份比例上升至10%,形成了二次举牌。

  按照目前的持股比例,格力与第二大股东杭州富生及其一致性行动人仅有不到160万股的差距,与持有1.75亿股的第一大股东上海电气的持股比例差距也缩小到10.22%。倘若上述10亿元定增预案得以顺利实施,上海电气的持股比例将由20.22%上升至33.51%。

  海立股份主要从事空调压缩机、制冷电机等家用电器核心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家电观察家刘步尘对本报记者表示,格力之所以看重海立股份,也是由于其在压缩机行业的重要地位。格力是海立股份压缩机的重要客户,但并不唯一,增持海立股份进而成为大股东,不仅能为自己争取话语权,也可以抑制海立股份将产品卖予其他竞争对手。另外,还可以强化格力汽车空调产业布局。

  根据海立股份披露的数据,2017年,海立转子式压缩机销量2235万台,占据中国压缩机行业12.53%的份额;在非自配套市场,海立压缩机以30.30%的份额保持第一;在新能源汽车市场上,2017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量79.40万辆,海立车用电动涡旋压缩机2017年销量8.33万台,占全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份额的10.49%。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8月7日,海立股份发布公告披露,2015年1名法人杭州富生及2名自然人葛明、童柏生认购的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自2018 年8月12日起上市流通。本次解除限售股份数量约为1.22亿股,占海立股份目前总股本的14.03%。业内人士指出,如果格力还有意增持海立股份,也许可以考虑这笔解禁的限售股。

  大股东进退之谜

  事实上,在格力举牌之前,上海电气方面曾表示要悉数转让手中股权,交出控股权地位,对比如今与格力之间你来我往的股权博弈,引起多方关注。

  海立股份成立于1954年,1992年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一直有着国企血统。据了解,海立股份的控股股东上海电气的背后实控人便是上海国资委。

  2017年8月7日,海立股份披露《重大事项继续停牌公告》称,接到控股股东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电气集团”)通知,电气集团拟以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其持有公司股份共计1.7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22%。不过,针对受访方,提出了13项资格条件。

  然而,这一股权转让却以一种无厘头的方式告终了。8月23日,海立股份披露《关于控股股东终止协议转让公司股份的公告》称,接电气集团通知,由于本次以公开征集受让方方式协议转让股份的条件尚不成熟,电气集团决定终止股权转让事宜。

  由于在无重大情况变化的情况下,短时间内终止股权转让事项,严重影响投资者预期,上交所决定对上海电气予以通报批评并发出问询函。随后,海立股份方面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说明中表示,之所以终止股份转让是由于外界对于受让方资格条件有质疑,市场舆论形成较大的压力,加之时下海立股份发展势头良好,此时出让是对国有资产的低估。

  彼时对于上海电气出让海立股份股权事宜,业内多半认为是国企改革背景下,电气总公司为了后期整体上市,控制负债率的表现。不过,刘步尘指出,后来这则股权出让不了了之,很可能确是上海电气重新意识到了海立股份的价值,毕竟格力还对其颇为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海立股份的负债情况近几年来也呈现着趋高之势。查阅历年年报可知,2015年至2017年,海立股份负债率分别为55.54%、59.06%、62.99%,至2018年3月末这一数据已经上升至63.30%,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30.57%的资产负债率。

  正是由于负债问题,海立股份才推出前述的10亿元定增方案,用以偿还银行借款、优化财务结构。公开资料显示,此次定增大股东并非首次,早在2012年,海立股份就曾向大股东上海电气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资金5亿元,集中资源发展空调压缩机产业,提高上市公司盈利能力。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10亿元定增流产 海立股份打响股权争夺战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