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红牛中国“清算倒计时”:华彬集团坚持继续经营,却被指“耍流氓”!

2018-10-01 11:07:52 和讯名家 
  随着红牛维他命饮料(中国)有限公司(下称“红牛中国”)于2018年9月28日营业期限的到期,其中方股东与外方股东的分歧也达到了最大化,甚至将直接影响红牛中国的去留问题,这也引发了资本市场的广泛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1995年3月,许书标严彬共同成立了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下称“泰国红牛”),许氏家族和严彬的持股比例分别为68%和32%,当年12月,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在深圳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400万美元,许氏家族和严彬的持股比例分别是54.24%和45.76%。

  1998年9月,红牛中国在北京重新成立,由外商独资企业变身为中外合资企业,注册资本增加至5602万美元,经营期限20年,于2018年9月29日到期。

  这意味着如若红牛中国在经营期限到期后并且未延长登记,按照相关规定,红牛中国将面临清算解散局面。

在红牛中国成立之初,中外双方股东分工明确,许氏家族为红牛中国提供品牌授权、技术和专家支持,严彬则负责生产和销售。
  在红牛中国成立之初,中外双方股东分工明确,许氏家族为红牛中国提供品牌授权、技术和专家支持,严彬则负责生产和销售。

  在其合资结构方面,泰国红牛占股88%,许氏家族独资控制的英特生物制药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英特生物”)占股7%,严彬控制的环球市场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环球市场”)和北京市怀柔区乡镇企业总公司则分别占股4%和1%。

  红牛中国成立之初,双方合作共赢,成功打开中国功能性饮料市场,取的优异业绩

  数据显示,20多年来,红牛中国产品累计产量超800万吨,累计销售额1453亿元,上缴税金总额210亿元,该品牌目前在中国市场的销售规模超过200亿,占中国功能性饮料的市场份额约7成。

  但天有不测风云,2012年许书标去世,许馨雄等子女继承其遗产,许馨雄除担任泰国天丝的CEO外,同时还担任泰国红牛的CEO。

  随着红牛在中国市场迅速发展,泰国天丝和华彬集团也逐渐心生隔阂,双方经营举措也似乎不再“同心”,而是各有算盘,矛盾也逐渐凸显。

  2014年,除了红牛32类核心商标,严彬已注册了大多数其他类别的红牛商标和外观专利。

  与此同时,严彬在合资公司之外另建了生产基地和销售渠道,规模甚至超过合资公司。

  2005年、2009年、2012年,严彬旗下华彬集团的子公司华彬投资先后成立了红牛维他命饮料(湖北)有限公司(下称“红牛湖北”),广东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下称“广东红牛”)和红牛维他命饮料(江苏)有限公司(下称“红牛江苏”)。

  许氏家族在发现红牛中国的问题后,要求严彬将合资公司及其旗下公司所有抢注的“红牛”商标和外观专利都转让给天丝医药,严彬同意了许氏家族的要求。双方签署了商标和外观设计专利转让协议。

  而后,许氏家族也提高了了严彬在泰国红牛中的股权比例,由此,许氏家族与严彬对红牛的持股比例也调整为51.88%和47.12%。

  后来,许氏家族还希望由红牛中国收购严彬旗下华彬投资控股的湖北、广东和江苏三家红牛生产基地及红牛销售公司,但遭严彬以价格低估为由拒绝。

  由此,2016年8月,许氏家族对湖北、广东和江苏三家工厂提出了商标侵权诉讼。

  10月,严彬通过合资公司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撤销2014年12月签署的商标和外观专利转让协议。

  2017年7月,红牛中国最大包装商奥瑞金(002701,股吧)(002701.SZ)被泰国红牛商标权人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列为被告,导致当时奥瑞金被迫停牌,而据统计数据,自2016年三季度本轮争端初步开始,奥瑞金的市值从240亿元左右,一路下滑到2017年7月的140亿元左右,半年多时间内蒸发百亿市值。

  而此次诉讼也是原告与中国红牛关于原告红牛系列注册商标使用许可纠纷引致。

  而如今20年已过,红牛中国经营期限到期,而中外双方最大的分歧就在于营业期限是否延长,归根结底即为红牛中国是否清算解散的问题。

  2018年9月29日,红牛中国在官网上发布的关于红牛中国经营期限的声明中表示,根据本公司合营各方早已形成的有约束力的法律文件,本公司的经营期限为五十年,并且在前述期限内,本公司是唯一有权在中国境内生产、销售红牛饮料产品的公司。

  “本公司目前工商登记的营业期限二十年,系为满足本公司设立时的相关外资注册审批对登记年限的特别要求,并不代表本公司的经营期限仅为二十年,”红牛中国方面称,公司已按照法律程序依法向相关主管部门递交了营业期限延长申请,营业期限的延长正在办理过程中。

但对此外方股东并不买账,同日,泰国股东方泰国红牛和英特生物联合发表声明表示,根据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经审批机关批准生效的合同和章程,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的经营期限为二十年。
  但对此外方股东并不买账,同日,泰国股东方泰国红牛和英特生物联合发表声明表示,根据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经审批机关批准生效的合同和章程,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的经营期限为二十年。

  目前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经营期限业已届满,且各方股东从未达成过任何关于延长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经营期限的协议。

  任何与之相悖的主张都是毫无法律和事实依据的,其意图只是为了拖延正当的法律程序。

  根据法律规定,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应当立即清算,并停止与清算无关的一切经营行为。

  “在过渡期,为了确保红牛在中国长久的发展,我们决定启用新的合作伙伴和运营模式,为广大中国消费者提供优质、合法的红牛产品,并避免给社会各界及红牛员工造成负面影响。我们将会以新的方式继续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做贡献,并妥善安排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的员工。”泰国股东方表示。

对于红牛中国未来走势,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指出,就目前来看,红牛中国短期内难说再见,因为整个诉讼涉及广泛而且情况复杂,没有最终结果之前,都很难下结论,而且中国红牛涉及到员工和合作伙伴数万人的就业,谁也不敢轻言停业。
  对于红牛中国未来走势,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指出,就目前来看,红牛中国短期内难说再见,因为整个诉讼涉及广泛而且情况复杂,没有最终结果之前,都很难下结论,而且中国红牛涉及到员工和合作伙伴数万人的就业,谁也不敢轻言停业。

  “随着纠纷进入拉锯战,有些诉讼会持续进入实质性审理阶段”。在朱丹蓬看来,由于双方涉及的诉讼广泛而复杂,没有最终结果前很难下结论。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则指出,从法律上看,红牛中国经营期限到期,如果不再申请延长登记,那么就会清算解散,而申请延长则需要通过全体股东同意并修改公司章程,不是任何部分股东一方说了算。

  据沈萌介绍,虽然红牛中国的声明说中泰双方签署过的有约束力的法律文件是合作50年,但是红牛中国更高层级的法律文件:章程和注册文件只有20年,所以即使泰方不同意延期,也只能追究“50年”文件的违约责任,而红牛中国并不能自动认为全体股东同意延期。

  对于红牛中国经营期限究竟是二十年还是五十年的问题,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法律上看,红牛中国经营期限到期,如果不再申请延长登记,那么就会清算解散,而申请延长则需要通过全体股东同意并修改公司章程,不是任何部分股东一方说了算。

  换言之,只要许氏家族不同意,红牛中国就无法自动延长经营期限,那就将面临被清算的命运。

  对于华彬集团坚持红牛中国可以继续经营下去的说法,有人表示支持,但也有人称华彬集团是在“耍流氓”,不懂得按照规则办事,只会打“苦情牌”,试图赢得舆论支持,结果只会适得其反。

  当然了,合则两利,斗则双伤!

  “因为泰方持有品牌、中方掌控渠道,撕破脸对双方都不是上策,所以双方各自妥协让步,寻求双方利益最大化是合理选择,而在这之前双方也会拿着各自的筹码继续博弈。”沈萌称。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五谷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