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做空波动性稳赚不赔?呵呵,一代债王就是这么陨落的

2018-10-26 19:27:03 华尔街见闻  王懿君
  老“债王”格罗斯执掌的骏利无约束债券基金(Janus Global Unconstrained Bond Fund)继上月被彭博曝出上半年用高达13倍杠杆押注期货,巨亏2.1亿美元后,近日亏损进一步扩大,今年迄今回报率降至负6.53%。

  与此同时,资产净值较去年年底的22亿美元腰斩至11亿美元,刷新历史新低。

  从传奇到笑柄,债王是如何一步步走下神坛的?

  格罗斯做了什么?

  1、错判市场

  5月29日,骏利无约束债券基金的资产净值下跌超3%,创下2014年成立以来单日亏损纪录。押注10年期美债和德债收益率差随着欧洲央行收紧货币政策而降低。然而现实是10年期美债与德债收益率差走宽了,而该基金至今然未从当时的下跌中恢复元气。

  7月份,格罗斯表示自己已削减了仓位,但彭博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死不悔改”的格罗斯说一套做一套,不但没有放弃该策略,反而利用期货进行双倍押注,结果越亏越惨。如果他现在仍有仓位,可能真的守得云开见月明了。本周10年期美债和德债收益率差缩窄了5个bp,创6月7日以来之最。

  10月3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飙升至2011年以来新高,30年期升至2014年以来新高。当时格罗斯发了条推特称,“随着货币互换基差的下跌,对冲成本之高令欧洲和日本长期投资者对买入美债望而却步。以德国/日本的保险公司为例,他们买入美债的收益率已经降至--.10%/-.01%。”事实上这也是美债与德债息差迟迟难以弥合的关键原因,既然格罗斯想明白了,为何不能做到知行合一呢?

  值得注意的是,该基金最核心的要素——已经为负的久期进一步下降。久期是用来衡量基金的资产配置对利率的敏感程度。截至9月30日的久期已经从二季度末的-3.14进一步降至-3.67,这意味着利率每上涨100个bp,格罗斯持仓的债券组合收益会上涨3.67%。

  本月格罗斯表示,10年期美债收益率应维持在3.2%左右,也有可能升至3.4%。对于组合有效久期为-3.67的他来说,利率上升反而意味着组合收益的提高,而20bp的利率上升意味着在短时间内赚大钱。就连认为10年期美债利率会升破4%的Franklin Templeton债券首席Michael Hasenstab,其组合久期也不过-1.34。

  

做空波动性稳赚不赔?呵呵,一代债王就是这么陨落的

  只是,老债王能不能等到这一天呢?

  2、早已不是债券基金

  除了错判市场,官方网站显示格罗斯的基金还做了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决定。何时开始,老债王的“债券基金”已经不是债券基金了。

  根据Janus网站披露的信息,该基金有超过23%的资产投向了“股权相关”证券,持有9只股票。截至9月30日,仓位最大一只股票是安泰保险(Aetna)。

  按照Janus的说法,无约束债券基金的吸引力包括部分“允许获取与传统资产无关的回报来源”。

  本来以为近期美股市场的大幅波动对固收投资者整体而言是好消息,但这句话显然不适用于格罗斯。

  

做空波动性稳赚不赔?呵呵,一代债王就是这么陨落的

  3、还在做空波动性?

  三季度末至今,格罗斯的基金亏损进一步放大很可能是因为格罗斯一直在做空波动性。比如卖出价外看跌或看涨期权,并获取一次清偿权利金(upfront premium);若市场真的能够保持稳定,卖出的这些期权将一文不值,而对获得权利金的他来说这将是一笔零成本的好买卖。然而10月以来美股市场大起大落实在太刺激,追踪美债期权价格波动的美国银行波动指数创下逾四个月新高,有恐慌指数之称的VIX飙升在10月11日和本周三飙升,和Janus基金的亏损完全一致。

  事实上10月之前,做空股市波动率的策略一直稳赚不赔。在三季度致投资者信中,格罗斯就基金表现进行讨论,他强调,基金跑输基准指数Libor的主要原因是在高利率企业债(垃圾债)上的空头头寸上亏钱,不过做空股市波动性和股票套利头寸录得正收益。

  谁知短短一个月市场风向来了180度转变,除了股市波动率暴涨之外,市场广为看好垃圾债走势,主要因为垃圾债期限较短,对美国经济周期和大宗商品市场的敞口,乃至市场的积极结构变化,垃圾债受到的负面影响相对较小。反倒是格罗斯三季末持仓比重最大的(逾三成)投资级企业债成为市场四季度极度看空的东西,主要是其对上行的美债收益率利差不够大,不足以弥补期限风险和领域整体的高杠杆水平,

  如果格罗斯还在继续做空波动率,那么只能祝他好运。对他来说,最好的情况是美债收益率上涨,但并不像德债收益率涨得那么快;此外利率的上涨不会引发股市波动,毕竟“老债王”还有近1/4的仓位投在股票里。

  祸不单行:离婚闹剧愈演愈烈

  管理的基金巨亏不算,老债王与前妻持续两年的离婚“闹剧”也越演越离谱,远没有结束的迹象。

  格罗斯与前妻的婚姻持续了31年,两人也曾琴瑟和谐,成为南加州地区的慈善代言人。然而老情人好聚却不能好散。

  两人除了为了一副毕加索名画撕天撕地,法庭文件还显示,格罗斯的前妻苏·格罗斯声称,债王把两人价值3100万美元的豪宅破坏得一塌糊涂:不仅弄死了家里的花花草草,还把死鱼放在通风口处。

  格罗斯则称,去看儿子的乐队表演时,苏手中拿着“可能是一把刀”的银色物品靠近了他,并朝他大吼大叫。

  当然,两人均否认了对方的指控。

  不过,在演唱会结束后,格罗斯就雇佣了私家侦探全天候监视苏及其家人。

  虽然两人已经正式离婚,家产也分得差不多了,但这场“闹剧”仍旧未完待续,两人仍会定期在法院“相会”。对年逾古稀的债王来说,苦日子远还没有结束……
(责任编辑:崔晨 HX01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