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Facebook数据泄露丑闻不断 高管纷纷离职 股东揭竿而起:扎克伯格的多事之秋

2018-10-30 04:11:31 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郭大海

  亢龙有悔。扎克伯格的权力使他成功缔造了Facebook(脸书)的社交网络帝国;但如今,他似乎成了脸书帝国发展的最大障碍。至少,在脸书的股东们看来是这样的。

  10月17日,四家对脸书持股的大型公共基金提议罢免扎克伯格董事长一职。该提案罗列了扎克伯格的一系列“罪状”,包括“让俄方干预美国选举”“与剑桥分析共享8700万用户信息”“在缅甸、印度和南苏丹散播仇恨言论”,以及“和被美国情报局列为国家安全隐患的手机厂商分享客户信息”。随后,脸书公开驳斥了分割CEO与董事长职权的股东提案,认为这种做法只会“导致不确定性和困惑,使董事会、管理工作和公共关系毫无效率”。

  股东们的提案并不太可能实现:由于扎克伯格掌握着公司60%的投票权,能决定他去留的只有他自己。

  但这并不代表扎克伯格的日子好过:伴随着“数据门”丑闻的爆发,人们开始反思数据隐私和安全性,网络社交行为也变得愈发谨慎。这一趋势已经对脸书产生了冲击,但扎克伯格似乎还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对应方案。

  双重股权结构下的绝对权力

  从公共股东的观点看来,分割CEO和董事长权力的做法是大势所趋。2004年,在标普500指数里的500家公司中,有75%的公司没有分割CEO和董事长的职权。如今,这一数据已下降到了60%,说明越来越多的公司选择将CEO和董事长的职权分开。事实上,很多顶尖科技公司都对CEO和董事长的职位做了“分权”处理,其中包括微软、苹果、谷歌、推特和甲骨文。

  纽约市审计官斯科特·斯金格(Scott Stringer)是提案罢免扎克伯格董事长职位的其中一位支持者。他认为:“脸书对我们社会和经济的影响举足轻重。如今要把脸书带出这烂摊子,独立董事的存在尤为重要。”

  这里所说的“烂摊子”,指的是脸书在今年发生的两起数据泄露丑闻。

  9月14日,脸书怀疑其网络遭到黑客攻击;9月25日,工程人员发现一个程序漏洞,估计可能有近5000万名用户的信息安全受到黑客威胁; 10月12日,脸书正式公布事件调查结果,认为总计有2900万名用户的个人资料被外泄。另一起丑闻,是今年3月份曝光的脸书“数据门”事件:根据英国媒体报道,数据分析企业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s)未经授权,获取脸书多达5000万用户的信息,用以预测和影响了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中的选民投票行为。此后,多家公共投资人对扎克伯格施压,要求其辞去董事长的职务。

  不过由于脸书特殊的双重股权结构,股东们的提案很难实现。

  脸书的股票被分为A股和B股两类。其中,A股在公开市场上对公共投资者出售,每股代表1个投票权;B股只对脸书的内部人士提供,每股高达10个投票权。扎克伯格间接拥有1418万的A股股票以及4.416亿的B股股票。因此,虽然扎克伯格对脸书持股不足20%,却掌控了公司60%的投票权,具有足够大的权力决定公司议程。目前能分割CEO和董事长职权的只有扎克伯格自己。

  数据丑闻后表现低迷

  扎克伯格的大权独揽也引发了市场的不满。7月25日,脸书的股价急挫20%,跌至每股176.26美元,1450亿美元的市值一夜蒸发。此后,脸书的股价持续下滑,如今股价已跌至155美元左右。

  脸书最重要的市场在北美和欧洲。根据脸书的半年报数据,2018年第二季度,脸书在北美的用户平均收入为25.91美元,而在欧洲为8.75美元。相比之下,其他地区为脸书提供的利润则少得多:亚太地区的每位用户平均只为脸书赢得收入是2.61美元,而世界其他地区的每位用户仅为脸书创造了1.91美元的利润。

  在数据丑闻事件的影响下,许多北美和欧洲的网民们纷纷抛弃脸书。半年报显示,脸书在北美的用户没有增长,在欧洲则失去了300万用户。在数据泄露丑闻的不断发酵中,脸书用户的行为也在逐渐改变。根据美国消费评测杂志《消费者报告(Consumer Report)》的调查表明,在剑桥分析丑闻发生后,70%的脸书用户改变了他们的网络社交行为;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用户关闭了脸部识别和地点追踪系统。

  这一系列数据表明,如果脸书不做结构性的调整以适应消费者社交行为的改变,其未来成长的空间将十分有限。也正因如此,伊利诺伊州财政部长迈克尔·福瑞克斯(Michael Frerichs)在报告中强调:“脸书的治理结构一直让投资者们的利益岌岌可危,现在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高管离职潮

  绝对的权力恰恰是扎克伯格的命门。脸书在过去曾高价收购了Insagram、Whatsapp和Oculus等新晋科技公司。如今,由于理念分歧和扎克伯格的过度介入,科技公司创始人纷纷离扎克伯格而去。

  Whatsapp的两位创始人Jan Koum和Brian Acton在今年3月“数据门”发酵后出走。其中Brian Acton在推特上呼吁用户注销脸书账号,指责扎克伯格急于破坏Whatsaap的加密技术用以增加盈利。他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说道:“我出卖了用户的隐私,换取了更大的利益。”

  Instagram的共同创始人凯文·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和麦克·克里(Mike Krieger)传闻与扎克伯格理念不合,在今年9月25日宣布离职。

  Oculus的CEO和共同创始人布兰登·伊里贝(Brendan Iribe)和帕尔默·拉奇(Palmer Luckey),于10月23日宣布离职,原因是其公司的虚拟现实头戴设备Rift2 研发因脸书的业务调整被取消。

  另外,自今年的“数据门”以来,脸书内部也经历了离职潮。辞任的高管包括:首席通信与公共政策官Elliot Scharge,首席律师Colin Stretch,首席安全官Alex Stamos,合伙企业副总裁Dan Rose,新产品总监Alex Hardiman,以及通信执行官Rachel Whestone。

  根据印第安纳大学(Indiana University)的研究员马修·瑟马蒂尼(Matthew Semadeni)和莱恩·克劳斯(Ryan Krause)的研究表明,虽然分割CEO与董事长职权与公司表现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但当公司表现低迷时,分割CEO与董事长职权往往有助于改善公司的表现。由此看来,呼吁对扎克伯格“分权”的提案,与其说是一个行动方案,不如说是表达了投资者们对脸书未来发展的警觉和悲观预期。

  扎克伯格曾说,自己最崇拜的历史人物是罗马帝国的开国君主屋大维,他独裁统治罗马长达43年,使罗马帝国进入了史称“罗马和平”的繁荣时代。扎克伯格固然不是屋大维,如今的Facebook麻烦不断,达摩克利斯之剑正高悬在他的头顶上。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