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美国中期选举在即:关注点梳理及对股、债、商品的影响全解析

2018-11-03 08:05:09 和讯名家 

  报告摘要

  作为今年美国国内最大的风险事件,中期选举将对美国乃至全球未来几年政治经济格局产生影响。距离11月6日不到一周,我们提前梳理出关于这次选举的一些看点:

  1. 美国中期选举的机制是怎样的?

  2. 共和党和民主党当前竞选的焦点是什么?

  3. 大选可能的结果是什么?

  4. 对全球经贸格局的影响有哪些?

  1

  美国中期选举的机制

  在本次选举中,美国国会众议院的全部435个席位,参议院35个席位(共100个)将被角逐,而且全美50个州中有39个州的政府将举行选举。共和党获得多数国会席位不仅能保证政策制定和执行的有效性,更重要的是将为特朗普2年后连任奠定基础,所以,赢得中期选举至关重要。

  在参议院的100个席位中共和党占51席,民主党占47席,还有2个独立党派,民主党还需争取2个席位才能在众议院中成为主要党。在众议院的435个席位中共和党占236席,民主党占193席,民主党还需争取25个席位才能在众议院中成为主要党。

  2

  共和党和民主党当前竞选的焦点

  1.共和党:减税、贸易、移民

  作为当前执政党,共和党竞选时宣传最多的是减税政策对经济的刺激。根据美国媒体统计,截至10月,共和党有至少1/3的竞选广告与今年开始实施的减税政策有关,同时,移民政策和贸易战相关进展也是宣传的重点。

  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经济稳健增长,今年三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环比初值3.5%,而二季度环比增长4.2%,创近四年最佳。美国失业率稳步下滑,9月已经降至3.7%的低位。个人消费支出对GDP的环比拉动较二季度继续增长,成为支撑GDP增长的最重要因素。

  贸易曾经是拉动二季度GDP的重要因素,但三季度已经转为负面影响,同时美国贸易逆差问题并未因为贸易战缓解,反而继续恶化,9月商品贸易帐逆差760亿美元,逆差创纪录高位。不过,特朗普仍然在积极推进新的贸易版图,10月初,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USMC已经达成与墨西哥加拿大的共识,美国国内农产品(000061,股吧)市场信心大幅提振。接下来,美国与欧盟和日本的贸易会成为新的焦点,中美之间进展缓慢,有待突破。

  修建“边境墙”是特朗普总统竞选时就提出的口号,今年6月美国强行分开近两千民非法入境儿童和父母的“骨肉分离”移民政策引发巨大争议。10月,近万名非法移民涌入墨西哥,美国和墨西哥边境的移民冲突升温。特朗普一直认为美国境内的非法移民夺走了美国公民大量的就业机会,同时带来恐怖分子、毒品犯罪等危险。通过这种“贩卖恐慌”的形式让美国选民在边境安全和民主党之间做出选择。近期爆出的沙特记者事件还未完结,特朗普政府面临巨大舆论压力。特朗普需要向选民展示自己控制油价的能力,以及对沙特事件的公正态度。离中期选举不到一周,短期内特朗普可能会采取拖延策略,即不继续刺激沙特,并将选民注意力转移至国内,例如墨西哥边境墙问题。近日媒体爆出新的消息,特朗普有意修改美国“出生公民权”相关法案,亦是在移民政策方面的强硬表态。

  2.民主党:医保、赤字、控枪

  民主党的火力则是集中在民生问题,几乎一半的民主党竞选广告与医保政策有关,尤其是维护“奥巴马医改”政策。医改是特朗普上任后开展的第一项改革,但因为反对力量太大,先后三次遭遇投票失败。2017年10月特朗普签署一项新的行政命令,旨在扩大民众医保选择范围,继续为医改铺路。

  “奥巴马医改”推行全民医保,要求强制投保和政府补贴,强调的是全面、平等;“特朗普医改”则是给政府、保险公司和富人减负,更多实行市场化运作,强调的是效率、选择权。两者并无直接的优劣之分,只不过站的角度不同,改革的效果也会不同。根据美国预算办公室(CBOJCT)发布的一项预测,特朗普医改方案一旦通过,美国财政赤字在2017-2026十年将减少3370亿美元,包括3230亿预算内和130亿预算外的节省;但另一方面,2018年大约1400万美国人失去医疗保障,到2026年,无医疗保障的人口将由目前的2800万人扩大到5200万人。

  即使特朗普希望通过医保改革减少赤字,美国也面临愈来愈高的赤字和债务负担。根据今年提交的2019财年预算,CBO预计2018财年美国会有8040亿美元赤字,远高于早前预计的5630亿美元,到2020财年,美国财政赤字将达到1万亿美元,比之前的预期提前2年;税改给GDP增长带来的推动作用只能持续到2025年,且税改对增加收入做出的贡献并不足以覆盖其带来的赤字效应。为了支撑巨额赤字,美国不得不借钱弥补支出,负债不断增长,预计2028年债务占GDP的比例将上升至96%,创二战结束以来的新高。大量的利息支出将对其它支出起“挤出效应”,使得政府在应对危机时可以使用的支出大幅受限。

  政府医疗支出缩减金额较大且话题敏感,成为民主党进攻的主要火力点。特朗普在2019年预算案中大幅缩减了未来政府在部分领域的支出,缩减金额最多的分别是非国防、联邦医疗、海外应急行动、学生贷款补贴,有意在未来5年和10年分别将政府支出减少8590亿和35420亿美元。不过医疗支出不会在2019年立即减少,2019年计划减少医疗支出20亿美元,而2020年会大幅减少850亿美元。也就是说,收紧医疗支出预算给社会带来的实际影响将会在2019年年底开始体现。

  与共和党类似,民主党也会强调社会安全问题,区别在于特朗普的重点在非法移民,而民主党的重点在枪支犯罪,尤其是10月美国多地爆发枪击案,舆论关注度上升。2017年全美枪支犯罪案件已经突破6万件,其中大规模枪击案(死亡超过4人)达到346件。而特朗普对枪支管控和美国步枪协会的态度较为包容,引发民众抗议。从爆发枪击案最严重的地区来看,加州、伊利诺伊斯、佛罗里达、德克萨斯州每年都排名靠前。而这几个地区,又恰好是每次大选时最不确定的摇摆州。

  3

  大选可能的结果

  中期选举又被视为民众对执政党政绩的反馈,根据历史经验,执政党往往很难守住阵地。过去21次中期选举中,总统所在的党派平均在众议院丢掉30个席位,在参议院丢掉4个席位,只有两届政府(罗斯福、克林顿)在两院均获胜。

  同时,共和党在“守擂台”时也需要面临“空心”的尴尬局面。近一年半以来,因为退休或者辞职,已经有44位共和党议员已经或者即将离开白宫,包括重量级人物众议院共和党领袖保罗·瑞恩。本届政府中共和党离开人数创历届最高,而同期民主党只有19人离开属于正常水平。共和党大量人员离开意味着选举之年没有自己人镇守场地,失去了离职人员过去的积累,即使有新的人补上竞选,也只能从头开始。

  尽管如此,民主党想在本次选举获胜并非易事。以参议院竞选为例,在即将开放竞选的33个I级席位中,8个当前属于共和党,23个当前属于民主党,也就是说民主党将面临更大的“风险敞口”。共和党即使“损失”一席,仍然可以保持当前的主要党优势;而民主党不仅要守住当前全部席位,还要争取至少2席,才能成为主要党;此外,有10名需要竞选连任的民主党议员所处的州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倒向特朗普。8:23的局面,人数越多,变数也越多。

  特朗普上台后,出台一系列刺激经济政策,美国经济强劲增长,失业率长期维持在低位。从彭博对消费者做的调查来看,2017年上半年消费者对共和党的信心超过民主党,并在之后持续大幅上升,而对民主党的信心则基本原地徘徊。可见,尽管特朗普饱受争议,今年以来的贸易政策引发担忧,但并不影响美国人对共和党领导下美国经济增长的乐观预期。

  特朗普的支持率在近两年也经历了V型反转,去年年底下滑至最低后,今年逐渐反弹至接近其大选获胜时的高点;直至6月贸易战全面升级,担忧情绪上升;8月底,特朗普陆续被爆出负面新闻,包括白宫内部争斗,以及“通俄门”进展,支持率急转直下。10月开始,特朗普的支持率迅速恢复并涨至今年新高。

  中期选举有可能会出现三种结果,即共和党控制两院,民主党控制两院,以及两党各自控制一院。

  如果共和党大获全胜,守住了参众两院,特朗普会继续加码刺激经济政策,贸易争端升级,美国经济维持繁荣,泡沫也会加速,美联储可能会加速加息

  如果共和党和民主党各自执掌一院,则现有经济政策会延续,但推进速度会放缓。如果两党在议会中人数接近,则两党在部分议题,例如贸易、医改上的焦灼会延续,共和党做为执政党会略占优势。如果民主党在占领的议院能大比分获胜,则可能大力推动议会限制总统在例如贸易方面的权力。两方政治力量相互制衡,美国经济维持增长,美联储渐进式加息。

  如果民主党大获全胜,控制参众两院,则说明民众对共和党当前的某些举措严重不满,目前来看,最有可能出现在“通俄事件”,或者爆出其它“丑闻”。这种情况下,现有经济政策会延续,但推进速度会放缓,尤其是贸易争端、“税改2.0”,以及美国对外参与国际事务的态度。特朗普可能会利用总统权力强行推动某些政策,但其面临的被弹劾的风险也大大提高。

  4

  美国中期选举对全球经贸格局的影响

  选举的结果较难预测,如果特朗普领导的共和党取得胜利,则美国当前引领的逆全球化、贸易战、民粹主义风潮还将继续;如果民主党取得胜利,则特朗普政策的推进会受到阻力,甚至面临被弹劾的风险。现在看来,更大的可能性是两党各自执掌一院,相互制衡。

  对于中国,我们与美国的贸易摩擦转眼已经过去半年多,从最初的措手不及、轻视美国的行动力,到中美谈判由热切转为冷淡,到现在250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已经真真切切的落在头上,我们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伴随着中兴事件、手机芯片事件、美国谬称中国干涉其内政、甚至开始收紧中国留学生政策,等等,我们越发清醒的意识到,中美两国的碰撞绝不仅仅局限于贸易领域,更深层次的,是大国心态的较量,从贸易开始,向其它更广阔的领域蔓延。即使特朗普在中期选举中失败,短期内,这股“中国威胁论”的风已经在美国刮起;反过来说,作为一个精明的政治人物,特朗普喊出的每一句口号都是有一定民意基础的,从他今年整体上涨的支持率就可以证明。对于迅速崛起的中国,美国人确实存在担忧。所以,无论中期选举结果如何,在原则性问题上中美两国都无法让步,冲突还会延续。

  对于全球经贸格局,美国正在重塑与其它国家的经贸秩序,USMC就是成功的例子。虽然贸易战也在侵蚀美国自身,无论是美国制造业PMI、部分工业企业的三季报、消费者信心指数,还是美联储议息会议,都明确的反映出对关税政策影响企业和个人决策的担忧。不过,鉴于美国经济当前远好于其它大部分国家,实力雄厚,即使特朗普败选了,美国与其它国家的贸易条款也还是要谈的,区别只是在于强硬力度和让步空间。除非,近期再次发生全球性的经济危机,美国才有可能放缓节奏。所以,对于非美国家,在无法与美国正面抗衡时,抱团取暖,开拓新的增长渠道,可能性更高。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扑克投资家。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