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宁波水表IPO:关联关系错综复杂,资金状况暗藏危机

2018-11-09 10:25:10 号外财经网 
《号外财经》文/宋佳
《号外财经》文/宋佳

  宁波水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水表”)拟在上交所公开发行新股不超过3909万股,拟募集资金6.64亿元,将全部投资于年产 405 万台智能水表扩产项目、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营销及服务网络建设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号外财经》研究其招股书发现,宁波水表股权结构变化频繁,股东人数众多,关联关系异常错综复杂。更重要的是,该公司报告期内银行借款受托支付转贷金额较大,不仅存在通过奇力仪表转贷,还存在通过非供应商且无采购背景的转贷行为,这暗示了宁波水表的资金状况暗藏危机。

  疯狂玩转股权变化 关联关系错综复杂

  招股书显示,宁波水表前身为全民与集体联营企业宁波水表厂,2000年9月改组为宁波水表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 1000 万元,股份总数为1000万股,由张世豪等408名自然人为发起人以现金认购全部股份。

  2001年10月,通过转让国有资产,宁波水表厂经评估净资产为4665.20万元,经剥离、提留、调整后的净资产为1089.48万元,同意转让给该厂职工,优惠转让价为980.53万元。

  国企改制后,股份人人有份,张世豪等管理层仅为众多股东之一,并不具有公司的控制权,于是,在股份公司成立后至新三板挂牌前,个人股东之间进行了多次股权转让。直至2014年末,在经过了九曲十八弯的迂回路线之后,张世豪等5名股东合计持股74.97%,实现了对该公司的实际控制。

  2015年11月,宁波水表成功挂牌新三板,在经过多次交易转让后,截止招股书签署日,该公司的股东总数由挂牌前358人增加到634人,其中26名法人股东中有8名三类股东,均为契约型基金。

  除了股权结构复杂多变之外,宁波水表的关联关系更为错综复杂,遍布该公司生产和销售的多个环节。

  《号外财经》分析其招股书发现,2015年曾为宁波水表第二大外协加工商的新源工贸实际控制人乌标为宁波水表董事及财务总监张琳的配偶,且张琳也持有新源工贸10%的股权。而且乌标也是宁波水表前十大经销客户和供应商之一的宁波信弘辉的实际控制人。根据招股书披露,2016年这两家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20.07万元和-0.05万元,皆为亏损状态,也就是说这两家公司的存在不为盈利,只为宁波水表提供服务。

  此外,《号外财经》还发现,宁波水表因其关联客户的财务恶化,对该公司的经营业绩造成了重大不利影响。宁波水表的参股子公司沈阳沈宁为该公司重要的直销客户,2014-2017年6月,该公司向沈阳沈宁销售商品金额分别为1159.27万元、1286.05万元、23.13万元和1.97万元。虽然销售金额大幅下降,但沈阳沈宁始终为宁波水表的第一大应收账款客户,2014-2017年6月,应收账款分别为1933.86万元、2508.54万元、2385.64万元和1887.94万元。

  宁波水表对沈阳沈宁的信用政策相当宽松,以500万为铺底,每批货签约付50%,到货付50%。但由于沈阳沈宁财务困难、生产经营停滞,宁波水表与沈阳沈宁签署了《债务重组协议》,截至 2017 年 12 月 31日,宁波水表对其计提坏账准备662.23万元,确认债务重组损失 77.77 万元。

《号外财经》文/宋佳

  如此让人眼花缭乱的复杂关联关系也同样引起了发审委的重点关注,多次要求宁波水表说明与经销商和主要客户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是否存在重大利益安排,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与关联方之间发生转贷 资金状况暗藏危机

  《号外财经》翻阅其招股书发现,报告期内,宁波水表与爱恩彼经贸和奇力仪表持续发生银行借款受托支付转贷。2014年、2015年,宁波水表在中国工商银行宁波鼓楼支行办理网贷通循环借款,由于银行要求每笔借款有明确的用途及支付单位,并实施每笔贷款支出的审批程序,因此宁波水表将相关借款通过爱恩彼经贸账户进行转回公司账户,涉及金额分别为2000万元和6400万元。
《号外财经》文/宋佳

  除此之外,宁波水表还通过与奇力仪表的交易往来进行银行借款转贷。该公司与奇力仪表之间的交易资金以净额结算、差额银行转账支付,也就是说,该公司凭借双方的交易合同将银行贷款直接支付给奇力仪表账户。

  《号外财经》根据招股书发现,爱恩彼经贸为宁波水表的派生公司,主要业务为房屋租赁,与宁波水表之间既非供应商也无采购背景。而由黄云昌控股的奇力仪表则既是宁波水表的第一大外协供应商,也是其前十大原材料供应商之一。

  招股书显示,2014-2017年6月,奇力仪表作为外协加工商与宁波水表实现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605.24万元、328.16万元、372.58和107.49万元;作为原材料供应商与宁波水表实现的采购金额分别为6904.29万元、1550.44万元、1165.78和325.15万元。同时,招股书还披露了2015-2017年6月该公司与奇力仪表的结算金额,分别为4493.52万元、4528.16万元和1781.18万元。

  由于宁波水表与奇力仪表之间的结算方式为净额结算,很显然双方之间的资金往来不甚明确,巨额资金流向不明。

  宁波水表与奇力仪表之间的资金往来也受到发审委的重点关注,不仅要求其说明转贷的原因、资金流向和使用用途,还要求其说明主要通过奇力仪表转贷的原因,是否存在不当利益安排。此外,发审委再次发问该公司与奇力仪表合作的原因,是否发生非交易性的资金往来或存在其他利益安排。

  《号外财经》查阅相关资料发现,需要转贷,说明企业资金非常紧张,将来可能会难以偿还借款。

  从宁波水表近三年一期的业绩来看,2014-2017年6月,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7.98亿元、7.35亿元、8.26亿元和3.72亿元,增长乏力,且报告期各期末在手订单也逐期下降,可能会对营业收入造成进一步下降的风险。

《号外财经》文/宋佳

  此外,2014-2017年6月,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3.83%、38.43%、38.08%和42.04%,远高于同行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而流动比率分别为1.19、1.71、2.48和1.79,速动比率分别为0.78、1.22、1.88和1.18,又远低于同行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说明该公司的偿债能力较差。
《号外财经》文/宋佳

  宁波水表主要从事机械水表和智能水表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在其主营业务的收入构成中,机械水表的收入比重势头不减,但智能水表才是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宁波水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能否占据有利地位任重道远。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