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活该ofo不退你押金”?

2018-12-10 20:51:23 和讯名家  Fine
  小黄车已经服务超过21个国家,250座城市,逾2亿用户。这庞大的用户群,是小黄车一步一个脚印的积累,是小黄车的忠实拥泵,却也是小黄车的唏嘘之源。

  文|金融八卦女特约作者:Fine

  ···

  最近,一则以ofo退押金为主题的讨论,在知乎上掀起了热潮。事件的起因来自于冯大辉在微博上发表的关于“谴责”ofo用户退押金行为的一条长微博。

  冯大辉在微博中说,用户应当将ofo押金当做沉没成本,不用大动干戈去追回。用户要求退还押金的行为,实际上就是一种“非此即彼”的奇怪二元思维,在用户声张退押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当初ofo为他们提供的免费服务,和带来的美好出行经历?

这则微博,引起一阵热议。知乎上对冯大辉的批评声音不绝于耳。从经济学、心理学和法律的角度,仿佛ofo退还押金是势在必行的事情。
  这则微博,引起一阵热议。知乎上对冯大辉的批评声音不绝于耳。从经济学、心理学和法律的角度,仿佛ofo退还押金是势在必行的事情。

  押金是双方建立共享单车服务时,用户交纳的用于增强自身信用的款项,是一种信用风险缓释的手段和工具。当双方的共享经济合约生效时,押金制度自然而然也生效了。同样的道理,当用户想要解除和ofo的共享经济合约,不再使用ofo提供的服务时,根据用户协议、经济学原理和法律规定,押金也应当退还给用户。

  而风投资本是一种在充分了解未来不可预知的风险下,自愿投入的风险共担,利益共聚的资本金,在ofo出现问题无法运营甚至破产时,这笔资金就是理所当然的沉没成本了。

  押金,不是拿希望赌明天的手段,是一种经济契约下的履约保证工具,在信用解除之后,是必须归还给用户的,本质上还是用户的个人资产。按照会计分录的要求,押金是ofo的负债。

  曾经的ofo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对于这笔负债也非常爽快,押金退还秒到账,ofo自身的好感度和信用度也在用户心中爆棚。

  只是,现在的ofo,却在害羞地躲避这项负债。首先是到账时间由当天,变成三个工作日之内,再变成和ppmoney的联手可转理财资金退押,将押金转为理财本金,并且声称可以获得8%以上的高收益。

当然,和ppmoney的联姻,上线三天就被叫停了。也许是因为p2p暴雷太多,即使号称理财安全第一的ppmoney大家也信不过,也可能是单纯地想用行动告诉ofo,押金是用户自己的资金,怎么使用应当由自己处置,而不是强行“被”理财。
  当然,和ppmoney的联姻,上线三天就被叫停了。也许是因为p2p暴雷太多,即使号称理财安全第一的ppmoney大家也信不过,也可能是单纯地想用行动告诉ofo,押金是用户自己的资金,怎么使用应当由自己处置,而不是强行“被”理财。

  再接下来,ofo的押金变成了0—15天退款到账。

再接下来“退押金”这个按钮,已经在ofo界面中成了灰色显示。
再接下来“退押金”这个按钮,已经在ofo界面中成了灰色显示。

一时间,仿佛全城的神经都紧张起来,ofo退不出押金的消息正劲,ofo的客服电话被打爆,最后终于,打不通了。
  一时间,仿佛全城的神经都紧张起来,ofo退不出押金的消息正劲,ofo的客服电话被打爆,最后终于,打不通了。

  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就是交流ofo退押金的经验和心得。如果全饭桌的人,都不曾成功退还押金,ofo最终还是要在饭桌上被拆解,并且冠以“用户体验不好”,“小黄车不好骑”,“管理层腐败”等等因素,支持自己的高谈阔论。

  讲到这里,其实我的内心还是深怀安慰,因为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ofo都做到了为我们提供话题,助力我们打开陌生人社交的局面啊。

  2015年下半年,北京大学出现了第一辆小黄车。作为无桩共享单车的先驱,小黄车现身北大的时刻,还带着一点仪式感。创始人戴威的母校,正是中国Top2的最高学府,北京大学。

  选择以母校作为起点,是ofo或者说戴威实现梦想的第一步。2015年下半年开始,ofo在北大可谓实现了“创举”,不仅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学生们的校园出行方式,甚至也为陌生人课间社交找到了话题。

  一时间,“咦,这么远,你怎么来上课的啊”,“是啊,多亏了小黄车,骑个小黄就来了啊!”,“是啊,小黄真的不错的,我们都是骑着它来,现在的共享经济真的是便利啊~”,“是啊是啊……”

  关于小黄的讨论,还不止共享行为这一个point。在北京投放颇有成效的ofo,开始进驻上海和武汉,陆续为自己的共享事业拿下第二城和第三城。

  但是,上海高校游说成本较高,初期进驻上海不够理想。但是,武汉这所互联网因子很强,高校密集,且以科技型高校为特色的新一线城市,对ofo打开了欢迎之门。尤其是在占地面积较大,教学楼距离较远的华中科技大学,ofo一时间成了出行首选,口碑和“票房”双丰收。

这个时候,ofo开始走出国门全面开花,为倡导全球绿色出行规划蓝图,也将共享经济背后的环保意义,呈现出来。
这个时候,ofo开始走出国门全面开花,为倡导全球绿色出行规划蓝图,也将共享经济背后的环保意义,呈现出来。
2015和2016一整年,可以说都是ofo“得意”的时候,想必也是戴威最激情昂扬的时候。这个时候,ofo获得了“创青春”全国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一等奖,这个奖项提醒着我们ofo源自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青春。这个时候,ofo获得了人人羡慕的风投基金,并且迎来了现在被称为“泡沫”的强大投后估值。ofo被誉为是改变人们出行方式的神器,从校园出发包围重要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2015和2016一整年,可以说都是ofo“得意”的时候,想必也是戴威最激情昂扬的时候。这个时候,ofo获得了“创青春”全国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一等奖,这个奖项提醒着我们ofo源自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青春。这个时候,ofo获得了人人羡慕的风投基金,并且迎来了现在被称为“泡沫”的强大投后估值。ofo被誉为是改变人们出行方式的神器,从校园出发包围重要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截止到发稿,官方数据统计,小黄车已经服务超过21个国家,250座城市,逾2亿用户。

  这庞大的用户群,是小黄车一步一个脚印的积累,是小黄车的忠实拥泵,却也是小黄车的唏嘘之源。

  众所周知,现在的小黄车好像真的“不行”了。从前几轮融资时的意气风发,配合着一次次搬迁到俯瞰北大和互联网中心的中关村(000931,股吧)理想国大厦,到最后以理想国大厦16层的“人去楼空”为背景音乐的“退押金”风暴,小黄车从灿烂到唏嘘,其实也不过才三年。

  现在,一打开搜索框,输入ofo,出现的就是关于“倒闭”、“破产”和“无法退押金”的字眼和新闻。

尤其是退押金的事情,一直牵动着用户的神经,贴吧上关于“退押金”的经验和讨论,已经成为全贴吧所有帖子的大热门。
  尤其是退押金的事情,一直牵动着用户的神经,贴吧上关于“退押金”的经验和讨论,已经成为全贴吧所有帖子的大热门。

关于是否应该退押金这个话题,也掀起了一阵阵讨论,并引出了前述的声音和话题。
  关于是否应该退押金这个话题,也掀起了一阵阵讨论,并引出了前述的声音和话题。

  有人提出,是不是我们可以“扣下”一辆共享单车,用来抵扣自己的押金呢?

  这个问题的提出,其实不无道理。民法中的“自力救济”受到肯定,当小黄车无法退押金时,用户将车辆留置,“变相”实现了留置权,并且这种留置权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抗债权。

  这个想法,好像一下子说出了大众的心声。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小黄车被留置呢?亦或者,大家想出留置这个办法之后,又转头嫌弃小黄车的破旧,称其为“黄色垃圾”,不屑于留置?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还没有证实,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确实心理学上的破窗效应,真的见效了。当一扇窗子破了一个洞,之后的洞就会越来越大,当第一扇破窗子破裂,很有可能整栋建筑也轰然倒塌。

  就像ofo一样,当第一个人开始抱怨,就点燃了引起“公愤”的爆点了。

  有人说,ofo的倒塌是管理层的稚嫩和自大,疯狂烧钱满足自身的膨胀感。也有人说,ofo一开始的定位,就错了。他将自己定义为一家正宗的互联网公司,关注商业模式和订单数量,却忽略了对于小黄车的维护和品质管理,以至于更加高端好用的摩拜出现后,他就不得不面临窘境。还有人说,ofo的失败在于他的不识时务。

  大家还记得前段时间谢幕的人人网吗?多少青春和回忆的承载,最终被低价“贱卖”,原因多被认为是没有在合适的时候转型,也错了很多风口。点击《人人网卖给了“人人”:80、90后的青春抵不过陈一舟的“小算盘”!》了解详情。

  而ofo,被认为是坚持不肯“卖身”的倔强,而引火烧身。

  你要问我,ofo真的死的冤枉吗?说实话,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候,只要一个不小心没有跟上节奏,巨变就很有可能会悄然来临。ofo走到今天,正是一点点的变化,导致最后的人人唏嘘。

  再回到冯大辉的观点中来吧。

  其实,他想说的可能是,最可惜的恐怕不是墙倒众人推的这种哀叹,毕竟墙倒众人推,我们也见得多了。最可惜的是,ofo正是被当时称赞和感言叹为观止的群众们,猛然推到的。

  ofo到底会何去何从,最终结局应该被怎么写,这一点我们可以拭目以待,来验证自己心中的声音。选择一遍遍打客服电话,以求退出押金,还是只当这99或者199是情怀税,都是每个用户自己的选择。

  最后,我想讲一则故事。在饭桌上,大家激烈地讨论着ofo如何退押金时,资深公司法务Frank,对我们说,自己从来没有退押金的烦恼。因为,从摩拜成立之初,为了转用摩拜,当时就直接把ofo的押金退了,从此,再也没有使用过ofo。

  大家问她,为什么不两者共同使用呢?

  她淡淡地说,不了,我不管怎么样同质化的产品只用一家,以为我怕万一用多了,付多了押金会有风险。

  最后,在这场“退押金”的战役中,全身而退的只有风险意识十分强劲的Frank,和从来不会骑自行车的我啊。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金融八卦女频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崔智明 HF118)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