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伯克希尔如何转型、是否加码A股?股东谈巴菲特股东大会

    3日早上,投资圈的盛宴,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股东大会落下了帷幕。巴菲特被誉为股神,他的股东大会被很多人视为投资的风向标,而备受关注。

  新京报邀请到了伯克希尔股东——美国Horizon Financial的首席经济学家陈凯丰进行视频连线,带来一手股东大会的分享和分析。以下为直播干货:

  新京报:本次会议印象最深刻的事情?

  陈凯丰:

  肯定是抛售航空股。 实际上他前两次投资航空业的时候,也发生了航空业的巨额亏损,而第三次(也就是这次)他在2016年、2017年开始投资,当时他认为航空业经历了几十家公司不断的整合和合并、并购后会出现垄断,竞争的情况会减少,机票价格也会增加,因此他入场投资。

  实际上事情也如他预期的,目前美国航空公司少了很多,他投资的公司利润也都很可观,刚开始还挣了不少钱,但关键的问题是,他没有想到新冠疫情的暴发对整个航空业的影响是毁灭性的。以他个人的判断来看,近几年大家都不一定能够像以前那样自由自在的坐飞机到处跑。所以,他就清仓了整个航空业。

  

  里面还有我个人的一个判断,巴菲特对航空业确实又爱又恨,世界最大的私人公务机航空公司之一是Netjets,就是伯克希尔公司全资拥有的子公司,我相信他对航空业还是很有感情的,他也知道航空业确实很不容易。但四五年之前有一次巴菲特股东大会门口,就有Netjets的飞行员游行示威要求涨工资,也让巴菲特非常丢面子。所以这一次新冠疫情,又在他航空业投资的历史上加了一笔。

  

  新京报:4月伯克希尔卖出65亿美元股票,作为股东怎么样评价这个行为?你认为他会把股票变为现金拿在手中吗?

  陈凯丰:

  他卖出的所有股票全是航空公司股票。所以他现在做的是调仓。今天会后我跟一个华尔街很资深的基金经理简短交流后,他也感觉巴菲特在把一些非核心的仓位清掉,然后打算用这些钱可能做一个超大规模的并购,这也是他一直以来比较喜欢的一个操作方式。

  新京报:本次大会芒格缺席,代替他位置的是伯克希尔的非保险业务副董事长格雷格·阿贝尔,他被外界视为巴菲特接班人,你对他的出场印象如何?他和另一个“竞争对手”阿吉特·吉恩关系如何?

  陈凯丰:

  之前我们作为股东就见过阿贝尔很多次,包括去年在股东大会结束后的长跑比赛,一般是巴菲特打发令枪,但去年巴菲特就已经让阿贝尔穿着1号球衣来打枪,我们已经能感觉出来,他至少是接班的人之一。

  这次他在股东大会回答了很多的问题,算是正式亮相,这次的出场我觉得很不错,讲了很多资本配置的话题,主要谈到了能源。要注意去年整个伯克希尔公司资本项下投资46%与能源相关,对公司来说能源是新增投资最重要的领域。

  

  阿贝尔和巴菲特的风格、经历、经验还是有非常大的区别的。巴菲特早期做二级市场(股票交易)出身,慢慢进入实业。阿贝尔很少做二级市场的股票交易,他一直做实业,主导伯克希尔整个能源领域的投资,比如说建风力发电站、收购天然气管道等。所以他在今天的股东大会上回答的问题是实业上的问题。但是他的投资理念还是跟巴菲特很接近,并不是想追求暴利,而是稳健的现金流。

  

  至于巴菲特和芒格的接班人,我认为这样的人物是不可能再有人能够替代他们的。目前可以看到应该是一个团队式的接班。阿吉特作为副董事长,主管是保险业务,是伯克希尔的核心业务,也不是需要新资本投入的能够产生现金流的业务,从接班角度,他可能不做任何的投资和资产配置业务 ,不做任何资产配置,管好保险。巴菲特手下还有两个基金经理,扮演首席投资官的角色, 主导二级市场的投资,阿贝尔依旧是实业投资的负责人。这四个人我想就是核心团队。

  

  当然巴菲特和芒格的投资生涯超乎寻常的长,也不排除最后这批投资人因为年龄问题不适合接班,不过巴菲特手下的核心团队有30多人,都是他旗下公司和业务CEO,一般在30-40岁,让他们接班也是有可能的。

  

  新京报:疫情冲击下,伯克希尔·哈撒韦今年一季度净亏损高达497.46亿美元,其中股票亏损545.17亿美元。巴菲特对这份不太好看的成绩单如何向股东解释?你作为股东如何看?

  陈凯丰:

  首先,巴克希尔实业业务在一季度是盈利的,它亏损都是来自于二级市场股票,二级市场总仓位大概是2500亿美元,粗略计算,二级市场整体亏损大约20%,和美股大盘还很接近。股票市场波动性大也是正常的。今年一季度美股的波动性,从统计数据上来看,是从1895年以来最高的波动率,持有股票市值的波动大完全可以理解。 同时,这些亏损属于会计准则的要求。因为除了清空航空公司股票以外,没有什么买入和卖出。我看到在二季度,也就是过去的4月份,巴菲特持有的股票已经反弹了很多了。

  而且巴菲特经常建议投资人多经营业绩,尽量不要关注股票的二级市场波动,他反复提买一个股票,应该当做是买一个农场,并不是想明天就想着农场能卖多少钱,而是想这个农场买到手后,能种多少土豆、玉米,也就是股票上面能分多少的分红、回购、现金流等等,这也是他的解释。

  

  我觉得一季度的重挫主要是因为疫情,当然疫情中受影响比较大的行业,金融业、航空业都是巴菲特的重仓行业。所以对他的影响特别大,包括像航空业等等。我想他还是感到了挺大的压力,能够看到目前他的整体投资风格非常谨慎。

  

  新京报:你感受到伯克希尔最大的转型是什么?

  陈凯丰: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相信10年、20年以后伯克希尔越来越像实业公司,二级市场的投资权重不断减小。 实际上二级市场在巴菲特的整个组合里所占权重也越来越小。

  目前二级市场抄底、套利的机会越来越少,他开始做一些高壁垒项目,比如风力发电站、太阳能(000591,股吧)发电站、天然气管道、铁路等,这也是他最近十年一直在做的事情,或者他发现哪个股票很好,他就并购,进行100%的持有,把它从二级市场直接摘牌。 伯克希尔也是通过这种方式去构建它的壁垒,这些企业的回报也相对稳健,风险低很多的。

  

  新京报:伯克希尔持有的是638亿苹果的股票,下一步巴菲特对于科技股的投资策略是怎么样的?

  陈凯丰:

  从他的风格来说,巴菲特买了苹果股票,也是将其视为消费品,他认为苹果作为消费品有很深的护城河。巴菲特手下的两个基金经理风格上看,我认为比巴菲特要激进很多。 他们开始买一些生物制药公司、巴西的电子商务公司。所以巴菲特放权给手下两位投资经理的权力越来越多,科技股的投资权重会越来越大。

  新京报:巴菲特对待银行股、航空股的减持、清空,投资者该如何理解?是否对A股也值得借鉴?

  陈凯丰:

  尽量不要去碰航空业,不是说去做空,做空风险也很大。 目前航空公司都在找政府进行救助,股东很难在航空业获得投资收益,救助时政府要拿优先股,分红有优先权,对于普通股的股东权益有稀释,同时航空公司还得听政府的一些指令,比如开设通往贫困地区航线,企业利润也会受影响。全球的航空业面临类似状况 ,也包括A股。航空公司的杠杆很高,同时运营成本也非常高的,又受到油价的影响非常大,因此是风险非常高的行业。

  我认为银行股是巴菲特会继续持有的。但是银行股并不是非常理想的投资,现在利率降到0,银行的利润空间被压缩。但相比于2008年金融危机,银行股的杠杆率非常的低,风险比以前降低了60%-70%,银行业整体还是很健康的。

  

  新京报:巴菲特为什么说这次危机跟2008年完全不同?他对美联储的处置方式有何评价?为何相较于2008年的频频出手,巴菲特这次没大的动作?

  陈凯丰:

  他对美联储的感觉非常复杂。一方面他是表扬了美联储快速的行动,包括无限QE等,对于企业流动性的帮助。但他也提到,由于美联储的迅速出击,他和芒格家里面电话没有人打,没有很好的一个投资机会。他也在反复说,以后二级市场的套利或者抄底机会越来越少。

  这次是公共卫生的危机,上次是金融危机,触发点是房地产市场泡沫破灭,所以上次可以通过资金解决,只要注资,抄底是可以获得回报的。这一次是公共卫生的问题,用巴菲特的说法,他和别人相比没有任何优势。 主要还是需要政府对这行业的影响,不是对个股的影响。

  

  虽然他持续看好美国,但他整体给我的感觉非常谨慎,甚至说短期有些悲观,因为他提到4月份他手中持有股票的公司的回购数是0,这非常反常。以前每次股票大跌,他的回购量会比较大。

  

  我感觉他是想买,但是他认为不够便宜。或者由于美联储的那些注资,一些暴跌的公司很快就涨回来了,他没有这个机会去买,我想他也在等待机会。

  

  新京报:巴菲特有可能会加码A股市场吗?

  陈凯丰:

  我想实际上要看其他几个人,一个是芒格,芒格对中国的情况比巴菲特要熟悉很多。 比亚迪(002594,股吧)也是芒格推荐给巴菲特的,下一步如果伯克希尔想在A股布局,可能芒格会更加关注。

  另两个就是他的基金经理,也就是个股投资的“接班人”,他们更有投资新兴市场股票的经验,他们在巴西、印度都有一些个股的投资。 可能在A股上面将来也会做一些探索。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