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华尔街之狼为何紧追不舍,揭秘跟谁学盈利之谜

2020-05-13 08:06:50 和讯名家 

  跟谁学的盈利模式成立不代表财务没有问题,其与华尔街之狼的做空与被做空战斗依旧没有画下句号

  出品 | 每日财报

  作者 | 郜融莲

  自从浑水做空瑞幸后,国外的做空机构看到中概股仿佛是看到一块肥美的大蛋糕,都虎视眈眈地紧盯着中概股,想从中大捞一笔。

  然而,不知是中概股“身正不怕影子斜”还是做空机构“锄头挥的不好”,总之在瑞幸之后,并没有做空机构得手的消息传出。像狼群做空爱奇艺,香橼做空跟谁学这些均未得手。

  值得一提的是跟谁学这家公司,进入2020年之后,有两家做空机构发表了三篇做空报告都没把跟谁学打倒。是做空机构不够“给力”还是公司真的没问题?

  跟谁学为什么会被做空?

  如果不是接二连三的被做空,估计圈外人对跟谁学没多少印象。

  跟谁学成立于2014年6月4日,由陈向东、张怀亭、苏伟三人联合创办,其中,公司法人代表陈向东是原新东方执行总裁,他曾在1999年年底加盟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更在2002年创建武汉新东方学校。从一线教师到武汉新东方学校校长,最后到执行总裁,陈向东在新东方工作了14年。

  2014年,陈向东投入教育O2O的风口之中,离开新东方,创办跟谁学,通过互联网技术直接连接老师与学生,不必再经过传统中介,家教O2O成了他全力以赴的事业。

  然而自成立后,跟谁学仿佛失踪了一般,市场上很少能够找到关于它的消息。当它再次出现在大众眼帘中时,陈向东已经要带着他的跟谁学赴美上市了。

  2019年6月6 日,跟谁学在美国上市。上市后公司保持高速发展的态势,其旗下专注K12在线教育品牌高途课堂,被业界称为在线教育的“一批黑马”。 这次回归大众视线,跟谁学还交出了盈利的成绩单,成为首家实现规模盈利的在线K12上市公司。

  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同样都是中概股,跟谁学怎么就被多家做空机构盯上了呢?

  原因就是它的股价表现过于优秀。从2019年6月6日GSX以每股10.5美元的价格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开始算起,过去八个月,该股涨至42.07美元的高点,年化回报率达到约450%。

  怎么可能有这么完美的公司和完美的业绩呢,做空机构深知这一道理,于是苗头就指向了跟谁学。

  第一回合,灰熊做空失败

  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全国中小学开启闭校模式,教育部推出“停课不停学”政策,一时间在线教育风光无二,免费做了宣传的同时,也成为了资本市场的香饽饽。据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将达到4500亿元。

  疫情给跟谁学带来了利好的同时,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份关于跟谁学的做空报告。

  美东时间2月25日,灰熊准备了一份59页的做空报告,直指跟谁学2018年财务欺诈。报告中,灰熊给出了四种跟谁学财务欺诈的可能:1.将成本转移给受控但未合并的实体;2.通过第三方伪造登记;3.极具侵略性,近乎掠夺性的市场营销;4.在教育质量上偷工减料。

  《每日财报》注意到,其报告中称,跟谁学2018年虚增74.6%盈利,并通过关联方北京优联、百家视联、百家云图分流成本及粉饰财报。

  对于灰熊给出的这些数据和报告,跟谁学总裁陈向东只回复了四个字“一派胡言”。不论真假,灰熊的报告发出,跟谁学的股价并没有多大的变动,仍然保持在40美元之上的高位。

  4月2日,受瑞幸事件影响,跟谁学股价跳水。4月3日,跟谁学2019年财报发出。据年报显示,2019年,跟谁学实现收入21.15亿元,同比增长432.30%。同期实现净利润2.27亿元,同比增长1053.33%。2019年全年,跟谁学的总付费人次达到274.3万,同比增长257.6%。

  如此靓丽的业绩发出来,却并没有得到投资者的青睐。在瑞幸引发的“信任危机”下,跟谁学的股价反而在一个交易日内跌了15.5%,这下再淡定的人也坐不住了。

  4月8日,一向低调的陈向东举办了一场媒体沟通会,陈向东表示,灰熊的做空报告质量太低,让人“哭笑不得”。同时,他也在回应中表示,灰熊在报告中说的“分流成本、粉饰财报”的几家公司,是此前跟谁学拆分的2B公司。

  分家之际,对于起步阶段的两个拆分公司,跟谁学无任何股份,却分别输血 300 万元。经历了拆分后的跟谁学,才能一举上市,成为国内唯一一个真正盈利状态的在线教育上市公司。

  陈向东表示,跟谁学在创办的第一天便确立“诚信”的价值观,宁可关掉公司,也不允许做一个假数据。

  或许是怕自己的解释诚意不够到位,又或许是发现一匹又一匹华尔街之狼紧盯着自家公司不放。媒体沟通会之后的一天,跟谁学又举办一场投资者沟通会,让投资者安心。

  第二回合,香橼三次做空

  上一次被做空,跟谁学打了一波“感情牌”,终于是把自家股价给稳定下来了。本以为这就是终点,然而,华尔街之狼可并没有打算放过它。为了搞垮跟谁学,香橼又尽心尽力地发布了两份做空报告,字字直指跟谁学财务造假。

  4月14日,香橼发布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跟谁学迅速做出回应,于4月15日在其官网投资者关系栏目上公开发布信息予以反驳,指出香橼报告中的关键错误。

  跟谁学在公开信息中指出,跟谁学作为总公司,公司旗下有两个主要的K-12授课平台,一个是高途课堂,一个是跟谁学。高途课堂对公司K-12教育收入的贡献比重超过50%。香橼不了解跟谁学总公司K-12教育的运作实情,忽视了高途,错把跟谁学作为其K-12教育收入的唯一来源。

  这场做空与反做空的战斗并未结束,之后香橼在23天内连续发布了两份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并拿出了不少证据。

  4月30日,香橼第二次发布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跟谁学通过刷单的方式伪造了40%的注册用户,并通过未披露的关联方捏造财务状况。

  这份报告一出,陈向东立马微博表示,香橼的报告存在着很大的错误,只能用“呵呵”来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跟谁学作为一家美股上市公司,这次给出的翻译却并没有英文版本,就好像是被扯下了遮羞布,急忙为自己遮挡一般。

  5月7日,香橼又第三次发布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称又发现四个此前未披露的关联方。

  另外在5月6日,在圈内并无名气的天蝎创投,也发布了一份跟谁学的做空报告,称跟谁学财务和经营数据造假,其股价被严重高估,实际价值预估为4至6美元。

  这让我们不禁好奇,作为唯一一家盈利的在线教育公司,为什么跟谁学的经营业绩能超越同行,实现盈利呢?难道真的是官方对外盈利解释“我们每个环节都比别人做的好一点,整体的效率就高很多”这样的套话。

  跟谁学盈利之谜

  根据2019财报数据,我们将跟谁学与友商的成本结构进行对比发现,跟谁学能够盈利的主要原因并不是获客成本低,跟谁学的销售费用占比和行业是持平的,都接近50%,而是主营成本低。

  那么跟谁学的主营成本又为什么低于同行呢?这里我们要从跟谁学的在线大班课模式说起。

  跟谁学的在线大班课就是一个授课名师在线直播上课,平均一个班的学生数目前已经达到1700人,在授课老师之外,还有个辅导老师的角色,将这1700个学生分为100-300人的班级,每个班级配一个辅导老师,负责课后的答疑、辅导,这就是大班双师模式。

  而在跟谁学的招股说明书附录说明中,关于名师的关键信息描述到,跟谁学现阶段依赖于第三方合作的老师,而这些老师与平台并非雇佣关系。

  也就是说名师不是跟谁学的员工,跟谁学充当的是名师经纪人的角色,这也是财务上能盈利的直接原因。其主营成本中主要是辅导老师工资,名师不拿工资,而是直接和平台进行学费收入分成。所以主营成本的占比相对较低,高达74.7%的毛利率也就能得到解释。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这种名师经纪人模式也并非无懈可击。最早以名师发家的新东方,后来成了黄埔军校,稍有点能力的名师一个个都自立门户去了。好未来在成立初期,也经历过2次名师出走事件,并直接带走了大半学生,逼的张邦鑫决心通过标准化降低对师资的依赖,后来反超新东方成为教育行业龙头。

  跟谁学的盈利模式成立不代表财务没有问题,其与华尔街之狼的做空与被做空战斗依旧没有画下句号,香橼表示,还会有新的做空报告,会向美国证监会上报关于跟谁学财务造假的一系列资料。跟谁学还能走多远,是否会倒下?《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每日财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